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0】焚烧炉 - 狼与兄弟

【2290】焚烧炉

李艺鑫说到这,就把挂断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浦煜从电话里面开口了“你是说咱们小区里面之前进来的那么多车子吧,放心吧,自己人,白天进来太招人眼了,所以晚上进来,是你们的新伙伴,在我们家另外一边,进驻的人,大点刚刚招来的人。” “哦,原来是这样。”李艺鑫点了点头,和浦煜客套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之后,李艺鑫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的,但是具体是哪儿不对劲儿,他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再次的响了起来“猎犬,我们要不要准备一下?” “不用,是自己人,不用多心。”李艺鑫放下了电话,摇了摇头也是有些累了,不想思考太多,他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冲了一个澡,冲着冲着,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大点家另外一边,另外一边是哪边呢,另外一边也没有地方了啊,就算是真的去另外一边的话,那也用不着分开两批从两个门进啊,更何况都是自己人的话,干嘛害怕通过他们这家门口的位置呢,这浦煜说话,也有些前后不搭调了啊。 其实都这个时候了,李艺鑫还是没有反映过来,大点和浦煜的关系他也不是不知道,虽然知道的肯定不如军魂那么清楚吧,但是这个时候也是确实有些放松了,也是大晚上的时间了,多多少少也是内心希望没有太多麻烦的事情。 他洗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浦煜说的那些话,一直觉得不对劲儿,他愣是没有当回事,直到他躺倒了床上,都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突然之间,房间里面的警铃响了起来。 这警铃可不是随便会响的,这是他们内部发生超紧急情况的时候,第一时间通知所有人用的,而且,是没有办法用别的渠道通知的时候,才会按响这个内部他们自己安装的警铃,而且这么长时间了,这警铃是头一次的响起来,李艺鑫一下就站了起来,从边上就要开灯,但是要开灯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家里面没电了,这一股子不好的预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房间外面有人敲门“不好了,不好了,猎犬!” 李艺鑫过去顺手就把房间的大门打开了,外面也是漆黑一片,两个下属站在门口“我们被包围了!”这两个人叫喊了起来,李艺鑫还是挺稳的“先用自己的发电机发电!”说完之后,李艺鑫转身就把手机拿了起来,他拿起来电话的时候,却发现手机一点点信号都没有,这是信号都被人屏蔽了,他很快就跑到了窗户边上,他站在别墅的顶楼,看着别墅外面的景象,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的别墅外面,密密麻麻的至少停着十几辆车,这十几辆车这个时候的车顶上面,都挂上了警灯,这个时候,所有的车子的警灯都响了起来,随着这些车子的警灯响起,大批大批的人从他们的别墅周围走来走去的,这是明显的把他们整个别墅都给包围了。 他看见了很多很多荷枪实弹武装好的特警,很快,外面大喇叭的声音传出“别墅里面的人听着,请你们配合我们警方的行动,配合我们警方的检查!别墅里面的人听着,请你们配合我们警方的行动,配合我们警方的检查!”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已经恢复了所有的通电,房间里面也亮了起来,外面大喇叭广播的声音还在继续,家里面任何信号也都发不出去了,这个时候,不少人也都过来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李艺鑫的身上,李艺鑫思索了片刻,随机开口“配合他们警方的行动,不要反抗!”边上的下属也都点了点头,显然李艺鑫还是聪明的。 几分钟以后,他从楼上就下来了,走到了院子正门口的位置,他自己顺手就把院子的大门给打开了,打开之后,他看见了不少熟悉的身影,他一看这些人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放松了不少,他微微一笑“马队长,这个时候了,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这不是执行任务吗,麻烦李先生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马队长微微一笑,从都里面就把手铐拿出来,给李艺鑫给拷上了,这边的手铐刚一拷上,后面大批大批的特警,全都和枪实弹的,和身边的警察配合着冲进了别墅内部,所有犬舍的人,也都被按在了地上,然后带上了手铐,李艺鑫看着周围的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铐。 “我说至于吗,马队,多大点事,搞得这么严肃不好吧?昨天晚上才一起吃过饭。” 对面的马队长微微一笑,拍了拍李艺鑫的肩膀“没事,没事,还是麻烦您配合一下”他说话还是挺客气的,现在所有的一切也都在他们警方的控制之中了......兔城火葬场,大嘴站在火葬尸体的入口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的王赢,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像是一个丢了魂的孩子,披头散发,蓬头垢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酒气,刘牧站在大嘴的边上,脸色铁青。 “你知道你是你怎么去的金城吗?知道你是怎么回去重新工作的吗。”刘牧的声音不大,伸手一指床上躺着的王赢的尸体“是他来求我,带着威胁我,我让我帮你的,要么你以为就你现在的情况,你会被安排到金城去吗,银子告诉我说,说警察是你这一辈子最最热爱的职业,说他想要你完成你的梦想,所以我废了不少力气,把你弄到的金城,不过真的挺有意思的,你到了金城,他也就到了金城了,你俩还是真有缘分。”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牧嘴角挂上了讽刺的笑容,大嘴从边上听见刘牧这么说,微微一笑,转头,冲着刘牧开口“那又如何?又能怎样?人都死了,就像是你弟弟一样,死了,你弟弟也是我害死的,他处处和我作对,也是我害死的,你满意了吗?如何?你杀我啊,你来杀我,让我偿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大嘴满身酒气,整个人的状态明显的不对劲儿,在这疯狂的大笑着,提到刘鸥的时候,刘牧也是明显的愤怒了,他转身照着大嘴的脸上,一拳就招呼了上去,大嘴没有任何的抵抗,也没有还手,被刘牧一拳就给打倒再了地上,随即刘牧冲过去,拖着大嘴就给大嘴拖出去了房间“你滚!”他冲着躺在地上大嘴大喝了一声,大嘴“哈哈哈哈!”的大笑,一边笑,一边自己一个翻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像是睡觉一样,他从兜里面又摸出来了一个小铁壶,他手上拿着小铁壶,自己躺着,就把铁壶的盖子拧开,铁壶里面全都是酒。 他把这些酒顺着自己的嘴里面全都倒了进去,大口大口的喝着,喝了没有两口,他突然之间胃内一阵翻涌,他整个人一瞬间就吐了起来,他吐的自己身上都是,味道很难闻,周围不少人都看着这个奇怪的男子,还有火葬场的管理人员也过来了,看见躺在地上还在吐的大嘴,也是有些嫌脏,但是也没有办法。 再火葬场里面的房间内,总共不到五六个人,刘牧看着王赢,又看了眼边上的刘鸥,刘牧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到底还是落泪了,尤其是看着自己弟弟的时候,这王赢和刘鸥,两个人其实差不多,刘鸥唯一的亲人,就剩下刘牧了,至于王赢,已经没有亲人了,刘牧也联系不到王赢的亲人,除了马叶全,他也没有告诉小马哥,这个事情。 所有一切的火葬手续,也都是刘牧就手来做的,他看着自己的弟弟,到底还是没有控制住,泪水顺着他的眼角,缓缓的滑落,他亲吻了自己弟弟的额头,依旧抓着自己弟弟冰凉的手腕,他自己亲手把刘鸥的尸体,推进了焚烧炉,他就从边上看着。 房间里面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也都在刘牧的身边,片刻之后,刘牧身边的一个年过花甲的男子缓缓的开口“小鸥,你是我最得意的徒弟,也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徒弟,也是警察的榜样,相信师傅,你不会就这样白白牺牲的。”刘鸥师傅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他的眼圈里面也是噙着泪水。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到底是没有控制住,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泪水瞬间流出,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转身夺门而出。 刘牧这个时候又走到了王赢的边上,目光转向王赢的时候,刘牧一脸的无奈“我到底是该恨你害了我弟弟,还是要怪我弟弟非要望你边上凑?”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王赢,自己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功夫,他还是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嘴角闪过了一丝无奈的笑容“你这小子,这一辈子没白活,折腾来,折腾去,到了最后,还是这么个结果,你要是早听我的,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讲真,我也挺佩服你的,但是这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了,再下面缺什么了,和我说吧。朋友一场,最后还是我给你送行。”说完之后,刘牧从边上抬手一推,把王赢的尸体,也推进了另一个焚烧炉,周围几个人就再一边看着,房间里面的气氛十分的怪异。

上一篇   【2289】犬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