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白牛就行 - 狼与兄弟

第244章 白牛就行

“任何事情都是要讲证据的,我觉得你对他没有那么大的危害,而且,他如果想要你命的话,也不至于做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那会引起来很多人的注意的,我觉得他不至于傻逼到这种地步,这个事情不会是阿坤做的,而且如果真的是阿坤做的话,他也就没有必要从这里继续坏你了,你人都不在了,他还坏你干嘛?” 胡雪峰真是老警察了,这一句话,直接就点醒了王赢,王赢当即就坐直了身体,看着胡雪峰,想了好一会儿,胡雪峰看着王赢的表情,笑了起来“我说的没错吧?” 王赢从边上点了点头,确实啊,这么一想,阿坤确实就没有动机做这个事情了,如果不是阿坤的话,那就肯定是伟哥和刘敏的仇人了。天籁小说Ww『W. ⒉3TXT.COM “孩子,听我的,朱柯那里也算了,不要在从这个城市待下去了,换个地方吧。” 王赢抬头,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放心吧,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城市的,我死也要死在这里,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了那么久,不能白费,朱柯和八角胡同的事情,不用你管,放心,我一定吧朱柯身后的人查出来,胡局,而且,我没有地方去了,呵呵,死,也要死在这里。”王赢坚定的表情,又重复了一句。 胡雪峰也是一副确实想要查出来朱柯什么的样子“那就换个方式,别从八角胡同。” “你说错了,胡局,还就得从八角胡同,只有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他才会觉得我有价值,而且只有我和阿坤闹的越来越僵,他才会相信我……” 从公安局里面出来,王赢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杨浪,他鼻青脸肿的,居然还能站在那里,王赢走到了他的边上,顺手一搂他的肩膀“今天抱歉了,我想的太简单了,梓麒呢” “医院呢,他得从里面住几天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没啥对不起的。” 杨浪对王赢的态度明显的不一样了,肯定也是因为王赢今天一着急,翻身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抵挡的事情,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为他这样做过,尤其是自己的上司。 几分钟以后,王赢到了医院,看见了医院的里面梓麒,梓麒躺在病床上,还打着点滴,看见王赢的时候,一脸的委屈,想说话吧,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王赢拍了拍他的肩膀,整个人的感觉,糟糕透了…… 中午的时候王赢就回到了家里面,姚雅看见王赢的时候都有些吃惊,他中午是从来不回家吃饭的,以至于连中午饭姚雅都没有准备,是凡骁大中午的跑回来,从外面给姚雅买好的饭菜,姚雅坐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凡骁就在边上陪着,他穿着一身保安制服,手上拿着水杯,看着姚雅吃东西的时候,嘴角挂满了笑容。 他时不时的拍着姚雅的后背,还把水递给她喝,听见外面的声音了,两个人才转头。 姚雅连忙要起身,打算去给王赢做饭,王赢冲着姚雅摇头,他现在也没有吃饭的心思,从边上拿起来了一罐儿啤酒,出门拧开了就大口大口的喝,脑子里面实在太乱了。 越想越乱越想越乱,总觉得自己脑子里面好像错过了一些什么,他满脑子都是阿坤,续浩天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只要搞定了阿坤就可以了。 王赢这边琢磨呢,很快,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电话,里面是蝴蝶的声音“银子,梅志康和曹彬彬两个人开车往回走了,应该是往古城方向走的。” “知道了,谢谢弟妹。”王赢放下电话,思索着蝴蝶的话,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刚好刘敏从房间里面也出来了,这个时间伟哥肯定是在睡觉了。 刘敏穿着打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二十多岁出头的小姑娘,透漏着年轻的气息。 “银子,我出去随便转转,毕竟还要在这个城市多待一段时间的,我看看地形。” “敏姐。”王赢开口说了一声“那个什么,别随便转了,能不能帮我盯着一个人。” 刘敏直接冲着王赢伸手,王赢明白刘敏啥意思,从边上把手机拿出来,递给了刘敏“你好好看看,照片上面的人叫阿坤,他的办公室在他的茶庄,他手下有十多个分公司,八角胡同那边的停车场只是他其中一个分公司,他平时就在茶庄里面办公,能不能帮我监视一下这个人,二十四小时的监视。” “这就是你这边的那个最大势力的仇人,炸弹的事情,可能就是他送过去的,对吗?” “现在看来,应该不会是他了,希望很小,我做这些事情,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私心,我现在就想看看通过监控他,能不能得到什么重要的消息,趁着他不小心,没有防范的时候,挖个坑给他跳,这个人比续浩天要难对付多了,心狠手辣的,不过嫂子,你一定要小心,他的办公室不好进,我进去过,几乎二十四小时有人把手的……” 王赢是肯定不会把盛会的事情和自己的想法,告诉自己身边的任何人,但是也不想隐瞒刘敏他们,利用他们为自己做事情,所以不如就直接说了。 刘敏也知道王赢是什么性子,王赢私心的事情,没有多问一句,随即冲着王赢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和你姐夫干了一辈子这个,保证把他盯得严严实实的……” 市梅花监狱,威严庄重的大门,死一样的寂静,外面两个荷枪实弹武装好的特警,笔直的站立在那里,大门被打开了,里面还有一层一层的铁门,根本看不到尽头。 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小光头,眼睛炯炯有神,他看着周围,荒无人烟,挂着满脸的无所谓,那一脸的玩世不恭,嘴角偶尔浮起的那抹笑容,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几分钟以后,在道路的尽头,一辆奥迪a8L轿车缓缓的行驶了过来。 车子停在了孙琪展的边上,后面的车窗摇下,灰血冲着孙琪展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孙琪展微微一笑,把后备箱的盖子打开,旅行包往里面一扔。 奥迪轿车缓缓的行驶,孙琪展嘴角一直挂着笑容,坐在车上,他翘着二郎腿,边上正好有烟,自己随手就拿起来点着就抽,一点也不客气,灰血从边上上下打量着他,越看这个孩子越有意思“我就喜欢你这种啥底子都没有,还无法无天的样子。” 孙琪展“哈哈”的笑了起来“把天窗给我打开!”话音刚落,边上的全景天窗就被打开了,孙琪展这刚刚的重获自由,没有人能理解他的感受。 他直接从车上站了起来,双手张开,周围荒芜一人,感受着监狱外面的空气,阳光,他兴奋的一塌糊涂“啊!!!!!”孙琪展直接就开始大吼,不停的嚎叫“自由了!老子自由了!!!”孙琪展“哈哈哈哈哈!”的使劲叫吼着。 半个多小时以后,车子行驶进入了市,孙琪展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群,鞋子都脱掉了,感觉太舒爽了,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进去了,很快,车子停在了一个洗浴中心门口,坐在车上,灰血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匕,抓住了孙琪展的手指,轻轻的一滑。 “进去以后洗干净点,让这手上的脏血自己流,这是道上的规矩,衣服从里到外都换了,头和胡子从里面也都在整修一下,和那些脏的东西,都告别。” 孙琪展点了点头,看着自己手指出的血迹往下流,自己转身就下车了,直接进了洗浴中心,坐在车上的灰血,随手把电话拿了起来“夏爷,已经把孙琪展接出来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孙琪展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从洗浴中心里面就出来了,干干净净的,唯一没有变化的,是那凌厉的眼神,以及嘴角那抹无法无天的笑容…… 市,茗和茶庄,这里已经关张了很久很久了,外面停着几辆车,在楼上一个包房内,一个穿着十分漂亮的茶艺小姐,正跪在地上,给边上的人倒茶。 灰血站在房间的角落,夏宏盛和孙琪展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夏宏盛拿起来了边上沏好的茶叶,喝了一口,随即点了点头“嗯,确实不错,这是福建上好的大红袍。” 夏宏盛冲着孙琪展伸手,示意让孙琪展品尝一下,孙琪展端起来茶杯,一饮而尽,倒也直接“夏爷赏识之恩,无以为报,还我自由之恩,无以为报,我孙琪展有生之年,丁当竭尽全力,为夏爷做事,替夏爷分忧,这品尝这玩意,不是我现在这个层面品的出来的,我喝茶,都是一袋子茶扔到一个茶壶,也没有这么多道工序,我是个粗人,喝不出来好坏,但是我是一个人,我知道什么叫做感恩,在这里,我以茶代酒,谢过夏爷。”孙琪展说完,转头,看着身后的人“有没有白酒?白牛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