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8】思念让人疲惫大力丸打赏加更(一) - 狼与兄弟

【2478】思念让人疲惫大力丸打赏加更(一)

波刚看着纳楚狂双鬓的白发,说实话,也不知道是因为他自己发生了幻觉,还是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好,再纳楚狂说这些话之前,他双鬓的白发还没有如此的明显,但是到了现在,他的双鬓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白色。 波刚皱着眉头,目光一直再纳楚狂的身上,纳楚狂也是感觉到了波刚的眼神了,随即纳楚狂转头看了眼边上的镜子,看着自己双鬓的白发的时候,他笑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内心是什么想法,再经受着多么大的煎熬。 他盯着镜子的时候,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下意识的伸手摸着自己的双鬓,随即波刚从边上开口了“这个事情得尽快给民众一个交代,现在满大街都是游行抗议的人呢,你我朋友一场,这么多年关系确实也是不错,我觉得,能保住你的纳楚狂大营,已经是极限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幕后老板吧,至于大营这边怎么安排,你定吧。” 波刚说话的态度语气挺坚决的,显然,这不是再给纳楚狂商量,这是再命令纳楚狂,这么多年了,这波刚,也是头一次这么坚决的和纳楚狂说话,纳楚狂心里也清楚,这是最好的办法,再不然的话,让政府军他们动手的话,那纳楚狂大营,自己这一辈子的心血,可就彻底完蛋了,再被他们弄一个底儿掉,现在最起码还可以安排自己信任的人来接手大营,但是说实话,纳楚狂不信任任何人,最信任的那个,已经让他带着潜蛟离开了,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整个人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看来这是碰见了一个和你一样性格,并且睚眦必报的亡命徒啊,这么一个小人物,最后愣是让他翻了天,都是命。”波刚没有吃多少东西,简单的随便吃了两口,喝了一杯酒,接着他自己也起身了,他走到了纳楚狂的边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上面催的我很急,你还是速度快点吧,这个时候了,也就别舍不得了,我知道,但是没办法,已经这样了,人生就是这样,没有后悔的机会,很多人都是因为走错了一步棋,然后不可挽回,但是并不是世界末日,以后机会还很多呢,现在,别让我难做。” 其实敢这么和纳楚狂说话的人,整个缅甸境内,也只有政府军这边了,波刚自己转身离开了,他前脚离开,后面纳楚狂的一个下属又进来了,他站在纳楚狂边上。 “将军,外面刚刚传送回来的消息,以政府军为主要力量,以老太君巴蛇等人为辅的将军们,再缅甸境内,都产生了大规模的军队调动,以及武器调动,我们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所有情况来看,他们的调动,基本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于我们的,这是貌似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随刻,要和我们鱼死网破的心思了,而且,持家的人,还有巴虎,以及几个平时和咱们称兄道弟的将军们,这个时候也都发声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老太君达成了什么利益协定,已经开始再声讨咱们了,而且他们的部队也有临时调动,除去了他们之外,还有几家咱们曾经的兄弟部队,现在已经联系不上了,要么是联系不上,要么就是故意躲着藏着,都在躲咱们,这群人已经没有底线了。” “树倒弥孙散,墙倒众人推,这个是正常的事情,波刚这么多年拿了我这么多好处,不是再关键时刻,也过来给我施压了吗,政府军都给我施压了,我这一次肯定是躲不过去了,我既然躲不过去的话,那以后缅甸关于我的事情就要结束了,他们的选择我能理解,要么我也从来没有指望过那些人,会在关键时刻,帮我一把,更何况这种事情,肯定是帮不了的,现在已经涉及到了国家颜面了,更是不容迟缓了。” “将军,这群狗日的,实在太过分了,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全军将士,誓死保护将军,我们就要看看,谁能进的了我们纳楚狂大营!”这个将官也是慷慨激昂。 “行了,现在也不是展现忠诚的时候了,事情有大有小,现在已经上升到国家荣誉的层面上了,谁都不会退让半步的,这是一场悬殊的战争,也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政府军收拾我们就富裕了,更别提还有老太君他们这群人了,我们现在不反抗。” 纳楚狂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反抗,损失的至多是我一个人,但是如果反抗的话,损失的就是我们整个纳楚狂大营,我要对我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把这个事情承担下来,没有办法打的。”纳楚狂摇了摇头,靠在了边上,掐揉着自己的自己的额头。 许久之后,纳楚狂从边上叹了口气“帮我把兄弟们再次集合在一起,还有点东西,要给兄弟们分了。”纳楚狂说完之后,自己起身“一会儿我再给大家说。” “纳楚狂将军!”这个将官显然有些不解,纳楚狂伸手一指“一切听我的!”听着纳楚狂都这么说了,这个将官也不吭声了,从边上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纳楚狂嘴角挂着笑容,自己起身就离开了,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贴身随从,几分钟以后,一行人到了一处房间的门口,门口还守着一个警卫员,看见纳楚狂过来的时候,赶忙冲着纳楚狂敬礼,纳楚狂从边上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个地方,是纳楚狂大营的一座“学校”,从外面进入之后,还要连续过三道检查岗,然后才会出现在一个规模很大的四合院门口的位置,这里面戒备也很森严,四合院门口的大门,都是指纹识别的,纳楚狂用自己的指纹识别,才进入了院子。 院子里面东南西北四个房间,建造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看起来和外面的感觉,完完全全的是两个世界,这里面的东房就是学堂,现在再学堂的大门是开着的,从里面可以听见有人在对话,纳楚狂是自己进入的这最后一道门槛,他走到了学堂门口,看你在学堂里面,一个已经年过的六旬的男子,一头白发,站在那里正在讲课,边上的有军事沙盘,还有两个穿着一身军装的人,再配合着的这个年过六旬的男子讲课。 房间里面坐着十几个孩子,这十几个人,都是十几岁的样子,脸上还都透漏着一丝的稚嫩,孩子们都很用心的听课,还有人在时不时的提出问题,整个课堂上面,大家专注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人发现纳楚狂,他就在门口听,听了好一会儿,边上的下课铃声这才响起,孩子们都起身,伸了个懒腰,彼此之间,这才全都聊了起来,说说笑笑的,看着这群孩子,这么说笑,纳楚狂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他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思索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看见这一幕一幕,也是真的触景生情了。 好一会儿的功夫,最里面的白发老者出来了,看着老人出来,纳楚狂赶忙双手抱拳,对他极其的尊敬“老师好。”纳楚狂这一句话喊完,老者笑了笑,转身坐到了院子里面,纳楚狂看着自己老师坐下去了,自己随即也坐下,从边上开始给自己的老师,沏茶,倒茶,脸上一直都是表现着一副很尊敬的样子,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好久没有碰见这么中意的学生了,这一批学生里面,说实话,让我好像看见了当初你们那群人的样子,尤其是里面那个姓蔡的小孩,天资聪慧,实在是一块好玉。” 纳楚狂抬头,看了眼外面玩耍的孩子,一转眼也看见了里面那个姓蔡的小孩,他眯着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小孩,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纳楚狂的老师显然也是知道很多事情,他冲着蔡汉龙笑了起来“这一次大坎儿过不去了,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我该怎么办,老师。”纳楚狂也只有再自己老师的面前,会展现出来这些束手无策的样子,也只有再自己的老师面前,才肯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现在的形势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波刚他们这群人甚至已经调动他们手上的部队。” “如果我不能给所有人一个说法的话,那我的部队就麻烦了,现在明显的最好的结果,那就是我引咎辞职,所有人都能放心安声,但是我辞职的话,必须要有一个人来接手纳楚狂大营,熊建东不行,我已经让他离开去做事情了,而且他也是那块料。” “现在具体应该怎么办,我是想好了,问题就是纳楚狂大营的事情,我还没想好。” “毕竟这是我一辈子的基业,我不能鲁莽。”纳楚狂简单明了“所以还是请老师明示” 这个老者听着纳楚狂说到这的时候,从边上自己喝茶,一边喝茶,一边眼珠子也在滚动,整个人都不知道再思索什么,前前后后过了好一会儿的功夫,他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口“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他笑呵呵的从边上起身,自己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纳楚狂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原地,他再原地站了好一会儿,随即,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小匕首,小匕首十分的精致漂亮,再的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让人心寒的光芒。 他听着自己老师的话,一句一句,前前后后,每一个字,都琢磨了好久好久,随即,纳楚狂一步一步起身了,他走到了那个姓蔡的小孩子面前,他顺手就搂住了这个孩子,他嘴角挂着笑容,孩子看见纳楚狂进来的时候,对于纳楚狂也是十分的尊敬“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