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3】降龙伏虎 - 狼与兄弟

【2093】降龙伏虎

“我说的是实话,我相信您比我会更加的清楚,而且让我去做这个事情,您肯定也是会放心的,巴蛇现在需要您的帮助,也离不开您的帮助,所以从巴蛇这里就可以牵制我,你也可以放心大胆,我不会坑害你什么,所以说,老太君,您要多多考虑一下。” 说完之后,王赢双手抱拳,自己转身就往后退,老太君也不说话了,王赢也没有与他交流什么,只是自己离开了老太君的营帐,到了营帐外面的时候,林仕永还守在这里,他对于王赢也是蛮客气的,转身冲着王赢一伸手,王赢点了点头,跟在了林仕永的身后,几分钟以后,王赢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透过窗户,看见房间里面灯光昏暗。 王赢自己就把房间的大门推开了,推开大门的时候,一个男子光着膀子,满身汗水的,趴在地上正在做俯卧撑,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还是再坚持,显然,他已经知道王赢进来了,再男子做完了俯卧撑之后,房间里面还有哑铃,床铺是那种上下铺的。 就像是上学的时候,宿舍里面的那种上下铺一样,抓住上铺的那个护栏,就可以做引体向上的,房间里面还有一些别的健身设备,虽然很简单,但是各个都很实用。 男子显然已经知道王赢进来了,但是并没有和王赢交流什么,只顾忙着自己锻炼身体,看着他的动作,王赢就知道这不是一天两天了,男子连续了一整套动作,从头到脚,并没有因为王赢进来了,就停下来了,王赢靠在边上,看着他健身,看他身上的一块一块的肌肉,王赢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大概几分钟以后,男子有些坚持不了了,他咬着牙,面红耳赤的,还在努力,王赢从边上就盯着他再看,他本来想打趣儿调侃一下这个男子的,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停下来了,这种时候,调侃人家也不太好。 前前后后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男子终于停了下来,他浑身上下早都完全湿透了,停下来之后,他坐在了边上,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很快,他短暂的休息了片刻之后,走到了边上的水龙头边上,他拧开水管,自来水管里面的水开始哗哗的往下流。 他冲洗着自己的脑袋,王赢看着他身上的各种各样的不可磨灭的伤疤,然后耸了耸肩“我说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不是,你当我是空气,是不是有点不好啊。” 男子笑了起来,背对着王赢“我还以为很早以前你就会来找我呢,但是没想到现在才来,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盛会完蛋了吗?蔡汉龙怎么样了?” 听见灰血这么问,王赢没有吭声,只是盯着他再看,好一会儿的功夫,灰血甩了甩脑袋,满脸都是水,他也没有擦,光着一个脑袋,转身就坐在了王赢的身边,王赢递给了他一支烟,灰血冲着他摇了摇头“不抽了,现在的身体状态,不适合抽烟了。” 王赢随即笑了起来“怎么着,现在连烟都不抽了啊,那肯定也不就喝酒了,戒烟戒酒的生活,不敢想象,这地方,那个啥,老哥,那你女人戒了吗?” “你少给我油嘴滑舌的,我问你话呢,这段时间你小子跑到哪儿去了,外面盛会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蔡汉龙呢?”灰血再一次的问了起来,可是王赢还是不理他。 “我看你最近恢复的挺不错的,比之前那会,我最早开始看见你的时候,要好多了。” “离着我之前还差不少呢,我这一次算是命大,没让他们弄死,但是对于我自己的身体来说,损伤也是很大的,我都养了这么久了,你也看见了,之前我连俯卧撑都做不了十个的,这都是我一点一点的练出来的,现在比刚开始那会是好了不少。” “他们这是怎么着你了,居然恢复了这么久。”王赢从边上有些诧异“我们当初再亡魂山的事情全都处理完了,巴蛇和老太君已经开始合作的时候,你这下床还费劲呢,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把你灰血弄成这样的人,真的不多。” 灰血笑了笑,看了眼王赢,没有在说话,眼神显得有些深邃“这个世界上,再厉害的人,也只有一条命,在牛逼的组织,也有物是人非的那一天,不是么?混社会的最敬重的就是关二爷了,关二爷不是也败走麦城了吗?我们这些小角色,又有什么的呢?” 当初再缅甸,王赢和邓玉龙,邓玉奇兄弟救下来的那个人,其实就是灰血,他们再缅甸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灰血,然后再那幢别墅内部,把灰血救出来的,救出来了灰血以后,先是把灰血带到了高浪的家里面,然后后来被那个医生出卖,才把人转移走的,后来也是把灰血送到了老太君这里调养,灰血当初被那些人折腾的不轻。 浑身上下都要废掉了一样,索性灰血这个人多多少少是有些韧性的,而且骨子里面的那股子狠劲儿,还有那些功夫的底子是有的,所以再老太君这里一养就是养了这么久,这是高浪他们的朋友,老太君对于他也是够照顾的,所有的营养品,缅甸最好的大夫,医生,全都给调集过来了,所以灰血恢复的也是挺好的,但是毕竟身体遭受过一次重创,想要完全的恢复还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明显的看得出来,灰血被折腾的挺惨。 除了命没有丢掉以外,别的地方身体机能都被毁了不少,还好,也就是王赢他们遇见的及时,救得及时,如果救的再晚一点,估计灰血也就没命了,所以其实现在灰血对于王赢的态度,和之前还是不一样的,毕竟王赢是他的救命恩人。 “你估计你自己的身体,还得需要多少时间恢复你的巅峰水平?”王赢跳过了这个话题,从边上直接开口“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是不是?” “想要我死可没有那么容易了,我会比以前更好的。”灰血笑了起来,嘴角闪过了一丝愤怒,看着灰血这发自内心的愤怒,王赢也挺诧异的,毕竟能让灰血如此愤怒的人,实在是不少了,随即王赢开口问了一句“是谁把你整成这样的,你知道吗?” “除了降龙伏虎,还能有谁?”灰血笑了起来“一般人也不敢再这个时候动我啊。” 听见灰血这么说,王赢从边上眉头微微一皱“降龙伏虎?谁叫这个?”王赢问了一句,王赢这一问完,灰血从边上犹豫了一下,看着王赢这一脸渴望的表情“我现在问你,盛会的情况怎么样了,蔡汉龙的情况怎么样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小兔崽子,都这个时候了,还和我耍心思,咱们两个公平交换,你看怎么样?这段时间,我的消息比较闭塞,但是我确实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不少消息。” 灰血也是知道王赢的性格的,他问的事情,王赢要是不愿意说,那是死都翘不出来的,索性灰血等着王赢最焦急的时候,来了这么一下,这一下,整的王赢还别扭了,王赢摸着自己的脑袋,眯着眼,都这个时候了,他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显然,灰血这么长时间,在这里,对于外面的事情,他肯定不会清楚太多的,但是问题就是他清楚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清楚的至少最后的结果,所以想要隐瞒灰血也挺麻烦,王赢这次如果不是因为回来想要找纳楚狂磕一下的话,都不会想起来灰血的,是他来都已经来了,所以就就近来看看灰血了,而且,王赢自己心里面也清楚,灰血现在也是投靠了老太君了,这老太君对于灰血的来路调查的也是挺清楚的,所以老太君对于灰血也是蛮照顾的,毕竟灰血有他可以利用的地方吗,这点事情大家都清楚,否则的话,老太君绝对不会如此的救助帮助灰血,还给他提供这么便利的条件的。 灰血看着王赢从边上纠结了,从边上继续开口“小兔崽子。”他笑了笑,照着王赢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看着王赢,就像是看着一个自己的晚辈儿一样,对待王赢的态度,比之前也是好了不少“我问你的事情,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可以问别人,很多人都会知道的,但是如果你问我的事情,我要是不说的话,估计你真的就不好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了,我现在有心情和你交换,你就别给我端着,否则的话,你别后悔啊你!” “你再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一点蔡汉龙和盛会的事情都没有关心过,也没有问过吗?” “我是一个月以前才能下床的,之前连说话都费劲,我自己都顾及不上自己了,你告诉我,我哪儿还有那么多的心思去顾及别人啊,不过你今天要是不来的话,这几天我也打算去问问老太君呢,我这些日子恢复的正经说还算不错,虽然没有痊愈,但是最起码身体素质好多了,老太君对我还算不错,还给了我一官半职的,说我愿意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如果不愿意的话,随时可以走,但是我是不会离开的,除非还完了他救我的人情,我才会离开,所以日后多多少少要先在这里忙乎一段时间了。” “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好像搞错了,救你的人是我,是我,你看这里。”王赢伸手指着自己“是老子把你从那些人的手里面救出来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没有一个好对付的角色,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本事的,要不是我带着邓玉龙邓玉奇兄弟,突然之间弄出来的那些毒蛇,吓唬住了他们,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呢,你怎么说他是你救命恩人” 王赢这一下有点不乐意了,老太君的的心思其实他们谁都清楚明白的狠,看着王赢不乐意了,边上的灰血一下就笑了起来,说实话,他和王赢认识的年头可长了,最早以前在夏宏盛身边的时候就跟着王赢再一起了,灰血可以说是看着王赢“成长”的老人了,所以现在看见一切江湖秩序物是人非的时候,看见王赢,还是挺亲切的,尤其是这小兔崽子那种时候还能救自己,灰血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内心肯定是感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