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7】刘牧的态度 - 狼与兄弟

【2177】刘牧的态度

刘牧深呼吸了一口气,盯着王赢“我和他聊过了,但是根本没有用,他那个人就是这样的,一点变通都不会的,而且绕弯子也不会,而且我本来再他身边还是安排了人的,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但是他把人都给支开了,自己跑了,要不是你来电话,我都不知道他再这边,我和他说过,让他别牵扯你们的案子,但是他不听,所以他才会连我的人,连我一起瞒,来追查你的。”刘牧瞅着王赢“我知道你是个没准的人,所以我弟弟的事情,你给我放心上,王赢,我告诉你,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而且。” “你别再威胁我了。”王赢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看着刘牧“我从前那会就不怕你威胁,现在你觉得我会怕你威胁吗?你好好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怕啥啊?”王赢话音刚落,刘牧眉头一皱,跟着冲着王赢开口。 “信不信我把你手上那二十多个鬼魂,全都给你捏死了,让你想要做什么都做不了” “那你就试试,你捏死他们,我就捏死你全家,用老子的命,和你玩,玩到底!”王赢这话一说完,刘牧当即就火了,他一下就站了起来,手上还拿着那个柴火。 他明显的生气了,但是王赢脸上确实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就这么看着刘牧,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刘牧到底是控制住了,王赢的性格,他是了解的,这王赢疯起来,说实话,他也是真的害怕,而且,王赢和他之间毕竟还有点故事呢,他也有些忌惮这疯子” 看着刘牧没有说话,王赢从边上也不吭声了,显然,他也是生气了,他知道,刘牧绝对有能力干掉自己二十多个鬼魂,尤其是鬼岛的那些人,就是为了克制鬼魂存在的,现在鬼岛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夜幕依旧还很强盛的,但是说实话,刘牧做事情还是挺有分寸的,王赢自己心里面也清楚,他和刘牧两个人,非敌非友,刘牧说帮他,也不太可能,说害他,也不太可能,毕竟还有程程和王道那里呢。 周围挺安静的,刘牧还是在加火儿,看着火势已经烧得挺旺了,王赢从边上开口“行了,再烧下去就连我一起烧死了,是不是烧死我就符合了你的心思了。” “我想要你死的话,还用得着烧死你?”刘牧说完,也坐在了床上,往边上依靠,其实说实话,王赢之前已经联系过刘牧很多次了,只不过刘牧现在一直躲着王赢,避着王赢,因为他知道王赢想要干什么,但是这一次因为涉及到自己的弟弟了,他也是真的躲不了了,本来他不想让刘鸥参与的,但是刘鸥非要参与,他就不能不管。 要么的话,刘牧肯定现在还是躲着王赢,绝对不会和王赢见面的,两个人刚刚争吵了那几句之后,到了现在,也是都和睦了不少,刚刚的那个话题也不说了。 两个人坐在床上“我和你弟弟聊天了,我提了你了,不管用,也给他钱了,也不管用,吓唬也吓唬了,也没用,从头到脚,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如果你也不管用的话,那他就这么跟着我,我不能和你说保不准,我就不能被他逼急,我今天已经放了他一次了,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但是如果他这样一来,迟早可能会给我,或者我的兄弟造成损伤,刘牧,咱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你说,我能不能一直忍着?” 刘牧不吭声了,片刻之后,他从边上开口“不管如何,那个是我弟弟,我必须要保我弟弟周全,你以为我愿意搅和进来你这个烂摊子吗?我愿意让他搅和进来吗?我就知道,他只要搅和进来了,就没好了,谁他妈的都不能安声,但是我他妈也管不了他!” “那咱们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吧。”王赢看着刘牧“要么你现在杀了我算了,省心。” 刘牧冷笑了一声,显然,王赢的心思,他肯定也是明白的,他靠在边上,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我知道咱们总是可以达成协议的,你既然都想好了,那就直接说吧。” 王赢盯着刘牧,思索了片刻“降龙伏虎到底多大的势力,到底是不是所谓的要完了” “他们两个老不死的想要完可没有那么容易,他们的势力都在暗处,所有的人都在暗处,但是势力很庞大,这么多年盛会的积攒,那是不能小看的,这两个人我年轻的时候见过,但是至少十几年没有见过了,现在再哪儿躲着,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上面也早都该下命令,把他们收拾一顿了,他们现在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在于,除了降龙伏虎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手下的别人,他们现在的组织情况,至于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要完了,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再攀上大树。” “那灵鹫身后的人呢,你知道不知道,灵鹫的手上,有一个叫做保命符的东西?”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刘牧从边上开口“灵鹫身后的势力与降龙伏虎蔡汉龙他们身后的势力,最早以来都是一家的,但是后来他们闹别扭了,等于是公司起家之后的两个股东打起来了,所以都想把对方干掉,把公司完全拿在自己的手上,这么多年,两伙人就是这样斗来斗去的,原本以为蔡汉龙和降龙伏虎是一伙儿的,但是蔡汉龙等于最后是吧降龙伏虎给坑了,因为他当初是靠着降龙伏虎攀上的关系。” “但是到了后面,随着盛会的发展,蔡汉龙一步一步的已经把关系完完全全的掌握再了自己的手里面,那些关系就和降龙伏虎没关系了,现在蔡汉龙也失踪了,八成和降龙伏虎是有关系的,所以说,降龙伏虎现在肯定是没有上面的大伞那一层关系,但是至于有没有别的小关系什么的,这么多年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的吧。” “灵鹫的后台毕竟是赢了,赢了以后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两点,第一点,那就是斩草除根,把降龙伏虎这些人都除掉,省的留下他们来当祸害,另外一边,说难听点,就是过河拆桥了,当初帮他们做事情的,不是只有灵鹫这一伙人的,但是主要的,还是灵鹫这一伙人,势力最大的,灵鹫知道他们这么多事情,那你说,现在盛会垮了,他们赢了,那灵鹫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他们要让灵鹫他们永远闭嘴,灵鹫闭嘴,他们就和他们之前的一切都断绝了,然后再搞出来一个新的盛会,只不过这一次在搞出来一个新的盛会的时候,就不会像之前那样了,要适应社会潮流现况的公司,然后继续给他们捞钱,为他们服务,再扶持起来一帮新的人,就是这样。” 王赢听着刘牧说,随即从边上递给了刘牧一支烟,刘牧点着了烟,眯着眼,不知道再思考什么,片刻之后,他从边上继续说道“但是灵鹫不是傻子,给自己的老板干了这么多年事情,他也害怕最后会有这么一天,他自己到无所谓,但是这么多跟着他的兄弟,他得对兄弟们负责,所以他给自己准备的保命符,就是能保护他们兄弟这些性命的东西,为了保证不被自己的老板过河拆桥,他私下了准备这个东西。” “当然了,他准备这个东西的时候,当时他的老板是不知道的,但是后来再他的老板要处理掉一个灵鹫的下属的时候,要开始清扫行动的时候,才偶然得知了,这一下他是害怕了,所以开始四处寻找着保命符的下落,这个保命符肯定是在灵鹫下属手上的,所以他们就挨个找么,具体找的什么样了,我不清楚,但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 刘牧说到这的时候,顿了一下,应该是坐着思想斗争,但是片刻之后,他还是开口了“他们现在找保命符,找到了一个叫姚木的人,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姚木现在手上拿着灵鹫给的保命符,这也是当初灵鹫给他交代过的,让姚木拿着这个保命符,把他手下的所有人都团结起来,团结起来他们之后,用保命符换他们的平安,你也是灵鹫的人,你给灵鹫做了这么多事,当初不是你的话,降龙伏虎他们也没有这么容易的就倒下来,不过也有蔡汉龙的份儿吧,不过你是主要元凶啊,现在他们之所以还留着你没动你呢,还有很多灵鹫身边的还没动的人,不都是因为这个保命符的存在吗,如果不是这个保命符的存在的话,你们这些人也早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了。” “当然了,这是灵鹫生前的命令吧,他开始的时候肯定是没想到自己真的会被干掉的,他自己肯定会用这保命符的,但是灵鹫被降龙伏虎的人干掉了啊,降龙伏虎,蔡汉龙,灵鹫,其实这三伙人,都不是一条心的,都是为了自己,结果肯定是要互相残杀的。” “灵鹫是被降龙伏虎的人干掉了,但是降龙伏虎的人应该还不清楚保命符这个事情。”显然,刘牧虽然知道很多王赢不知道的消息,但是他确实是还有很多不知道的。 “现在灵鹫身后后台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再找这个叫姚木的人,他们要从这个姚木的手上把保命符拿回去,毕竟如果这种东西落在别人手上的话,他们分分钟钟建立的所有王朝,所有基业就都毁于一旦了,所以现在这些人是很疯狂的。” “而且他们的势力很大,众下党羽也有很多,现在进展到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了,其实这些事情,说实话,我不爱打听,但是如果我不打听的话,我和你就达不成一致,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知道这些东西,但是至于灵鹫后台是谁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我也不清楚,因为那不是一个人,那是一个利益集团。”刘牧笑了笑“如果把那些都说出来的话,那我也就完蛋了,我不想参与任何争斗,这就是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