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3】韩彪 - 狼与兄弟

【2293】韩彪

“孩子的事情浦煜肯定不会说的,老浦也肯定不会说的,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呢,那大点这么要面子的人,这么大集团的一个董事长,他碍于面子也不会说出来自己媳妇给自己带绿帽子的事情,也不会说出来孩子是别人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否则的话大点也不会这么长时间一直逼着浦煜和他离婚了,也早就撕破脸了,所以孩子的事情暂时是保险的,就先用孩子做筹码,拿回来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孩子做筹码,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肯定是浦煜的,不会是别人的,我们也拿不到,剩下的两个百分之三十,一个他要捐出去的,我们也拿不到,另外一个,是王赢的,我们更拿不到,而且王赢这个人你也应该听说了,他很难缠的,他和大点的关系不一般,如果他再参与进来的话,那对于咱们来说,可是真的麻烦了,这么下去的话,很可能到头来,我们什么都拿不到的,这个问题很严重的,这个事情和当初老浦与咱们描述的情况可不一样,他现在说他也是刚刚知道的,你看这个事情” 秦先生从边上眯着眼,听见李土匪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有些无奈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这样的话,不能做继承的话,那就只能做资产转移了,但是这么大的公司要是资产转移的话,肯定也没有那么的容易,当初他们和老浦家协商的条件,那可是他们加入进来之后,把大点架空,然后利用大点妻子的身份,把公司所有资产易主,然后他们从中间拿三成,老浦家拿七成,之后再一起对外扩张,发展。 但是现在这第一下就出了问题,这突如其来的遗嘱,还是真的够复杂的,而且摆在他们面前的时间,也是明显的不多了,看着秦先生不说话了,边上的李土匪跟着开口“还有个更有意思的事情,是我们之前说的只是大点名下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剩下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再孙琪展的身上,大点之前和孙琪展合作了那么久,后来把自己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了孙琪展,这个事情现在孙琪展知道不知道的,我都不清楚,这孙琪展现在再哪儿,我也不清楚,和王赢一样,都是失踪了。” 两个人都不吭声了,好一会儿的功夫,秦先生从边上开口“遗嘱的事情,老浦是肯定不知道的,如果老浦知道的话,不会这么做事情了,但是浦煜肯定是事先就知道了,她这么做事情,是完完全全都是为了自己,她不想大点被杀,一来是有感情,二来是她自己不清楚多少人知道孩子不是他和大点的事情,如果大点真的被害死了,那边人没有顾忌了,把消息传出去,大点是自己害死的,孩子是她和别的男人生的,这对于她和她的家族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更何况他也不敢真的害死大点,她内心对于大点是有亏欠的,可是他也害怕大点把自己甩了攀上别的女人,不管她和孩子,她也不甘心就看着大点离开,和别的女人逍遥快活,把他们家都踢开,让她父亲白忙乎,她自己现在还有个孩子,再改嫁,也是丢人,更何况,自己家族还替大点抗雷了,现在奇虎的家族,也是一直盯着她们家来报复,她再家里面也是被大点逼的没有办法了,所以他才会和自己的父亲沟通,才会和咱们合作,才会这样做。” “但是合作之前,老浦是一定不知道有这份遗嘱的,如果知道的话,老浦不是那种会不顾大局的人,一定会想办法弥补这些的,但是现在就算知道了,也是什么都晚了,已经做的事情不能挽回了,这浦煜现在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那就是不让大点走,自己也不离开大点,自己这一辈子完了,她也不要大点好过,陪着他疯,然后剩下的所有的问题都抛给咱们了,这个女人疯了,她根本不管别的,也不考虑别的。” 秦先生分析的很对,全都是说道了关键位置,而且本来这就是事情的全部,李土匪听着秦先生这么分析,也是瞬间就顿悟了,他点了点头,看着秦先生。 “如果这样的话,那现在,我们是不是一切还要按部就班,不提这个事情呢?还是去找浦老爷子和他聊聊这个事情,看看他怎么解决这事情!” “大家都不是傻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提,放心吧,老浦是个会做事情的人,现在的这个事情情况,你既然都调查的这么清楚彻底了,那老浦肯定也是知道的,他肯定会来找我聊这个事情,给我个解释的,这里面主要还是浦煜那个疯子女人,这是老浦的女儿,也没有办法,记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们现在居然选择了相信他,那就要坚定的和他站在一起,只有这样的话,才能成事的,否则的话,我们互相猜忌,那就没有办法合作了,现在这个大点名下公司股份的事情,最着急的其实也不是咱们,咱们最后大不了什么都没有,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的,但是如果这样下去的话,老浦到头来也是什么都没有的,他的损失可就大了,所以他会比咱们更着急的。” “不着急,等着就好。”秦先生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为难的表情,显然,这不是什么好消息,李土匪从边上跟着开口“我现在害怕的就是王赢突然之间出现,现在这边集团股份的事情出了这么多问题,咱们拿不走大点的股份。如果这时候王赢出现的话,那可就真的麻烦了,大点集团公司内部的很多骨干员工,都曾经再王赢的公司干过,而且王赢当董事长的时候,对他们都不错,王赢如果出现的话,大点和浦煜的事情估计也就兜不住了,到了那个时候,很可能我们忙乎了这么久都白忙乎了,忙乎了这么久,最后给王赢帮了忙,如果这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秦先生自然知道李土匪的意思,他从边上点了点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他笑了笑“放心吧,王赢肯定也是没有那么容易拿走的,老浦会眼睁睁的看着王赢把他家的东西拿走么,不可能的,但是你也要找找这个王赢,最好让他不能出现。”秦先生眯着眼,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 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手上拿着电话,看了眼电话里面的人,正是浦老爷子给打来的,秦先生微微一笑,看了眼李土匪,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电话,随即自己就把电话接通了,他这边刚一接通电话,就听见了电话里面浦老爷子的声音。 “那个什么,老秦,有没有时间,我们约一下,现在事情进展出了点问题,是我意料之外的问题,但是我负全责,可是我老浦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我们见面谈吧。” “老浦啊,你看你,多大点事,行了,别着急,咱们找个地方见一见……”不一会的功夫,秦先生把电话挂断了,他看着李土匪“别着急,慢慢一步一步来,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我先去看看老浦吧,看看老浦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龙城,在一座很不起眼的楼房内,良子,还有孙琪展,还有一个高高壮壮的男子,坐在一起,正在吃火锅,一边吃火锅,一边喝酒,几个人吃饭,喝酒聊天,也是吃的差不多了,男子从边上径直开口“行,那这个事情就这么着,琪展,既然是良子带回来的人,那我也就什么都不说了,我和良子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话,我信,他带来的人,我更信。”男子拍了拍孙琪展的肩膀“以后大家都是兄弟,别客气,你就跟着良子一起做事情就好了。”男子微微一笑,从边上举杯“来,庆祝一下我们新兄弟!”八月雪联系我进六扇门,一一零六五九二二四零。 良子从边上连忙举杯,看见良子举杯了,孙琪展也跟着举杯了“谢谢彪哥收留,真的” 孙琪展还想说话的时候,这个男子从边上摇了摇头,他顺手就搂住了孙琪展“我现在什么都不说,咱们以后,任何事情,事上见,记着,你不是我小弟,你是良子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我可以叫我声哥,但是我不是你大哥,我韩彪出来混,靠的就是义气” 韩彪从边上伸手指了指自己“话不多说,以后慢慢品!”韩彪“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很是豪爽的样子,随即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两摞钱,放在了孙琪展的面前“别客气,我知道你现在需要钱,你也没有钱现在,这钱你拿着,大老爷们,不能出门干啥的身上没钱,剩下的别的钱,让良子出,咱们不客套!来,干了!” 韩彪十分的豪爽,良子也没有和韩彪客气,从边上也把杯子举了起来,孙琪展一看韩彪这么豪爽,自己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顺手就把手上的钱给收起来。 “哈哈哈哈,来来来,今天,不醉不休!!”良子也是很开心,从边上就把酒杯举起来了,和孙琪展,和韩彪,三个人就喝了起来,这一顿大酒喝完,晚上直接就到了KTV,三个人再KTV里面也大声的唱了起来,说实话,孙琪展和韩彪良子在一起唱歌的时候,也是真的有了一种当初他们和银子他们在一起的感觉,说实话,有些怀念。 吃饭,唱歌,洗澡,一条龙结束,晚上回到房间里面的时候,孙琪展的酒都醒了,和良子两个人再客厅抽烟,一边抽烟,良子一边开口“琪展,以后咱们兄弟就在一起吧,韩彪这个人,我用我的脑袋给你保证,没问题的,我俩一起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