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4】纳楚狂的胸怀 - 狼与兄弟

【2114】纳楚狂的胸怀

灰血知道这些炸药的声音,不是他搞出来的,他现在也不清楚是谁搞出来的了,但是他清楚的一点,那就是老太君的这些下属,肯定会真的杀他的,这一枪虽然是老太君自己打的,但是这些士兵肯定不会听灰血解释的,老太君就事论事自己打自己一枪,肯定是为了演戏,那么同样的,为了演戏的逼真程度,这些士兵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命留下来的,想别的都没用了,灰血连忙加快了步伐…… 纳楚狂的大营,天色渐渐明亮了起来,纳楚狂彻夜未眠,不光纳楚狂没有休息,就连纳楚狂的诸多副官也没有休息,整整一夜,纳楚狂这边的指挥部也是灯火通明的,所有人都是忙来忙去,老太君那边的情况,接二连三的全都传了进来,很显然,纳楚狂是最关心老太君死或者没死的那个人了,眼看着太阳都升起来了。 纳楚狂的副官再一次的进入到了房间,他双手抱拳“现在老太君的大营已经全部戒严了,禁止任何人进出,所有想要去探望,探查消息的人,都被拒之门外了,我们已经发动了我们所有能发动的势力,正在确认老太君的生命消息,目前来看,老太君肯定是中枪了,但是问题就是在于,伤势情况,一点都不清楚,老太君的大营内部现在有些乱,灰血现在生死不明,但是肯定是受伤了,伤势情况也不清楚,他再老太君大营那么长时间,对于附近的地形太过于了解了,暂时还没有他被抓获的消息。” 纳楚狂听着自己副官的这些汇报,片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先别管别的,先去做掉王赢再说,别留活口,都干掉,不过那个什么,那个叫猫猫的,把她放了,从哪儿抓来的,就放到哪儿去,给她留点钱,安排人护送她到安全的地方,冤有头债有主,他男人的债和她没关系。”听着纳楚狂这么一说,边上的副官点了点头,显然纳楚狂这也是早都计划好了,看着纳楚狂的副官离开,几分钟以后,又是一个男子进入了纳楚狂的房间,这个人进来之后,看了看周围“启禀将军,刚刚得到的消息,老太君那边现在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了,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说,我觉得,八成是完了” 纳楚狂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说话,他坐在原地,拿着自己的电话,显然,作为一个将军来说,纳楚狂肯定不会只有一条线儿的,几分钟以后,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手机,听见了里面另一个声音“将军,老太君房间里面开了三枪,一枪打中了,再胸口的位置,但是老太君年龄不小了,现在不好说,下病危通知单的是老太君的私人医生,也不是说下病危通知单,就是告诉老太君的家人做好准备,老太君的家人现在也都回去了,具体房间内部的情况,我实在是进不去……” 放下电话之后,几分钟以后,纳楚狂的手机又接收到了一条消息,这是一条信息,陌生的信息号码“老太君生死未卜,确认中枪,灰血受伤逃窜,暂时行踪未明,老太君的几个子女目前来说,表面上都没有什么动作。” 纳楚狂看着手机的信息,思索了片刻,很快,纳楚狂打开了自己的电脑,他打开自己的电脑的时候,进入了自己的邮箱,这邮箱都是他从前基本没有登陆过的邮箱,他打开邮箱的时候,阅读到了邮箱里面的内容,很快,一张老太君满身鲜血被担架抬出来的照片出现了了,随着老太君被担架抬出来的照片出现,他又点到了一张老太君的胸口中弹,正在手术的照片,照片很不清晰,但是应该不会有假。 纳楚狂整个人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沉思,他眯着眼,正在思索着老太君这边的一切,显然,如果老太君出事了,死了,那牵连的势力牵扯的事情太多了,他都要提前准备的,而且有些事情,他都是早有准备的,现在,他自己也拿捏不好情况,也不知道老太君到底是真死假死,他还在不停的结合着所有的情报,整合出来一份准确无误的,他现在也是十分纠结的,到底应该不应该提前动用自己的后手。 但是整个缅甸的军阀,这个时候都已经开始抓灰血了,对于灰血,这是第三个再缅甸名声大喝的中国人了,第一个就是王赢,第二个就是蔡汉龙,这第三个,就是灰血,这些人也是很好奇的,灰血是怎么可能打了老太君一枪之后,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被抓获呢,但是纳楚狂也是很谨慎的,就在他这边还在思索的时候,片刻之后,外面传来了一个下属汇报的声音“启禀将军,军营外面有人求见。” 这个时候求见自己,纳楚狂下意识的抬头,他看着门口这个人“不见,都什么时候了,哪儿还有心思见人!”纳楚狂这话刚一说完,他自己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纳楚狂看着自己的手机,犹豫了一下,把电话接通“纳楚狂将军,切莫上当,冷静。”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纳楚狂下意识的开口“你是谁?”他心里面一惊,这声音很沧桑。 “我是在门口,等着求见您的人,和您也有过一面之缘,请您务必冷静,小心上当,以免给自己造成极大的,不必要的损失,务必冷静!” 纳楚狂听见这句话之后,犹豫了一下,突然之间,他抬头,整个人都着急了“蒲启!蒲启!”他连续吼了两声,自己的那个心腹副官进来了,随即纳楚狂连忙伸手示意“通知所有人,先停下来,不要再继续探查情报了!冷静一下!……” 这个时候,纳楚狂也是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儿了,也幸亏是这个人提醒的早,随即,纳楚狂抬头看着门口的下属“看看他是谁,把他给我接进来!” 再纳楚狂的地牢内,现在已经只有王赢一个人了,而且他也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自己的双手还被吊着,整个人显得精神十分的萎靡,他的双手被吊的已经失去了知觉,甚至于有些麻木了,但是昨天他至少是赌对了,其实昨天王赢也不是真的就把猫猫和凡骁他们都放弃了,他是在咬紧牙关,等着最后一口气,液体注射到他身上的时候,他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的,关键时刻,他依旧可以改口。 最主要的,是他相信纳楚狂这么大的一个军阀,走到今天肯定是不择手段的事情做了无数,但是这种伤害老弱妇孺的勾当,他这么大的一个将军,肯定不会做,肯定是在吓唬王赢,和王赢预想的一样,到底是给自己赌对了,那注射的液体确实是让王赢血脉喷张,但是再猫猫被他们推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还在叫吼的时候,他们就停下来了手里的动作,其实如果在晚一两秒的话,王赢或许就怂了,但是看着他们的行为,王赢确实也是知道,自己赌对了,看着猫猫和凡骁被拉出去的那一刻,王赢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理智,甚至于都可以克服自己体内被注射的药物了。 但是这一夜终究是难受的,睡觉的办法都没有,全身上下血脉喷张,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困,累,痛,乏,集结于一身,却又无法休息,这种方式,甚至于比死了还要难过,这是真正的活受罪,地牢里面本来守着的两个人,也离开了,看得出来,他么对于王赢的死活,已经无所谓了,那王赢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自己人生的终点,很快也要到达了,他并没有任何的恐惧,相反的,他有些解脱。 但是他心有不甘,李沙漠,马叶全,还有降龙伏虎,还有灵鹫身后的后台,到头来,把凡骁也给连累了,他知道猫猫肯定没事,纳楚狂居然没有真的做出来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那八成就会放了猫猫吧,但是他和凡骁肯定是完了,就是一下的疏忽,一下的疏忽啊,想到了灰血之前对于自己的提醒,王赢是真的悔恨莫及,他到底还是低估了纳楚狂再缅甸境内的影响力,只是觉得蔡汉龙能做到的,自己就能做到,结果没想到,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想到蔡汉龙,他心里面更压抑了,更想骂街了,可是他已久却无能为力,王赢甚至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命不久矣,他的脑海当中,一幕一幕的开始浮现,最多的,还是悔恨,他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这些兄弟,现在因为自己,几乎已经全都被连累了,他说不出来的挫败感,牢房的大门,缓缓的被打开了。 王赢看见了纳楚狂的心腹副官,蒲启,再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他们进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些清洗的用品,毛巾,一身崭新的衣服,还有一个人端着一盘子饭菜,王赢心里面清楚,这是他的最后一顿饭了,蒲启知道王赢如此聪明,肯定什么都明白。 “将军特意叮嘱的,不会再羞辱你了,让你吃饱了,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你是一个值得他敬重的对手,和蔡汉龙一样,敌人也是值得自己敬重的,所以他也不会真的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放心吧,将军这一生敌人无数,但是将军从来没有羞辱过任何一个他真正看得上的对手,都是好死”说完之后,蒲启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几个人还抬过来了几盆水,说实话,看着纳楚狂的这个行为,王赢也是真心的佩服,这绝对也是一真正的能成大事的人做出来的事情,如果换成自己,自己肯定没有这个胸怀。 不得不说,从这一刻起,王赢还是真的感受到了自己和纳楚狂的差距,那不是一点半点,纳楚狂能再缅甸达到今天这一步,也是真的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是有真本事的。

上一篇   【2113】爆炸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