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2】刘牧的警告 - 狼与兄弟

【2702】刘牧的警告

“然后怨神只要出几个能带路的人,带着这些士兵,当初卡虎吉犸怎么从密西乌塔逃到亡魂山的,那从亡魂山就能怎么到密西乌塔,怨神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所以他对于自己的死活无所谓,对于他们所有神将团的神将的死活无所谓,对于所谓的财宝,黄金,他更是无所谓的态度,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要与密西乌塔家族,鱼死网破,他要毁了密西乌塔家族,所以再你们打斗到最后的时候,会有这么多这么庞大的势力出现,也是正常的吧,这个可能不能排除吧?而且你不清楚怨神可能会和谁联系,到底最后是和谁联系了,甚至于你不能确定这个苏冷,是不是真的名字,还是他们欲盖弥彰的名字,缅甸那么多的私人军阀,派出来一个几百人的队伍,谁都能可能做的处理吧,尤其是你刚刚所的那样,巨大的利益诱惑再,这些人什么都做的出来,而且明显他们也已经成功了,你和怨神之间的事情,你一直以为他是个武夫,一切都在你的安排算计之中,但是其实上,你是被他骗了,不是吗?”刘牧笑了起来“你觉得你一直在利用他,让他能搜集旧部,暂时吸引密西乌塔家族的火力就够了,你从中间干掉萨木撒哈,但是实际上呢,反而也是怨神利用了你,利用了密西乌塔家族的宝藏,你王赢这多的仇人,再加上可能会有的这么多的宝藏,足以让很多大军阀动心,然后和怨神合作的,只要把这些军阀的下属引到密西乌塔,那怨神就肯定赢了,因为这些人只要到了密西乌塔,那他们就会发现黄金,那他们对于黄金的贪婪程度,剩下的事情都不用说了,密西乌塔家族肯定也就完蛋了,这是百分之一百的事情。” “至于他们去的路线,我觉得会和大祭司有关系,大祭司再整个密西乌塔家族卧底了那么久,连血狼都秘密培育出来了这么多只,那这么长时间,自己暗自私下准备出来一条出路,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怨神定然也是拿出来了不少证据,不少筹码,来说服这些人的,但是具体是谁,你想要找到,那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 其实刘牧说的这些,王赢是没有想到的,毕竟人无完人,王赢也不是神仙,什么都知道,刘牧这些话,也是点醒了王赢,但是转念之间,王赢内心就产生了一股子异常警惕的感觉,他上下打量着刘牧,心里面有些诧异,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王赢这边还在思索呢,边上的刘牧再一次的开口了“而且我觉得你现在不要光思考这个问题了,这里面你可以怀疑的人太多了,你想要完完全全的都整明白的话,不定要何年何月了,或许也是需要契机,你才能找到突破口,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三义堂。” “三义堂?这是什么玩意?”王赢从边上迷糊了,还想说话的时候,刘牧自己顺手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份文件夹,他把这份文件地道了王赢的面前“如果你看完了,你记着把这些资料都删除掉,千万不要流漏出来,三义堂是最近新崛起的一个大组织,用暴力并且带有明显的组织性质的方式敛财,这些年发展的规模,现在已经可以和盛会持平,并且稳稳的盖过盛会一头了,三义堂有三个堂主,老大是韩彪,老二是良子,老三是孙琪展,三个堂主的三个堂口,兵多将广,地盘极大,和盛会也是不断的发生矛盾,但是最近的几次矛盾的发生,也都是盛会吃了亏,可以说三义堂是现在整个江湖上面,最最强盛的一个组织了,而且势力还是在不断的提升。” “现在我们的人已经盯着三义堂盯了好久了,对于他们的容忍程度,几乎也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貌似他们自己那边也有点的知觉了,最近以韩彪为首的这些人,行为处事,也都低调了不少,但是对付他们,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这三个人当中,做事情最猖狂,最狂妄,最不计后果的是谁,我不说,你应该也是清楚的。” “而且他们发展到现在,发展了这么久,其实身后一直是有一只大手再扶持他们的,然后,这只大手,就是葬,我们几次要动手的时候,没有动手成功,很大程度上,也是在于那边的压力以及阻扰。”刘牧靠在边上“只不过这一次葬精明了很多,从扶持他们开始,他就没有楼过面儿,一直都是让他的一个下属马仔去露面的,而且这个下属马仔甚至于连一个官职官位都没有,他已经把韩彪他们给糊弄了,韩彪他们自己现在都不清楚,其实他们一直只是葬手上的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而已。” “现在他们已经形成了规模,他们三义堂的大部分盈利,也都是交给了葬的那个马仔,那个马仔再通过他的方式洗钱,把钱给葬,这样一来,查不到任何关于葬的消息,还有就是韩彪他们这些人,这些年了,一直也在寻找一个人,哪怕是到了现在了,他们也在找这个人,甚至于说,他们目前来说找人的积极性已经超过了他们的发展。” “他们要找姚木。”王赢从边上说了一句,刚一说完,刘牧从边上点了点头,随即笑了起来“没错,他们就是要找姚木,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姚木而已,但是这不妨碍孙琪展他们这一伙人,已经成为了葬手上的一颗可以牵制我们,哦,不,是牵制你王赢的棋子,毕竟姚木是认识你的,而且当初姚木还亲手拿着保命符找过你,只不过你没有在意而已,对吧,你和姚木,都是灵鹫最后要保护的对象,到现在为止,灵鹫手上的保命符还没有露面呢,这个保命符会要葬的命,所以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扶持孙琪展,其实说白了,也是给自己一个谈判的筹码。” “如果哪天真的姚木再一次的来找你王赢,和你说这保命符的事情了,真的把这保命符给你了,那你拿着这保命符,也不敢如何葬,反而还会被他牵制,因为孙琪展他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葬那只手一移开,孙琪展他们肯定完蛋,他知道用谁牵制你最好使,而且还能把他自己的关系撇开,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刘牧说到这的时候,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是一个聪明人,话说到这了,别的地方肯定也就不用我说了,你自己琢磨吧,我的意思你很清楚的,我也一直再寻找姚木,我不想哪一天,如果真的找到姚木了,你再受葬的牵制,关于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要么孙琪展他们现在的行为,也是迟早会被收拾掉的行为,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他们真的以为无法无天了,不知道什么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王赢。”说到这的时候,刘牧再今天的所有交流当中,展现出来了态度最强硬的一面“葬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他最后一定是要接受法律的制裁的,他所有的一切的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的,我们两个人就算算不上朋友,但是也不至于算是敌人吧,我做过一些不考虑你自身利益的事情,但是你王赢一点都没差的也全都给我还回来了,我刘牧大老爷们,现在这一点我认,但是这个事情,也算是我提前给你打好招呼了,这孙琪展也是一个不听劝的人,否则的话,这么多年,你也是早就劝过来了,如果你能把他拉到正途,这样最好,如果你拉不回来的话,咱们丑话也说在前面了,人得讲理!如果你拉回来了,孙琪展可以做污点证人的,或许还可以没事,只要他肯放手。” 听着刘牧这么说话,王赢这一下是真的纠结了,孙琪展的事情他都给忘记了,现在这样想起来,他才觉得有些后怕,孙琪展是真的不是听劝的人,王赢从认识孙琪展的时候就在劝他,他这性格,这么多年了了,还是这样,更别提到现在,他家大业大的这么大了,而且王赢还不能和他直说,要是直说的话,那更麻烦,想来孙琪展和良子以及韩彪这么多年的过命情谊,王赢是真的纠结了,他揉着自己的额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刘牧从边上起身了,他转身就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开口“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再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把孙琪展的事情处理清楚了,如果你处理不了的话,那我们就要准备处理了,他们的势力太大了,我也害怕他们的大势力,把姚木抓到了,再再我们之前,交给了葬,那样的话,可就真的麻烦了,而且,我们的意见已经统一了,不管他们找不找的到姚木,不管能不能通过他们抓到葬的一些把柄,我们都打算要对他们下手了,打掉他们的单纯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他们用他们现在庞大的势力,地毯式的搜索到姚木,打掉他们,就是打掉了葬的手,而且我们搜集的证据已经足够的多了,银子,你自己考虑吧,马叶全的事情我是确实是有错在先,如果孙琪展还这样的话,那不好意思了。”刘牧说到这,自己起身离开了。

上一篇   【2701】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