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6】李土匪大力丸打赏加更(一) - 狼与兄弟

【2186】李土匪大力丸打赏加更(一)

信封的落款是王赢,看见这些的时候,李七七的眼泪开始哗哗的往下流,原来自己从头到脚未曾说过,一直当做是秘密的事情,王赢早都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一切的一切,他原来都是知道的,她再看盒子里面的东西,银行卡,手表,还有翡翠,件件简直不菲,她一直觉得王赢是败家,随手给人钱这么给,闹了半天现在才清楚,王赢是故意的,这些都是王赢曾经给过她的东西,最下面,还压着一套新的身份,还有机票,机票里面还有一个整容大夫的联系方式,显然,王赢这也是不想要七七再跟在身边了,因为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他时日无多了,不光他清楚,所有人,几乎也都清楚…… 另外一边,王赢已经开车行驶到了李松要求的目的地,他的车子停在边上,和上一次的过程,是一模一样的,又有一个男子开车行驶过来了,他行驶过来之后,走到了王赢车子的边上,对王赢从头到脚进行了一次检查,确定没有定位装置了,也没有让王赢换衣服,直接就让王赢上了另一辆车子,再次的行驶离开,前往另一个目的地。 两次的方式,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王赢坐在车上,右上角是一个监控装置,能看见车内的情况,边上是对讲机,李松还在和王赢唠嗑“王赢,你到底有没有保命符?”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问我有没有保命符?”王赢笑了起来“我没有啊,行了吗?” 李松没有吭声,从对讲机里面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笑了起来“无所谓了,我倒要看看,如果你没有保命符的话,这个游戏你怎么赢,如果你没有保命符的话,你怎么救走人,如果你还能和上次那样,做的那么的专业的话,也算是你厉害了,我李松这脑袋就给你了,这有什么的,赌博就是这样啊,有输有赢的,哈哈哈哈!” 李松笑了起来,没在说话,王赢一边开车,一边平静的开口“李松,你就保佑你这一辈子别让我逮到,如果让我逮到你,放心吧,连本带利的,我都会还给你的。” “没关系了,我再暗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于这种躲躲藏藏的习惯早就引以为常了,那又能如何啊,现在那么多警察找我呢,我不是一样没有事情吗。” “好啊,那就希望你永远没有事情。”王赢的语调当中有些愤怒,李松听着王赢这么一说话,从边上也笑了起来“对对对对,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用这种方式说话的。” 王赢没有回答李松的话,继续开着车子,两个多小时以后,王赢的车子行驶到了另一座城市,车子下了高速之后,没有多久就停下来了,也是按照对讲机里面李松的要求,停下来的,王赢靠在边上,正在等着,等着等着,一个身影到了王赢的车门边上,敲了敲车窗,王赢打开了车门,这个身影上车了。 他上车之后,把自己带着的帽子摘了下来,王赢定神一看,居然是李松,他嘴角挂着笑容,直接开口“松哥,这个时候露面儿,不是你正常的套路啊。” “这就是我正常的套路,怎么样,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我拿我的命来了,给你啊!” 王赢抬头看了看四周围,然后又瞅着李松,瞅了好一会儿的功夫,王赢笑了笑“松哥,这么看来,你和我玩的路子不一样啊,看来你一早就查到了我再土木县了啊?” “哦?为什么这么说呢?”李松这话一说完,王赢从边上开口道“如果不是的话,你肯定不敢这个时候露面的,你一早就知道我再土木县了,而且已经把我们居住的周围监控了,当初我离开土木县的时候,你们一直都是有人观察着我居住地方的变化的。” “这么长时间了,你肯定是看见狼一他们还在土木县了,确定了他们没有跟着我了,所以你才敢露面的,要么,我借你个胆子,你也不敢这个时候给我露面啊。” “其实你这话就说错了,就算是我露面了,那又能怎么样呢?而且这本来就是一个赌命的游戏,我这个人吧,最喜欢的就是刺激,我如果不用我自己的命来和你赌,我自己都提不起来兴趣,我哪儿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后手呢?来,先把保命符给我。” “你当我是傻子啊,我这个时候给你。”王赢微微一笑“你先把沙漠带出来,给我看” “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你和我谈条件的时候,我可以先看一眼,你不用给我,至少你得证明你有这个东西,是不是?”李松一说完,王赢从边上当即就火了。 “你都不知道我有没有保命符,就盯上老子了,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我兄弟的手怎么办?你还的起吗?”王赢的声音直接就抬高了,李松特别的平静。 “既然出来混了,那就别在乎一只手了,就算是一个脑袋一条命,也就是那么一下子的事情,我和你实话实说吧,其实我这里不是唯一的一条线,现在我们又得到了情报,说保命符可能不在你手上,再一个叫姚木的手上,所以我们现在还有一条线,再追姚木,但是毕竟你这里追了这么久了,就这么放弃了,也不好,更何况我喜欢刺激,喜欢玩游戏,所以和李沙漠这里的游戏,咱们两个多多少少要有一个结果的。” “你们真都挺厉害啊,都查到木子那里了,这情报网,可是真的让人刮目相看了啊!不过你威胁我还好啊,你从我这里多多少少还有点能抓住我的东西,你找木子的话,你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啊。”王赢“嘿嘿”的笑了起来,其实这就是心理战,他和姚木也不认识,但是因为刘牧的话,他知道姚木手上是有保命符的,但是姚木再哪儿,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肯定也是动了很大关系,包括让大点帮忙找姚木的,但是到头来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一点消息都没有,也就告诉了王赢很多消息。 姚木无父无母,是灵鹫带大的,一直藏在暗处,深受灵柩信任,而且当了十几年的侦察兵,之前一直是被灵鹫当成后手用的,他这要藏的话,一般人还真找不到。 王赢这说话的架势,就和姚木和他真的很熟,而且认识一样,但是说实话,李松他们对于姚木和王赢之间的情况,还是真的不了解,这本来就是斗智斗勇的时候,而且王赢已经感觉到了,李松他们现在已经不确定,自己手上是不是还有保命符了,所以李松就是想诈王赢,然后来确定自己的判断,王赢是什么人,绝对不能让他判断出来,如果真的让李松他们断定了王赢没有保命符的话,那所有的一切,也就完了。 王赢这话说完,李松不吭声了,显然他不知道王赢说话的真假,片刻之后,他直接开口“小兔崽子,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糊弄我,是吗?那好啊,我先送你点见面礼。” 说完之后,李松就在车里打了一个响指,随即就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了,王赢知道李松想做什么,他盯着李松“我真心实意的是来和你谈交换的,现在你再我边上,你敢碰我兄弟一下,你看我敢不敢豁出去这条命,带着你一起下地狱。” 王赢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狰狞,转手直接挂上了S档,随即一把就抓住了李松的脖颈,脚下踩着刹车,他冲着李松笑了起来“是个人都有最后的忍耐限度,来,李松,你若是个站着尿的,咱们俩今天就试试。”王赢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 一脸无所谓的态度,片刻之后,王赢突然之间就笑了,从边上就加速了,车子“嗡~”的一声,就蹿了出去,速度极快,最前面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有一个电线杆子,王赢的车子疯狂的蹿了出去,如果这样蹿出去的话,不过十秒钟,肯定就撞到那电线杆子上面了,而且这么快的车速,撞上去,两个人也就都差不多了,李松就在边上还是拿着手机,看着车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也够狠了,咬着自己的嘴唇,内心也是再坐着挣扎,最多,最最多就是还有三秒钟的时间,车子就能撞到电线杆子上面,车毁人亡,随即李松一下就把手上的电话给放下来了,看着李松把电话放下来了,王赢一个打方向,车子擦着电线杆子就过去了,驾驶位置处的后车镜“咔嚓!”的就是一声,直接就被挂断了,后车镜别挂断之后,车子明显的有些失控了,王赢连着使劲踩刹车,从原地转了好几个弯儿,都是三百六十度的,周围就听见了“吱~~吱~~”的声音,这声音转的周围到处都是声响,跟着候车屁股“咣!”的又撞到了边上的护栏上面,随即车子又在原地打了一个玩儿,这才停了下来,李松一直就抓着边上的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