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不吭声(恶魔果实加更) - 狼与兄弟

【1977】不吭声(恶魔果实加更)

就在脸叔他们的头顶不远处的几个重要的位置,也是制高点,几个穿着着一身迷彩服的鬼魂,也全都伪装在庄稼地的中央,他们手上都拿着狙击枪,通过他们狙击手的位置,正在寻找脸叔四周围,可能藏身的狙击点,透过狙击镜的镜头,看着周围。 他们都很警戒,从头到脚的环视着周围,脸叔还跪在地上烧纸,也是抬头看着四周围,好一会儿的功夫,脸叔的耳机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暂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脸叔整个人放松了不少,但是恰好又在这个时候,周围不远处,又是一群乌鸦从地里面受到了惊吓飞起,脸叔又抬头看了眼那边的乌鸦。 耳机里面这个时候也传来了脸叔下属的声音“脸叔,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劲儿!” 脸叔眯着眼,随即他抬头看了看自己祖上的墓碑,片刻之后,他双手抱拳,冲着墓碑“咣,咣,咣,咣!”的磕了四个响头,随着他磕完之后,他的老婆孩子,也都跟着一起磕头,脸叔这个时候站了起来,面前还有不少纸,都没有烧完呢,边上做法式的和尚也没有做完法式呢。脸叔随即从边上伸手一指“你们几个带着我老婆孩子先走,别和我走一路。”说完之后,脸叔抬头看了看周围,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周围这三十个多个人群,这一下也都分开了,十来个人跟在了脸叔的身边,剩下的大部分都跟再了他的老婆孩子的身边,脸叔被簇拥在人群当中,一行人转身就走。 所有人都是很戒备的样子,这不是脸叔第一次过来祭祖了,但是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危机四伏过,脸叔的手机再这个时候也震动了起来,脸叔拿着电话,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号码,随即电话响起来了,电话里面说话的声音,也是一个老熟人的声音。 “我说脸子,怎么年龄越来越大了,胆子却越来越小了,祭祖都不能等着完完全全的完事了以后在走吗,都要祭到一半儿就跑啊,是不是觉得周围太荒凉,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啊!”这声音是灵鹫的,听见这声音,随即脸叔抬头看了看四周围,很快,灵鹫微微一笑“放心吧今天你祭祖是很安全的,我人没在,就是再周围安装了点东西,那个什么,脸子,约个时间,咱们谈谈呗?”灵鹫笑了起来“我们得好好的谈谈。” “我和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谈的呢?你这个叛徒,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知道吗” “好歹朋友一场,不用把话说的这么绝对,我觉得我们还是谈谈,然后叫上蔡汉龙,咱们三个一起谈,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的机会了,你应该考虑一下,哪怕为了你的孩子!还有你的家人,你们的好日子已经没有多少了,知道吗?” 脸叔冷笑了一声,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他这边刚刚挂断电话,就听见了周围的天空之中“嘣!”的就是一声狙击枪响的声音,这一声狙击枪响声音直接打到了脸叔的侧面一个下属的胸口的位置,随着这一声枪响的声音,天空之中顿时之间,到处都是狙击枪响的声音,显然,他们再附近埋伏着的鬼魂,已经和这个狙击手展开了狙击战。 脸叔边上的那个男子被射倒的时候,鲜血溅到了脸叔的身上,脸上,脸叔周围的所有保镖,这一刻也全都聚集在了脸叔的身边,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把脸叔护再中间的位置,组成了一道肉盾,所有人都显得十分的紧张,脸叔确实是出奇的淡定。 “慌什么,也不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了,什么好慌张的,想要我脸子的命,有那么容易么?”脸叔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的慌乱,再人群的簇拥下,很快就进了玉米地,进了玉米地之后,那基本上就没有目标了,他们下山的路程,和上山的路程,还是不一样,当他们下山的时候,因为狙击手的关系,尽量的走的都是玉米地,绕着下山的,等着他们到了山脚下,绕到自己停着的车子边上的时候,脸叔突然之间就在原地站住了,他边上的一个下属已经把他的车门给拉开了,那意思是让脸叔上车,脸叔一只手已经扶住了车门,另一只手准备上车了,他却突然之间又停下来了,他眯着眼,看着四周围,安安静静的十多辆车子,脸叔这个时候往后又退了一步,没有上车,他冲着边前面的自己的那个下属,伸手示意了一下,让他下车,别打着火,很快,那个下属也下来了,脸叔站在原地,周围还都是人群簇拥,片刻之后,他抬手一指,脸叔身边的另外一个下属,直接就到了车子的边上,他随即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金属探测器,就在边上的车子上面探索了起来,这边还在检查呢,另外一边的脸叔已经给自己带上了一副大墨镜,阳光很是刺眼,他微微一笑,顺着另外一边就开始步行前行。 周围身边他带来的这些人,也都是跟了脸叔很多年,已经都是十分忠诚的下属了,所以所有人都显得十分的紧张,毕竟刚刚那一枪狙击枪,离着脸叔,也是差之分毫,因为周边的气氛有些过于压抑了,脸叔再次的无所谓的笑了起来“我和你们说了很多次了,不要把事情搞得这么的紧张,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情吗。” 正说着呢,离着脸叔他们不远处的位置,就在脸叔的专车那里“咣!”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音响起,脸叔的整辆车都被炸的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落再了地上。 周围两个带着墨镜的人高马大的保镖,这个时候又走向了另外一辆车子,另外一边的脸叔这一行人,很快已经出了玉米地,到了山脚下的时候,一辆GL8商务车行驶过来了,车门打开,脸叔十分淡定的再众多人的簇拥之下,就上了车子。 车子缓缓的行驶,坐在车上的脸叔依旧是风淡云轻,靠在边上,欣赏着窗外的事物,整个人还是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电话是蔡汉龙的,脸叔顺手就把电话给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蔡汉龙的声音“回家,我马上带人去接你。” 显然,蔡汉龙已经知道了脸叔这边的事情,得到消息的速度,还是真的够快的,脸叔特别的平静“你有什么可慌的,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吗?你也慌起来做什么?本来就这么点小事情,不要搞得好像很大的事情一样,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脸叔说完,微微一笑“我现在没有心情回家,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脸子再江湖上面驰骋了这么多年,如果因为这点事情,就跑回家躲着去了,那也太丢人了。”说到这的时候,脸叔笑了起来“行了,妥妥的,你踏实的做你的事情吧,我这是小事情。” “脸子,人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不服,但是就是得服老,现在已经不是你我当初年少轻狂的时代了,小心使得万年船,最近越来越不太平了,你听我的,先回家。” “我回个锤子,我这人这一辈子什么都服,就是不服老,老子现在年轻的狠,男人五十多岁是正当年的时候,怎么就老了!行了,你别管我!”说完之后,脸叔就挂断了电话,他这边电话刚一挂断,很快,一条信息给脸叔发了过来“我让灰血过去跟着你。” 脸叔皱了皱眉头,没有吭声,他继续坐在车里,抬头看着四周围,大概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样子,车子还在行驶的过程呢,脸叔边上的一个下属过来了,他走到了脸叔的边上,冲着脸叔开口“脸叔,人干掉了,我们死了一个兄弟,尸体看不清楚了,头被打爆了,就一个人,应该已经再那里埋伏了很久了。”脸叔听到这的时候,抬头看了眼边上的自己的下属,显然,三个鬼魂对付一个狙击手,然后居然还被干掉了一个,这个狙击手的来路不简单啊,想到这的时候,脸叔皱了皱眉头“好好安葬打点咱们那个兄弟的家人亲属,多给点钱。”说完之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车子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就停下来了,停下来之后,司机随即开口“前面停着一辆车,车上没有人。”这个司机说完,转头看了眼脸叔,脸叔微微一笑,再次的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支烟,刚刚点着的时候,就听见边上“嘣!”的就是一声,脸叔的脸上瞬间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他边上的玻璃,直接就显得有些碎裂了,这是因为狙击枪,打中了玻璃,玻璃肯定是特殊材质制成的,但是对方显然没有想到,但是狙击枪的威力也确实是太大了,玻璃的碎屑还是弹溅到了他的脸上,也是因为听见了这一下,边上的司机,一个加速,车子“嗡!”的就是一声,撞开了前面的那辆车,然后又是一个加速,车子直接行使了出去,脸叔坐在车上依旧是十分的淡定,从头到脚也不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