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1】古城的行动 - 狼与兄弟

【2471】古城的行动

他猛的一个加速,车子“嗡~”的就是一声,飞速行驶,后面的车子更是干脆“咣!”的一声撞开了边上的护栏,从侧面冲着梅志康,正对面的就冲过来了,这要是撞上的话,也是真的麻烦了,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反应了,而且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 两辆车子面对面的行驶,梅志康亲眼看见了对面的驾驶员,嘴角挂着疯狂的笑容,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引爆器,就在两辆车子快要相撞的时候“嘣!”的一声枪响,梅志康亲眼看见狙击枪的子弹穿过了玻璃,打倒了这个人的额头,随即车子当即失控了,梅志康也是蒙的一打方向盘,两辆车子“咣!”的发生了一些擦碰之后,梅志康的车子撞开了边上的马路护栏,随即梅志康都没有停车,在一个加速,直接冲了出去。 边上的妻子搂着自己的孩子,不让孩子目睹这一切,梅志康额头都是汗水,顺手抓住了自己的妻子的手腕“放心,别怕,没事的。”他的妻子很坚强的点了点头。 再看另外一边,那个男子的车子撞到了边上电线杆子上,才停了下来,周围好几个警察也围过去了,拉开车门,看见这个男子已经确认死亡了,副驾驶的警察,赶忙把男子胸口的引爆器给拿了起来,另一个警察看着这个司机胸口的炸药“找拆弹专家…” 古城周边的一座小镇上面的居民区内,几个男子坐在楼下正在抽烟,说说笑笑的,不知道正在交流什么,周围这个时候,出现了两对儿情侣,这两对情侣,一左一右,一边正在交流,另外一边,经过了这几个男子,就看见这两对儿情侣,几乎是同一时间,本来还在说说笑笑呢,但是一瞬间全都动手了,手上的枪支掏了出来,对准了边上的人“不许动!不许动,警察!”周围这一瞬间就混乱了,好多人从侧面也冲出来了。 再楼上,六楼的房间内,一百多平的房子里面,聚集着十来个人,现在基本上都在打牌,喝酒外面的大门,这时候,突然之间就被人给推开了“不许动!不许动!” 几乎是同一时间,好几个特警从楼上纵身一跃,踹开了房间里面的玻璃,手上端着武器也冲进了放“不许动!警察!不许动!!全都不许动!!……”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伴随着夜幕的降临,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了古城的八角胡同跟周围,一行人都带着专业的工具,再这附近就挖了起来,他们的速度很快,三五个人一组,也不知道怎么确定的方位,但是一个多小时不到的时间,他们全都挖到了地下埋着的电缆,几个人拿出来钳子,直接就把地下的电缆,全都给剪短了。 本来八角胡同还有路灯呢,这一刻,整个八角胡同,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一阵黑暗,这几个人直接就消失再了漆黑的夜色之中,大概前后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八角胡同所有的路灯全都恢复了通电,所有的一切,都是用的他们的备用发电机,再次恢复发电之后,整个八角胡同,没有任何的异样,鸦雀无声,所有的商铺也都关门了。 这几个身影全都藏在了阴暗的角落,身后背着一个背包,他们的动作几乎都是一样的,把手上的炸药摆放在了八角胡同,而且,他们摆放炸药的位置,显然都是很早以前都研究好的,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摆放着炸药的,前后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所有人的任务都完成了,他们很迅速的从好几个出口,离开了八角胡同,他们前脚离开八角胡同,就在后面“咣,咣,咣,咣!”的一声连着一声的爆炸声,从八角胡同响起,一幢接着一幢的房子都开始倒塌了,这群人很快的就离开了八角胡同,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随着剧烈的爆炸声音响起,几乎整个八角胡同的人,都被惊醒了…… 再灵镇,依旧是李土匪的那个养殖场内,李土匪和哑蛭两个人坐在一起,正在喝茶,已经你是凌晨两点多了,哑蛭从边上开口“刚刚传回来的消息,八角伙同我们之前制定的所有爆炸点,全部都炸毁了,都是王赢手下那些主要成员的住所,以及他们的几个值班室,全程都挺顺利的,但是伤亡不大。” 哑蛭从边上随即说道“现在八角胡同,王赢的那些下属骨干,已经都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一下午的功夫,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八角胡同现在就住着那些土著老百姓了,暂时还没有查清楚,他们到底是躲到哪儿去了,但是肯定是躲起来了,这王赢真是个胆小鬼,一点点的本事都没有,这种时候了,居然带着人躲起来了。” “躲起来就对了,不躲就不是他的性格了,他这种人,向来能屈能伸的,让所有的兄弟们从古城撤吧,接下来等我这边的消息,我这边的消息有了以后,他们再行动。” “古城的五组人,现在就剩下了一组,白天伏击梅志康他们的所有兄弟,也都被警察抓起来了,不知道到底是谁泄露了口风,反正除了那天再古城行动丧生了一组人以外,警方已经抓捕了三组人了,而且白天的行动,针对于梅志康和阿叻的行动,也都是被警方搅局了,如果没有警方的话,白天的行动也就成功了。” “闹出来这么大的事情,正常的,警方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先把那组人撤回来,现在我们的人手越来越少了,要量力而行。”李土匪说完,边上的哑蛭点了点头。 李土匪显得有些无奈“说实话,这次的行动,比我预计的效果,要差了很多很多。” “警方太强悍了,抓了我们那么多兄弟,否则的话,我们绝对可以中伤他们的。” “不对,是一开始的计划就错了,就不应该上来就直接奔着八角胡同,想把他们一下都解决了,胃口太大了,不一定吃得下不说,吃下了也不好消化,不过也不用着急,我们时间有的是,可以陪着王赢,慢慢的玩,也没想到八角胡同戒备那么森严。” “我现在害怕的是,警方既然一下端了我们那么多的窝点,那么多兄弟被抓住了,会不会把我们这里的位置透漏出去。我现在就是觉得,如果一下三组人都被警方抓获的话,那一定是警方已经完完全全的突破了他们的心理防线了,那他们会把这里说出去吗”哑蛭说完,李土匪笑了笑“他们有人知道这是哪儿么,真正知道这是哪儿的人,都是你的人吧,对于他们没信心,对于你的人呢?哑蛭一听,点了点头,确实也是,这些人来的时候都是被蒙着眼的,走的时候也都是被蒙着眼送走的,所以他们不知道李土匪他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这每个组里面都有一个带队的人,带队的人都是兽组的,都是哑蛭的心腹下属,哑蛭相信他们,是绝对什么都不会说的。 “现在警方已经开始再悬赏缉拿我们了,我们还不知道能躲多久,现在的情报信息网也都断了,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估计不用多久,不用王赢了,警察就把我们收拾了,现在王赢他们这群人都和消失了一样,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稳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会把王赢他们挖出来,然后再让他终身遗憾的。”李土匪笑了起来,随即他自己起身了,和哑蛭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他自己离开了这里,奔着自己的房间就过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土匪坐在床上,一个身影从边上也出现了,给李土匪倒了一杯茶,李土匪摇了摇头“我刚喝完,喝不下了。” “那现在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了,如何呢?”对面的男子很有信心,盯着李土匪“这种时候了,你如果还选择自己盲目动手的话,我觉得你就太不理智了。” “但是如果我说我讨厌盛会,更恶心降龙伏虎,不想和你们这群畜生为伍的话,你会怎么做呢?会不会和警方通风报信,告诉警方,我李土匪藏在什么地方,让他们好过来把我和我的人一窝端了呢?”李土匪一脸讽刺的笑容。 对面的男子摇了摇头“不会的,毕竟只要你还活着,你的精力就都会在王赢的身上,而且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也是明白的,如果你的兽殇彻底倒了,那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盛会了,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多消耗王赢一些势力的。” “错了,我不是简单的消耗王赢的实力,我是要先把王赢除掉,除掉之后在拉着你们这群畜生,鱼死网破,一起完蛋。”李土匪有些凶狠的笑了起来“别想利用老子。” “我们现在谈的是合作,不是利用的问题,这种时候,我们主动低头,坐下来谈谈,愿意给你提供帮助,给你提供王赢,以及王赢身边所有人的信息,这是合作,并不是利用,而且,现在除了我们以外,别人也没有这么强悍的势力,以及信息情报能力,来给你提供这些帮助了,大家都不是傻子,所有人都明白。” “你李土匪现在手上就这么点牌,用一张少一张,而且现在警方还都在找你,抓你,以及抓你的人,如果你这些牌不用再正经地方,老是像你再八角胡同一样,那么着急的和王赢硬碰硬,用不了多久,你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现在王赢明显的也是再躲着你,但是他躲着你也是暂时的,他是在找机会,想要给你一击致命。” 对面男子说的这些,李土匪心里面都明白,随即这个男子笑了起来“而且,我敢打赌,现在你的生命,已经开始倒计时了,你再古城搞出来那么多事情,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曾晋恺给搞倒了,现在他生死不明,如果他出事情的话,对于王赢来说,是一件不小的打击,剩下基本上没有给王赢造成什么影响,那么多死士,其实都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