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这是谁 - 狼与兄弟

第223章 这是谁

“就连我追了这么久的女人,都主动来到了我身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 “其实我知道,她不喜欢我,她喜欢你,不过没关系啊,感情都是睡出来的,她一天不喜欢我,我就睡她一天,十天不喜欢我,我就睡她十天,反正愿意和我睡就好了嘛,总有一天,她会爱上我的,女人嘛,都这样,多好的姑娘,哈哈哈哈。” 凡骁从边上都已经急眼了,到时候姚雅,伸手拉住了凡骁,续浩天说到这的时候,撇了撇嘴“那个什么,银子,你看,我今天刚好出院,我从外面摆了几桌,很多人要恭贺我的,要么这样好了,你也去吧,我单独请请你?” 王赢这个时候笑了“我们之间是那种可以坐下来,喝酒,聊天,畅谈人生的关系吗?省省吧,我害怕我忍不住在把你送进医院。” 续浩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就笑了起来“王赢啊,先好好过个年吧,接下来的事情不定怎么样呢,咱们骑驴看账本。” 他一边说,一边起身,顺手就把边上的金子搂在了怀里,两个人转身就要走。 王赢的脖颈处还围着金子给织的围脖,一瞬间,王赢看见金子被搂在续浩天的怀里,心里面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更主要的,他知道他错怪金子了,可是金子为什么从头到脚都没有解释一次,全都承认了呢,因为那就是金子,那才是她的性格,她伤心了,王赢想到了金子给自己做饭,冲着自己爽朗的笑容,双手环住自己脖颈,那开心的笑容,想着这个认识这个女孩的经过。 他无意间抬头,和金子两个人双目对视,他从金子的眼神中看见了自己,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任何一丝的感**彩。 他突然之间想起来了金子那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你不懂什么是珍惜,那么我教你,从失去我开始学习。” “你爱我吗?” 他想着金子看着自己,问出来的这些话,直到金子转身缓缓的离开,续浩天拉着她的手,周围充满了嘲讽的语气和声音,王赢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安静了,王赢内心纠结的一塌糊涂,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想要冲过去拉住金子的冲动,可是却被他生生的给制止住了。 王赢他们的事情,在八角胡同引起来了不小的轰动,梅志康,曹彬彬,两个人的家被大火焚烧,家里面的一切都被烧掉了,只剩下了房子的框架。 八角胡同,原先那些拿着王赢他们那么多好处的有威望的人,还有老百姓,很平稳的过度了下去,因为阿坤允诺给他们的好处更多。 续浩天接手了八角胡同的生意,在王赢他们原本的下属里面,提起来了两个八角胡同的本地人,辅佐续浩天,来调节他们和八角胡同居民的冲动。 一时之间,风光无限的八角胡同第一人,就这样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这就是现实,梅志康和曹彬彬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所有的事情,两个人也都知晓了。 小风子,吴夏阳,这两个人直接带着自己的家属,离开了八角胡同,因为他们清楚,如果他们不搬离八角胡同的话,那续浩天以后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的。 大年二十七的时候,梅志康和曹彬彬两个人出院,在外面等着他们的,只有王赢,小风子,还有吴夏阳,哥几个站在一起,什么都没有说。 梅志康嘴角挂着笑容,让人看起来,感觉是那么的辛酸,小马哥现在是个标准的有钱人了,蝴蝶自己的所有钱,都在小马哥的掌控之中,但是小马哥不会瞎花。 他安排了一桌酒,关于梅志康和曹彬彬的事情,他们这些日子也全都知道了,都知道,和王赢是兄弟,王赢看着这一桌子的人,把自己的杯子举起来。 “敬兄弟,敬缘分,阳光总在风雨后!”王赢从边上举起来了自己的杯子。 大家几乎没有说话,就是干,连续喝了两天两夜,后来所有人都是躺在地上睡着的。 所有人必须都要接受这个现实,必须尽快调整状态,熬过这个坎儿,要过年了,怎么也得先过了年以后,再想,接下来怎么办。 大年三十,一大早的功夫,王赢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迷迷糊糊的拿起来电话“喂,谁啊。” “小兔崽子,换号了,还不知道和我说一声是吗,害的我找你找得好苦,都找到马叶全他爸爸那里了,才找到你们的手机号,你他妈是不是忘了哥哥我了。” 王赢迷迷糊糊的,听着这个声音,越听越熟悉,很快,电话里面骂了起来“我勒个大香蕉,小兔崽子,你他妈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信不信我捏爆你的蛋蛋。” “伟哥!”直到听见这句话,王赢才想到了伟哥“怎么是你,伟哥?” “废话个锤子,妈的,这么长时间,就跟消失了一样,我和你嫂子晚点就到你家了,饭菜我们都准备好了,你大侄子也跟着我们一起来了,你准备准备啊。” “准备什么啊?” “你说准备什么?不是你说过的吗,以后每年都从你家聚,我们俩合计着你自己怕你无聊,我们过来陪你过年啊,你琢磨啥呢。” “哦,知道了,伟哥。”王赢放下电话,看着手机,才知道,今天都已经大年三十了,他连忙推起来了边上的梅志康,曹彬彬,还有凡骁,幸好这床足够大。 小马哥自从和蝴蝶在一起之后,展飞,已经住到了蝴蝶的家里面,听说他和朱柯在一起聊得还不错,和自己的大舅哥畅谈人生理想,价值观还是一样的。 让王赢唯一费解不明白的,那就是为啥朱柯对于小马哥这个一无所有的家伙,一点抵抗的情绪都没有,而且好像还很同意两个人在一起交往一样,真是让人费解,其实他早都忘记了,当初他交给小马哥的应对朱柯这种家庭的办法了。 这蝴蝶和小马哥两个人也是整天腻在一起,最主要的,是蝴蝶越来越瘦,越来越漂亮了,当然是和以前比起来,但是小马哥,却是越来越肥了,这是和蝴蝶一起,伙食太好了,小马哥隔三差五的就往王赢的微信上面红包,转账,王赢却从来没有收过,因为他知道这钱不是小马哥的,是蝴蝶的,用王赢的话说,小马哥请吃就吃了,给买穿的就穿了,但是如果给王赢钱,王赢是坚决不拿的。 一群大老爷们,吃一个女人的,传出去,王赢也丢不起这个人,就在伟哥电话打完了两个多小时以后,王赢,梅志康,曹彬彬,三个人坐上了梅志康的尼桑车,小马哥,蝴蝶,凡骁,姚雅,坐上了蝴蝶的宝马x6,两辆车径直离开了古城。 要过年了,想到了伟哥,还有刘敏,好久不见,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怎么样了,现在的梅志康也好,曹彬彬也罢,也全都是无家可归的人了,俩人一直没有回过八角胡同,也没去看看自己的家,被烧成什么样了,心里面有坎儿,有回忆,还是不要碰触的好。 到了晚上的时候,王赢一行人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旅途劳累,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 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家,这里面到处都落满了灰尘,站在这里的时候,王赢又是格外的思念自己的父母,索性他们人多,姚雅和蝴蝶两个人带头,小哥几个都忙碌了起来。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就把家里面全都收拾出来了,人多好办事,这边刚收拾好,就听见楼下有个大喇叭“我勒个大香蕉,小银子,出来接驾了!皇上到了!快点!否则我就捏碎你的蛋蛋!!我勒个大香蕉,小银子,出来接驾了!皇上到了!快点!否则我就捏碎你的蛋蛋!!”这声音太大了,周围都能听见。 王赢一行人站在房间里面,互相看着,所有人都迷糊了,梅志康看着王赢“谁啊?” 王赢还没有说话呢,就听见喇叭里面“咣!”的一声,锅砸在人头顶的声音,随即“哎呦”的到处都是惨叫声音,透着喇叭传出来。 王赢和小马哥互相看了一眼“快点,快点!”两个人连忙下楼,身后的梅志康一行人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群冲下楼的时候,伟哥已经坐在了地上,一脸的委屈,手上的喇叭掉落在了边上,噘着嘴,最主要的,是这大冬天的,伟哥身上居然穿着一件衬衫,下面是一条沙滩裤,在下面,是一双拖鞋,这冷风嗖嗖的。 边上的刘敏还在挥舞着自己手上的锅,照着伟哥的脑袋上,身上还在招呼“咣,咣,咣”的声音,刘敏一脸的愤怒,一边砸着伟哥,还一边叫骂着“我他妈让你不正常,我他妈让你不正常。”伟哥抱着自己的脑袋,也不敢还手,锅生生的被砸的凹陷了进去,大家伙看见这一幕,梅志康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曹彬彬“****,这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