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5】这就是江湖 - 狼与兄弟

【2095】这就是江湖

片刻之后,灰血从边上继续开口“可以说,当初盛会的第一任话事人,这么多下属,蔡汉龙,算是所有人当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而且,当初伏虎安排了那么多的隐线,最给他争气的,也就是蔡汉龙了,知道当初降龙是怎么从盛会的第一任话事人下台的吗?”灰血这么一问,王赢不吭声了,随即灰血笑了起来“这里面就是一些盛会的远古历史了,而且这远古历史里面,还包含了你的父母,还是只有盛会最核心,最高层几个人,才会知道的,我知道,这是你最最关心的问题,我本来以为你早就会回来找我询问这些的,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过了这么久,你才过来找我。” “其实我压根早都把你忘记了,我最近也没有心思,没有时间去想我父母的问题了。” “对了,你不是和灵鹫在一起呢么,你帮了灵鹫这么大的忙,灵鹫用自己的性命给人家服务,服务了人家一辈子,那他身后那么大的势力,查到你的父母的消息不难吧,只要灵鹫真心帮你,动用他身后的势力,那肯定可以查到你的父母的,除非。” 说到这的时候,灰血从边上也是微微一笑“除非灵鹫也死了。”灰血本来也是玩笑一样的口气,王赢知道,他从边上是在随便说的,但是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王赢笑了起来“对,你回答对了,灵鹫就是死了,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我现在觉得,灵鹫的死亡,应该和蔡汉龙留下来的残骸是有关系的,应该是蔡汉龙的人,我在想,这些人什么时候会找到我的头上来,其实我现在也是挺危险的,是不是的?” 王赢说道灵鹫死了的时候,边上的灰血不吭声了,他的脸色很怪,上下打量着王赢“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灵鹫死了?他真的死了?”他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王赢随即两手一摊“他的死不是秘密,随便一个人都知道,他的葬礼规模也是不小的,再W市,灵鹫的死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力的,这个人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是整个W市也没有人敢小看他,他背后是有一只大手的,所以敢对灵鹫下手的人也不是普通角色,还有就是你刚刚也说过了,灵鹫死亡的事情,难道真是蔡汉龙的残骸做的?” 灰血听到这的时候,把自己手上的烟掐灭,从边上站了起来,他走到了房间外面,看着外面的景色,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再次无奈的笑了起来“真是够有意思的,斗了一辈子,最后把自己先斗死了,这又是何苦呢,早知道干嘛非要兄弟骨肉相残。” 灰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灵鹫的死,肯定和蔡汉龙没有关系的,更不会和蔡汉龙的残骸有关系,如果想要灵鹫死的话,蔡汉龙早就能要他的命了,就是因为灵鹫和蔡汉龙他们都是过命的兄弟,所以蔡汉龙才一直留着灵鹫的命,尽管灵鹫叛变了,但是蔡汉龙在有些地方,其实还是挺软弱的,依旧是下不了决心,要干掉灵鹫,再我出事之前,蔡汉龙就已经安排好了实质性的计划,要一次性做掉灵鹫,好几次的机会,但是一直下不去手,都是我亲眼看见的,兄弟几个尽管现在掰了了,但是当初的生死与共是真的,是这一辈子没有办法抹去的回忆,所以灵鹫的死绝对不会和蔡汉龙扯上关系,更不会和蔡汉龙的残骸扯上关系,你不了解残骸的组织构成,蔡汉龙手上的残骸组织,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把枪,如果没有人扣动扳机,怎么会射出来子弹。” “那会是谁杀掉了灵鹫,怎么好好的说死掉了,就死掉了呢?”王赢这一下更诧异了。 “两个可能。”灰血从边上伸出来了两个手指“第一个可能,那和对付我的人一样,是降龙伏虎的人做的。”王赢这个时候已经完完全全的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过来看灰血一趟,居然还会有这么多意料之外的收获。 也幸亏自己过来探望灰血了,否则的话这些事情他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知道了。 灰血看着王赢没有说话,从边上说道“其实人性都是是很复杂的,当初脸子出事的时候,其实灵鹫就已经给他打电话提醒过他了,其实是脸子自己不想跑了,不想躲了,所以最后才被人害死了,也正是因为灵鹫当初的举动,救脸子,这才让蔡汉龙更加坚定了,自己绝对不能去要了灵鹫命的想法,所以灵鹫肯定不会是蔡汉龙杀得。” “脸叔的死不是灵鹫做的?”王赢再一次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灰血从边上也笑了起来“当然不是灵鹫了,现在江湖上面还有很多人觉得脸叔的是死是你做的呢,因为敢动脸叔的,还在盛会对立面的就那么几个人,一个灵鹫,一个你,所以脸叔一死,大家自然都怀疑你到你们的头上,其实只有在最内部的人才知道,和你们两个都没关系的” “我清楚,蔡汉龙也清楚,杀脸叔的人,不是别人,还是降龙伏虎,这脸叔也是一般人能杀的吗,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八成是降龙伏虎要动他了,所以他没有地方跑,而且降龙伏虎是有规矩的人,脸叔死了,他的家人就安全了,否则抵抗的话,片甲不留,降龙伏虎这两个人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很深的,大家没有和他们争斗的勇气。” “或许脸子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吧,但是脸子的死,绝对是降龙伏虎做的,灵鹫不会,灵鹫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再脸叔的家里面杀了脸叔,唯一有那个本事的,那就是降龙伏虎,唯一能做到的,也只有降龙伏虎了。” “这降龙伏虎多半个身子都已经进入棺材了,权力欲望心还是这么的强悍,真服了,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了,脸叔也好,蔡汉龙也好,他们从最一开始的时候,就都是给降龙伏虎做事情的,他们是降龙伏虎的死忠,尤其是蔡汉龙,他是伏虎九暗之一。” “脸叔都不是九暗当中的一员,他和孙大圣,沫璃他们一样,只是蔡汉龙再发展过程中认识的兄弟,很有能力的人,仅此而已,但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也是九暗的人。” 灰血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两手一摊“很小的时候就被他们选中了,然后送出去训练,回来以后,潜伏进盛会,只不过我进盛会比较顺当,是一次机缘巧合连带着他们的故意安排,我救了盛会当时的第一话事人的心腹舵主,然后自己也是争气,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第一话事人的身边,保护他安全的,跟了他几年之后,他退位了,但是接任的话事人对于我来说也算是重用,只不过不在我把我放在自己身边了,所以我才一直再下面徘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高层的人我也基本上都认识,所以一般人我也不放在眼里,自己瞎跑乱跑的,这才有了当初跟在夏宏盛身边,我做事情随性子。” “但是股子里面我还是伏虎九暗之一,和蔡汉龙一样,只不过我们两个的轨迹不一样,而且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人自己都不知道对方也是九暗的身份,九暗这里面九个人,除了伏虎知道我们的真正身份以外,别人其实都是不知道的,哪怕是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后来和蔡汉龙在一起,也是偶然的机会,发现了我们两个居然都是九暗,但是我们都没有把事情说明了,就当不知道一样,蔡汉龙再盛会很有名气,他再盛会龙济和尚的名字真不是闹的,他行侠仗义,整个盛会多半数的人都受过他的恩惠,就连我也是一样的,我也受过他的恩惠,所以我们关系一直也是处的不错。” “你知道九暗建立之初的原因是什么吗?”灰血说到这的时候,冲着王赢笑了起来“你很早以前都说过了,你说不是全对,但是很多关键位置,是说对了的,其实降龙伏虎当初是不想放权的,他们想要一直掌控着盛会,但是盛会最上面的三个人是不会看着这两个人一家独大的,所以再他们两个当打之年,就强行的让他们两个退位了,这两个人退位之后,心有不甘,也不敢表现出来,但是他们对于他们来说,盛会就是他们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是他们把盛会扩张到这种地步的,这等于是要把自己养大的孩子,拱手送给别人,他们两个怎么会乐意,但是不乐意也没有办法啊,当时的情况,他们不退也得退,但是为了让他们退位,上面的人也是耗费了很长时间的。 所以他们再最后知道没有办法抵抗,必须要让给别人的时候,他们准备了这样的后手,我们九暗就是属于后手,他们需要有朝一日,他们再一次的吧盛会所有的权利都拿回来,把属于他们的一切都拿回来,他们为此努力了一辈子,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蔡汉龙帮他们实现了,九暗除了我以外,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团队,蔡汉龙和他自己的团队,最后给伏虎争气了,你也看见了,把整个元老会都圈起来,然后一个一个的拿着那些元老出来顶罪,一个一个的拿着那些元老出来平事,给自己洗干净,这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么,这得多大的魄力,努力多久,才能把他们都套进来。” “那都是一群老成精的家伙,所以为了把他们套进来,蔡汉龙他们这些人也是真的不容易,可以说,他们是给降龙伏虎立下了汗马功劳,再套他们进来之后,降龙伏虎等于是重新掌权盛会了,盛会看起来虽然还是蔡汉龙掌权的,但是那个时候,就是降龙伏虎两个人已经到了最高层的位置了,两个人虽然都老了,但是他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停滞不前不过。” “所以他们两个人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很多的准备,很多很多的后手的,权利心大的吓人,然后,手段也是卑鄙的有些可怕,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