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那几个兄弟 - 狼与兄弟

第230章 那几个兄弟

李沙漠的母亲楞了一下,抬头瞅着吴琼静,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都是女人,吴琼静从边上一脸的平静“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知道叔叔的为人,也知道你们这样的家庭,是不会允许我进入的,我一直留在这里,也完全是因为心疼沙漠,你们不知道沙漠对于王赢他们那批人的感情,那种兄弟感情,你们也不会理解的,但是在父母和兄弟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你们看他现在或许外表风光,可是他内心多么的痛苦,你们根本不了解,他很思念他的那群兄弟,如果说你们不希望他和那群人来往,那你们肯定有你们自己的想法,可是你们觉得,你们的儿子会真的快乐吗。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阿姨,我就说这些了,放心吧,我不会再留在他身边了,沙漠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沙漠了,这么有上进心的高富帅,他身边一定会有一个和他般配的女孩子的。” 吴琼静善良的一塌糊涂,她轻轻的冲着李沙漠的母亲鞠躬,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就在她转身的那一霎那,泪水浸湿了她的眼眶。 吴琼静就这么离开了,走的时候,只带走了她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的那些简单的衣物,李沙漠给她买的所有的东西,她都没有带走,李沙漠父母给她的所有钱,她也一分都没有拿,她就这样走了,李沙漠第二天回到家里面的时候,站在两个人的房间。 看着床铺上面的那字条“沙漠,我最爱的那个男人,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快快乐乐的,你再我眼里面,永远都是最棒的,加油,老公,希望你越来越好,早餐还在老位置,床单被罩给你换了,内衣也都给你洗了,记着按时吃早饭,爱你的吴琼静。” 李沙漠看着这张字条的时候,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一样的放声痛哭…… u市,再人民医院的一间高级病房内部,冯倩倩坐在边上,泪眼婆娑的,史子明躺在床上,整个人显得非常的虚弱,嘴角还挂着笑容“别哭了,没事,这不是没事吗。” 林非惜坐在史子明的边上“真是命大,幸亏你反应快,要么就真的没命了,子明,这个事情你真的不能做了,我们成天要面对的就是这些,这些被法律逼的狗急跳墙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你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林队。”史子明刚想说话,大门再次被推开,曹绍坤一脸焦急的进来了,他走到了林非惜的面前,看着史子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林队,我不能让我弟弟继续了。” “如果在这样下去,我们全家人都得跟着担惊受怕的,这本来身体就有伤,现在又碰见人报复,这样下去,他没事,我们都得疯了,这样吧,他就不去你那里了。” 林非惜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我这里太危险了,抱歉,我不想这样” “别这么说,林队,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曹绍坤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史子明的面前“你从这好好的休息,犯罪嫌疑人,现在已经锁定了,跑不了了。” 史子明嘴角挂着笑容“老曹,我就一句话,谁敢不让我再专案组呆着,我就和他死磕,磕到死。”说到这的时候,他看了眼林非惜“林队,以前有句话,一直觉得太夸张了,这些日子和你一起在专案组,真的,人民警察都是好样的,人民警察最光荣!” 林非惜叹了口气,边上的曹绍坤,想说话,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市梅花监狱,入夜了,孙琪展躺在床上还在睡觉,边上突然之间有人拍了拍他的手腕,孙琪展猛的睁开眼,看见了一个狱警,冲着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 孙琪展思索了一下,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跟在狱警的身后,出了牢房,还是在上次见到灰血的那个房间,灰血坐在椅子上面,两条腿都翘到了边上的桌子上。 孙琪展随即也坐下来了,打了个哈欠“能不能别老大晚上的露面,白天不行吗?每天只有那么点睡觉的时间,全都让你毁了,还怎么睡,我早晨还要老早起来劳作的。” “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你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你还有脾气了?” 孙琪展被灰血给噎的没话说了,随即灰血笑了起来“怎么着,展爷这是在号子里面当老大还当上瘾了呗,不想着出去了啊,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走了。” “当然想啊,怎么不想。”孙琪展叹了口气“这地方再待下去,我就要疯掉了。” “我看你还是挺滋润的,还是不想走。”灰血双手环抱在一起,饶有兴趣的看着孙琪展,孙琪展也不是傻,既然灰血这么说,他肯定是有办法的,等真正来到这里了,孙琪展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没有什么是比自由更重要的了。 想着刚才的态度,自己也有些不好,连忙服个软“辉哥,我这不是有点起床气吗,你别和我一般见识,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注意。” “哎呦,不是挺厉害挺潇洒的么,刚才态度还那么横呢,怎么这么一下就老实了?” 孙琪展连忙笑了笑“辉哥,这不是被吵醒了,有些不乐意吗,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灰血也知道,孙琪展的嘴里面能认错,那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他连忙坐直了身体“这是你的保外就医的文件,你仔细看看,上面有你的病因,症状,还有病史。” 灰血扔给了孙琪展一个文件袋,孙琪展连忙把文件袋拿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能出去对于他们的诱惑更大了,他赶忙拿起来文件袋,盯着里面的自己的病因看了好半天,一边看,一边默默的背,想要出去,全靠这些了。 灰血抽着烟,看着孙琪展的表情,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孙琪展把文件袋递给了灰血“谢谢,真心太谢谢了,辉哥,麻烦帮我给夏爷带句话,我孙琪展记着他的好,如果真的出去了,我一定做牛做马的报答夏爷。” “夏爷的好不用你记,也不用你说,只要你做就可以了,大家现在都不记着嘴上说的,都要看手上做的,现在市挺乱的,宁孩老五之后的思明区,乱糟糟的,很多人都出来挑衅夏爷的权威了,而且很多人都说夏爷老了,不中用了,你出去以后,第二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给夏爷把这些处理清了。” “您放心,辉哥,我孙琪展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全凭夏爷一句话,但是我能不能提个要求,把我监狱里面的这几个兄弟,一起弄出去。” 灰血这个时候坐直了身体,伸出来了自己的手指“狐狸,三炮,龙王,侯成,花旦。” “对,就是他们五个,别人到无所谓了。”孙琪展倒也直接“我们哥几个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有默契,再说了,出去要做事情的话,身边总是要有帮手的。” “可以啊,这些不是事情。”灰血笑了起来,答应的坦然从容,孙琪展却沉默了,他知道,灰血不会随便的答应他这个请求的,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刚才辉哥和我说的出去以后要做的第二件事才是那个,那么我现在想问问,我们兄弟几个,出去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 “暂时他们还不能先出去,先把你自己弄出去,如果做好了,我们再来运作别人的,你们都是一些小问题,不过是打个架,我们可以做到的。” 孙琪展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随即他笑了笑“好啊,告诉我,做什么。” “你出去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帮夏爷打理生意,是先做投名状,做完了投名状,获得了夏爷的认可,你才可以正式的进入公司,而且,你只有进入公司了,公司才会出手管你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投名状?”孙琪展一听,笑了起来“我怎么听着这几个字,怪怪的?” 灰血靠在椅子上面,先是伸了一个懒腰,嘴角上扬“就是可以让夏爷相信你的投名状,你想好了,这份保外就医的文件就生效了,想不好的话。” 灰血从边上拿出来了一个打火机,压在了这份保外就医的文件上面“那你们就等刑满释放吧,反正也没有多久了,只不过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些,也就都不算了,因为在夏爷身边做事情,那投名状是必须的,但是夏爷看得起你,是你的福气,你年轻,底子干净,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 孙琪展坐在原地,思考着灰血说的话,他没有思索多久,也就想明白了,嘴角挂着那一抹无所谓的笑容,坐直了身体“好啊,告诉我,我应该先做什么,我这就出去做,做完了之后,把我的几个兄弟都弄出来,和他们一起合作久了,生人我用不惯。” 孙琪展说话的语调,姿态,也确实挺霸气的,灰血从边上抽着烟,上下打量着孙琪展,自己随即也笑了起来“怎么着,小伙子,真的想好了?这可没有回头路的。” “我早就没有回头路了。”孙琪展回答的挺无所谓的“那我那几个兄弟需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