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残暴的朱柯 - 狼与兄弟

第232章 残暴的朱柯

“人在楼下呢,马上就要到了,这样吧,咱们下去一起过去把人交接一下吧?” 夏宏盛嘴角挂着笑容“杨凯明,这是自己挑明了要自己干了啊,这帝王当上瘾了?” “说实话吧,夏爷,真的,我也是真的受够了,我们兄弟们玩命,你们捡现成的,确实是,当初是你给钱给人,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也收回本来了,是不是,最主要的,是我再你们面前装的好累,哈哈哈哈。天籁 小 说Ww W.』⒉3TXT.COM” 杨凯明挺平静的“今天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夏爷,给您道个歉,您啊,就当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我,至于我那边的份子,也是一毛钱都不会再有了,不过你什么时候再去Z市了,我杨凯明要钱给你钱,要人给你人,要我办啥,我绝对也没有二话。” “夏爷,就是这个意思,麻烦您嘞,没啥事的话,那我就走了,让灰血给我交接人吧” “杨凯明,你还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吗?你是不是觉得你行了?你厉害了?再多问一句,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你还有什么东西在我手上?” “投名状,是吧?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杨凯明非常的张扬,从兜里面就拿出来了一份文件夹,往桌子上面一扔“我最近打听到了一个叫盛会的组织,这个盛会可真厉害啊,夏爷,你说是不是,恰好,也是运气好,我打探到的,都是盛会很核心的东西,而且我能打探到这些,和您不无关系啊。” 夏宏盛随手拆开文件夹,从里面随便看了看,笑了笑“杨凯明,你挺厉害啊,我身边的钉子你也埋得下,我身边的人你也买的通。” 杨凯明两手一摊“那没办法啊,夏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以后老子不伺候你们了,我烂命一条,但是我现在有枪,有人,你们愿意来找我呢,就来试试,光明正大的没事,要是整那些投名状的话,我誓,我手上的这些东西,一定会上电视,上新闻!” 杨凯明伸手指着脑袋顶上“我相信,这一定是非常非常轰动的消息的,当然了,你要是正当的,有本事的,来把我弄死,那这玩意不会有别人知道的,我杨凯明性子你也明白,夏爷,至于你的上家,你怎么交代,那是你的事情了,抱歉咯。” 杨凯明“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猖狂的大笑,他摇晃着自己的脖颈“跟我提人去咯。” “杨凯明,你的胆子真的够大的。”夏宏盛盯着他,嘴角挂着笑容。 “夏爷,您忘记了,您当初和我说过,您说您最喜欢的,就是我这股子狂劲儿!” 杨凯明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夏宏盛“你当初什么都好,什么都把我看死了,唯一没有看死的,就是我的野心,老夏,老子受够了你们了,等着你们。” 杨凯明带上大墨镜,十分拉风的转身就下楼了,站在楼下之后,先是一辆依维柯轿车停了下来,车上面坐着满满的人,得有二三十个,全都双手抱头。 在后面,二十余辆清一色的凯迪拉克cT6,把整个马路都堵死了,这阵仗,实在是太嚣张了,杨凯明站在楼下,抬头看了看脑袋顶上的太阳。 随即,所有车上面的人都下车了,每辆车下来四个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西装,大墨镜,二十多辆啊,百十口子人,把周围堵得满满的,看见了杨凯明“恭贺帝王!” “恭贺帝王!!”所有人吼了起来,声音响彻了整个小区,到处都是围观的人。 杨凯明双手举了起来,好像是拥抱着蓝天一样,长出了一口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这猖狂的大笑,随即转身就往中间的一辆迈巴赫边上走,好多人都跟在了他的身后,迈巴赫的车门被打开,杨凯明转身就上了车。 只剩下了一辆依维柯,剩下的所有人车子,并排有序的行驶离开,这么大的场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拍电影,周围议论纷纷的。 在楼上,书房里面,灰血站在窗户边上,背对着夏宏盛“杨凯明这货隐藏实力了,他现在手上的人,应该比咱们了解的更多,夏爷,这下不好办了,这瘤,长大了,杨凯明这孙子心狠手黑,什么都敢做,天不怕地不怕的,头脑还精细,现在兵多将广人手多,武器多,真不好对付。” 夏宏盛从边上到挺平静的,他从边上拿起来了一条毛巾,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他对于咱们来说,现在可能算是一颗毒瘤了,但是对于组织来说。” 夏宏盛这个时候笑了起来“无非就是一颗黑痣而已,点掉他就是了,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杨凯明,是他从哪儿得到的这么多关于盛会的情况,这都是逆天的机密,知道的人不多,这个必须要查清楚,如果这些机密漏出去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毒瘤。” “那杨凯明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和上面的人汇报?” “实话实说呗。”夏宏盛无奈的笑了起来“谁还没有一个走眼的时候啊,是不是?” 灰血撇了撇嘴“那接下来的日子,可有你好受的了,我就不和你一起了,我受不了他的那个脾气,搞不好我也变成杨凯明。” “你成不了杨凯明,但是我相信你可以杀了杨凯明,但是你要知道,成大事的人,不拘小节,一定要会隐忍,这才哪儿到哪儿,风水轮流转嘛,呵呵……” 夏宏盛嘴角的笑容,看的灰血好不舒服,这么大的事情,他还可以如此的平静对待,这夏宏盛,也确实不是一般的人物…… s市古城新城区,在一个密闭的房间内部,一个男子****着身体,满脸鲜血的被吊着,他脸上的容貌,已经看不清楚样子,周围几个手上挥舞着棍子,照着男子的身上,一棍子一棍子的开始招呼,男子终于扛不住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停一下。”边上的几个人这才停手,带着金丝框斯文眼镜,一身儒雅气息的朱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这个男子的面前,他嘴角挂着笑容“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男子眼睛都睁不开了,整个头向下聋拉着,依旧一言不,朱柯看着他也没有说话的意思,等了一会儿,笑了笑,随即,他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递给了边上的下属。 他一伸手,边上过来了一个男子,好像都已经适应了一样,一边递给朱柯一副手套,另外一边拿过来了一个很小的工具盒子,朱柯带上了一次性手套,工具盒打开,里面都是清一色的手术刀,朱柯笑呵呵的“你还有最后一句话的机会,说还是不说。” 男子依旧一声不吭,朱柯从边上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们看,他还不说。”他一边说这些,一边自己往后退了几步,边上一个男子上来,手上拿着一团布。 他把布死死的塞到了男子的最里面,外面又拿着胶袋,前前后后的缠绕了好几圈儿。 看着男子也说不出来话了,也没有办法咬舌自尽了,这才退到了边上。 外表斯文的朱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男子的面前,他的一次性手套已经带好了,他一脸的无所谓“开始的时候给你机会,让你说,你不说,现在呢,你不用说了。” “兄弟,我也不管你叫什么了,也不去在查你的底细了,我给你讲个典故,古代的时候有一种刑法,叫做凌迟处死,也就是咱们民间所说的千刀万剐,简单一点理解就是千刀万剐,是指处死人时将人身上的肉一刀刀割去,是一种肢解的惩罚。” 朱柯的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容“我就是不知道,我这个手法,最近练习的怎么样了,其实清朝末年的时候,这种凌迟处死,也被称为八刀型,刽子手利用一篓编上号码的锋利刀具:第一刀,切胸口。”朱柯一边说,一边上去就是一刀。 场景血腥,惨目忍睹,鲜血溅到了他的脸上,他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还是手法不够好,鲜血居然都溅出来了,啊,真是讨厌啊,我今天新换的衣服,抱歉抱歉。” 在这昏黄的灯光下,朱柯的面容显得恐怖狰狞,男子的脸上充满了痛苦的表情,在灯光的照射下,朱柯再也没有丝毫的斯文,像是一个疯子一样,满脸的血迹…… 一个多小时以后,朱柯满手鲜血的从房间里面出来了,他甩了甩自己的手,到了边上的洗手池子,一边洗手,一边洗脸,这个时候的他,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洗过手之后,带上了那副斯文的眼镜,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不管是谁看见朱柯如此的外表,都不敢想象他的外表下面,到底是隐藏着怎样一颗疯狂残暴的内心。 “处理的干净点,一点线索都不要留,现场也清理好了,出事情拿你责问!” “放心吧,朱总,一切都会处理好的,老规矩,还有就是刚才接到了蝴蝶的电话。” “哦,蝴蝶?他不是和马叶全去马叶全家里面了吗,怎么着,马家的人不同意?” “开什么玩笑,咱们蝴蝶是谁,能嫁给马叶全,是他们家人一百年修来的福分,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