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6】什么是正义 - 狼与兄弟

【2096】什么是正义

王赢听到这的时候,看着灰血一副感慨的样子“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们都应该是降龙伏虎的功勋,这两个人都这么大年龄了,肯定不会再这个时候,过河拆桥了吧,那为什么就好好的就要对付你们了呢?而且这么狠,还要杀了你们,他们都这么大年龄了,杀了你们,过河拆桥,他们就能找到更合适的吗?” “显然降龙伏虎虽然很多后手,但是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是不愿意走这一步的,但是后来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不走不行了,都已经僵再那里了,那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破釜沉舟了,其实说白了,降龙伏虎这对我们下手,也是被逼无奈了!但凡还有一点点的可能性,一点点的办法,都不会这样的,这一点,我是很相信的。” “逼的,他们都这样了,谁还能逼迫他们呢?”王赢一脸的迷惑“难道是你逼得啊?” “这当然不是我逼的了,是蔡汉龙的逼的,如果不是蔡汉龙逼的的话,那现在盛会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也不会被捣毁,你以为这么庞大的一个组织,说倒下就能倒下的。” “蔡汉龙逼的,那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应该就是他们之间闹内讧了是吧,这真有意思了,怎么着,蔡汉龙是也想着盛会第一话事人的位置了吗?老大当习惯了?” 听着王赢这样的声音,话语之中哈带着一丝鄙视的声音,灰血从边上皱了皱眉头,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上下打量着王赢“怎么着,蔡汉龙再你心里就是这样的?” “难道不是吗?自己一个人打下来的天下,现在突然之间冒出来了两个老不死的想要从他的手里面把权利都拿过去,这要是我的话,我也不会交权利啊,所以产生矛盾就是正常的,唯一的就是他应该猜测到了这两个老不死的肯定在他们身边有很多钉子了,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其实也差不多了,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想着怎么把盛会拿在他们的手上,怎么把盛会做到更大,但是那些人一直就是想着怎么控制你,怎么防范你了,那到时候他们要阴害你们的话,你们肯定不是对手了啊。” “其实也不是很容易的,他们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这样的,他们这样做的最后结果,那就是两败俱伤,你看,盛会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吧,不过没办法,其实很多时候,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等了一辈子等到现在,但是问题就是蔡汉龙不干啊,蔡汉龙的这个性格,才不会管那些,也不会计较那么多的,一方面也是他们太过分了。” “反正就是内讧了,不过想来也是,这样内讧也是好事,如果不是他们内讧的话,那我觉得盛会没有这么容易倒下去的,如果不是他们内讧的话,盛会也不会这么不堪一击,我一直觉得自己能把盛会弄垮实在是运气太好了,说实话,最一开始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盛会就能这么一切都这么按照计划,就这样倒下去了,但是现在这样想想,其实也不是自己运气好,其实是他们自己的内讧。” “他们的内讧,再赶上我和灵鹫的配合,所以盛会就这样完蛋了,是这样的吧?那现在的降龙伏虎呢?你这么说的意思,那灵鹫是降龙伏虎杀得也就是正常的了,灵鹫和盛会敌对了这么久,而且这次我们扳倒盛会,灵鹫和他身后的势力从中间也是起了巨大的作用,这降龙伏虎两个老妖怪,自己的盛会被人就这么收拾了,肯定不会放过灵鹫的,所以他们就杀掉了灵鹫,当然了,他们也想杀我,但是我和灵鹫比起来不一样,灵鹫是有一个自己的住宅,一个自己居住的地址的,所以就方便他们下手,但是我不一样,我居无定所啊,所以这些老妖怪,想要杀了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是不是?” “你说的不是全对的,但是有一部分是对的,灵鹫肯定是降龙伏虎杀得,然后降龙伏虎肯定也是想要杀你的,他们要干掉任何对他们的组织不利的人,也要干掉任何想要迫害他们组织的人,你和灵鹫蔡汉龙,三个人,肯定是首当其中的。” “这个事情又关蔡汉龙什么事,他可是盛会之前我知道的第一话事人,盛会主事人。” “你真有意思,蔡汉龙如果不和降龙伏虎撕逼了,然后对于李沙漠马叶全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觉得就他们那些小把戏,能骗得过蔡汉龙吗,你真的当蔡汉龙傻么,还是当蔡汉龙白痴呢?他再江湖上这么多年白混了?就你们那点手段?” 灰血冷笑了一声“你到现在了,还是这么小看蔡汉龙吗?而且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蔡汉龙的话,你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他可不光是简简单单的救我那么简单了,他的想法可是多着呢。”王赢也笑了起来。 灰血看着王赢笑,一脸的无所谓,两手一摊“行了,那我就不和你说蔡汉龙的事情了,你既然自己心里面都已经给他定型了,那我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反正你也坑了他了,现在他生死未卜,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呢,说起来也没有意义了。” “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知道蔡汉龙的位置再哪儿,然后不告诉你呢?”王赢这个时候往前一探身子,上下打量着对面的灰血“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你还是想要从我的嘴里面套出来蔡汉龙再哪儿,然后去救他,是这样的吧?”王赢这种时候也是真聪明。 他也是够谨慎的,他这话一说完,灰血顿了一下,显然,如果论心眼儿的话,灰血是肯定比不过王赢的,灰血随即深呼吸一口气“是啊,我们兄弟一场,我自然要救他的” “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是真的不知情了。”王赢两手一摊“自然会有法律惩戒他” “法律惩戒他?你把他交道灵鹫的手里面,然后让法律惩戒他?灵鹫那里会有法律吗?”灰血突然之间表情有些愤怒“你这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了?” 灰血这一说,王赢也是有些迷糊了“灵鹫那里没有,哪里才是?这么多年了,盛会这个庞大的组织的存在,一直都灵鹫想要把他打倒,想要把他扑灭的。” “但是灵鹫为什么想要把盛会打倒,把盛会扑灭,你知道吗?”灰血从边上问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了,为了是正义,为了是维护法律的尊严,盛会这么多年,违法乱纪数不胜数,做出来的丧心病狂的事情更是多,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所以盛会死有余辜,盛会是一定要毁掉的,知道吗?你知道多少无辜的人,被盛会害死了吗?” 王赢这一瞬间,也是显得有些愤怒,灰血看着王赢这冲动的表情,靠在边上,摸着自己的下巴“邪恶,邪恶?”他重复了两句,笑了起来,随即他坐直了身体,看着王赢“灵鹫当初都是这么给你洗脑的么?他告诉你,盛会是邪恶的一方,他是光明的?” 王赢靠在边上“要么呢?”他这一句话一问完,灰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冲着王赢伸手一指“我告诉你,你听好了,你可以说盛会是邪恶的,我也承认盛会是邪恶的,他为了赚钱,不择手段,而且走的大多是黑道,但是我告诉你,灵鹫也绝对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你真的觉得灵鹫代表的是正义啊?我告诉你,灵鹫代表的是利益,是最早一批盛会的利益,你知道灵鹫的大后台是谁吗?我告诉你,灵鹫的大后台就是当初盛会最开始的时候的那个政界大佬。” “我问你,那个人当初和一个商界大腕,和一个黑道大哥,他们三个人一起组建的盛会,然后盛会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做的,你来告诉我一下,谁是正义的,谁是邪恶的?后来三个人因为盛会的发展闹了矛盾,那个商界大腕和那个黑道大哥,通过这个政客的关系,认识到了更好的合作伙伴。” “也是他们三个人彼此之间有矛盾,所以这个最起初的政界大佬被他们三个踢出局了,就是盛会这个大盘子,本来是三分天下的,他们三个把这个人踢走了,换上了另一个人,这个人不甘心,所以才自己又发展了一伙人,然后打着要铲除邪恶的名义,招募了灵鹫这一群人,这么多年,一直再朝中与盛会对抗,妄图毁灭盛会。” “盛会这么多年,一直再争斗的朝中对立势力,其实就是他们,他们这些人,没有正义,没有邪恶,他们都是为了利益内斗的,知道吗?还正义,你真可笑,如果是正义的,他们会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吗,如果是正义的,他们还用得着灵鹫吗。” “如果是真正的正义,那直接暴力机关就可以处理好一切了,还用得着下面这些人做什么啊,而且他们做的事情,其实也并不光彩,正义的人会滥用职权吗?正义的人会过河拆桥吗?我告诉你,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可能杀害灵鹫的第二个凶手。” “那就是灵鹫身后的这个大佬,他用完了灵鹫了,盛会也已经被覆灭了,灵鹫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所以他需要把灵鹫斩草除根,而且还要把灵鹫身边所有知道这个事情真相的人,都铲草除根,然后,他还会再塑造另一个模式的盛会的,灵鹫还有他身边这些人,连一份正经的工作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官职,他说他曾经是警察的卧底,有一点点证据能证明他是卧底吗?但是他卧底盛会确实是真的,但是同样的,我们的人再灵鹫身边呆久了,我们也有办法,说我们的人是卧底的,但是都是一个说辞而已,什么是正义啊?他们可以私下帮你联系很多官员,处理很多事情,给予方便,他们这叫正义吗?正义,刚正不阿的人会做这样的事吗,私下打理关系?滥用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