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8】发生爆炸 - 狼与兄弟

【2368】发生爆炸

虎豹穴越来越强势,经济上面用不到了不说,那武装力量,更是越来越强悍,尤其是现在怨神为首的那批亡魂山的旧部的加入,让张超对于他们的武装力量也没有了依赖,所有的士兵,核心层面的一些将官,都是张超带起来的,张超认命的,部队越来越有战斗力,一直都是清一色的军事化的管理,所有的规章制度,所有的军规,也都是张超拿捏掌控的,这些都不是一下就形成的,可怕的是这些都是一点一点的形成的,但是张超显然都是有计划的,一步一步的稳扎稳打,到了现在,张超接触的老太君,或者纳楚狂,这些大势力,也只知道虎豹穴的张超,已经完完全全的不知道虎豹穴的晨禹了,所有人都知道,虎豹穴的张超只是有一个谋士晨禹,但是实际上,他已经被架空,只剩下了鬼圣和鬼岛的这些人,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估计他就会被彻底架空的,什么都没有的,但是说实话,他知道张超也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 但是矛盾肯定还是会有的,尤其是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的内心,把自己当成张超的下属来看,哪怕是,现在虎豹穴所有的大权,几乎都拿在张超一个人的手上了,鬼圣出事之后,他更是少了自己的左膀右臂,都已经这样了,他依旧不甘心。 再他看来,虎豹穴其实是他和鬼圣两个人建立的,当初就算是不和张超合作,和随便哪一个毒枭合作,这么多年的发展,都可以发展成这一步,凭什么现在虎豹穴就只有一个张超了,哪怕他知道自己早都已经撼动不了张超在虎豹穴的地位了,但是他内心依旧是充满了不甘心,但是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张超也不会让开这个位置的,除非他的疯了,才会让开这个位置,给自己坐,他其实再虎豹穴的地位已经挺尴尬。 他和张超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唯一的坑,以及发展趋势,那就是逐渐增加,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那晨禹不甘心就做张超的下属,毕竟张超等于是他和鬼圣扶持起来的人,现在反过来要骑在自己的头上,那肯定是不愿意的,同样的,张超和他也是一样的道理,张超再经营虎豹穴经营了这么久,现在一步一步的把金三角都纳入了自己的武装势力范围,这么大的摊子里面,要是再分给晨禹一块肉,他也是不乐意的,可是鬼岛的那些人,也都是跟晨禹一条心的,跟鬼圣一条心的,这一伙人也是一股子不可小视的战斗力,张超肯定不能把他们弄到自己的对立面去,但是再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摆放着这么一股子势力,而且不归自己掌控的,张超晚上睡觉也是老睡不舒服的,再加上晨禹这么多年了,对于自己的态度没有变过,他也清楚,不可能让晨禹现在变得对自己多么的尊敬,所以其实他们之间的矛盾早都有了,只不过两个人都压着不说,一切都是为了大局考虑,毕竟外面还有巴蛇虎视眈眈,还有王赢这样阴险狡诈的人需要他们一起去对付,但是鬼圣的事情,他们是真的都没有想到的,但是这就是老天爷的意思,鬼圣现在都出事了,那晨禹他们再张超的心里面的地位档次,肯定又要下降一个环节了,剩下晨禹自己了,更简单了,这些其实都是隐患。 也幸亏张超不是老五,如果张超是老五的话,那怕是也早都对晨禹下手了,或许都等不到现在了,张超说到底,还是会更重感情一些,也更纠结一些,没老五那么狠。 晨禹知道,张超现在只不过是在稳住自己而已,他更看重的不是自己,是自己手上的这些鬼岛的战士,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开口点破这一切而已,话都到了这个份儿上,张超都如此表带了,晨禹就是再想要走,再想要离开,也不能走了,如果这样的话还走了,那就等于是真的把矛盾扩大升级了,那也就是真的不给张超路走了,所以晨禹虽然很生气,但是他到底还是冷静了下来。 他没有带着他手上的人离开,很明显,如果这个时候他要是走的话只能带着鬼岛的那些人走,而且带着鬼岛的那些人走的话,也是等于真正的打了张超一个嘴巴,这样做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妥,所以在经过了他再三的考虑之后,晨禹还是叹了口气。 看着晨禹的其实弱了下来,张超也知道什么叫做见好就收,他随即拍了拍晨禹的肩膀“放心吧,这么多年了,我太了解这小兔崽子了,不能走,我们继续我们的葬礼。” 说完之后,张超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些还在正在做法的法师,还有不少再边上帮忙的处理丧事的人群,周围的哀乐,又响了起来,张超带头走到了鬼圣的墓碑前面,随即他缓缓的跪了下来,晨禹他们就在一边看着,再张超的身后,大批大批的虎豹穴的高官,也都在这里,都一个一个的站的笔直,等着过来烧纸,磕头。 张超的表情平静,跪在墓碑前面,一边烧纸,一边缓缓的开口,声音不大,似乎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听得清楚“鬼圣,我张超能走到今天这一天,离不开你和晨禹你们最早的那一段日子的支持,那是虎豹穴最难的时候,你们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还保我的安全,俗话说得好,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现在整个金三角都是咱们的地盘了,虎豹穴一天比一天强悍了,但是我和晨禹之间的矛盾冲突也是越来越大了,我其实以前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好好的离开虎豹穴,不在虎豹穴里面生活,哪怕就是再刚刚,我都没有想明白。但是现在这一刻,就是我刚刚和晨禹差一点点再次争吵起来的时候,我突然之间就恍然大悟了,也是突然之间,就把什么都想明白了,也知道你当初为什么离开虎豹穴了,是因为你把这一切都已经看明白了,也早都预料到了,你不想参与进来这样的争斗当中了,所以你离开其实是好事,对不起了,我之前还那么的想你。” 张超说到这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丝无奈“不过现在我还得麻烦你个事情,你在天有灵,要么就把让王赢把我干掉,要么就让王赢把晨禹干掉,要么就让晨禹想明白了,别再和我争了,也别再不甘心了,我不想日后走的兄弟几个手足相残,说实话,我张超不想做那样的人,但是如果真的逼到那一步了,我就算是不做,那也得做了,我是绝对不可能看着晨禹带走那么多鬼岛的战士的,那会大大的削弱我虎豹穴的势力,而且摸着良心说,这么多年,虎豹穴的一切,我张超是最玩命,也是最尽力的了,不是我看不起他晨禹,如果这些年全靠着你们两个的话,虎豹穴也没有现在,也发展不到现在,但是确实也是因为你们,虎豹穴才走到这个规模的,但是虎豹穴是我的。” 张超对着坟墓又重新开口“他不尊敬我,对我没大没小没有规矩我都可以忍,毕竟他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资历,但是如果他想要带人从虎豹穴走,我真的忍不了。” “鬼圣,兄弟一场,行行好吧,这虎豹穴,我肯定是放不下了,这是我这么多年,也是我最后的东西了,我死可以,但是虎豹穴,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晨禹他现在必须听我的,他敢再单独不听我的命令执行任何一次任务,我绝不会放过他。” “晨禹不是那种能成大事的人,也掌控不了大局,但是现在你手上的那些鬼岛的战士,都听他的命令呢,也算是你为你手上的那些跟着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交代,算是当弟弟的求你了。”张超说到这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似乎又苍老了不少,随即他冲着地上“咣,咣,咣!”的三个响头,就在他刚刚起身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之间,“嘣!嘣!嘣!嘣!嘣!”的一下接着一下的爆炸声音传出,离着他们很近,声音震耳欲聋,整个地面给人的感觉,都像是地动山摇一样,张超和晨禹两个人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因为爆炸是在他们的身后,并不是再他们的脚下。 随着这一系列剧烈的爆炸声音之后,在后面,张超和晨禹两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转头,两个人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就在看过去的那一霎那,发现爆炸的地方,居然是进入到这里的唯一的入口,那一条狭长的通往鬼盅的道路,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