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痛哭流涕的王赢 - 狼与兄弟

第233章 痛哭流涕的王赢

“闭嘴!”朱柯打断了边上的下属“别再我边上和我说这些,我不是那种只会听好话的人,我自己妹妹什么样我心里面清楚,最主要的一点,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教育过你很多次了,不是有钱就高贵,没钱就低贱,我妹妹长的本来就不好,而且小性子十足,难得有这么一个实诚的小伙子,愿意娶她,而且两个人的感情很好,别看时间不长,但是我妹妹我从小带大的,我知道她是一个什么人,她很爱这个马叶全,虽然他家没有什么钱,但是这个人我很喜欢,我看人,不看贫穷与富贵的,只看人性,知道吗?”朱柯呵斥着边上的下属,边上的下属也连忙点头。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是,我知道朱总说的没错,不过换句话说,那马叶全长的也确实不是什么帅哥。” “嗯,你这句话到是实话,反正日子是人家俩过的,人家开心就好了。”朱柯从边上自言自语了起来,他这才反应过来,边上的下属是有话和他说的“对了,你要说啥?” “马叶全出事了,那个叫王赢的家伙,家里面不知道被谁送了一枚炸弹,现在一屋子的人都被送进了医院,蝴蝶没事,她在楼下的,差点没砸伤,有惊无险的,但是现在那一伙人的情况,有死有伤,具体的,还不清楚。” “你说什么!”朱柯抬头的一瞬间,那一脸的残暴瞬间浮现“骂了隔壁的,******连我朱柯的妹夫都想招呼?是谁做的,知道吗?” 边上的下属都有些害怕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清楚,现在具体什么情况,也都不知道,事地点被警察给封锁了,蝴蝶说让你务必要要帮助他们。” “那不是废话吗,我妹夫有事情,我是一定要帮忙的!” “不光是你妹夫。”下属抬头看了眼边上的朱柯“还是你未来外甥的父亲,蝴蝶说她怀孕了,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是没有父亲的。” 朱柯对于亲情还是很有归属感的,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他站在了原地,刚才那一副狰狞的表情,也瞬间恢复了正常“安排一下,先让梓麒带着人和钱过去,打点,安抚一下受伤的人群,另外公司的事情,马上处理一下,这次叫上杨浪和我一起去,咱们准备一下,尽快过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本事……” 两个月之后,大地复苏,万物萌生,人们脱下厚厚的棉衣,穿上了春天的盛装;孩子们放起了风筝。春的脚步无声无息的走近了人们的生活,她的脚步轻捷,优美,走到哪里哪里都会用绿色来迎接她,春风和煦,明媚的春光照射在大地上。 王赢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医院,抬头,看着这刺眼的阳光,姚雅和凡骁两个人跟在王赢的身后,姚雅手上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王赢,换一身衣服,从里到外的,我都给你买好了,你换上吧,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 王赢目光呆滞,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穿着病服出来的,王赢看着姚雅递过来的衣服,一看,全都是名牌,这得花不少钱,他又看了看姚雅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去年的衣服,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这么长时间,不买衣服,也真是没谁了。 王赢也知道姚雅和父母现在的关系,他也是心疼姚雅,这一身行头里面,甚至连裤腰带和钱包手表都有,王赢一瞬间想到了姚雅做的那个精仿的微商了,连号码都很好记,可是想到姚雅也不可能给自己买高仿的,他犹豫了一下“你哪儿来的钱啊?” “就是做那个微信代理赚的钱,a4a6a99。”姚雅笑呵呵的把微信号都说了出来“放心吧,这些钱来的干干净净,我就是最近效益挺好的,而且你一个大老爷们。” “可是这得多少钱,这么多钱,你自己都不会给自己买吗,忙来忙去最后所有的钱都花在我身上了?姚雅,你别这样了,你是个女孩子,你这样的话,我,我。” “你别有心理压力,我知道你现在不好过,你总不能就这样离开医院,对吗?” 王赢转头又看了眼凡骁,他知道凡骁的心里面一定不好受的,随即凡骁从边上笑了笑“她的衣服我买,这些日子在医院陪着你,我也做了那个代理,没事赚点零花钱,你尽管穿你的,我只要看着她笑,看着她开心就好了,别想太多。” 王赢是真的无奈了,姚雅转头,看了眼凡骁,刚好这个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最近的天气也是喜怒无常的,冷风一吹,姚雅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身体,边上的凡骁连忙把自己的衣服拖了下来,给姚雅随手就给披上了,他衣服里面还有一个保温杯。 他顺手把自己的保温杯也递给了姚雅“来,喝点红糖水吧,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呢。”凡骁说到这,然后把衣服递给了王赢“你赶紧去吧衣服换上吧,你要是不换的话,这姚雅还得担心,你就当是为了我们都好吧。” 王赢也是真的无奈了,他看着姚雅,姚雅看着凡骁,凡骁又看着王赢,三个人也是真无奈,估计满世界挑,也很难在挑出来这样的三角恋了,凡骁下意识的搂住了边上的姚雅,姚雅倒也没有反抗,王赢看着这两个人,一瞬间,倒是真的像情侣。 他又想要劝一劝姚雅了,可是却又没有了心情,半个多小时之后,王赢到了郊区的一块墓地,慢慢的,他走到了一处墓碑前站立,他看着墓碑上面的照片,小尾巴那单纯善良的笑容,满脑子都是小尾巴的天真童趣,白白净净的皮肤,小手,那丰富的表情,搞笑的言辞,小大人一样的装扮。 看着看着,他的眼圈就红了,王赢伸手摸着墓碑上面小尾巴的照片,好像还听见了小尾巴在撅着小嘴儿继续叫他“银子叔,银子叔,哦,买告的!” 王赢的泪水缓缓的滑落,他听见了边上酒瓶子落地的声音,他绕到墓碑后面,伟哥自己靠在墓碑上,边上已经好几个空白酒瓶子了,在伟哥的斜对面,梅志康和曹彬彬两个人就在那坐着,木若呆鸡,伟哥突然之间就吐了出来,满脸的忧伤,吐得自己满身都是,他连动都不动一下,边上的曹彬彬从地上爬起来,手上拿着卫生纸,矿泉水,习惯一样的走到了伟哥的边上,开始给伟哥擦身上,边上还有被褥,还有一些洗漱用品,王赢从医院住了多久,伟哥就从这里住了多久。 王赢回到了墓碑边,看着墓碑上面小尾巴的照片,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小尾巴,记着你银子叔答应你的话,只要你银子叔叔还有一口气活着,那一定会把幕后的黑手抓住,绳之以法,给你偿命的,小尾巴,你记着你银子说说的话。” 说王赢的声音又忍不住哽咽了,凡骁在边上咬牙切齿的“我会把他切成肉酱的。” 半个多小时以后,王赢出现在了市区的另外一家医院,王赢到了楼上的监护病房,在病房门口的时候,就有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拦住了他,王赢一声不吭,就看着这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很快,边上一个妇女出现了,是小马哥的母亲“银子。” “阿姨。”王赢看着小马哥的母亲,心里面更压抑了“对不起,阿姨,我。” “有什么对不起的,都是我的好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俩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就不信你能害他,再说了,这个事情和你也没关系。”小马哥的母亲眼圈又红了,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拉开门,那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才没有拦着王赢。 王赢进了这个十来平米的监护房间,蝴蝶这两个月暴瘦,体重已经到了一百左右,小腹轻微的隆起,小马哥躺在病床上面,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各种仪器设备都在。 蝴蝶习惯性的从边上接了一盆水,正在给小马哥擦洗自己的身体,擦着擦着,她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她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了。 王赢走到了小马哥的床铺边上,看着小马哥就这么安静的躺在床上,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看着自己最好的兄弟,那个这么多年,与自己同甘共苦的胖子。 “你是不是傻啊,我那么推你都没有推开你,你还得非要往上扑,是不是,冲那么靠前干啥啊?你他妈这种时候,从来就不听我的。” “他和我说过,他这辈子最敬佩的人就是你,你是他哥哥,除了你有难让他跑他不能听你的以外,剩下的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王赢有事,他马叶全绝对是第一个上的。” 蝴蝶说着说着,声音再次的哽咽了,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对不起,蝴蝶,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我。”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不相信你会害他,你王赢什么人,大家都有目共睹,你是豁出去性命救小尾巴的,也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把他推开的,是他自己非要往上冲的,他担心你自己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 “给我吧,我来给我弟弟擦擦。”王赢从蝴蝶的手里面接过了毛巾,一边轻轻的给小马哥擦着身体,一边哽咽的开口“马儿,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从小的时候,你妈妈给你买一根冰棍,你都得拿到我边上,给我分一半儿,哪怕是化了,都给我分一半儿,上小学的时候,你跟在我屁股后面,帮我写作业,初中的时候,你跟在我屁股后面,跟着我一起搞对象,高中的时候,跟在我屁股后面,跟着我一起打架,逃学,上网,后来上大学了吧,你又跟在了我身后,跟着我一起混吃等死。” “大学我不上了,你也就不上了,我不想带着你,你还非要跟着我,你是不是跟着我跟习惯了,跟上瘾了,现在好了吧,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了,还跟着我吗?” “你个傻逼。”王赢突然之间就擦不下去了,他看着小马哥这胖乎乎的脸颊,整个人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一样的扶着床,痛哭流涕的。

下一篇   第234章 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