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翻篇了 - 狼与兄弟

【2017】翻篇了

但是他们灭亡了,这么多亡主,每个亡主的山头上,就算是的所有的金银珠宝都带走了,那武器弹药也不会都带走的有些想起来的就把自己的武器弹药都销毁了,有些想不起来的,那武器弹药就都留在那里了,加上王浩然和李卓霖他们的贡献,数不清的地雷,炸弹都被运送到了最前线,他们再整个卡虎吉犸山脉与亡魂山交界的所有位置处,埋下了数不清的地雷,再埋放了这些地雷之后,他们开始疯狂的引爆周边的山体,大批大批的山体被炸弹炸的塌陷,四周围滚落下来数不清的巨石,把一条一条的山路都给死死的堵住了,所有的路线,都被王赢他们很精心的引爆,他们暂时也不敢上去,所以这样是最稳妥的方式,再他们把所有的道路都是炸毁,彻底封锁之后,就在卡虎吉犸山脉正对着的几座山周围,设置了无数个暗堡,这些暗堡虽然做不到蜂巢那样,但是一个一个的也足够隐秘,暗堡上面长期驻扎着人的,这些人负责监视卡虎吉犸山脉所有的情况,然后,所有的路段全都被堵死了之后,王赢他们把下山口的路段,也给炸毁了,他们再那些台阶的周围,布置满了数不清的炸药,当那些炸药被引爆的时候,巨大的爆炸力,直接就把下山路都给彻底封死了,巨大的石块,滚落的到处都是,里面狼狈不堪,但是上山口的路段,是王赢他们留着的唯一没有动过的路口。 显然目前的这种情况来看,这高达几千米的山峰,他们想要用炸弹完完全全的都炸毁的话,那是不可能的,想要打进去,肯定是要有一条路可走的,但是这一条路,一定比圣山大道还要凶残万分,上山路的路口,他们没有动,路口那里连一个守卫都有没有,是有再入口的边上,左右两侧,各有四个大字“卡虎吉犸!”“擅入者死!” 正对着上山口的位置,有一条大路,很是宽敞,这条路,就叫卡虎大道,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想要进出卡虎吉犸山脉,这条大道已经成为了必经之地了,卡虎大道再两座大山中间,像是一道峡谷一样的感觉,这两座大山,也被王赢他们暂时设置成了前沿阵地,两座大山上面一侧是李卓霖他们这一群人,另外一侧是王浩然他们这一群人,他们两伙人,都驻扎再这两座大山上面,这两个山头平时本来就是山寨的,只不过现在人去楼空,李卓霖他们刚好可以占据这山脉,然后居高临下的看守这卡虎大道。 再卡虎大道当中,也被设置着一个一个的掩体,再掩体后面,也有人防守着,这里现在已经成为了连接亡魂山和卡虎吉犸山脉的唯一路段了,当然了,不排除大批大批的人,翻越周围的别的地方的山脉的可能,但是别的所有位置,也都有暗堡,暗岗的巡逻兵了,甚至于,数不清的监控探头,也已经开始安装了,王赢他们的想法也挺简单的,那就是要把卡虎吉犸山脉和亡魂山剩下的山脉,彻底断绝开,先把卡虎吉犸家族,封锁在这卡虎吉犸山脉之中,亡魂酒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酿制,基本上可以保证每个人身上都可以携带一壶了,当然了,平时不会用,如果遇见怨畜的时候,大家都会第一时间准备好,亡魂山算是被暂时“一统”了,“统一”亡魂山之后,几乎所有的亡主,每天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四处的搜罗着财富,扫荡所有的山头,之前一百多个亡主,现在只有一半儿的亡主还在,很多亡主被扫荡了,还有逃跑的,他们带不走所有的东西的,所以他们就开始扫荡搜查,他们的士气也是越来越旺盛了,毕竟是圣山,曾经的卡虎吉犸家族的老巢,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能打到圣山,把卡虎吉犸家族的那些人赶走,另外每天三个亡主,都会去萨木撒哈那里,萨木撒哈会给他们解开身上所有的蛊毒,但是毕竟是精力有限,每天只能给三个人解毒,倒是大家也不着急,给解就好,反正还有一些时间,这也是王浩然他们的心病,当他们看见萨木撒哈真的能解除蛊毒的时候,心里面更是放心了,王赢也是没有用这种事情胁迫过王浩然他们,会面的第一时间,就自己提出来了给诸位亡主解除蛊毒,这样一来,王赢的事情办得大家也都是舒服,但是短时间以内,王赢想要攻克卡虎吉犸山脉,那是没有那么容易了,同样的,短时间以内,卡虎吉犸家族想要重新掌控亡魂山,更加的困难,现在再前面玩命的,都是王赢和李卓霖王浩然这些人,巴蛇早就按照王赢的安排,带着他的巴家军在后面垫后了,他们可不光是垫后,以后亡魂山就是巴蛇的巴家大营了,所以亡魂山现在面临着更大规模的改造,而且这也是很庞大的工程。 再卡虎吉犸山脉,吉犸大殿内部,怨长坐在轮椅上面,脸色变得的有些难看,时不时的咳嗽几下,怨息,怨困,怨刺,怨蛊,这些人也都坐在会议室内,会议室内部的气氛很是尴尬,许久之后,怨息从边上双手抱拳“前天的时候圣女依依被一个神将团的神将给送回来了,那个神将送回来依依之后没多久,就鹤去了,都来不及救治。” “那么剧烈的爆炸?她是怎么活下来的?”怨长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明显放松不少。 怨息眯着眼,简单的思索了一下“勇山上面有安全屋,是谢勇他们之前为自己准备的安全屋,这个安全屋离着他的房间不远,就在他房间门口的空地处,安全屋周围有好几层钢板,还有专门的通气口,而且这个安全屋是藏在他房间门口的空地下面的,他们挖了很深,把安全屋藏在这里,安全屋大概能容纳十来个人。” “根据那个神将的说法,他们当时跟着怨酒上去救人,关键时刻,他们把依依围在了中间,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依依,然后一个离着他们不远的神将,不小心撞到了边上一颗大树上面,发现大树中间是空的,他一拳打裂了树干,从中间发现了一个拉手,他拉下拉手的时候,离着他们不远处的那一群人,全都陷落进去了,大概陷落进去了十几个,剩下的事情他也就不知道的,但是他也是掉下去的人,而且是掉下去的当中,最边缘的一个,上面还留着不少人,本来依依虽然在他们这几十个人最中间的位置,但是依依并没有在安全屋的最中间的位置,他们十几个掉落进安全屋之后,就有人直接第一时间把依依给推进了安全屋,里面的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依依刚被推进安全屋之后,安全屋就急速下坠,应该是直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悬崖位置,这附近是没有埋藏炸药的,但是这别的地方的炸药太多了,波及范围也是太广了,所以虽然这里没炸药,估计正常的谢勇设计的是安全屋从这里就要停下来了,不会再被炸了,但是因为他错误的估计了这么多这么多亡主,这么多山头,这么多年积攒的所有的炸药在一起里面的十几个人用自己的身体把她护再了中间,后来随着爆炸,安全屋从半山腰也开始往下滚落,滚落到最下面的时候,安全屋也已经解体了,解题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摔死了,还有失踪的,他和依依两个人算是最中间的两个人,所以侥幸存活了下来,安全屋的所有钢板都已经脱落变形了,据说当时挺惨的,他和依依两个人是从尸体堆中间爬出来的,说到这的时候,周围明显的安静了不少,勇山的事情,他们牺牲了多少战士,他们自己心里面都是清楚的,也都是大家不愿意碰触的话题。 片刻之后,怨息深呼吸了一口气“至于怨酒,他的尸体我们一直没有找到,这么大的爆炸,估计早就化为乌有了,勇山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但是根据当时的那个神将的话,那天晚上勇山山头上面的所有人,只剩下了依依和他,怨酒肯定是已经不再了,被谢勇枪杀了,依依今天凌晨的时候清醒过来了,但是清醒过来之后,情绪十分的激动,她一直认为怨酒是因为她才死掉的,所以十分的自责,她还觉得她害死了很多很多的卡虎吉犸家族的战士,几度还想要自杀,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让她继续昏睡了,现在他的情况也很不稳定,另外,卡虎吉犸山脉外面,已经完全的被封锁了,还布满了地雷,只有一条卡虎大道了,还是上山道,他们也是重重戒备,别的地方都已经没有办法通行了,王赢他们暂时也没有攻上来的想法,他们也攻不上来,但是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依依,她的性格有些太刚烈了,怨酒的事情,她估计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儿,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她这个坎儿难过啊。” 这里面的人也是都挺了解依依的,怨蛊从边上两手一摊“没辙,这个事情是真难办了” “难办也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所有人都必须要面对的现实,这对于她来说很难,但是以后你们都要记住,任何场合,都要照顾依依的情绪,尽量不要提怨酒,不要提勇山的任何事情,那个事情就翻篇了,也不要提谢勇,听见了吗?” @酷匠网Ok首~发

下一篇   【2018】最新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