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8】与刘牧的谈话 - 狼与兄弟

【2178】与刘牧的谈话

刘牧说的也是实话,王赢其实内心还是十分震惊的,姚木,姚木,姚木,其实王赢叫刘牧来,就是为了套这些话,想要弄清楚更多灵鹫的,降龙伏虎的事情,这一下也是真的有了惊人的发现,当初那个叫姚木的,来找过自己,闹了半天,他来找自己,不是害自己的,他来找自己,是他妈的想要把自己也带走,一起保护起来的,但是自己当时那个情况,满满的疑心戒心,根本没有理会他,王赢现在再仔细一想。 这当初凌好运那些人,最开始的时候,八成不是奔着自己来的啊,是奔着姚木来的!他们追听的那个人,要抓的那个人,是姚木,是姚木在找自己之前泄露了行踪,所以他们要追姚木,所以才找到自己,要抓自己的,因为关系到保命符啊。 保命符,姚木有保命符,找姚木,如果找到姚木的话,那李沙漠就有救了,这是对于他来说,最最重要的消息了,但是瞬间的功夫王赢也开心不起来了,那么多人都找不到,自己怎么找,早知道上一次就不和姚木那样了,王赢毁的肠子都青了。 但是现在事情也已经这样了,怎么办呢,王赢陷入了沉默,刘牧靠在边上“我弟弟不能出事,王赢,我会尽量说服他不要参与你们这个大坑,但是如果真的说服不了的话,那我刘牧今天和你说了这么多,告诉了你这么多,你也得保证我弟弟的安全。” “那若是我出事了,被你弟弟杀了,你能保证我几个兄弟的安全吗?”王赢转口一问。 刘牧听见这的时候,从边上沉默了片刻,毕竟刘牧也不是普通人,他靠在边上,仔细的回忆着王赢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我说王赢,你这次找我出来,到底准备了多少条件,你有一点你要清楚,我不该你的不欠你的。” “你是不该我的不欠我的,但是你弟弟现在成天追着我要打要杀的,知道吗?不是我弟弟追着你要打要杀的,所以我这不是条件,他妈的我王赢活了这么大,别挂对方是谁我也没有因为他的身份地位,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过,知道么?更别提他现在一个劲儿的想要把我抓进去了,如果咱们谈好了,我什么都能忍,如果咱们谈不好,那我他妈的可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我做事情,也已经够可以的了!” 话音刚落,刘牧从边上就急眼了“王赢,信不信老子今天晚上就让你离不开?让你再有没有胆子,没有本事和老子讲条件,知道吗?小兔崽子!” “你不会这么做的,首先第一点,我死了你活不好,相信我。”王赢笑的很自信“第二点,其次你和王道之间的感情,包括你这个人的人性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还有最后一点。”王赢说到这的时候,自己把脸往前探了探,探到了王道的面前,他伸手指着自己一点点血色都没有的面容,嘴角挂着笑容“你看看我这个逼样,你想想你当初认识我的时候,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现在再看看我现在这样。” “你好好的看看,来,摸摸我的心跳,看看我是不是还有。”王赢一边说,一边用自己冰凉的手,抓住了王道的手“老子的命没有几天了,会死的,所以你不用着急。” 虽然具体的情况不知道王赢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现在王赢的这个身体状态,刘牧看就看出来了,绝对不是小事情,王赢特别的平静“知道我为什么不回去找程程吗,我觉得我不回去是好事,我这个样子,如果要是回去了,还不如不回去呢,你觉得呢?” 王道从边上这一下也不吭声了,王赢从边上继续开口“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无所畏惧,兹当我像之前一样,有那么多的忌惮,那么多的想法,我王赢今天都不会约你过来,你是谁,夜幕的大当家,你手上的那些人,横行到哪儿都没问题的。” 王赢“呵呵”一笑,然后使劲打了两个喷嚏“咳咳!”的就是两声,然后王赢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痰里面都有血迹,他伸手指着地上“来,看看我这是不是骗你的。” 刘牧借着微弱的火光看着下面王赢吐出来的血迹,抬头又看着王赢平静而自信的笑容,说实话,刘牧看着这个样子的王赢,甚至于比看着那种走到尽头,无路可走,面漏狰狞的王赢还要心有余悸,他突然之间就不想和王赢谈这些了。 他知道,如果单纯的论脑子,他真的不是王赢的对手,很多年前,王赢还不是什么人物的时候,他就不是对手,现在,他更不是王赢的对手了,这王赢对于人性的把控,对于人性的拿捏,实在是太准了,准的让他自己都有些不愿意看王赢的眼睛,虽然先王赢整个人看起来还是病怏怏的,但是看着他的眼神,就让人不能放松。 “如果我弟弟真的把你杀了,我会保护你所有兄弟的安全,保护他们衣食无忧一辈子” “但是现在有个叫李沙漠的,已经被降龙伏虎的人给抓去了。”王赢是真的有些厉害,和刘牧交流,想要用刘牧,真是一环套一环,一环套一环,到这的时候,就把李沙漠的事情揪出来了,但是刘牧也不是傻子,王赢这话说完,刘牧从边上不吭声了,他就这么看着王赢,他心里面清楚,和王赢这样的人打交道呢,有些时候不用都说出来的。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刘牧继续开口“我会保证他们所有人的安全,保证他们所有人,再你如果出事之后的安全,包括再监狱里面的马叶全,隐姓埋名的李辉,还有想要大作一番的孙琪展与大点,甚至于包括在降龙伏虎手中的李沙漠,还有医院病房的凡骁,以及你手上的那二十多个鬼魂,狼一,狼二,狼三,狼四,以及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姑娘李七七,甚至于可以更多人,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来找我,需要我提供保护的时候,我才会主动保护,如果他们不来的话,那我不会主动去找的。” 刘牧这句话说完,王赢“嘿嘿”的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就把自己的手伸出来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看着王赢伸手的时候,刘牧从边上盯着王赢,到底还是上当了,说白了,现在刘牧的这些话,才是王赢真正想要的,显然,王赢很相信刘牧的人品,刘牧这个人不管如何,这种事情,他要是答应了,他就一定会做的。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刘牧才反应过来,这王赢现在已经是真的再给自己准备后路了,而且他的后路准备的很多,绝对不会仅仅是自己这一家后路而已,再仔细想想,王赢也不是给自己准备后路,是在给自己身边的这群兄弟准备后路了。 刘牧想到这突然之间有些生气,但是看着王赢像个孩子一样,一点都不掩盖自己又把刘牧套进来的喜悦之情,他也发怒不起来,谁让刘鸥牵扯进来了,自己弟弟那个性格也没准呢,而且王赢本来就是心狠手黑的,现在再加上他这个状态,活都快活不下去了,他也真的害怕王赢把刘鸥怎么着了,换句话说说,刘牧也需要自己手上有筹码,王赢说的他不会信,这样一来,他和王赢谈好了,王赢就肯定会信守承诺了。 看着王赢一直举手,刘牧抬手就打了王赢一下,算是和他击掌了,但是也不忘记讽刺他一句“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够恶心的,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你说对了,牧哥。”王赢这个时候也不叫刘牧了,称呼都变了,直接变成牧哥了,这不要脸的本事,还是真的挺厉害的“首先第一点,我已经不记得多久自己没有笑过了,谢谢你这次能让我笑,我很开心,我是小人无所谓的,我本来就是一个小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刘牧是一个君子,这就足够了。” 说到这的时候,王赢转身从自己的军大衣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文件袋,他把文件袋递给了刘牧“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新的身份证,一份是国内的新的身份,一份是国外的,我都给他们安排再澳洲了,然后还有银行卡,每个人的银行卡的密码都是一样的,我给他们准备了足够的钱,这是我王赢最后全部仅有的钱了,都在这里,我现在要钱也没用了,手上有的花就行了,如果他们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的话,绝对不会去找你。” “但是如果真的他们走投无路了,去找你的事情,牧哥,我相信你的人品,希望你能把这些,给我这些兄弟们都分了,然后想在国内的,就在国内,想在国外的,就在国外,你多多少少行一些方便,您是一个我能想到的,能够到的,最能让我信任的人。” 刘牧看着手上的这些东西“这些你不用给我,你给大点就好了,现在大点和孙琪展,我和你说啊,两个人不了得的,知道吗?”刘牧说话也是话里有话。 “孙琪展一辈子都是那个样子,我没有办法了,说也说不动了,至于大点,现在的大点也不是之前的大点了,之前的大点就是一个只知道玩女人的败家子,现在的大点,都知道用女人上位了。”显然,王赢也是和刘牧到了这个时候,没啥隐瞒的了,王赢也是看出来了,大点根本就不喜欢浦煜,和浦煜在一起,完完全全的就是为了浦煜的家族势力,为了浦煜的家里面,想让自己的生意做的更大,仅此而已。 “我不知道他受到了什么刺激,现在非要这么做,但是我知道的就是他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地位不一样了,人家是谁,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地位有地位,再看看我呢,一个没有几天活路的人了,现在还能这么帮着我,能把我不当外人,我挺感激他的,但是感激归感激,我已经看透了他这样发展下去的结果了,但是我真心希望他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