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6】江松被捕 - 狼与兄弟

【2496】江松被捕

看得出来,他是太需要这笔钱了,江松没有在说话,冲着安琥示意了一下,安琥带着这个男子就离开了,江松坐在原地,靠在边上,今天也是真的累了,这些日子,他已经招募了十来个死士了,也都按照李土匪的要求,让他们前往各地了。 江松突然之间显得有些疲惫,几分钟以后,安琥进来了,他看着江松“松哥,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可就成了做慈善的了,这样给,哪儿能给的下去啊,所有来这里的人,肯定都是要钱有急用的,不着急的话肯定也不能拿自己的钱换命啊,要是论身世,论遭遇,那是一个比一个可怜,咱们也不是来做善事的啊,李土匪那边催得紧,还在让咱们赶紧招募一些死士送过去,说是又有什么大任务什么的。” “他以为招募死士和组装炸药一样容易呢?”江松叹了口气“我今天累了,不想说了,我要睡觉了,明天再说吧,辛苦你们了,别再说这个话题了。” 安琥叹了口气,话音刚落,就听见房间里面的小铃铛,突然之间就响了起来,江松抬头,看了眼这小铃铛,转身又看了眼安琥,随即,他从床上面就下来了。 就在江松的木屋外面,四五个穿着便衣的男子出现了,村子里面总共也没有多少户人家,村民们是谁都认识谁的,这么大晚上的,一下出现了这么多陌生的面孔,所以这些人也是早都引起来周围所有人的注意了,几个人推开了院子的大门,其中一个男子拿出来了一张证件,冲着正在种地的农妇开口“警察办案!” 说完,几个警察手上的枪也拿出来了,到了房间门口,一脚就把房间的大门给踹开了,几个人进了房间,房间里面这个时候,空无一人,崔琰走到茶壶边上,摸了摸茶壶,还是热的,很快,外面种地的农夫进来了,到了茶壶边上,还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自己也喝完了,随即微微一笑“几位官爷,要不要一起喝点查,我让老伴儿弄点。” “喝茶就不必了。”崔琰抬头看房间里面,示意了一下,很快房间里面的人就开始搜查了,片刻之后,崔琰站在了房间里面的那个小铃铛处,他看着这小铃铛,顺着这根线,就走到了院子里面的一颗大树边,只要晃动这细细的毛线绳,铃铛就会发生响声。 崔琰看着这一对儿农妇,随即叹了口气,他懒得追究他们,也不想询问他们什么,一来,这些农民很固执,他们不说,那就是不会说的,二来,这一个一个的都是法盲,一穷二白的,吓唬他们也没有用,反而还会引起来他们的反感,毕竟再人家的村头,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吧,崔琰这一次也是因为最近频频发生的爆炸事件,再调查死士身份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死士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在中缅边境呆过,而且根据他们警方的调查已经推算,李土匪手上也没有多少死士了,所以他肯定会招募新鲜血液的,那应该就是再中缅边境有人给他的再招人。 他们是顺着这个线索查过来,然后发现江松的,只不过这一次收网的时候,还让江松跑了,但是毕竟也是准备的十分的充分了,崔琰还在外面四处张望的时候,房间里面就有一个声音传出“崔队,我发现暗道了。”听见里面同事的声音,崔琰回到房间。 就在房间角落的衣柜处,衣柜大门打开,最下面一层是没有板子的,只有一张纸,把这张纸拿开,下面就是一个很明显木头盖子,木头盖子已经被打开了,下面就是地道。 崔琰看见地道的时候,微微笑,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的,他从兜里面拿出来手电,自己率先就进入了地道,边上有人再打电话,呼叫支援了,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四面八方至少再院子里面先后围聚上来了几十口子荷枪实弹武装好的特警。 除了这些特警以外的,所有十几条警犬,崔琰自己也已经进入了密道,密道口虽然看起来很狭窄,但是密道内部,是真正的别有洞天,下来之后,这个位置,至少就能容纳二十多个人,然后再四面八方,至少得有十几个入口,每一个入口内部都是漆黑一片,想来,江松当初在这里藏身,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这十几个入口,就单纯下来的这些警犬,数量都不够,而且,这里面弥漫着怪异的味道,这些怪异的味道,会干扰到警犬的嗅觉,江松他们这准备也是真的够充分的,崔琰站在中间,随即示意了一下,五六个人一组,五六个人一组,前前后后下来了将近百十口子人,全都分散开了,每个洞口都进人了,崔琰这个时候才从房间里面出来,他站在院子里面,和这一对儿农妇打了个招呼,很客气的带着身边的人就离开了。 就再这个小山村的方圆五公里以外的地方,圆形的站位,密密麻麻的站着数不清的穿着迷彩服的士兵,士兵的人数估计得有几千人,他们几米一个岗位,几米一个岗位,已经把这附近包围的水泄不通了,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通过了。 崔琰相信,他们这地道,就算是挖的再长,也不会超过五公里,除了最外围的军队的士兵把守,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再内部,到处都是来来回回巡逻的特警,他们牵着警犬,也在搜查,崔琰就站在小山村门口的位置,这一次他们带来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准备,这是务必要将江松抓捕归案啊,很快,崔琰的一个同事过来了,他看着崔琰“这江松他们够厉害的,下面十六条通道,没有一条死路,十六条通道通往了十六个地方,真是够厉害的。”男子笑了起来“发现他们的行踪了,再库吐纳山。” 库吐纳山离着这个小村子,也就是两公里左右的样子,山下是大批大批的庄稼地,周围也没有别的山峰,就是孤零零的一座大山,崔琰点了点头,自己转身离开。 驱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到达了库吐纳山边上,下车之后,放眼望去,周围满满的都是庄稼地,然后再后面,就是库吐纳山脉了,崔琰示意了一下,边上的人就开始调动警力,警力不够了,就开始调动附近的军队,周围慢慢的,一辆一辆的军卡全都运输着数不清的士兵出现了,这些士兵全都是带着武器,一批一批的分批次的从不同的地方,奔着库吐纳山脉的方向围拢,这是一个圆形的包围状态。 这周围的军卡,一辆接着一辆的,密密麻麻吗的至少得来了几十辆,还不算最外面包围戒严的那些士兵,这一算,出动的兵力,得有大几千人了,这些事情从头到脚都是崔琰协调的,崔演的同事都有些诧异了“我说崔队,你这次动用了这么多人?” “这些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敢和国家作对,扰乱社会治安,无视法律,他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崔琰微微一笑,自己从边上也把枪掏了出来,也动身进了庄稼地。 既阻碍库吐纳山脉的半山腰上,安琥拉着江松,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毕竟爬山也是挺累的,看着江松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安琥从边上也着急了“快点,老大。” “快不快的都是一个结果,也没啥新鲜的了。”江松气喘吁吁的,两个人都很狼狈,浑身上下也都很埋汰,他手上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收缩望远镜,递给了边上的安琥,安琥拿起来望远镜,顺着江松手指的方向,他透过这望远镜,发现在不远处的路边上,一眼望不到尽头,停着的全都是清一色的军卡,这些军卡停在那里。 然后再周围,还站着满满的士兵,四面八方,从哪儿望去,感觉都是人,安琥看见这一切的时候,自己从边上也坐下来了,他和江松两个人靠在一起,递给了江松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了一支烟,整个人这一刻,显得突然之间放松了不少。 “咱们两个还是真的挺有面子了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这被抓住了,也不冤” “我知道咱们两个迟早会有这一天的,李土匪这么疯,咱们陪着他一起疯,等于是公开对抗叫板法律了,能有好结果吗,一切都是暂时的,要么你以为王赢为啥跑?” “王赢跑的原因就是他看透了,李土匪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不用他出手,肯定警察就会收拾咱们的,所以他不和咱们硬碰硬,就一直躲着,让咱们有劲儿没有地方去用,就等着警察来收拾咱们,所以现在的事情就是这样了,你也看见了,到底是来了。” “其实能抗这么久,我都已经挺超出预料了,这也是李土匪这么长时间准备的充分,要么估计我们也早都完蛋了,其实这一下也好,这么长时间了,睡觉都睡不踏实,现在至少可以睡个踏实觉了,让李土匪自己疯吧,他也没有啥好日子了。” 江松叹了口气,笑了起来,边上的安琥也笑了,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无奈,眼神当中没有丝毫任何抵抗的情绪,两个人靠在边上,江松突然之间冲着安琥开口“有水吗。”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水干嘛?”安琥问完,江松从边上开口“洗干净点。”安琥听见江松说这句话的时候,愣住了,从边上思考着江松的话,很快,他们下面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些士兵的身影,好几束手电,也照射再了他们的身上,俩人也不跑了… 次日清晨,再封城公安局的审讯室内,江松,还有崔琰,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江松坐在审讯椅上,带着一副手铐,崔琰从边上微微一笑“江松,找你干嘛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