【1953】我知道你在等什么 - 狼与兄弟

【1953】我知道你在等什么

再方建华的房间内,方建华看着倒在地上的整个巡逻小队的人,自己从边上拿起来酒瓶子,大老爷们“咕咚,咕咚,咕咚”的喝着白酒,也是给自己壮胆,片刻之后,从房间外面,也进来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方建华的下属,方建华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显然,这次的事情,他的压力也是绝对极大的,这也是把自己的一切都赌进去。 看着进来的自己的若干心腹,方建华长出了一口气“兄弟们,这一天终于要来了,是时候证明我们存在的价值了,誓死效忠卓爷!”方建华说话的声音恶狠狠的,他这话一说完,周围所有的人,跟着一起开口“誓死效忠卓爷!誓死效忠卓爷……” 同一时间,就在周围,整个大营处,突然之间也是出现了十多个身形矫健的黑影,所有的人的穿着打扮,都是一样一样的,他们出现在大营之后,很快就全都分散开了,动作敏捷,身影犹如鬼魅般,瞬间也消失在了整个大营…… 大营这边尽管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再另外一边,汪逸凡一行人躺在房间里面正在睡觉,他们这几个房间,离着外面的看守亡魂山入口的大营,大概有几百米的距离,和那边的空地中建设的房子不一样,他们这边是建设再森林当中的房子,这些建设在森林当中的房子,周围不少数目,然后方圆一百米以内,都是禁止随便进入的,因为这一百米的距离,是有一个护栏的,这个护栏里面最边缘处,种植着那些亡魂草,来控制怨畜进出,里面躺着上百条鬣狗,这些鬣狗平时就在外面游荡,然后边上的大树上面,还趴着不少毒蛇,说实话,这种地方,就算是让人来,也不会有几个人愿意来的,巴望不得都离着这些地方远远的,汪逸凡自己主宰一个房间的,剩下的两个驯兽师住在一个房间,两个怨神的保镖住在一个房间,夜深人静了,外面十分的安静,汪逸凡他们睡觉都是全身心放松的,因为他们知道,外面的任何人是绝对没有办法随便进入到他们这里的,汪逸凡睡觉的时候,甚至于还有呼噜的声音传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枕头边上,这个身影从边上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随即,他缓缓的坐在了床边上,他的嘴角挂着笑容,就看着还在睡觉的汪逸凡,片刻之后,男子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亡魂山内的这些卡虎吉犸家族的人,肯定是不会吸烟的,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烟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片刻之后,果然,汪逸凡“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睁开了眼睛,当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边上居然坐着一个人的时候,他心里面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就在这个时候,这把手枪顶到了汪逸凡的额头,随即,这个男子也笑了起来“你好,汪逸凡,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赢,三横一竖的王,赢定天下的赢。”王赢的脸上都是涂抹着红色的液体“我这次来,说实话,是想找你谈合作的,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你看看行不行,至于交易的筹码,那就是你听我的,我让你活下去。” 显然,汪逸凡是没有听过王赢这个名字的,但是他看着满脸血红色的液体,自己还是下意识的开口“你是哪个组的驯兽师。”听见汪逸凡这么一说,王赢再次的笑了起来“我说哥们,我可不是什么驯兽师,你这是还没有睡醒呢啊,来,清醒清醒!”说完之后,王赢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匕首,一只手上的枪盯着汪逸凡的额头,另一只手顺手就拿着匕首,从汪逸凡的下颚处,划开了一个小口子,他挺把握分寸的,没有用力,一个小口子被划开,慢慢的,鲜血从汪逸凡的下颚处流出,这王赢这心理战打的,实在是厉害,这是一点一点的摧残汪逸凡的斗志啊,汪逸凡也不敢碰,但是他能感受到冰凉的血迹,从他的下颚处,缓缓的流出,他眯着眼,盯着王赢“哥们,你想干嘛。” “我能想干嘛,当然是想找你聊聊了。”正说着呢,房间里面突然之间一个红灯亮了起来,随着红灯的闪烁,房间里面传出来了刺耳的声音,边上的汪逸凡一声不吭,这刺耳声音之后,果然,他边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王赢看着汪逸凡,伸手示意了一下,然后他把嘴贴到了汪逸凡的耳朵边上“其实现在是真正的到了你表忠心的时候了,我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给你的,肯定是怨息,你可以告诉他,你已经被控制了,然后我打爆你的脑袋或者割断你的喉咙,再或者,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在做交易” 汪逸凡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电话边上,他接起来电话的时候,王赢顺手就把电话按了免提,果然,和王赢预想的一样,电话里面的人,正是怨息“是不是在睡觉?” “是的,怨主。”说到这的时候,汪逸凡抬头又看了眼王赢“这么晚叫我,怎么了。” “一级戒备,把所有的人都叫醒,大营也是一级戒备,今天晚上不管发生任何事情,绝对不允许开门,封死所有的出口,我这边马上派人过去支援你们,让你手下的人,马上去启动亡魂山入口处的困神局,以及入口范围内的所有机关暗道,马上就去!” “是,怨主!”说完之后,汪逸凡从边上挂断了电话,听见汪逸凡这么一说,王赢心里面暗自有些后怕,这他妈的闹了半天,这亡魂山唯一的入口处,也有困神局和机关暗道啊,只不过平时不启用而已,这一到了关键时刻,也是要启用的啊,其实王赢不知道的是,不仅有机关暗道,而且是前后都有,在他们这个守卫的前后,都有可以控制的机关暗道,还有困神局,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之后,这前后策应,汪逸凡他们这一群人,只不过是中间看守大门的一层人而已,他们的身后那些困神局,肯定就是防止别人进入的,唯一能进入的,那就是他们自己人了,只不过因为这些地方平时总是进出人,所以不到关键的时刻,这些位置的机关都不会被打开的。 想着电话里面怨息的话,汪逸凡也不吭声了,他知道,自己能接到通知,那就说明周围的房间里面自己的所有朋友都能接到通知,他们的几个房间都是连着线儿的,他低头不语,王赢也不说话,就看着汪逸凡的这个表情,看了好一会儿,王赢突然之间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在等什么,你肯定是在等你的同伙儿,过来帮助你吧。” “来,那我先带你欣赏一下。”说完之后,王赢一拉汪逸凡,他拽着汪逸凡的脖颈,就把汪逸凡拽到了窗户边上,他把窗户打开,看着外面的院子里面满满的怨畜,王赢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说实话,你们这用亡魂草炼制的酒,实在是不好喝,不好喝不要紧,还总是让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可骚了,这特么玩意,还真上头,我觉得这二两就得有我们那白酒五十度半斤的感觉,但是也好啊,酒壮怂人胆。” 外面依旧是十分的寂静,就连那些怨畜,也都乖乖的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周围偶尔的路灯,显得也是十分的平静,他们这三间木屋,是一个三角形的木屋,王赢站在汪逸凡的边上,先是伸手指了指他的斜对面,就在他斜对面的那个房间位置,窗户也被打开了,王赢摸着自己的耳机,两个驯兽师迷迷糊糊的,已经被人从里面给带出来了,王赢嘴角挂着笑容“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 说完之后,王赢示意了一下,随即,那两个驯兽师身后的男子,一人手上一把匕首,上去就抹开了这两个驯兽师的脖颈,随即鲜血瞬间从这两个驯兽师的脖颈处缓缓流出,这两个驯兽师当即倒在了地上,他们倒地的时候,脸上是连血酒都没有吐沫的,但是同样的,进来的那些人当中,脸上也是都是涂抹着血酒的。 那两个驯兽师到底之后,脖颈处的鲜血,刺激的血腥味,让边上一直趴着的鬣狗,全都起身了,看着那边的两个身影,随即后面到了两个男子往后退了两步,周围一圈儿鬣狗,都被空气当中这血腥的味道所刺激到了,片刻之后,数不清的鬣狗,奔着那两具尸体就扑了上去,这一群都饿急眼的鬣狗,平时需要吞噬自己同伴生存的鬣狗,冲到了两具尸体中间,上去就开始撕咬,肢离破碎的,整个过程显得十分的血腥,最后别说骨头了,这些饿急眼的鬣狗,连死者的衣服都没有剩下,都给吞食了。

上一篇   【1952】亡魂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