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6】到底是谁的人 - 狼与兄弟

【2126】到底是谁的人

他这一说,王赢也是听明白了,也是确信了,这灵鹫手上的证据,肯定就是灵鹫这么多年,给这个组织服务,给这个老板服务的点点滴滴,这些证据很关键很重要,但是这么一想,那灵鹫的死,或许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了,如果他们要杀灵鹫的话,肯定是会再拿到了东西之后再杀灵鹫,绝对不会杀了他再找东西,毕竟他们发现灵鹫自己私藏证据,都是再灵鹫死之后,意外发现的,不过也正常,给他们做事情,不留点后手自保,那到时候是真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灵鹫给自己留后路,也是正常。 这么一看,杀害灵鹫的应该真的就是降龙伏虎的人,他们就是单纯的为了报复,但是至于这个所谓的东西,他们或许不知道,或许他们已经拿走了,这个事情就有意思了,王赢这边还在思考事情的始末的时候,另外一边的李松跟着开口“再灵鹫遇害的时候,你是第一个到达现场,进入房间的,或许再你进去之前,他还是活着的也说不准,那灵鹫家里面都被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还是没有东西,说他藏起来了,那所有能想到的地方,我们也都掘地三尺找过了,都没有,所以我们断定,这东西肯定是被人带走了,按照你和灵鹫的关系来看,他能这么信任你,让你去给他当卧底,还不怕你最后阴了他,那你们俩的关系肯定也是不同一般的。” “而且灵鹫一直再十分积极的给你洗白,给你善后,给你的兄弟善后,甚至于自己晋升的机会都不要了,这也更加的说明了他看重你。”显然,李松还是不了解灵鹫,王赢知道,灵鹫晋升的机会都不要,要退隐,主要还是因为和蔡汉龙的事情,看破红尘了,他不想再这样混下去了,从当初蔡汉龙被抓走的时候,王赢就觉得灵鹫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了,但是王赢并没有说,可是李松确实是说道了关键的地步。 “我的两个兄弟,都是为了你们服务,为了灵鹫服务,才被判进监狱的,之前灵鹫的设计与保证,也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我两个兄弟都进去了,你们要负责任的。” 王赢开口“把我的两个兄弟先放出来,咱们再谈,别以为我不知道,灵鹫给我两个兄弟运作好的事情,我不信你们不知道,最后肯定是你们撤销了所有的运作,把我的两个兄弟判进去的,不管我两个兄弟了,这是肯定的。” “你说的确实没错。”李松点了点头“当然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我们发现了灵鹫这小子居然私藏祸心呢?而且恰好东西还在你那里,所以不管出于那个角度来考虑,我们决定还是先让他们进去的好,当然了,这也是我来找你谈的原因,东西给我,他们两个就自由了,你看怎么样,这算不算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交易?”李松把手上的烟掐灭,目光又盯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王赢。 王赢简单的思考了片刻,随即微微一笑“你这么说话就有意思了,当初我和灵鹫的约定,我的两个兄弟的自由,本来就是协议之中的事情,你们既然都是和灵鹫一起的,那肯定也是清楚协议内容的,而且灵鹫之前都安排好了,盛会已经完蛋了,你们现在却又这样,那算不算是过河拆桥?”王赢冷笑了一声“而且,据我所知,灵鹫身边的所有心腹下属,失踪的统一失踪,遇害的统一遇害,原本灵鹫的整个核心团队都完蛋了,土崩瓦解了,你的意思是说,降龙伏虎还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下就把灵鹫的整个核心团队都干掉,如果他有这个本事的话还会让灵鹫嚣张这么久?” “他们有这个本事很正常,以前他们不会这么做,不是不能这么做,是不敢这么做,毕竟还有很多牵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什么都没有了,随便做大不了鱼死网破,还有就是灵鹫的整个核心团队,并不是都被降龙伏虎给做掉了,很大一部分是被我们保护起来了,如果我们不保护他们的话,那他们一个都活不下去的,就会像灵鹫一眼,都被做掉的,降龙伏虎是有这个能力的,所以他们并不是失踪,他们很安全而已。” “哦,被保护和被囚禁差不多吧?你们也是想从他身边那么多下属的身上,想找到灵鹫当时留下的东西,可惜都没有找到的,对吧?”王赢再一次的笑了起来。 “我们就是单纯的保护,没有囚禁,给他们变换身份,让他们离开之前居住地城市,让他们安全起来,真正的死去的,都是没有来得及转移,就被降龙伏虎他们害死的,其实被我们保护着也是好事,现在降龙伏虎已经成为了通缉犯,很多警察都在找他们,不过就算是找到他们了,也未必能控制制止住这种谋杀暗杀,降龙伏虎的死士挺多的” “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少,刚刚也是和我逗弯子呢。”王赢直接挑过了这个话题放,反正不管如何,王赢是真的没有从灵鹫那里拿过东西,甚至于都不知道灵鹫还有这样一手,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有点尴尬了,他说到这之后,又沉默了,还在思考这些“那现在按照你的意思是说,除非我把东西拿出来,否则的话,他们两个是别想出来咯?” “那是肯定的,东西你留着也没有用的,这种东西烫手的,只会害了你和你身边的人” 王赢点了点头,随即微微一笑“但是既然是这样的话,你说灵鹫当初为什么会留下这样一手呢?他那么忠诚为你们做事情的人,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一手呢?” 王赢一句话还是道破了关键点,李松也不吭声了,随即王赢继续说道“自保的东西还是要有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我也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你把我两个兄弟放出来,给他的身份洗白了,我看着他们离开了,我把东西就教给你。” “你做梦。”李松从边上开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的事情,关于你小子的事情,我可是听说的太多了,如果等着这两个人离开了,你小子还能不能见到人,还不知道” “我把我自己留在这里做抵押,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好了,只要他们两个没事了,东西就给你,但是如果他们两个出事了,那东西会落在哪儿,那可就没准了。” “王赢,你是真的活够了,你知道你再和谁打交道吗?”李松从边上突然之间冷笑了起来,随着李松这一笑,王赢从边上也笑了起来,他瞅着李松“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和谁打交道,我不仅一眼看出来了是在和谁打交道,连你身后的降龙伏虎我都看出来了” 王赢这话一说完,李松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这一刻,几乎是同一时间,王赢一只手直接就从自己的轮椅侧面拿出来了一把手枪,枪口拿出来的时候,对准了对面的李松,上来就扣动了扳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王赢扣动了扳机“嘣,嘣!的就是两枪”枪响声音传出,近在咫尺的射击,李松的反应速度也快,第一下一崴脑袋,子弹擦着他的脑袋飞过,第二枪打中了他啊胸口的位置,他一咬牙,没有躲闪,随即他一把就周起来了自己面前的圆桌,用力一翻,直接就把的圆桌给周了起来,周到了王赢的身上,王赢的身体素质确实是不好,这一下,他整个人连着车子都被圆桌给周翻再了地上,也是同一时间,李松从兜里面就把枪拿了出来,枪口对准了王赢直接就开始射击,恰好也是这个圆桌救了王赢一命,王赢倒地之后,李松的几枪都射击到了圆桌上面,这个时候门口“咣!”的一脚就被人给踹开了。 凡骁从外面纵身一跃就蹿进来了,再凡骁身后还跟着两个鬼魂,三个人冲进来之后枪口对准了这边的李松,李松一看,没有机会了,猛的一个转身,用力一蹿,整个人就冲着窗户冲了出去,这也是三层高的居民楼,刚好就在居民楼的下面,是一块空地,空地这里一到晚上,就有不少人聚集再这里跳舞,李松冲到了这个房间的窗户边上,身后的凡骁和几个鬼魂已经冲着李松这边开枪了,李松不管不顾的,双手抱头,用力一冲,整个人直接就把玻璃给撞碎了,他飞出去了,刚好面前就是一个电线杆子,他的伸手敏捷上去就抱住了电线杆子,滑下去的时候就已经落地了,这个时候还不是很晚,再加上这广场周围,跳舞的遛狗的,锻炼的,各种各样的行人很多,李松这边刚一落地,下面不少遛弯的人,目光就看向了这样,人群之中,还有几个鬼魂,已经奔着那边的李松过去了。李松很聪明,落地之后抬枪冲着头顶“嘣,嘣!”的就是两枪“大家小心!”这两声枪响,周围的人群顺间就混乱了,尤其是再楼下还有不少跳着广场舞的老太太,随即这些老太太全都四处逃散,还有不少儿童,周围这一下就混乱了,不少鬼魂冲着李松还在追,但是李松混在人群中间,跑步的速度极快,一下就消失再了漆黑的夜色之中,几个鬼魂看着李松的身影,也是着急,要追但是发挥不起来。 愣是眼睁睁的看着李松的身影,消失再了漆黑的夜色,三十多分钟以后,李松已经出现在了一处民房的门口,他上来一把就推开了房间大门,进入房间之后,捂着自己的胸口,房间里面至少得有十几个身影,看见李松这个样子,都着急了“松哥!” 这群人吼了起来,全都冲到了李松的边上,还有人从边上拿着医药箱就过来了,李松捂着自己的胸口,这个时候,也是满手的血迹了,边上的几个人都有些着急了,李松冲着他们摇了摇头“没事,死不了,快点,执行B计划,别让他们跑了!” 边上的人点了点头,很快,好几个人都出去了,还有人正在边上给李松包扎,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里面的房间出来了,他看见李松满身的血迹,皱着眉头,显得也是有些吃惊“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搞成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