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6】你得救我 - 狼与兄弟

【2436】你得救我

“一个有靠山的王赢,是谁都不愿意面对的,而且这一下,他的靠山还不小,你就光看他这么长时间做出来的这么多事情,就知道了。如果不是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再,他死都死了一万次了,都是一些大佬啊”老五笑呵呵的开口,声音当中充满了无奈“但是他想要一下毁了我,也不可能,咱们毕竟也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没有那么简单。王赢越来越嚣张,越来越强势,心里面不舒服的人,也不是光咱们这一组人,咱们脑袋顶上是没有伞的,但是李土匪也好,降龙伏虎也好,都是有伞的,他们更着急。” “那你就不怕,王赢当初怎么鼓捣着刘牧他们去对付张超,现在就怎么鼓捣占雄杰他们过来对付你老五?你也不干净啊,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萨木撒哈这一句话说道关键点了,老五从边上,这一刻也沉默了,他低头不语。 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我敢打赌,这一次王赢不会鼓捣着夜幕的人来对付我的,首先第一点夜幕不是他们想用就能用的,也不是王赢的私人武装力量,张超的事情是个特例,再中国,单纯的走私武器,情节轻的三到七年,情节最严重的,不过无期徒刑,不会掉脑袋的,但是毒品,五十克海洛因就够死刑了,张超那边数额太巨大了,早都已经引起来官方人的注意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而已,王赢是个引线,主要还是上面有对付张超的意思了,还有就是王赢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没有人想到王赢再这么多选择下会第一时间挑了一个最不可能的人去报复,也没有想到他当下第一选择是去打虎豹穴,而且对付张超,巴蛇出力也很大,能说服刘牧他们动身,巴蛇那边的作用也是很大的,毕竟有一个缅甸的将军大势力帮忙扫清毒贩,这样一来,可以减少他们很大的伤亡,他们也是愿意合作的,咱们这边可没有王赢的盟友,而且王赢收拾张超的时候,从前到后张超没有任何准备的功夫,上面的关系都没有时间去打点,降龙伏虎也来不及反应,张超去一趟鬼盅的功夫,整个人就被抓了,完事就杀了十几个士兵,直接就不可挽回了,现在不一样啊,王赢现在要是想要动夜幕来咱们这里的话,相信我,降龙伏虎和李土匪都不会看着的,他们一定会扶咱们。” “不光他们会扶,他们上面的人也会扶咱们,咱们现在是上面没人,王赢上面是有人的,所以咱们主动对他动手,确实是很不利,若是有人从上面扶着咱们了,咱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招呼王赢了,降龙伏虎他们也愿意看王赢和咱们拼,和咱们打,这样一来,他们就安全了,他们都是想要王赢死的人。” “那既然这样的话,你直接去找降龙伏虎还有李土匪交流就好了,让他们帮你。” “他们这些人和王赢都是一个得性的,吃人不吐骨头的,没有一个值得相信的,如果咱们去找他的话,他们定然会讹咱们一笔的,搞不好还得算计了咱们,说实话,他们这些人我一个都不相信,而且,我也不想给他们这个钱,本来是他们需要咱们帮忙可以给咱们一笔钱的事情,干嘛非要翻过去成了咱们找他们帮忙呢?更何况,我也有信心和王赢好好玩一玩,掰掰手腕,而且根据我这么多年,和王赢打交道的经验来看,王赢他是那种会自己嘬死的人,你或许不用搭理他,他自己嘬着嘬着,没有两天他就被别人干掉了,他的仇人那么多,他哪天突然之间被干死了,我都不会觉得好奇的。” 萨木撒哈从头挺到尾,最后,长出了一口气“反正你的意思,就是不去理会王赢,等着王赢找上门来,过来找咱们的麻烦?就要这么的被动,对吧。”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他那边也要盯着,万一有什么好机会的话,也不排除动手的可能,要动手,就要有足够的把握,王赢现在这个情况,我不敢动,我怕把刘牧他们都招过来,死一万个王赢都没事,你要是死一个夜幕的士兵,你试试。” 萨木撒哈这一下也冷静了不少,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说实话,我是真的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寝食难安的,绝对不能这样。”显然,王赢带给萨木撒哈的压力也是太大了,老五这一下从边上也不吭声了,他眯着眼“抛开一切不说,王赢现在手上还有梅志康,杯子,阿叻,李垚,胡一林,宋剑,张帆,灰血这些人呢,如果这个时候咱们把王赢杀了,这些人都是和王赢关系极近的人,他们的余生肯定就是会奔着咱们来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现在这些人,包括曈昽这些人,都在和李土匪,和降龙伏虎抢地盘呢,咱们这么一做,那就等于是把这些人都引过来了,而且,我之前也算是盛会的人,我现在自己在这边这么久,早都不听盛会的任何调遣了,也不理会降龙伏虎的那些命令了,当初这个狼图腾,都是伏虎给我,让我占着,到时候给他的,我这拿了狼图腾,直接就脱离了盛会。” 老五说到这的时候,自己笑了起来“现在还在这边风生水起的,如果说别人不了解盛会的话,那我对于盛会,那是再了解不过的,盛会有盛会的规矩,我做了这么多事情,现在自立为王了,降龙伏虎,也不会放过我的,因为现在有王赢再前面撑着,他们还不敢和我如何,但是如果王赢不在了,那我也等于少了一面挡箭牌,你明白吗?” 老五这一下也是把自己心窝子里面的东西都掏出来给萨木撒哈说了,显然,这些方面都是萨木撒哈没有想到的地方“别看他们现在和我说笑呵呵的,一口一个东北虎,和我称兄道弟的,丝毫不介意我从盛会叛逃的事情,抢了他们狼图腾自己用的事情,但是如果等着他们闲下来,他们能放过我我老五就把自己的脑袋给你。” 老五说到这的时候,叹了口气,冲着萨木撒哈也笑了起来“别觉得你难,我比你难多了,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不敢动,也不想动,只想防御了把,我是真的没辙,暂时也是真的想不到什么别的太好的办法,我也发愁啊。”老五拍了拍萨姆啥的肩膀,自己起身就离开了,萨木撒哈这一刻也不吭声了,说实话,这些事,他还是头一次知道。 “所以其实现在我觉得,对于咱们来说,最好的方式,那就是发展好我们自己,只要把我们自己发展的足够强大了,剩下的所有事情都好解决,知道我为什么拼命的倒腾军火,武装你,武装我们吗,就算是王赢死了,王赢废了,咱们也安生不了,所以我不想和王赢去你死我活的拼,王赢废了,降龙伏虎腾出来手,就该招呼咱们了。” “你现在一心一意的只想着让王赢死,你是觉得你和王赢有过节,你害怕他报复你,但是你想的全都是你自己,你丝毫没有想过我,别怪我和你说话的态度不好,都体谅一下,所有人压力都很大。”要是论这种江湖上面的人际关系的处理,这萨木撒哈肯定也不是老五的对手,老五这一个棍子一个甜枣的功夫也是实在是了得。 他这也是软硬兼施,这样一来,萨木撒哈被老五整的也是没有脾气了,他从边上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以后注意点,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我也是无奈啊。” 老五笑了笑,两个人都不吭声了,随即老五起身“走吧,别的不说了,先去吃点东西” W市看守所内,在一个不足五平米的禁闭房间内,丰志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床板很硬,这里面一点点阳光都看不见,阴冷潮湿的,丰志已经因为不舒服,身上起了不少湿疹,有些难受,很快,他的午饭又有人送过来了,就是白菜汤泡米饭,就连这种米饭,都是很硬很渣的那种,丰志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他很想再像之前一样,把这些饭菜全都扔掉,一脚就踹翻,但是他也是真的做不到了,他从边上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现在连争吵他也懒得争吵了,只能自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真的饿急眼了,也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了,他很快,就吃完了,吃完之后,甚至于自己还有些没有吃饱,丰志有些不舒服,抬头看了看四周围,一个身影都没有,他低着头,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音,丰志随即抬头,看见了一个穿斗篷,把自己全身都包裹在一起的人出现了,他看着这个身影怎么看怎么熟悉,当这个身影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帽子拿下来,丰志当即就站了起来“土匪!” “嘘!”李土匪连忙抬头看了看周围,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些吃的,递给丰志,好几天了,现在看见鸡腿,看见肉,丰志别提多香了,从边上二话不说,大口大口的就吃起来,很快,这点吃的就一卷而空,随即他坐在边上,打了一个饱嗝“土匪,你得救我!” 李土匪站在门口“这就是我要着急见你的原因,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好好的会去强暴浦煜,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这一次的麻烦是真的大了!” “我疯了我才会去强暴她,你相信她说的话?”丰志从边上当下就站了起来,着急了。 “你别激动,我要是相信那个婊子说的话,我就不会来你这里了,我过来找你就是想要问你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身上衣服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扯开的?都是你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