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0】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 狼与兄弟

【2520】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夜幕所有的规章制度明明确确,每一个士兵,都是记录在案,外面的人不会随便的进来,也不可能随便的进来,想要进夜幕,再方圆十几公里开始就会被发现,更别提离开了,想要离开夜幕,也是一样的,所以说,当初想要谋杀小马哥的凶手,说是动手之后,自己就离开了,逃跑了,这是骗鬼的说法,就算是夜幕普通的戒严水平,他都不可能逃窜的,再发生了枪响之后,他更不可能逃窜了,所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那个人再开枪打了小马哥之后,根本就没有离开,只是光明正大的又变回了自己,再夜幕这个地方,哪怕随便放个屁,想要查也能从监控里面查出来,这么大一个大活人,会查不出来吗?我们再夜幕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我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对你负责任的,刘牧,这个事情你怎么给我解释?嗯?是谁想要杀害小马哥呢?杀了还跑了,别说所谓的地道之类的学说,那些都是骗傻子的,他肯定不会是瞬间转移进来打了一枪,又瞬间转移走的,所以这里面肯定是有内情的,我这么多年不说,是我再等。” “王赢,你别疑神疑鬼的了,这个事情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很多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夜幕也是一点一点的再改进的,再马叶全的那个事情出了以后,夜幕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就在刘牧还想说话的时候,王赢打断了他。 “你不觉得你现在现编这些,再收场,有点晚吗?从马叶全出事前后,整个夜幕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重大的改变,这些事情我这两天和占雄杰聊天的时候,也早都确认过了,占雄杰他们所有人也都对那天马叶全出事的事情感到蹊跷,那个事情现在再也夜幕已经是一个谜了,其实这个事情挺简单的,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环扣着一环的,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哦,还有你幕后的那个人,把你提到纪委的那个人,那个人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就是刘鸥的师傅吧?” 刘牧从边上不吭声了,坐在了边上,就这么盯着王赢,随即王赢微微一笑,长出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关于盛会与兽殇这些势力,这么长时间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基本上一直都被下面的秦啊,葬啊,海啊,这些人给压制住了,所以一直没有真正的传到一号的那里,或者说,传到的时候也已经被细化了很多很多,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再或者说,已经重视了,安排人去处理了,后来也被他们层层恶化了。” “但是真正引发了上面地震,彻底要重视起来这个案子的起因,那就是刘鸥的事情,刘鸥是一个直性子的人,而且是一个公正廉明的警察,他认准的事情,就一定要查到底,他当初通过封城枪击案,卷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漩涡当中,本来他早就可以置身事外,你肯定也无数次的劝过他,让他不要参与了,但是刘鸥对于这种事情,你是说不动的,所以刘鸥一直再查,要查到底,这样一来,刘鸥就触动了上面很多人的利益。 至于刘鸥的师傅,和刘鸥两个人一样,都绝对是好警察,他的师傅是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其实却能够得着一只大手的人,刘鸥是他师傅最的以为荣的徒弟,也是他师傅的骄傲,两个人性格,脾气,理念永远一致,廉政执法,不放过任何一个凡人,也不错怪任何一个好人,他们是真的好警察,是模范。” 王赢微微一笑“我和刘鸥打过很多次交道,我知道他有个师傅的存在,但是估计很多人不知道刘鸥有个师傅的存在,再或者说,他们压根就看不上刘鸥,也看不上刘鸥的师傅,所以在因为刘鸥不惜一切的追这个案子的时候,这些人害怕自己暴漏,害怕刘鸥把事态扩大,所以就开始威胁刘鸥了,但是刘鸥是什么性子,他怎么会害怕人的威胁呢,所以不管别人怎么威胁他,他依旧我行我素,就是要把这个案子查到底。” “他谁的都不听,你的话也不听,他这种誓死要追查真相,为了维持正义,不怕得罪任何权贵的性格,那还是再往下查,而且,他很厉害,这么多年,破过无数大案要案,他往下查的时候,还是真的就查到了很多蛛丝马迹,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再让刘鸥这么查下去的话,他肯定会查出来很多事情,如果这样的话,那对于很多人,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了,既然不能让刘鸥直接闭嘴的话,那就只能让他闭上眼睛了。” “所以最后刘鸥被人害死了,一个人民好警察,就被这些畜生给害死了。”王赢说到这的时候,显得很是严肃“我王赢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内心还是有一种正气的,更别提刘鸥还救过我不仅仅一次两次,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也早被害死了,所以说,刘鸥的事情,是所有人都没有想象到的,但是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刘鸥被人害死了,激怒了你,激怒了刘鸥的师傅,这里面最大的意外,应该就是刘鸥的师傅吧,其实你自己平时也只是知道,刘鸥有这么一个师傅,但是你也从来没有关心过刘鸥这个师傅的背景情况,所以,再你十分愤怒的时候,刘鸥的师傅,已经悄然无息的通过自己不知道哪一层的关系,直接把手伸到了最上层。” “这可是堂堂的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就这样被人害死了,而且还是一个获奖无数的人民好警察,就这样被人害死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他师傅好厉害啊,也不知道他师傅哪儿来的关系,反正就是把这个事情捅上去了,其实这个事情不光是超乎你的意料,肯定也超出了行凶者的预料,就假设这个人是秦的话,秦觉得这个刘鸥太不懂事了,也不能阻止他,害怕他给自己惹麻烦,干脆就收拾掉他好了,制造一场意外,反正刘鸥也没有什么背景,他也不用太过于在意,最多就是到你这里了。” “但是没想到刘鸥这个师傅给了他惊喜,从暗中推波助澜,把这个事情捅上去了,当刘鸥的案件真正的被重视起来的时候,秦他们或许还不知道,还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呢,和往常一样,吃喝玩乐的,该干啥干啥,但是其实上面已经重视起来这个案子了。” “所以才会有你现在的这个老大,来找到你,因为他知道你和刘鸥的关系,也知道找谁秘密彻查刘鸥的这个案子,最安全,最不容易打草惊蛇,显然刘鸥的这个案子涉及牵连的人,事,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马虎不得,也不能打草惊蛇。” “你和你现在的那个老大,应该算是一拍即合,你直接听从他的命令,他直接传达一号的命令,要查刘鸥这个案子,要查到底,你也是有了信心,因为被人重视起来了,要开始查的话,一定也就能查了,我当时说过,夜幕不是亲儿子,鬼岛没了,夜幕都会有被收编的可能,这只部队的番号还能存在多久,还不知道,所以哪怕是你刘牧,你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直接把刘鸥的案子捅上天,但是他师傅却有这个本事,一个退休的老公安干警,哪儿来的这样的本事呢?其实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老公安干警一辈子抓过很多坏人,做过很多好事,也救过很多人,他救的一个家庭的孩子,身居要职,这个人感恩啊,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记着老公安干警的恩惠,这个事情其实是没有人知道的,老公安干净,这一辈子清正廉洁,也不愿意动用这些关系,直到刘鸥的死亡,让他破例了,让他愤怒了,他要给自己徒弟一个交代。但是我知道,就算是老公安干警不在后面突然之间帮忙的话,你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肯定也会想办法吧事情捅出去,搞大,然后查到底的,但是那个情况下的你,和现在这个情况下的你,也是截然不同的,办事也没有这样的顺利,我说的对吧?” 王赢又有些疲惫了,他拿起来了氧气罩,自己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氧气,好一会的功夫,他摘下氧气罩,笑呵呵的继续开口“重担落到了你的身上,这么好的机会,上面还有人挺你,所以你决定要给你弟弟报仇了,但是报仇不是容易的事情,最主要的,杀害刘鸥的凶手你都没有办法确定,但是无外乎,就是那几个人,秦,葬,海,除此之外,不会再有别人,因为刘鸥没有涉及到别人的利益,而且这几个人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的,所以你干脆就一起都收拾了就完了,但是这些人都不是小人物啊,一个一个的放在古代那全都是封疆大吏,封疆大吏是随随便便说扳倒就能扳倒的吗,哪怕是查他们,都需要付出很大很大的代价,还有勇气,但是你为了你的弟弟,你立下了军令状,你心里面清楚,这些人要查肯定查得到的,因为你对于盛会,兽殇,灵鹫这些人,也是太过于了解了,知道他们太多太多的事情了,但是说实话,就算是知道,想要真正的查起来的话,也没有那么容易,但是至少上面有意思要查了,那你做很多事情就方便了很多,你为了查这个案子,还不打草惊蛇,想了很多很多的办法,反正如果是单纯的靠你下去查的话,那肯定是什么都查不出来的。” “所以你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用我来查,我王赢也是命大,本来蛊毒都要死了,结果碰见了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就算是那天那个人不要我的命,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我自己的身体状态我太了解了,结果他们觉得我王赢知道的事情太多,我活着的话,他们还是有危险,所以也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