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5】孙琪展的发展 - 狼与兄弟

【2115】孙琪展的发展

王赢没有说话,蒲启带着人把钓着王赢的手铐放了下来,这一下,王赢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蒲启自己从边上拿着匕首,轻轻的把缠绕在王赢嘴边上的胶带划开,王赢最先吐出来的,就是一大口口水与血液的混合体,之后,身边的人要扶他的时候。 王赢径直开口“我自己来。”这一声,是非常的坚决,蒲启顿了一下,看着边上的人,摇了摇头,随即,边上的士兵都起来了,大家目光都看着王赢,王赢至少躺了五六分钟,才缓缓的能活动自己的手腕,他伸手撑着地,想要往起爬,连续一次接着一次的撑起来,然后再跌倒,至少十余次,王赢才缓缓的爬了起来,他靠在了墙边上,蒲启点了点头,边上的士兵到了王赢的边上,从边上把一盆一盆的水泼到王赢的身上,王赢使劲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更加的清醒,身上那一道一道肉眼可见的伤痕,新伤,老伤,还有那似乎已经被数不清的伤口覆盖的纹身,说实话,看的蒲启也有些敬重王赢了,这些伤痕,都是他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历练,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这些都是证据,王赢靠在边上,随着那些士兵泼水,一个士兵还递给了王赢毛巾,王赢笑了笑“你们缅甸人洗澡,没有香皂沐浴液什么的吗?” 这几个士兵楞了一下,看着满身伤痕的王赢,蒲启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点了点头,边上的人都看着王赢清晰自己的身体,看着他浑身上下因为疼痛,青筋暴起,也能看得出来,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就这样,王赢愣是生生的给自己洗了一个澡,自己拿着毛巾擦干了自己的身体,他身上的伤口早都已经凝固,血液也不再往外渗透了,王赢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说实话,号码还是挺合适的。 一张小圆桌,一张椅子,已经搬了过来,面前三荤一素,还有一碗大米饭,边上还有一杯酒,王赢坐下来之后,看着对面的蒲启,自己第一个就要端酒。 蒲启这个时候从边上抓住了王赢的手腕“最后在喝这杯酒吧,这杯酒叫投胎酒,喝了,就要去投胎了,我在这里见过无数将军的敌人,也送过无数将军的敌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这一套下来,你是他妈的我见过的,最爷们的一个。” 王赢嘴角微微上扬,冲着蒲启伸手示意了一下,还是第一口就把酒给喝了,喝完了酒之后,王赢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菜,一边吃,一边不知道为什么眼圈就红了,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怕死的,但是没有想到,到了这一刻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着很大的恐惧,这是真的让王赢理解到了,你去拼命的时候,被人打死,不是痛苦的事情,但是这种等待的死亡,才是最让人痛苦的,所以他不想最后一口再喝那酒,所以他提前就给喝了,蒲启是真的见过了太多太多的大人物,纳楚狂的那些敌人,最后时刻的样子,说实话,王赢不是表现的最洒脱的一个人,因为他最后的时候,还是没有控制住,还是落泪了,可是再他这个年龄当中,他是蒲启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最硬的汉子,没有之一,所以看着王赢还在大口吃饭的时候。 蒲启从边上跟着开口了“还有什么遗言,想要和朋友说的,告诉我,我会给你转达。” “帮我找李沙漠,找马叶全,告诉他们,我对不起他们,害的他们坐牢了,帮我找孙琪展,告诉他,别他妈的混了,老子从十来岁的时候就告诉他别混了,到了现在,他还是再混,混下去,迟早都是一条路,帮我找到姚雅,告诉姚雅,我王赢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在帮我找到程程,告诉程程,我王赢这一辈子,最爱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帮我找到大点,让他帮我打理好八角墓园,把我的尸体送回墓园,让我去找我彬彬哥了,这么多年了,也终于轮到我了。” “帮我告诉巴蛇,让他不要给我复仇,冤冤相报,没有尽头,让他照顾好我的子女,然后,最重要的,一定要控制好我的孩子,让他这一辈子,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走我这条路,江湖路,是一条不归路。”王赢说完之后,笑了起来,吃完了碗里的饭。 这个时候的王赢,看起来心态调整的也是挺正常的了,而且,他吃着吃着米饭,鲜血已经从他的嘴角缓缓的流出了,他笑了笑,还在吃饭,蒲启从这边盯着王赢。 好一会儿的功夫,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直了身体,冲着面前的这个三十岁的小伙子,标标准准的敬了一个军礼,不光是他,还有他身后的所有下属,都跟着一起敬礼,至少再这一刻,王赢还是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尊敬的。 王赢看着他们的敬礼,自己双手抱拳“我就是个混子,不配用这个动作回礼,理解。” 蒲启一行人还没有说话,但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王赢说话已经越来越虚弱了,而且眼神都已经有些扑朔迷离了,鲜血顺着他的嘴角,还在缓缓的流出,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之间有人吼了起来“留人!留人!!刀下留人!!!” 这一声叫吼,蒲启下意识的转头,看见再他的身后,已经有士兵冲进来了,这个士兵冲进房间的时候,王赢刚刚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一股子解脱的笑容。 房间里面这一下都有些迷茫了,看着冲进来的,气喘吁吁的士兵,都傻眼了…… 构城,山高皇帝远,经济发展的十分落后,民风彪悍,这里的木材资源非常的丰富,尤其是有很多珍贵的木材,周围群山环绕,好几个很大的原始森林都围聚在构城周围,这些年,很多不法商贩,利益驱使,大肆的砍伐偷盗森林树木,已经对周围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很严重恶劣的影响,当地执法部门早都已经三令五申了,而且很大限度上面已经再控制,再保护了,但是这些年依旧没有完全的控制好,毕竟这附近森林的面积太大了,到处都是山林,想要把这些偷盗砍伐的团伙一网打尽,也没有那么容易。 构城的主城区其实规模不小,但是发展的确实有些落后,整个城市,除了这两年新建立起来几个高层楼盘,甚至都没有于一座超越六层的建筑,但是因为地势原因,虽然构城发展落后,甚至于贫穷,但是构城的规模,确实是很大的,辽阔的山地面积,地广人稀,构城下面的乡镇也非常的多,构城本来就很不太平。 各种各样的黑道大哥,为了争夺各种各样的矿产资源,木材资源,争得也是你死我活的,但是最近构城的更多的不太平的因素,那就是因为构城最近多了一伙人。 这一伙人,就是孙琪展与丰志两个人带领下的兽殇,这伙人从来到构城,到现在,已经和不少的人发生了争执,摩擦不断,但是大规模的打斗,暂时还没有,多多少少的,兽殇这伙人,再构城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毕竟人家本地土著,人多势众,但是孙琪展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少来找孙琪展麻烦的人,也都没有捞得什么好处,其实说白了,现在双方也都是试探阶段,孙琪展肯定不能一上来就大杀特杀的,总要先低调点,了解一下,但是他这性格本来也不是低调的性格,这么多年做事情,那一套方式也是习惯了,所以一来二往的,慢慢的构城人也就都知道,猴城的那伙人,跑到构城来了,想要在构城打地盘,而且,从头到脚,孙琪展自己也是一直再保留实力的,如果他要是真的打起来,他和丰志带着兽殇那些人来真的,这一般人也不是什么对手。 再构城,有一家挺火的饭店,饭店的名字叫好运来,一到饭点儿,平时就是人满为患,但是今天的饭店显得有些格外的冷清,再饭店门口,挂着一个暂停营业的招牌,虽然写着暂停营业,但是再这个饭店门口的位置的,至少停着十几辆车子,把饭店围堵的水泄不通,然后再饭店门口的位置,还聚集着大批大批的小混混,这些小混混抽着烟,喝着啤酒,吃着瓜子花生,周围吵吵嚷嚷的,饭店的大门没有关,但是能看见里面也有很多很多的身影,在不停的走来走去的,再饭店的大厅内,这里规模不小,能摆上十几桌宴席,这里面到处都坐着人,还有不少站着的人,整个大厅里面至少得有百十口子人,再中间的位置,是一个人高马大,至少得有两百斤的胖子。他一个人至少得占三个人的位置,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吵吵嚷嚷的,再周围还有几个人,一个一个的都是怒气冲冲的,看着对面的几个人,对面的孙琪展和这个大胖子比起来,可就差的太多了,但是他坐在中间的位置,嘴里面叼着一根牙签,再孙琪展的边上,是丰志,丰志还在喝茶,一言不发,再他们的身后,也站着一群人,总体上来说,兽殇的人来了不少,但是最多是对面人群的三分之一,显然,这也是再谈判呢。对面的胖子叫狗头猪,算是构城数一数二的大混子,构城这群社会大佬,很有特色风气,再当地,任何一个大混混混起来,都会得到一个江湖上面的名号,混起来的人,都是头儿,但是都叫头儿,这就不好听了,所以再构城,这一个一个的江湖大佬,都是什么头什么。 比如狗头猪,狗头猪完了就是猫头虎,这些都是数一数二的大混混,一提起来这些名字,也算是属于再构城跺跺脚,就能让构城抖一抖的老江湖了,当然了,其实猫头虎是老江湖,狗头猪算是新生派代表,狗头猪坐在孙琪展对面,耀武扬威的,猛的一拍桌子“小兔崽子,你的毛儿长全了吗,就在你爷爷这里拔草吃,不怕有毒噎死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