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6】无比震撼 - 狼与兄弟

【2056】无比震撼

依依突然之间再次的叫吼了起来“你们敢用你们的性命,像刚刚那个枪杀自己的人一样,向伟大的卡虎吉犸宣誓,内心百分之一百的相信我吗?”依依吼道后面的时候,整个人的嗓音都已经沙哑了。 “我们敢!”还是有人再叫吼,再发誓,但是人数比刚刚,还少了,很快,依依伸手示意了一下,周围安静了下来,一个说话的都没有,他的眼圈红了,显然,现场肯定是有人敢宣誓的,但是绝对不是所有人都敢宣誓的,毕竟这里面的所有人,都从来没有见过所谓的PS,甚至于听也没有听过,这是外面世界的东西,所以现在再他们面前出现的一切的一切,再他们的眼里面,其实就是真凭实据,看着面前的一切。 圣女终于落泪了,泪水缓缓的从她的眼角流出,依依整个人的态度都变了,就在这个时候,怨长已经看出来了不对劲儿“控制她!”说完之后,几个士兵奔着依依就过去了,就在他们快到依依边上的时候,周围突然之间飞出来了漫天血蝠,这是白天啊,而且脑袋顶上还有烈日,但是血蝠依旧是出现了,怨长从边上着急了“依依!” 随着他一声大吼,跟着依依吼了起来“都给我滚!”随着她一声大吼,周围的士兵下意识的都躲闪开了,依依就站在中间,很快,漫天血蝠飞行过来之后,直接就把依依整个人给包围在了中间,任何人都接近不了了,依依伤心至极,眼泪顺着自己的眼角缓缓的滑落,她再血蝠当中,让任何人都接近不了,她开始一件一件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很快,她整个人身上的所有衣服都脱完了,她赤裸着身体,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鲜血已经缓缓的流出,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压抑,但是她一定要证明这一切,她吹动了自己脖颈处的笛子,很快,周围的血蝠全都飞散离开了。 依依的身体展现再了所有人的面前,她心如死灰,张开双臂,看着面前的所有人,依依的身材比照片上面的那个女人,要好的多的多,毕竟都是女人,甚至于连罩杯都是不一样的,而且,依依的胸口有痣,小腹有痣,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因为长期练武的原因,依依的下肢确实是很发达的,尤其是小腿大腿的位置也比照片上面的那个女人,粗了不少,除了脸是一样的,身上的任何部位,相差都很大。 她看着的周围的所有人,眼圈红了,满眼都是屈辱的泪水,她张开双臂,不停的再所有人的面前旋转着自己的身体,让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的身体,这得是多大的冤屈,多大的愤怒,才能让她这样,看着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依依的脸上产生了一股子报复的快感,泪水还在往下流,但是嘴角却挂着笑容,一边笑,一边开口。 “都看清楚了吗?都看清楚了吗?我是照片上面的那个女人吗?那个女人的裸体是这个样子的吗?你们都看清楚了吗?”周围瞬间更加的安静了,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吼了起来“一定是外面那群人搞的鬼!一定是他们搞的鬼!!” “和他们拼了!干掉他们!”“干掉他们!!”大批大批的人吼了起来“杀了他们!誓死守护卡虎吉犸!!”不少人再次的吼了起来,很快,人群当中就有人急眼了。 一个卡虎吉犸家族的神将团的神将,跳起来一拳就挥向了自己边上的还在叫吼着要干掉巴蛇他们的那个人,随即他伸手一指,叫吼了起来“刚刚为什么不吭声,刚刚为什么不说话!你他妈个虚伪的畜生!现在装什么!”他愤怒的叫吼着,显然,他是刚刚非常相信依依那一伙的人,现在依依做出来了这样的举动,这得是多么大的冤屈,才能让一个圣女做出来这样的举动,现在确实是,真相大白了,都是巴蛇他们的手段了,但是依依已经脱了,一个圣女再这么多人的面前,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已经把自己的衣服都脱掉了,这对于他们所有坚信依依的神将团的神将来说,都是不可原谅的。 随着这第一个人暴怒急眼之后,整个神将团的一多半儿人,当即都愤怒了“狗日的!都是你们逼的!你们他妈的这么逼迫圣女,老子和你们拼了!”这个人是真的下杀手了,从边上拿出来了冲锋枪,直接枪口对准了边上的一个守山将,径直就扣动了扳机“嘣!”的就是一声枪响的声音,随即这一瞬间,整个人群队伍,瞬间全都混乱了。 双方的人群直接就打斗再了一起,坚信依依的那部分神将团的神将,显得格外的疯狂,显然,依依这个样子是他们承受不了也接受不了的,这是他们心中的神,而且有些神将甚至于都开始下死手的,被攻击的多数都是那些古板的一辈子没有出过卡虎吉犸山的守山将,和这些守山将打斗在一起,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战斗。 怨长站在那里,看着周围的一切,缓缓的摇了摇头,怨息一行人也都着急了,全都冲了上去,开始制止这边的内斗,刚刚还那么气势汹涌的一队即将出征的战士,这一刻,已经变得凌乱不堪,内斗不止,依依已经蹲在了地上,她像个孩子一样的哭泣着。 怨长看着依依这个样子,奔着依依的身边过去了,当她快走到依依身边的时候,周围大批大批的血蝠又围过来了,血蝠把依依围在了中间,任何人都接近不了,依依再中间的位置,痛哭流涕,一边哭泣,一边不停的摇头,她依旧没有办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她哭的很伤心,也很绝望…… 再亡魂山的圣山当中,巴蛇的临时指挥部就在这里,在指挥部的边上,就王赢的房间,王赢现在躺在房间里面,还没有恢复意识,萨木撒哈还有两个贴身护卫,依旧还在王赢的身边,利用密西乌塔家族的方式,一点一点的给王赢接触蛊毒,这么多天了,一点作用都没有,现在,萨木撒哈的一个护卫,手上拿着一个密封的小瓶子,像是酒坛一样的小瓶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就站在了边上。 巴蛇看着躺在床上的王赢,王赢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脉象都越来越弱了,这样下去的话,不用多久,王赢也就彻底完蛋了,所以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刻了,那就是给王赢的身体里面下蛊,以毒攻毒,下密西乌塔家族最厉害的蛊毒,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蛊虫也是一样的,一个身体里面,绝对不会容纳两个蛊虫,这两个蛊虫再王赢的身体里面肯定会自相残杀的,如果密西乌塔家族的这个蛊虫胜利了,那密西乌塔家族的萨木撒哈就能解开这个蛊毒,如果失败了,那也会缓解现有的蛊毒,问题的就是这都是巨毒之物,王赢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这么折腾,就不为人知了。 巴蛇心里面还是很不舒服的,看着王赢这个样子,完全都是为了自己,他现在也什么都不好说,他眯着眼,还是不想这样以毒攻毒“你确定他们没有解毒方式吗?” “他们不会有的,这种蛊虫叫亡血,再整个密西乌塔家族,都是属于禁忌类的邪术,能钻研出来就不错了,想要有解毒方式,我不相信他们有那么大的本事,更何况,怨刺已经坦白了,他的话还是可以相信的,他们这样的人也不会说谎话的。” 说完之后,巴蛇没有再吭声,萨木撒哈从边上示意了一下,萨木撒哈的护卫,这个时候,就拿着瓶子,一步一步的冲着王赢走过去了,快到王赢边上的时候,巴蛇突然之间就顺手抓住了这个护卫的手腕,这个护卫一脸诧异表情的看着巴蛇,巴蛇随即从边上微微一笑,一边笑,一边开口“如果我兄弟死了,我不知道我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那是你的事情,不用和我说。”萨木撒哈推开了巴蛇,也不想和巴蛇再说什么,现在王赢的情况,如果再不用别的手段救治的话,他随时都有性命危险,或许连今天都撑不过去了,巴蛇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凶残,等着这边的萨木撒哈,到底是没有发作,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巴蛇看了眼门口,马小七已经进来了,马小七看起来也是有些疲惫,进来之后,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让自己精神精神。 马小七盯着巴蛇,又看着那边瓶子里面往王赢嘴里面正在倒下去的水,他亲眼看见了一条黑色的小虫,就这样被倒进了王赢的身体,马小七深呼吸了一口气,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是再这条蛊虫被倒进王赢的身体之后,王赢突然之间整个人的身体就抽搐了一下,马小七一下就着急了,猛的往前走了一步,被巴蛇给扶助了。 萨木撒哈从边上拿起来了银针,开始在王赢的穴位上面,一点一点的扎进去,房间里面很是安静,萨木撒哈的两个护卫,也按住了还在挣扎的王赢,显然,他们也是不想让王赢这样动来动去的,巴蛇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推开了房间的大门。 他和马小七两个人站在外面,马小七随即开口“卡虎吉犸家族那边同意谈判了,照片的那个事情,你做的很漂亮,他们内乱了,依依再所有人面前脱光了衣服,现在下落不明了,具体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是咱们是不是该抓紧时间,下一步了,不要给他们反应的机会,银子这边,没事的,我相信他这样的人,不会这么容易死掉的。” 巴蛇深呼吸了一口气“行了,现在开始一切按计划进行,先和他们谈谈怨刺的事情…” 缅甸曼德勒,再老太君的大营内部,纳楚狂靠在自己的床边上,他受伤的事情肯定是藏不住的,老太君也是亲自带人,带了医生,面子上面的事情,这些人肯定都是做的面面俱到的,也是好不容易把老太君给打发走了,纳楚狂靠在边上,脑海里面依旧是那些孩子的画面,惊心动魄,无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