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7】原来你就是 - 狼与兄弟

【2247】原来你就是

说道后面的蔡辰已经不吭声了,他愣愣的看着边上的刘鸥,想着刘鸥说的所有话,那也是真的很有道理啊,随即刘鸥继续说道“降龙伏虎是盛会最早阶段的第一话事人,盛会曾经是一个风靡全国的大组织,但是衰败了,现在其实是属于他们盛会的帮派内斗,这是有人不想活了,想拉着降龙伏虎一起死,降龙伏虎这么多年都在暗处,他想把降龙伏虎逼出来,要先引起所有人的关注,所以才会产生今天这个局面。” “现在事情已经发展的差不多了,一切都挺顺利的,我刘鸥用我的脑袋给你保证,李言坤最多吃点苦,性命无忧,不出三天,李言坤一定会活生生的被放回来。” 蔡辰和刘鸥之前那么多年同学,一听刘鸥这么说,心里面顿时之间也有底了,因为刘鸥不是那种会随便开玩笑的人,他也是一个聪明人,他盯着刘鸥“那按照你的说法,现在查处李言坤的事情,是后面有大人物再操手,那这么大的人物,如果和降龙伏虎有仇的话,还至于到了现在才查他们吗,早就可以动手了啊。” “藏得好啊,国内这么多优秀的企业家,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你能知道哪个是降龙伏虎的人,哪个不是吗?降龙伏虎是什么人,藏在暗中藏了一辈子的人,肯定也是要非常非常的注意保护啊,你也总不可能,把所有的优秀企业家,所有人的底子,从从头到脚的细致入微的查一下吧,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就算查,查到了,又能如何呢。” “之前降龙伏虎身后也是有人的,而且不会比这只大手的地位差,他们就算是查到了又能如何呢,也不敢如何,只不过现在形势不一样了而已,所以他们才敢动,以前查或许还有人挡着,现在查都没有人挡着了啊,也好查了,更别提还有绑匪指路了,大家也都不傻。” “那这么说的话,这绑匪你是认识的了?” “我肯定是认识,而且不仅仅是认识,我还和他打了好长好长时间的交道,也细致入微的调查过他所有的事情,对于他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了,李言坤的案子一般人也做不出来,也做不到这么的天衣无缝,也只有他可以了,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没有多少天活路了,再加上有些人把他逼上了绝路,所以说他现在这么疯狂也是正常的,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我就是想要抓他,不过看起来很难办了,现在警方都在找他,这个事情是王赢做的,不会是有第二个人做出来的,因为他曾经和我说过,他要报复降龙伏虎,把这些暗中的人都给拽出来,他肯定也会这样做的。” “而且他们毕竟曾经都是一个组织的人,所以之间相互了解的肯定也要比咱们多,所以李言坤这种藏在暗中的给降龙伏虎经济支持的人,咱们不知道,他们肯定是知道的,所以他们才会对李言坤下手的,这不是结束,这应该是开始。”说到这的时候,刘鸥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说实话,我真的不喜欢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马上就去安排,让人全城封锁,搜索这个叫王赢的人,抓住他” “现在已经晚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有心思坐下来叫你喝酒了。”刘鸥也是真的了解王赢“他现在都不一定已经又在哪儿了,准备着接着这么继续搞下去了,他这样做是真的疯了,而且,他这样做,只要一开头,就没有机会收尾了,不过你这个案子马上就可以结案了,接下来就是他们乾坤集团内部的事情了,你放心好了,李言坤没事” 听见刘鸥再次的强调了一句,蔡辰也是更加的放心了,他点了点头“没事,没事就好,人质没事就好,那这王赢还算有救,如果绑架了在把人放出来,说明他还没丧心病狂,如果真的是这个叫王赢的做的,我们分析过这个匪徒的心里,他抓走李言坤的时候,没有造成任何的伤亡,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不在一分钟就被拿下,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如果要是造成伤亡的话,那肯定事情就更严重了。” “这话你说错了,他既然已经开始这么做了,那他就已经丧心病狂了。”刘鸥深呼吸了一口气“只不过李言坤不是他需要丧心病狂对待的那个人而已,谁敢上他要丧心病狂的对待的那个人了,那谁就头疼了,这小子,不是一般人能抓住的,这么多年,生生死死的,已经成精了,更别提他身后现在还多了一个我们摸不到的智囊,更麻烦了” 刘鸥说到这,陷入了一脸的忧愁,几乎是同一时间,蔡辰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电话,听见了手机里面自己下属的声音“蔡队,李先生回来了,健康状况还不错。”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蔡辰抬头,看了眼边上的刘鸥,整个人也不吭声了…… 僓县,是一处偏远地区的山区小县城,是著名的贫困县,周围四面环山,发展的也是十分的落后,而且县城附近的交通也很不方便,只有一条铁路经过,县城的面积也不大,附近还有几个村子,也都挺贫穷落后的。 但是就在县城最边上的位置,有一户大户人家,是吴家,这里面是一处庄园,附近风景秀美,只有他们吴家这一家子人,其实吴家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也是一个小户人家,但是吴家的老三,叫吴聪,自己离开县城,从外面闯荡,发了财,结果回来就给自己的父母,再吴家的县城里面的,最好的地段,买了地,买了楼,然后建造了吴家大院,这吴家大院再县城里面也是够出名的,占地面积很大,建造好之后,吴聪的父母,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几家子人,也全都居住在了吴家大院,在离着大院不远的位置,就是吴聪他们家的祖坟,现在祖坟也是找的著名的风水先生给看了,之后搬迁修建的,这老吴家的祖坟,这修建的都比这县城的普通人家要好不少,更别提别的了,今天是每一年一次的阴历十月一日,十月初一指农历十月第一天,又称“十月朝”、“祭祖节”、“冥阴节”。因这一天祭奠先亡之人,谓之送寒衣,又称为寒衣节,与春季的清明节,上巳节,秋季的中元节,并称为一年之中的三大“鬼节”。吴家惯例,每逢这样的节日,都要回来祭祖,主要也是吴聪。 今天这吴家祖坟的老宅子里面,来了不少人,吴家到了吴聪他们哥几个这一代之后,也算是家族越来越庞大,人数越来越多,祭祖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吴聪肯定是家族内部,家庭地位最高的人,吴聪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些年来,每逢祭祖,基本上也都是以他为忠心,自己的父母,基本上都不主事了,吴家祭祖,再县城里面,其实也能算得上是一件大事,因为每逢祭祖的时候,吴家都会从外面大肆的散发一些生活用品,给县城里面一些生活困难的穷苦人家,这也都是形成了惯例。 祭祖之后,还是大摆宴席,都在吴家他们自己家的大宅子里面,就有这么大的地方,几十口子人,都是吴家的亲戚,再大宅子里面,大家喝酒聊天,吴聪也是难得的放松心情,和家人说说笑笑,吴聪不是自己回来的,还带回来了四五个随从下属,这都是吴聪最最信任的贴身护卫,这么长时间了,也一直都跟在吴聪的身边。 酒足饭饱之后,吴聪与自己的妻子回到了属于他们的房间内部,进门之后,吴聪的妻子和吴聪简单的说了几句,自己就去浴室给吴聪放水去了,吴聪脱下来了衣服,自己也是满身的酒气,房间里面挺暖和的,他顺势把自己的外套都已经脱掉了。 他的身上漏出来了纹身,还有他健壮的身体肌肉,一块一块的,看不出来,四十多岁的吴聪,身体保养的还是这么的好,吴聪听着里面的自己的妻子在放水,坐在床上,还在发呆呢,听见了边上的茶室里面有声音,是在接水的声音,他皱了皱眉头,自己起身就进了边上的茶室,他站在茶室门口的时候,发现茶室里面居然坐着一个人。 吴聪眉头微微一皱,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腰处,在他的腰腹处,有他随身携带的配枪,就在他的手摸到他的腰腹处的时候,坐在茶桌边上的男子笑呵呵的开口“这么大一家子人都住在一起,真的是蛮幸福的哦,一天天的真热闹,想想就羡慕,不像我。” 男子伸手指了指自己“走到哪儿都是孤家寡人的,一点家庭的温暖都没有。”男子一头白发,说话很讲究,他这么一说,吴聪已经听出来了话里面的意思,随即他把手离开了自己的腰腹处,男子看着吴聪的动作,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了一下,那意思是让吴聪坐下了,吴聪随即也坐下了了,和男子面对面的坐在一起,男子这个时候把已经沏好的茶给吴聪倒了一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他喝了口茶,随即点了点头。 “你这里的大红袍,说实话,还是真的不错,好久没有喝过这么正宗的茶叶了。” “如果喜欢的话,走的时候,我找人给你带点。”吴聪微微一笑“忘记问了,你是谁” “我叫王赢,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就算是不认识的话,应该也是听说过的。”王赢从边上说完,看着吴聪的反应,吴聪仔细的思索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原来你就是。”

上一篇   【2246】保障资金

下一篇   【2248】吴家祖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