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3】阿叻大力丸打赏加更(五) - 狼与兄弟

【2393】阿叻大力丸打赏加更(五)

片刻之后,他从边上缓缓的开口,依旧是一副一本正经的严肃的样子“可以一试,另外,我会安排人再亡魂山和巴蛇见个面,把行动计划确认一下。” 王赢听见占雄杰这么简单明了,随即他冲着占雄杰笑了笑“这事情,你可以做主吗。” “如果不能做主的话,我就不来了,你可以下车了,走吧!”占雄杰冲着王赢伸手示意了一下,然后那意思是要让王赢自己下车离开,王赢坐在他的边上,上下打量着这个一直板着脸的占雄杰“你是不是以前在行动任务过程中,受过伤?”王赢这一问,占雄杰从边上一脸的无所谓“做我们这一行的,受伤那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我指的是不是伤到了面部的哪根神经,然后不会笑了,成天就会板着一张脸,是不”王赢这一问,边上的占雄杰才听出来了王赢言语之中挑逗的味道,他的脸色这一下更难看了,王赢两手一摊,一脸的无所谓,随即自己把车门拉开,当即就下车了。 下车之后,王赢又给刘牧打过去了一个电话“我上次给你说的,我想要的那批军火的事情,哪怕是淘汰的也可以,你给我准备的怎么样了?” “你冷静一下,我不是说你该我的欠我的,我的意思是说,你帮我引荐一下有武器的人也行,我自己和他们谈,自己买还不行吗,你这么大的火气干嘛,真是服了!…….” 回到现实当中,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占雄杰这一群夜幕的战士虽然有损伤,但是都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而且王赢确实也是挺讲究的,几乎所有的冲锋陷阵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巴蛇他们做的,是巴蛇的士兵打的掩护,掩护住了这些藏在巴蛇士兵当中的夜幕战士,王赢其实自己压根也没有想过就要杀了张超。 他也杀不了张超,张超自己也是聪明,再被夜幕的人围住之后,自己不做任何的抵抗,如果他稍有抵抗,其实王赢自己都已经安排好了人,他抵抗,就干掉他,一劳永逸,但是他和夜幕他们是有协议的,他也指望刘牧给他擦擦屁股,帮帮巴蛇是,所以这一次王赢还真的没敢算计张超,就让夜幕的人把张超带走算了,反正带走张超,张超就算是吃不上枪子,那也是牢底坐穿了,对他也产生不了威胁了,他也是放心不少。 这一次从八角胡同出来,就带着狼一狼二两个人,这一路跑到缅甸,把夜行那一群人都收拾掉了,全都抓了活口,然后用鬼圣的事情把张超一下就打掉了,其实说白了,王赢真的是一切都是环环相扣,夜行那一群人,那些卡虎吉犸家族的人,那肯定是王赢接下来要收拾老五和萨木撒哈的重要手段,毕竟密西乌塔家族,没有他们内部的人呢,外面是进不去的,这王赢,也是又在下一盘大棋了,这一盘大棋当中没有任何一个无用的棋子,不管是哪一步,都是至关重要,哪怕是当时看着一点作用都没有,但是最后,定然都会产生巨大的作用,这王赢接下来的目标,这一下也是呼之欲出了,张超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那接下来,定然就是的狼图腾的东北虎,老五了,这几个人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了,彼此之间,可都是太熟悉了,谁也不用说什么,也都了解的明明白白的,更别提还有萨木撒哈那个老不死的,但是王赢和巴蛇两个人这一次的行为,也是震惊了整个缅甸,更是震撼了整个江湖,王赢又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震惊江湖的事情,这次事情的主角,是张超。 王赢这一次也是真的要好好的放松一下了,张超的事情,也是真的够压抑的,还好,这一次肯定是成了,现在为止,其实他才是真的带着狼一狼二去找妹子了,但是其实就是找妹子,也不是单纯的去找妹子,当然了,那都是后话了......再老太君的天牢内,这里面阴冷潮湿,看不见一点点的太阳光,一个一个的牢房,每一个牢房内部,只有一盏非常暗的昏黄的灯,被关押在这里的人,那都是犯了极大的错误,才会被关押再这里的,所以基本上每个被关押在这里的人,都很惨。 但是毕竟是基本,并不是所有,就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内,这里面灯光明亮,电暖气,桌子,酒,肉,还有牌,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正在打牌,高浪叼着一支烟,眯着眼,手上拿着牌,边上的全都是天牢的看守者,这是自从那个事情以后,高浪就被老太君给羁押到了这里,但是高浪再这老太君大营这么多年,这人缘也真不是白混的。 走到哪儿都是吃香的喝辣的的,就算是在天牢,也是一样的,别的人看见天牢的这些看守,都得使劲巴结着,让自己少糟点罪,但是我们浪哥这边,恰恰相反,一群人打牌,高浪一只脚踩在椅子上面,房间里面吵吵嚷嚷的,不少人都聚集在一起,除了酒肉之外,就是钞票,这点人吵吵嚷嚷的,乱糟糟的,雾气熏天的,高浪再正中间的位置,边上的一个士兵情不自禁的点着了一支烟,高浪二话不说,照着边上的一个士兵脑袋上面就是一巴掌“他妈的,谁让你抽烟的,不知道吗,这里面不能抽烟,晚上你住这里是咋地?”他怒气冲冲的,这个士兵一脸的委屈表情,看着高浪,也不敢说话,随即高浪自己把烟点着了,看着这一桌子的人,连忙伸手“出牌出牌。” 边上的人又开始出牌了,很快,一个士兵从边上开口“浪哥,你咋的了,又进来了。” “那能咋地啊,肯定是被那个王赢坑的,每一次都是这样。”边上另一个士兵下意识的开口,他这话一说完,边上的画风就不对了,周围的几个士兵下意识的都拿着自己的牌,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一脸同情的看着这个下意识开口的士兵。 现在王赢这两个自语再这里已经成为禁忌之词了,别说把王赢这两个字放在一起一起说了,打扑克的时候都不允许说王,只能说大鬼小鬼,赢了钱不能说赢了钱,要说胜了钱,谁敢说,高浪就和谁玩命,这个士兵说完就后悔了,果然,那些人往后退的时候,这个士兵连忙抬头,一脸的委屈,紧跟着高浪一把就把自己手上的扑克甩到了他的脸上,整个人冒着一副要杀人的眼神“老子和你说过没有说过,不许提这个人!”高浪叫吼完了之后,整个人冲着这个士兵就扑了上去,而且所有人都看出来高浪是真的急眼了,否则的话,不会扑上去的第一个动作不是用拳头打,而是开口咬的! 高浪这么一咬,瞬间就把这个士兵按到在了地上,这一顿爆锤,这个士兵也不敢还手啊,高浪这正愤怒的热火朝天呢,外面一个换班的士兵冲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浪哥,老太君他们要对巴蛇大营动武了!而且是和纳楚狂一起联手!”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周围更是鸦雀无声了,这么多年了,说实话,老太君和纳楚狂两个人一直都是处于对峙阶段的,但是这一次,居然一起联手了,这简直比中了五百万彩票的几率还要低,这不是扯淡呢吗,高浪也不动手了,摸着自己的脑袋,下意识的开口“王赢这个小兔崽子,又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了!”他一边说,一边的眼神当中,还是闪过了一丝担忧,这一下,边上也安静了不少…….再老太君的中央营帐内,纳楚狂和老太君两个人坐在一起,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两个人的脸色也都不好看,现在张超已经被夜幕的人给抓住了,而且夜幕的占雄杰一点脸都不给老太君,把老太君和纳楚狂两个人的人都给揍了。 这揍了,两个人没辙不说,还得赶紧撇清关系,毕竟占雄杰身后是有国家撑腰的,这老太君和纳楚狂一开始是不知道的,现在吃了一个哑巴亏也没有办法,等着他们想要去救人的时候,他们就接到了通知,说说是占雄杰他们抓毒贩的时候,碰见了老太君和纳楚狂的人,和这著名的毒枭混在一起,打着老太君和纳楚狂两个人的名号,要把这个金三角著名的大毒枭给带走,这两个人也都是聪明人,毕竟还都有官方身份。 现在也都知道这不是简单的王赢和张超的矛盾了,这王赢是直接就把后台搞到了国家,这是国家的行动,那老太君和纳楚狂就真的不能去救人了,不能去救人不说,还得赶紧撇清关系,说他们不认识张超,那至于他们下属去救张超的事情,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已经严肃处理了,只有这样才可以把自己摘干净,但是显然,占雄杰那边的人也不想让老太君他们太下不来台,差不多就行了,谁都不想把路走的太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