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羞辱怨酒 - 狼与兄弟

【2006】羞辱怨酒

这漫天的血蝠,一瞬间就把这些毒贩全都给覆盖了,最先开始的就是害怕,但是片刻之后,害怕就变成了疯狂,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当血蝠出现的这一刻,他们就在也没有逃跑的机会了,所以不知道是谁第一带头叫吼了起来“和他们拼了!!!” 随即这个毒贩从边上就把枪举了起来,对准了头顶的天空,直接就扣动了扳机“嘣,嘣,嘣,嘣,嘣!”的不停的冲着血蝠射击,几乎也是再同一时间,所有的毒贩都叫吼着,他们这群人再也没有害怕,没有逃跑,都在疯狂的冲着头顶射击,大批大批的血蝠扑下来,吞噬撕咬着这群人,这群毒贩射击完了,也都疯狂的伸手去抓血蝠,抓住之后,上来就是一口,甚至于自己开始直接撕咬血蝠了,还在这里的数不清的毒贩,这个时候,已经和这些血蝠撕咬再了一起,周围瞬间更多的血蝠冲着他们扑了上去,扑上去之后,这些毒贩也都最后的疯狂,和这些血蝠争斗再了一起,场景十分血腥。 整个勇山,再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死一样的寂静,周围任何生物,无一存活,哪怕是那些怨畜,那些鬣狗,那些毒蛇,也都是血蝠的攻击范围,血蝠所过之处,漆黑一片,让人压抑,几分钟以后,就在谢勇的房间内,谢勇坐在房间里面,正在大口大口的喝酒,大口大口的吃肉,整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依依就在他的身边,五花大绑,谢勇把依依和自己也绑在了一起,依依的嘴被胶带,也是死死的给缠绕住了,谢勇他再自己的身上,缠绕着炸药,他这个时候已经把自己脸上的亡魂酒都给洗掉了,他时不时的还看着自己的镜子,光着个膀子,狼吞虎咽的,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窗户处,本来开始还能看见月亮呢,但是再这个时候,月光却突然之间都被覆盖了,从房间里面的灯光,谢勇能看见窗户处趴着的那些长的很丑陋的血蝠,漏着獠牙的血蝠,很快,房间的大门被人推开了,大门刚一推开的时候,从外面密密麻麻的就飞进来了大批大批的血蝠,足足得有上百只,进来之后,这些血蝠就在谢勇的身边飞来飞去的,谢勇手上一直攥着一个遥控器,只要他按动这个遥控器,那他和依依两个人肯定就一起完蛋,这些血蝠再他的头顶上空,盘旋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愣是没有攻击,边上的谢勇这个时候猖狂的大笑了起来“龟儿子,有本事就要让这血蝠过来咬我,我好带着你们的圣女,和老子一起上西天,哈哈哈哈哈哈,等着到了阴曹地府,老子再慢慢奴役蹂躏她,哈哈哈哈!”谢勇疯狂的大笑着。 脸上透漏着疯狂的表情“我数三个数,你给我露面,否则的话,不用你的血蝠,老子自己就结束我们两个的生命,老子他妈的一个勇山都给你们屠戮完了,所以现在自己也不想独活了,所以你看看我敢不敢,拉一个算一个啦,反正老子今天已经够本了,拉了你们卡虎吉犸家族这么多人陪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勇笑的很是疯狂,片刻之后,他从边上直接开口叫吼“三!”他一边吼,一边大口大口的吃肉“二!”就在谢勇要吼道一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外面出现了。 而且,随着这个身影出现之后,房间里面的血蝠也动了,这些血蝠冲到了谢勇面前的桌子上面,把谢勇摆放在一边的手枪,都给叼到了地上,怨酒出现在了谢勇的视线。 这不是谢勇和怨酒第一次见面了,毕竟亡魂山这么多年,也见了很多次了,怨酒看见谢勇的时候,从边上伸手一指谢勇“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放了依依,我饶你不死。” 谢勇一听这个,突然之间照着依依就是一个嘴巴,另一只手举着遥控器,随时可以按动这个遥控器,接着谢勇叫吼了起来“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句,老子就把她的脸上划开,狗日的怨酒!哈哈哈,哈哈,你来再说一句!再说一句!再给我横一下!!!” 房间里面满满的都是血蝠,分来飞去的,灯光都已经被这些血蝠覆盖了许多,怨酒死死的看着对面的谢勇,谢勇随即“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老不死的,老不死的,来啊,你不是牛逼吗,老不死的,哈哈哈,你横啊,横啊,你再横一下啊!”谢勇从边上疯狂的大吼了起来,一边吼,边情绪激动的已经从依依的脖颈处,再次的划开了一个小口子,鲜血缓缓的流出,怨酒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现在,你,立刻,给我跪下!”谢勇指着怨酒“快点,跪下!我他妈让你跪下呢!”谢勇已经近乎失去理智了,怨酒看着他,就是一个犹豫的功夫,谢勇拿起来匕首,照着依依的胳膊上面,一下就扎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依依的身上流了出来,她动都没有办法动,怨酒这一下也是着急了,但是还没有说话呢,谢勇接着伸手“跪下,快点!” 说完之后,他又把自己的匕首的举了起来,他冲着依依又要招呼的时候,怨酒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就跪在了地上,他气喘吁吁的,就盯着对面的谢勇再看,谢勇看着怨酒这个样子,从边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老不死的,你怎么不厉害了,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牛逼啊,牛逼啊,接着牛啊。” 怨酒这个时候已经气得有些发抖了,他还是再尽量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你先放了依依,都是大老爷们,你有啥事你冲着我来。” “冲着你来?你说冲着你来就冲着你来啊,怨酒,你有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你也有跪在我面前的这一刻,你想过没有想过,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这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谢勇还在疯狂的大笑着“狗日的,你他妈成天装的那个犊子样,那个牛逼哄哄不可一世的样子,你怎么没有那个样子了,快点啊,快点啊!老不死的,你再来啊!来啊!”谢勇冲着怨酒就叫骂了起来,怨酒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谢勇这个时候吧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他拿着电话,电话直接就打给了王浩然,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王浩然的声音传出“坚持一下,二十分钟以内,援军赶到!” “哥啊,弟弟我估计是不能和你们继续一起潇洒人生了,不用来了,勇山除了我,一个都没有了,兄弟们都被那些狗日的干掉了,我自己留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现在这里到处都是血蝠,你别让兄弟们上来了,上来以后,也是给这些血蝠送血来了,我抓了依依这个婊子,现在,我和他老子,好好的谈一谈!”谢勇笑了起来”走之前,我再给哥哥们留份大礼,记着,下次喝酒的时候,把我的那份给我留上,我最喜欢喝的是什么你知道的,卡虎吉犸家族这些老不死的王八蛋,真把咱们哥几个当软蛋了,欺负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时候让咱们扬眉吐气了!”谢勇的言语之中,带着一丝诀别的味道,说完之后,他直接就挂断了了电话,他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说实话,他现在也是有些累了,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怨酒,他伸手一指“自己扇自己嘴巴。” 怨酒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眼谢勇,谢勇瞪着大眼,一脸的疯狂,又吼了起来“听不懂?是吗?是不是非要我让你懂一下啊!”谢勇另一只手抓住了依依的头发,用力的耗扯,一边耗扯,一边按着依依的脑袋照着面前的桌子上面“咣!”的就是一下,十分用力。 依依这一下额头的血迹也流出来了,谢勇从边上一脸享受报复的快感“哈哈哈哈!”的大笑着,一边大笑,一边又耗住了依依的头发,依依还在挣扎。 就在这个时候,怨酒冲着自己的就是一个嘴巴“你他妈的够了!住手!给我住手!”说完之后,怨酒照着自己的脸上又是一个嘴巴,连续的好几个嘴巴都招呼上了。 显然,他知道现在谢勇就是再羞辱自己,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他这刚再次把手举起来的时候,谢勇跟着大吼了起来“声音不够大,要大点,要响点,喊爷!!!” “爷!”怨酒暴躁的也是吼了起来,一边吼,一边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的流出,随即他继续叫吼了一声“爷!”然后又是一个嘴巴,怨酒就这样不停的扇着自己的嘴巴,他的脸已经肿了起来,鲜血也在缓缓的流出,依依这一下也是真的激动着急了,她疯狂的挣扎着,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谢勇不停的摇晃着脑袋,看着怨酒这个样子,他的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容,还有报复的快感,这么多年的压抑情绪,这个时候也都在不停的释放,他很疯狂,笑着笑着,他的眼圈又红了,现在他整个人给人一种神经病的感觉,他就这么看着怨酒打,打的自己已经满脸的血迹了,谢勇从边上伸手一指“行了,不用打了。” 说到这的时候,谢勇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匕首,他拿着匕首,把自己和依依之间的绳子划开,然后他没有管依依,自己从边上也站起来了,但是他的手上,却一直是紧紧的握着那个引爆器的,只要这个引爆器一被引爆,这里面的所有人都会被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