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5】王赢的兄弟 - 狼与兄弟

【2315】王赢的兄弟

这得罪了一大票不要紧,最主要的是这一大票人,再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之后,混的还是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好,这样一来的话,其实就是挺麻烦的了。 王赢现在喜欢有事没事和王小虎聊会天,其实王小虎也是很不想和王赢交流的,但是说实话,王小虎以前管着很多犯人,这管着很多犯人可以聊天说话啊,但是现在就王赢一个人了,一下两年半的时间,他也不可能不和王赢交流说话。 所以王小虎还是偶尔的和王赢说一些话,王赢也是聪明,说着说着话,就故意套王小虎几句,王小虎总是不知不觉的就被王赢套路了,还好,周围还有监控,监控后面还有人盯着王赢,所以虽然王赢从王小虎的嘴里面得到了一些消息,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自己还是要再这里呆着,王小虎其实自己还是浑然不知呢。 无聊的时候,还会和王赢聊几句,最近王小虎再鼓捣文玩,手上拿着一串手串,把玩着手串,他一边把玩手串,一边把手串递给王赢“你帮我擦会,我有点累了。” 王赢接过王小虎递过来的手串,自己微微一笑“你这玩意总共也不值几个钱,有什么可擦的,再怎么擦,也不够你贴补家用的,最近家里面急用钱吧。” 王赢这话说完,王小虎从边上又不吭声了,他盯着你王赢,片刻之后,他自己就把手串拿走了,随即也不和王赢说话了,自己转身就离开了,看着王小虎离开的背影,王赢的嘴角再一次的挂上了笑容,他这个笑容虽然很隐秘,但是还是被角落的监控探头捕捉到了,再后面的监控室内,房间里面坐着三个人,除了那个带着黑色眼镜框的男子,还有胡教授,这一次,还出现了另外一个男子,这个男子也是五十多岁的样子。 “我觉得这个王赢,从这里再呆五年,或者十年,都不会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变化,你指望他完完全全的交代,再过五年,或者十年,都不太可能,到时候我觉得迟早会被他抓住机会,把消息传出去,然后来人把他救走,这是可能的。” “你们看,看王小虎刚刚离开时候的样子,还有脸上的表情,还有王赢的表情。”胡教授从边上伸手指了起来“王小虎自己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想用亲啊,王赢而已感觉到了。”胡教授说到这,边上两个人都不吭声了,王小虎显然是知道牢房里面是有监控的,但是对于这个监控室的存在,如此的清晰的拍摄角度,他也是不知道的。 带着黑色眼镜框的男子,这个时候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这么看来,是真没办法了,这个王赢实在是太难对付了,我们总不能就听他的那一面之词,他的那一面之词,等于是吧所有和他有矛盾的人都拉下水了,他自己的人却没事,有事的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最主要的,我们都没有证据,他说他有证据,他可以值得相信吗!真要换方向,突破口了,说实话,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难以突破的人,并且如此不受控制” “他的性格特点就是这样的,任何人都别想控制他,想控制他的人,最后都没好下场。”胡教授从边上随即开口“我钻研他的事情,也是钻研的够多了,对于他这个人的人物性格,也是太了解了,他是一个天生要做老大,要自己做主自己人生的人。” “我还真的就不信这个邪了,这么多年了,没有我突破不了的心理防线,只不过时机未到而已,我就陪着他慢慢耗,我还不信了,我还耗不过他了!” “只要你时间足够富裕的话,你可以可着劲儿的陪着他耗,别说现在二十多个月了,哪怕是两百多个月,你都可以陪着他耗得,你看看你能不能突破这个心如止水,适应能力已经强悍到不知道什么叫恐惧的人,只要你时间足够,时间足够。” 胡教授连续两次的强调,时间足够,这让边上的人,明显的也是有些信心不足了,胡教授有一句话形容的特别的好,那就是现在的王赢,已经是一个没有恐惧的人了,胡教授的形容虽然不一定是百分之一百的正确,但是绝对也是非常贴切王赢了。 王赢从十八岁,到现在,这十几年的人生经历,人生阅历,经过的这么多人,这么多事,遭遇过的这么多艰难险阻,已经足够的传奇,也足够的让人不敢想象,走到现在这一步,抗过现在这个坎儿,其实真的能让他害怕,让他忌惮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了。 “那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边上带着黑色眼镜框的男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明显的也是有些着急了,而且,脸上也是明显的有些信心不足了“现在上面交代给我的这点事情,我还是一定要做好的,否则的话,我和上面也没法交代,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败过,我也不想败,我也不会败,说实话,我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的棘手,这么的不好办,也没有想到,这个叫王赢的,能这么难对付,其实一开始,我压根也没有把他看在眼里面,现在这样看来,我还真是自己给自己捡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啊。”男子一边说,一边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透漏着一脸的无奈“但是你们两个是我这么多年最相信,最信任的人了,咱们团队,必须要攻坚王赢。” 胡教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种人,你再关他十年二十年他也不会崩溃的,他现在已经处于一种很稳定的,很适应的状态了,所以现在这样关着他已经没有用了,这个人对待自己非常的狠,所以从他身上下手那很麻烦,可以尝试着从他身边朋友的身上下手,但是问题就是他现在孤家寡人的,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了。” “所以,我觉得,现在就两条路,第一条路,那就是就这么关着他,按照正常情况审判他,但是肯定别想指望他把他知道的,经历的一切都如实说出来,第二条路,那就是和他谈合作,你给他他想要的,让他给你,你想要的,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胡教授说完,带着黑色眼镜框的男子也不吭声了,大家脸色都不好看,没有过几分钟,胡教授微微一笑“咱俩共事这么多年,我和你,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当然了,我们或许还有别的办法,那就是你现在别理他,再找另一条路,不过我觉得现在时间好像也不允许了,情况还真的不太好办,而且,这种事情,如果办不好的话,最后很可能连你自己也扔到里面去的,到了那个时候的话,那可就真的麻烦了,而且,再我通过对王赢的调查当中,还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也是非常非常致命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容易被所有人都忽略的问题,说实话,我气喘三番五次的查阅王赢所有的事情的时候,这个很细微的细节,都被我忽略过去了,要不是这三十多个月,我就一直盯着王赢,盯着他查的话,或许到现在,我还没有摸到那个点儿呢,也是运气好,这个点儿被我摸到了,然后我还顺藤摸瓜的查下去了,虽然没有查到最后的结果,但是这个事情,这个事实,最起码是被我落实了,肯定是有这么些事情的,但是要查下去,最后查出来结果,那也是不可能的了,我也查不出来这个结果。” 房间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胡教授,显然,大家也从来没有见过胡教授如此的慎重,尤其是他说话的语气,表情,更加的严肃“这兔崽子,笑里藏刀,吃人不吐骨头啊!”胡教授显得有些无奈“或许等他动手的时候,那就一切都已经晚了,这王赢是一个很有远见,目光很长远的人,挖坑挖的深,藏人藏得深,做事做的阴啊。” 胡教授这话说完,边上的人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事情的真正严重程度,很快,带着黑色眼镜框的男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你从他的身上查到什么别人疏忽的重点了?” “王赢当初第一次成立狼腾集团的时候,他就很目光长远的做过一些事情,当时参与这个事情的人当中,主要成员,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孙琪展,他们做的很隐秘,而且完完全全的所有知情人员,也应该只有他和孙琪展两个人,或者说,孙琪展就是一个下面帮着王赢办事的,真正的知情人员,也就只有王赢一个人。” 看着胡教授如此的谨慎,边上的人也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随即胡教授长出了一口气,继续开口“王赢当初资助了一群贫困生,而且是精挑细选的一群高材生,他统一的利用自己手中当时所有的财力物力,以及能发动的所有关系,送着这群人都走上了仕途,具体是有多少人,没有人清楚,再之前的时候,他有一次和盛会发生矛盾,已经使用了一部分人,但是他手上肯定还有,而且还有多久,还有经过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已经趴到什么位置了,那都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太高官职的肯定是没有,因为毕竟年龄从那里摆着呢,但是如果说是在什么重要部门任职,或者能摸到一些很高位置的人的话,那也未必是不可能的,这群人的身份背景,只有王赢一个人知道,而且这么多年,王赢从来没有动用过这批人,哪怕他自己的性命都快丢掉了,他也没有动用过这批人,不动他们的话肯定是时机不成熟,王赢的眼光很毒,看人很准,他扶持的那批人,如果再一个部门的话,那很可能已经成为这个部门下面执行任务的中流砥柱了,然后再过个十几年,这些人当中,或许就有人能说的上话了,再过十来年,或许就能成为一方大佬了,这都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很可能的事情。”

下一篇   【2316】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