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祭拜先祖(恶魔果实加更) - 狼与兄弟

【1976】祭拜先祖(恶魔果实加更)

萨木撒哈从边上盯着王赢,上下打量着王赢,看了好一会儿,他微微一笑,没在说话。但是王赢从他的眼神当中,又看见了那丝诡异,说实话,萨木撒哈这种老狐狸,王赢也是打过交道的,包括现在也是一样的,王赢自己心里面清楚,和他们打交道,必须要多留一个心眼,而且,同样的,他现在也是真的发愁了,这些血蝙蝠该怎么办。 想到这的时候,王赢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但是脸上依旧是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一定会拿下亡魂山的,不管他们还有什么新鲜的招式,让他们试试就好。”说完之后,王赢微微一笑,自己和凡骁一行人,转身就离开了。 萨木撒哈看着王赢离开的背影,也是注意到了王赢嘴角的那一抹笑容,他自言自语了起来“这个孩子成长的速度,实在是让人可怕。”说到这的时候,他又笑了。 脸城,是脸叔的老巢,脸城相比于孙大圣的猴城,都是这些人起家的地方,只不过脸叔起家以后,就很早再回到脸城了,也没有像孙大圣那样,落叶归根,反而脸叔对于脸城来说,还有着非常不好的回忆,或者说,他很讨厌脸城,但是没有办法,脸城是他出生的地方,他的父母,还有他的爷爷奶奶,他的家族,也都住在脸城。 脸城是一个小县城,基本上是属于一个山区的小县城了,经济发展的非常落后,但是脸叔家的祖坟是在这里的,马上就要到中元节了,脸城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也一直都是流行土葬,脸叔的父母走到早,也是属于土葬的,每年的这个时候,脸叔都会回来烧纸祭祖,今年也不例外,脸叔家的祖坟是一块风水宝地,而且规模也是修建的气势磅礴,在这块半山腰的位置,除了脸叔的父母以外,脸叔的爷爷奶奶,还有脸叔的老爷爷老奶奶全都安葬在这里,现在已经是数量不小的墓群了。 九月份的天气,周围到处都是种植的秸秆,周围群山之中,也是绿油油的一片,到处都是庄稼地,现在,就在脸叔的家族墓碑面前,脸叔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已经全都跪在了面前,脸叔家的祖坟这一块,还是用铁栅栏给围起来的,在这里,也是不允许当地的人种植庄稼的,而且这毕竟是脸叔的老家,老家还有不少亲戚,也都在这里还在生活,平时也会帮着脸叔照看这些家族墓地,同样的,脸叔也给他们都盖了大房子,脸叔在家族的地位肯定是超凡脱俗的,所以每次脸叔回来祭祖的时候,对于家里面的这些亲戚来说,都是大事情,而且,脸叔每次回老家,都会给家里面的这些亲戚带很多很多的礼物,甚至于金钱,其实脸叔对于他们并没有多大的感情,而且,自己的父母当初的死亡,和这些穷亲戚的不理不睬,也是有些关系的,只不过脸叔现在不想去计较那些,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而且,脸叔也需要这些人平时帮忙打点墓地。 现在就在这墓地前面,脸叔跪在那里,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正在烧纸,他这段时间没有染头发,两侧的双鬓,都已经完完全全的花白了,他的周围还站着不少脸叔的亲戚,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是一群老头老太太了,这些人现在也都陪着脸叔再一起烧纸,边上还有做法式的和尚,道士,除了这些人之外,侧面还有几十个脸叔的下属,脸叔来的时候,就来了十辆车的人,带着的都是自己的贴身下属,贴身保镖,这些人也都是清一色的一身黑衣,大概三十多个人,全都带着黑色的魔镜,就在周围的转来转去的,很谨慎的看着周围,这些都是脸叔平时的御用心腹保镖。 脸上跪在地上,还在烧纸,他的耳朵里面,也带着耳机,脸叔带来的这些人,都是跟了脸叔很久很久的人了,这些人当中,不缺乏还有一些鬼魂,所以战斗素质还是很高的,脸叔正在烧纸的时候,很快,不远处,一群乌鸦突然之间从庄稼地中间飞了起来,还发出了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的声音,脸叔抬头看了眼那边的一飞冲天的乌鸦。 自己觉得也是有些不舒服,毕竟也是再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的人,一些危机意识肯定是有的,而且迷信的心态,自然也是谁都有的,他皱着眉头,转头看了眼身边的一个鬼魂,这个鬼魂点了点头,也明白脸叔是什么意思,很快转身就离开了。 脸叔从边上依旧再烧纸,然后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下属,这几个下属,离着脸叔他们又近了一些,而且全都守在了脸叔的身边,挡住了一些关键的位置。 这个离开鬼魂很聪明,他一边走,一边就摸着自己的耳机,吩咐着一些什么,离开了他们的保护圈之后,周围又有几个身影离开了,周围都是庄稼地,位置其实挺难确定的,但是几个鬼魂摸着耳机,互相透漏着信息,几分钟以后,这个鬼魂就到了不远处一处庄稼地的中间,他站在这里的时候,突然之间看见了一个身影,他看见这个身影的时候,也看见了那个盯着他看的身影,这个鬼魂没有看清,但是那个身影转身就跑,这个鬼魂二话不说,转身就转,那个奔跑的身影对这里显然是很熟悉的样子,左窜右窜又把后面追赶的这个鬼魂给甩掉了,甩掉之后,这个身影一副洋洋得意样子的时候,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因为再他的面前,另外出现了两个身影,这两个身影都不说话,只是盯着这个男子,这个男子顿了一下,知道他们是一伙儿的,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要跑,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侧面又是一个鬼魂,冲上来照着他的小腹就是一拳,这一拳打的很重,男子一声惨叫之后,就倒在了地上,几分钟以后,这个男子被拖到了脸叔他们的边上,其中一个鬼魂跟着开口“刚刚那些乌鸦就是被他给惊到的。” 脸叔还在烧纸,转身看了眼这个男子,片刻之后,男子年龄不大,穿的破破烂烂的,这个时候,脸色有些难看,肯定也是刚才那一拳挨得,而且还漏出来了一些恐惧的表情“我,我,我,我就是好奇,你,你,你再脸城是名人,关于你的传说很多很多,这次你回来烧纸,我看见你们的车队了,所以我就想过来看看你,没,没别的。” 脸叔上下打量了打量这个脸上还带着稚嫩面容的男子,伸手示意了一下,边上的几个鬼魂,直接就把这个男子给放了,男子起身之后,看着脸叔,又看了看周围,一脸的侥幸,赶忙就起身离开了,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还回头,看着这边的脸叔。 小县城里面的人呢没有见过世面正常,尤其是脸叔这个再脸城还算很出名的人,刚才一下来了那么多的豪车队伍,这个年轻人也是好奇,也就跟过来了看看,这算是一个小插曲,这个男子被放走之后,本来燃烧着的火势,越来越不旺盛,到了后面,甚至于火势直接灭了,这么多年了,这是头一次这样,脸叔看着面前的这个情况,不自然的皱起来了眉头,然后,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起风了,脸叔拿出来了打火机,从边上拿出来了一张纸,要继续点燃的时候,打火机又被这阵风吹灭了,脸叔再次的打着火儿,本来安静的没有什么风的天气,突然之间又是一阵风,再一次的把火吹灭了。 脸叔这一下不吭声了,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围,他们的祖坟再一处半山腰上面,周围绿绿葱葱的,还是有不少大山的,他现在就在人群的中间,只不过再他的周围,不少人都站在那里,这都是些专业的保镖,站在脸叔周围的位置,那也是把所有的可能的位置都保护好了,再加上脸叔是跪着的,身高和周围也是有差距的。 脸叔这个时候摸着自己的耳机“仔细的看看周围的地形情况,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说完之后,周围的人都转头看着四周围,脸叔也都漏出来了戒备的神态,有人甚至于,已经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也是看着脸叔连续两次都没有点着火儿了,一个脸叔的远房表亲,也是一个老头子了,走到了脸叔的边上,跪在一侧,自己顺手挡着风,就给脸叔把火儿点着了,他点着以后,还在笑呵呵的开口“来,烧吧!” 脸叔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亲戚,点了点头,连忙又开始烧纸,但是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他自己烧着烧着感觉就不得劲儿了,脑海里面满满的都是刚才自己那两下打火机点着就被突如其来的怪风给吹灭的事情,他这边还在烧纸,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个很迷信的人,随即他身手,轻轻的按动了一下自己带着的耳机,随即继续的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