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0】花岗岩的脑袋 - 狼与兄弟

【2660】花岗岩的脑袋

很快,陈火火从边上过来了,他坐在老农的身边,上下打量着老农“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你现在是带着我们往萨木撒哈部落的侧山方向走,侧山是密西乌塔家族的禁地,那里面的困神局,和我们现在的困神局,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语,因为那个时候的困神局,都是密西乌塔家族的老祖宗们留下来的,那个时候的困神局,才是真正的精华,我们家族现在还遗留下来的这些困神局,基本上也就学到了当时的一半儿的水平,所以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家族内部,或许就算萨木撒哈长老,都未必有本事,能进出侧山的困神局,更别提我们了,所以我不相信你能从侧山开辟出了一条路,不可能。” 老农听见陈火火这么说,笑了起来“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会发生的事情,是吗?”老农一边说,一边看着陈火火“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人,胆小,或者害怕某一件事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迈出这第一步,但是或许有一天,他迈出了这第一步,那剩下的事情,一切的一切,也就全部都很无所谓了,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出来,你们所谓的侧山,有多么厉害的困神局,除了难爬一些,地势陡峭之外,剩下的所有的一切,我觉得都挺没啥问题,我今天出来的时候,就是从后山我自己亲自开辟出来的那一条路出来的,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那里不仅很容易进出,甚至于,连一个困神局都没有,真正危险的不好通过的地方,是在要出密西乌塔家族那里,但是只要从那里出来了,外面甚至于连一个守卫都没有,我们一会儿进去的时候,最关键的,最危险的地方,也是在于刚刚进密西乌塔家族的地方,只要绕进去了,能从里面站住脚了,那一切也就都好办了,不过我个人的建议是我能进了密西乌塔家族之后,不要着急先对付萨木撒哈的部落,因为萨木撒哈的部落现在聚集着太多太多的巡逻将,巡逻长,还有不少守卫将,他们都守在那里,我们进入之后,往别的族长的部落前行,相比于萨木撒哈那里,别的部落那里的守卫就要松懈的多,我相信就按照我们这些人的水平来看,只要逃过了萨木撒哈的部落,再别的部落,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成” “不可能,密西乌塔家族侧山这些地方,怎么可能会没有困神局,绝对不可能!”陈火火从边上当即就摇头“整个密西乌塔家族,只有一个出入口,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说不可能,那好,我问问你,陈火火,你真的去看过吗,真正的往侧山走过吗?就说不可能,那些困神局,你进去过吗?你就说不可能?” 这一句话,是真的把陈火火给问住了,是啊,这些地方他还是真的没有进去过,甚至于关于密西乌塔家族,只有一个进出口的事情,也是从他们小时候开始就耳读目染的事情,但是真正的,他们也从来没有人去看过,但是所有人都在说,真正有没有人去看过,那也不清楚,看着这边陈火火不吭声了,边上的王赢跟着问了一句“据我所知,所有的困神局,应该都是需要有专人平时护理的吧,包括那些机关暗道,平时也是需要人维护的,那你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困神局,这么多年了,没有人进去过,那就是说,也没有人维护过,他还会发挥之前的所有作用吗?还有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些年,全球的气候都在回暖,包括气温,气候,和之前也是截然不同,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你们密西乌塔家族的困神局,应该和气温,气候这些,也都有很直接的关系吧?如果这些改变了,会不会影响到你们困神局发挥作用呢?而且这么多年了,有没有过地质灾害,有没有过地震,或者说,有没有过打雷下雨闪电,或者有没有动物进去过,萨木撒哈是一个很擅长洗脑的人,他一直也是在给你们密西乌塔家族的所有人再洗脑,我说的没错吧?你出来以后,看着外面的世界,和萨木撒哈说的世界,不一样吧?” 王赢这话说的确实没错,边上的陈火火也不吭声了,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说的话,那确实也是有可能的,那些地方对于我们密西乌塔家族每一个人来说都是禁地,我们族内不会有任何人随便走近那些地方的,也不会有人去。”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就在你们的这几个部落来回游荡,我看着你们这些思想陈旧的二逼青年就来气,成天密西乌塔,成天太阳神的这个那个的,萨木撒哈一口一个高等民族,一口一个太阳神的后裔,然后就把你们这群二逼所有人都洗脑成真正的以为自己是后裔了,要不是靠着一些古老的歪门邪术,你们这些人早就完蛋了,不信出来试试,不跑远了,就在山城,平趟你们就和玩一样,还真的觉得自己怎么滴了。”老农说话不好听,毕竟陈火火怀疑他,让他也是真的上火了。 但是这么一说,陈火火从边上也不乐意了,一下就站了起来,王赢跟着也开口“老农” “我没说错话,知道他们这些人的思想有多落伍吗,什么都没有见过,萨木撒哈就是神,他说什么他们这些人就信什么,这么长时间了,我是真的长见识了,一个一个的一点点的主见都没有,像是一条狗一样,人家说怎么滴,他们就怎么滴,别怪我说话难听,老子玩命探出来的一条进山路,被这个孙子这么说,我能不生气吗!” 陈火火看着老农如此说话,也是控制不住了,整个人奔着老农就扑了上去,两人顺间打斗再了一起,如果论打架的话,老农是肯定打不过陈火火的,还好,周围有李垚灰血一行人拉架,很快也是把双方给拉开了,王赢都差点急眼了,这样才让双方都平静了下来,大家也就是简单的又休息了十几分钟,再王赢的示意下,老农带着人群又往前走了,这一次他们前行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一处山脚下,再到达这片山脚下的时候,周围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树林,但是这个时候的树林,和别的树林,已经没有区别了,也没有丝毫一点点的困神局,而且,这个时候,陈火火也大概认出来了这个方位,他们这些人,是已经到了密西乌塔家族,萨木撒哈部落的山脚下了,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脑袋顶上,正上方,就是萨木撒哈的部落一脚了,按照萨木撒哈的描述,这附近应该十分的凶险,甚至于连一只动物都没有,到处都是机关暗道,以及他们的老祖宗留下来的困神局的,但是此时此刻,这里却只有一片树林,和往常普通的树林没有任何的区别,陈火火这是彻底不吭声了,老农还没有一点放过他的意思,言语之中,还是充满了嘲讽“萨木撒哈惧怕自己的族人接受外面的任何新鲜事物,因为所有接受外面事务的人,基本上都不愿意回来了,包括无干,也是一样的,从外面呆久了,享受着外面的生活了,谁还愿意跑这原始社会生活来啊,也适应不了。” “而且都往出跑,再传开的话,他们的家族部落也就散了,他还当个狗屁的族长,也不会有人尊重他了,他玩的那些戏法,什么光芒万丈,什么这个那个的,那都是光线的折射远离,几片镜子就能搞定的事情,从我们的世界找个魔术师过来,都比他强,而且还不是强一点半点,反正对面都是一群傻子,也好糊弄。”老农这是抓住理不饶人啊,陈火火从边上生着闷气,但是也不吭声了,最后还是王赢开口制止的老农。 “行了,别再说下去了,人家都已经不吭声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王赢说完,老农撇了撇嘴,也不吭声了,抬头看着自己的脑袋顶上,小铁牛这个时候也走到了老农的身后,他抬头看着脑袋顶上的山峰,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摸着自己的大头。 “问题是现在就算是这样的,这里面的困神局和机关暗道什么的都废了,都完蛋了,但是这山怎么爬啊?我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险峻的山体,这没法爬啊!”小铁牛一边说,一边上去使劲的敲了敲山体的岩石“花岗岩,全都是花岗岩啊!我对这花岗岩太熟啊,他们从小就说我是黄岗岩的脑袋。” 大家这个时候也才都仔细的盯着面前的山体观察,整座大山呈现出奇特的花岗岩山岭,山峰、山脊、峡谷、坪、台等地貌,各类不同地貌的自然组合,形成了错落有致,跌宕起伏,岭崖相间、奇石耸立、崖壁峭立,如刀削斧劈,直上直下。从山脚到山顶,深壑万丈,壁立千仞,危崖高耸,山峰如利剑直插云霄,磅礴奇伟,凌空高表,看着这山体,几乎是和华山都是一模一样的山体构造,这种山体怎么可能爬上去啊。

上一篇   【2659】无人能挡

下一篇   【2661】两个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