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不是为了钱 - 狼与兄弟

第199章 不是为了钱

s市,傍晚,在光可鉴人的古城八角胡同石板街道上,摩肩接踵的游客没有惯常闹市中的喧嚣,而是全都悄言细语地感受这古朴民居的无限韵致,让人觉得古城有一种然人寰的宁静,是另一种美丽画卷。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曲径通幽的深街长巷,身旁紧紧偎依的一幢幢青瓦木楼和一户挨一户的小商铺,仿佛在述说着几百年来小小古城的富庶繁华。 在一家不起眼的特色小饭店,其中一个包房内部,王赢,曹彬彬,梅志康三个人坐在这里,边上摆放着一瓶古城特色小酒,曹彬彬和梅志康一边吃菜,一边聊天。 “最近续浩天又开始没完没了的针对咱们了,一直从阿坤那边打咱们的小报告。” “何止是和阿坤啊,他还在私下拉帮结派,想把咱们从公司孤立出去。” “这个阴货,我的车胎最近连续的被废了好几次,每次都找不到人,我昨天留了个心思,安排人看着,结果抓住了两个小孩,都是十来岁的。” 梅志康抽了口烟“这俩小孩也不经吓唬,一问,就知道是一个和续浩天有关系的小弟干的,现在那个人也找不到了,估计是从续浩天那里拿了钱跑路了。” “正常啊,这货肯定还是觉得上次被银子打了以后,也不好正面作对,一直在找咱们麻烦呢,赖蛤蟆上脚面,不咬人恶心人。” “早知道,当初在揍的狠点就好了,说真的,彬彬,我梅志康誓,这一辈子仇人也不少,但是我真没像烦一个人烦成续浩天这样过。” “同感,点个赞,妈的。” 这哥俩一边喝,一边聊,也不管边上的王赢。 王赢却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几张a4纸,目不转睛的一直看着,梅志康和曹彬彬也是看着喝了半天王赢都不搭话了,也觉得没意思了“行了吧,银子,看够了没有啊,看上了是不是,看上了没戏,那不是你的女人,是胖狼的女人。” 王赢瞅了眼曹彬彬,懒得和他理论“梅哥,刘辛那边还得多少时间出院,说了吗?” “应该是还有一段时间吧,现在好像快可以下地走路了,我刚找人打问的,照我说啊,银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像是你说的,他刘辛出来了又能怎么样,也不是胖狼,如果是胖狼的话,咱们可以忌惮一下,刘辛没事的,咱们人比他们人多。” “就是,大不了就干,这****的光头先不讲规矩的,咱们还管他那么多干嘛?” “你们俩说起来简单,干,拿什么干啊,拿命去干啊,死了,残了怎么办,被警察抓走怎么办?想着那么简单,退一万步说,鱼死网破了,咱们赢了刘辛了,那胖狼本来的势力就那么大,他要是突然之间插一手,把咱们和刘辛一起吞了怎么办?” 王赢这一番话,把梅志康哥俩噎的都没声了,但是梅志康毕竟是大哥“怎么着,那你看着面前的这个纸,就能看出来结果,是吗?” “不光能看出来结果,还能帮咱们把整个八角胡同都收下来。”王赢一边说,一边拿定了主意“来,来,你们两个过来一下。”王赢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周围。 这哥俩一听王赢这么说,也都是一脸的迷惑,三个人贴在一起,王赢直接就把自己的所有的想法都和这哥俩说了,从头到脚,王赢说了一个大概。 这俩人听完,都不吭声了,王赢看着这俩人迷茫的表情“喂喂,你们觉得怎么样?” “****,是不是太无耻了啊,这样做,传出去,以后我梅志康怎么混啊,我向来顶天立地,堂堂男子汉,这种低端下流的事情也要做。我” “你闭嘴,你就说你做或者不做。”王赢这话说完,梅志康也不表长篇大论了“反正我心里面是别扭,这简直就没有什么江湖道义,也没有规矩了,但是咱们三个人,少数服从多数,你们两个同意,我就做。” 曹彬彬从边上一脸的严肃认真,一边想着王赢说的话,一边缓缓的点头“确实有点卑鄙无耻下流低级****色情暴力,不过我喜欢啊。”曹彬彬直接漏出来了一脸的贱笑。 “我靠,你们两个人还有没有点尺度了,这样也可以啊?”梅志康一脸的莫名所以。 “不过这个事情还是很危险的,如果中间出一点纰漏的话,那绝对出问题,到时候会把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咱们,咱们以后在八角胡同,肯定就没得混了。” “那是肯定的,哪有什么是百分之一百的,想要玩大的,就得承受同样的风险。” “可是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啊,咱们现在这样虽然大富大贵没有,但是也是不愁吃喝啊,干嘛非要把矛盾扩大化?走这么险,这么缺德的棋,没有规矩了!” “你是脑子有病吧,你和刘辛他们讲江湖规矩,他们是守规矩的人吗?你才多大啊,梅志康,这么年轻就等着混吃等死了?你是觉得你这样可以持续一辈子是吗?你就不想从阿坤那里,在往上跳一个台阶,是吗?” 王赢这话说的恰到好处,虽然有些刻薄,但是确实是大实话,估计这要是别人的话,梅志康也早都急眼了,不过对王赢,他的态度也算是出奇的好“更何况!” 王赢顿了一下,继续开口“如果事情出问题了,我还有最后一招保命的东西,我敢打赌,咱们肯定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们怕什么啊?” 边上的曹彬彬向来都不是省油的灯,王赢这话一说完,曹彬彬连忙拍手“对,说的没错,他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大志的人,吃饱混天黑!银子,他不做,咱们做!” “闭嘴!”梅志康照着曹彬彬就是一巴掌“就你这智慧水平,也敢训斥我?” 梅志康和曹彬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曹彬彬也不敢动手啊,不得被梅志康打死,但是这话刺激到了梅志康,梅志康这一下算是下定了信心“那好,我们就这么做,可是我们去哪儿找活动资金?” “你不是让我去找吧?我可没有。”王赢两手一摊。 “我有这个。”曹彬彬下意识的摸自己脖颈的金链子,感觉到了空的,这才开口。 “哦,对,金链子还没有赎回来呢。” “操,平时让你们攒点钱一点都不攒,现在用钱了,都傻逼了,我去想办法吧,回家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当的东西,银子,哥和你说,这可是真的砸锅卖铁跟着你干了。” 王赢看着梅志康这么严肃认真,琢磨了一下。 “梅哥,什么事情都是有风险的,但是我想知道,你这么长时间,每天钱也不少赚,你的钱呢?就都遭了?” 梅志康听着王赢说到这。 “本来还有些,但是钱前段时间买枪了,买了两把单管猎,自从上次在朱柯家生那个事情以后,我就知道,在牛逼的叉子也不如枪,所以就买了。” “你买它干嘛啊?” “你说我买他干嘛?当然等着干刘辛了,现在整个八角胡同的人都知道刘辛要出来找你麻烦,我他妈等着****呢!要么我吃饱撑的,那么多钱买枪。” 王赢一瞬间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内心确实感动,梅志康向来是那种嘴上没有那么多场面话,真正办事的那种人,王赢的事情,他也是早都惦记上了。 梅志康从边上大眼珠子瞪得老大。 “这****的,想动我梅志康的兄弟,就得先过我梅志康这一关。” “找钱吧,银子孤家寡人的,肯定是没钱,就剩下咱俩了。” 曹彬彬抬腿踩到了凳子上面,挂着一脸的无所谓“你家不是还有房子什么的吗,抵押出去,整点钱,先把这个事情做了。” “竟放屁,如果不成怎么办?” “不成还有我家呢,你怕什么。” “那好,就这样!” 梅志康一拍桌子,冲着王赢一脸的憨笑,就把自己的手伸出来“银子,记着哥的话,我梅志康这一辈子认得人少,你算一个。” 王赢其实心里压力还是很大的,但是总比梅志康那直接要动枪要保险的多,他伸出来手,和梅志康曹彬彬三个人把手又握在了一起。 古城附近有一个暮歌酒吧,是古城老城区附近最火的酒吧了,人来人往的,装修的就像是欧洲古代的宫殿一样,一到夜晚,灯红酒绿的。 王赢特意找了一个专业的化妆师,给自己从头到脚画了个妆,他的白色头又长出来了,连头也修修,换上一身非常贴身的休闲装,长的白白净净的,走到哪儿,都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小伙儿,王赢站在暮歌酒吧门口,四处看了看,随即转身就进了酒吧。 酒吧里面好是热闹,灯红酒绿的,王赢随便点了点酒,坐在了一个散台,扫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几分钟以后,金子出现了,她边上还跟着另外一个姑娘,这个姑娘身材窈窕,很会穿着打扮,中等向上的姿色,走到王赢边上,金子伸手一指“沐恩,王赢。” 王赢点了点头,看了眼沐恩,随即冲着金子笑了笑“好嘞,谢谢咯。” 金子也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这点你放心,沐恩绝对可靠,而且不是本地人,他最近也是打算回家里面去了,幸好你说的及时,她最合适。” 王赢上下打量了打量沐恩,然后冲着金子点了点头“行,感觉还不错,这个给你。” 王赢顺手递给金子一摞钱,金子嘴角挂着嘲笑的目光“怎么着?这点钱就想打我?” “我没有别的意思,一码事是一码事,这钱该给你的,你拿着,这是经费。” “一码事是一码事?那你睡我的事怎么算?” “好啊,你说吧,多少钱一晚上,我看看值不值。” 王赢又是那一脸的流氓样。 “滚!”金子骂了王赢一句,随即整个人声音又压低了不少“帮你,不是为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