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0】掌握事情 - 狼与兄弟

【2170】掌握事情

“行了,咱们两个不要因为这点事情争吵了,别再吵到了孩子。”浦煜低下了头,不再说话,片刻之后,大点也起身了,转身走到门口的位置,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把房间大门就拉开了,他站在走廊的位置,看着下面刚刚打斗过的痕迹,想着大点说的那些话,他赶忙把手机拿了出来,换了一张卡,然后电话打给了银子,不管如何,得先把张超那个事情,告诉银子再说,让他务必小心点,但是今天晚上大嘴也好,浦煜也好,两个人的话,在他心里面还是产生了一些想法…… 另外一边,大嘴回到酒店的时候,一进房间,刘鸥,崔琰,两个人坐再那里还在讨论案情呢,毕竟现在好几个案子的矛头,都已经指向了那边的王赢,加上王赢后面的大金主还是大点,现在也在W市,所以他们还是决定都要过来探查一下,大嘴去找大点,其实就是打个前哨因为他们自己心里面清楚,就算是让大点说出来王赢再哪儿,大点定然不会说.“怎么回事,鼻青脸肿的?”崔琰连忙开口问了一句,大嘴笑了笑,摇了摇头“王赢肯定没在W市,但是现在再哪儿,不清楚,还有就是,你们不要惊动W市的警方,W市的警方基本上都是和大点一条线上的,不要被他们利用了,咱们稳妥保守点。” “不会吧,我们之前得到的很多消息,都是警方那边传过来的,不会啊,凌局长还特意强调了,愿意配合我们工作,好多事情都是他告诉我们的。” 大嘴听到这的时候,自己也不明白了,他自然不知道凌好运和马局长两个人与大点他们之间的复杂微妙的关系,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我现在觉得就是这些人都不可信,咱们还是小心点的好。”说完之后,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夜幕的人也进来了。 他进来之后,看着大嘴说话,自己从边上也跟着开口“我觉得大嘴说的没毛病,我再咱们酒店的周边,至少发现了三伙人,是三伙人,不是三个人,再监视咱们的行踪。” 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崔琰和刘鸥两个人都不吭声了,片刻之后,刘鸥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就这目前咱们这么多的线索来看,根据我这么多年年来的办案经验,我觉得咱们貌似是抓到什么大家伙的尾巴了,看来这是一个大局,大局里面还有大大局,而且线索就在里面啊,真有意思,这里面到底还是藏着什么事情呢啊?他们这么害怕。” “不管什么事情,我劝你们现在还是和上级汇报一下,得到了足够高的支持以后在继续调查,如果那个凌局长真的告诉你们了很多消息的话,那只能说明他和大点他们家族势力的背后团伙不是一个团伙,那事情就更麻烦了,咱们必须要慎重点。” “W市的这些人,从头到脚,就没有一个人是值得相信的,王赢,大点,包括那个凌好运,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值得相信的,尤其是王赢,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他,这些人都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的,我们小心点,闹不好就会被扔进去的。” 崔琰靠在边上,两手一摊“要是让我查的话,我是摸不到上面的,要摸,就看你了,但是我崔琰做人有原则,违法必究,谁都一样,刀毒做错事,我有证据,我就抓他,没有,我就看着,等着他露马脚,现在青蛙说出来这么多,我肯定也不能坐视不管。” 刘鸥从边上点了点头“那这种事情我来吧,崔队,你我都是一种性格的人,国家给予了我们这样的使命,我干警察这么多年,一件亏良心的事情都没有做过,这次的这个案子,既然是给我摸上了,那我就摸到底,既然老天爷给我摸上,那也就是该着了咱们兄弟了,我表哥是军方的人,我先去和他聊聊,还有我的老局长,一生刚正不阿,是我的偶像,我再他手下干了十几年,他的人脉通天,我和他也说说,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如果没有上面的人支持,咱们还是查不到什么的,你先尽量的搜集好所有的证据,然后,我们先抓王赢,这是主要关键者,抓到他了,再敲开剩下的窗户,这案子,我肯定要抓他个水落石出,先把王赢的所有底细都查清楚”说到这的时候,刘鸥的眼神当中透漏着兴奋的色彩,这就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职业病,他现在却不知道,他已经一只手抓住了一只庞然大物的脚,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所有想象,这也是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的事情,这也是他这一辈子人生最大的一次转折。 大嘴从边上看着刘鸥“他的底细,如果单论清楚这一方面,我比谁都清楚。”大嘴这话一说完,边上的刘鸥和崔琰都不吭声,目光都看在大嘴这里“我们两个是兄弟,是拜把子的兄弟,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的,只不过后来观念不同而已,我被他骗了,前途也被他毁了,差点连带着我的家族,怎么说呢,我接受,因为王赢身边的男男女女,说实话,真的没有一个好结果的,就他自己成天蹦跶的欢快的。” “但是再怎么蹦跶,他最后也逃不出那个结局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实话,我和你们的志向都是一样的,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当一个好警察,惩治罪恶…” 三天之后,在一座不出名的小县城内部,刘鸥,刘牧,两个人坐在一起,还在喝酒聊天,聊着聊着天,刘鸥从边上笑了笑“哥,据我所知,这附近是没有部队驻扎的啊,你怎么约我再这种地方见面呢,而且别说这附近,这附近房源几百公里都没有啊,那我这一看,你每次和我见一次面,都要自己驾车驾驶几百公里特意来这里啊,你这么懒的,这好像也不是你的性格啊,你弟弟我说的没错吧?”刘鸥明显话里有话。 “你别从这给我整那些阴阳怪气的磕儿,知道不?怎么会没有啊,那是你不知道啊。怎么着,国家所有的部队布防,你都知道啊?还得必须让你知道啊?小兔崽子,有正经事就说正经事。”刘牧从边上微微一笑,拍了拍刘鸥的肩膀,又严肃了不少“还有,我在提醒你一次,我和你说过的,别问我的事情,知道的少对你有好处。” “我就不明白了,你当了一辈子的兵,那么厉害的身手,为国家服务办事,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就那么不好意思呢?值当的吗?”刘鸥笑了笑“而且,我是兄弟啊,咱们刘家就咱们两兄弟,你连我都要瞒着,有意思吗?哥,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太了解你了,你也了解你兄弟吧,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好,防着我做什么?” “我不是防着你做什么,是我从这里见你确实是有我从这里见你的原因,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不想和你解释这些事情了,你好好的过来找我,是不是就这点事” 刘牧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刘鸥把玩着自己的手里面的筷子,声音不大“这附近肯定是没有部队的,你却说你的部队这么多年都在这里,我每次找你见面,你都约在则附近,那这附近就算是有部队,那也是很隐秘的部门了,哥啊,你这军官身份不简单啊。”刘鸥笑了起来,还要说话的时候,刘牧一下就着急了,看着自己的哥着急了。 刘鸥连忙从边上摇头,一边摇头,一边伸手“别生气,别生气,我就和你逗逗啊,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行了吧?”刘鸥“嘿嘿”一笑,随即开口“哥,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王赢的人啊?”刘鸥这话一说完,刘牧头也不抬“不认识。” “哦,如果不认识的话,你为什么帮凡骁隐瞒身份,你看见医院里面躺着的凡骁之后,一声不吭的,也不说他是谁,但是你明明是认识他的么,不是么?不光认识还挺熟,而且,凡骁是王赢的贴身保镖啊,他这么多年一直跟在王赢身边的,整个江湖人都懂在,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不知道了呢,你肯定知道,你为啥骗我呢?我很好奇!” “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不认识的,你小兔崽子现在是不是吃饱没事干了?我和你说,那个凡骁就是一个受害者,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没啥事就别盯着他了,一天天的管好你们自己的事情,人家已经有律师出来了,所以已经没有你事了,他肯定什么都不知道的,你从他的嘴里面,肯定也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而且,你绝对没有任何的证据,抓住他的把柄的,你也别盯着他了,浪费时间。”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这样好了,你让你的那几个兵别跟在我身边了,让他们走吧” “走什么走,该走的时候他们自然就会走的,你就好好的听我的就算了,知道了不?” “那你说你让他们再我的身边监视我,我做事情多不方便啊?又监视我又保护我的。” “你别瞎说啊你,我什么时候让人监视你了,我是让人保护你!”刘牧从边上连忙更正,他这一说,刘鸥也笑了,毕竟是哥俩,他低着头,许久之后“哥,我长大了。” 刘鸥这一句话,说的刘牧心里面一颤,周围突然之间安静了不少,许久许久之后,刘牧从边上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的弟弟,他是太过于了解了“有些事情,知道越少越好” “可是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哥,我既然来找你,那肯定是掌握了很多事情才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