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6】盛会的旋涡 - 狼与兄弟

【2706】盛会的旋涡

“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没有听过吗?更何况你们是怎么起家的,身上多少事情你自己心里面没数吗,那会起家是为了什么,现在一个一个的生活都这么好了,不应该居安思危么?”王赢盯着孙琪展“那你觉得你们这么多年做的这么多事情,警方就一点点都不知情,是不是,还是觉得韩彪上面的保护伞,当初能把你们从监狱救出来,现在就能给你们扫清一切,搞定一切?时代已经不一样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你知道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这样下去的话,那最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行了,行了,行了,你又开始了,银子,腻不腻啊!”孙琪展一脸的无所谓“好不容易见面了,咱们就别说这些了,十多年前你就和我这么说,这个那个的,一转眼的功夫,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孙琪展不是一样还是好好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你不能把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别人,是不是?咱们兄弟好久不见了,就别说这些了,这些年我也听着你说听腻了,放心吧,我心里面有数的。” “你心里面有没有数我不知道,但是无法无天肯定是有的。”王赢从边上拿起来一杯红酒,自己品了一口,他放下红酒杯的时候,孙琪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整个人十分的猖狂“展爷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什么是法?什么是天?我就是!哈哈哈哈!来,银子,干杯!”孙琪展从边上拿起来了红酒杯,和王赢两个人一饮而尽,王赢脸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嘴角挂着笑容,凡骁其实听见孙琪展这么说话,内心还是挺郁闷的,这孙琪展,现在这些年,比之前还要猖狂了,这样来,一定会出事的,而且这一次王赢过来,虽然他是怎么计划的凡骁不知道,但是王赢肯定是要把孙琪展从这个坑里面拉出来的,他低着头,也不说话,但是他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片刻之后,孙琪展从边上放下酒杯,翘着二郎腿,十分的平静“你这次干嘛来了,是单纯的来看看我,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孙琪展这个时候突然转头了。 “就是单纯的看看你,顺便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聊聊,你知道不知道一个叫姚木的人” “姚木?你也找他?”孙琪展从边上思索了片刻,也没有隐瞒王赢“我们找这个叫姚木的已经找了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于已经有年头了,外面的悬赏公告也发了不少,道上的人不少也在帮忙找,但是到现在一点点的下落都没有,最近的一回似乎是快抓到了,但是又被他跑了,我现在觉得这个姚木,应该不仅仅是隐姓埋名这么简单,他肯定动刀了,整容了,他现在的容貌和我们手上掌控的资料的容貌,那是绝对不一样的,否则的话,我们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一点点他的消息都没有,而且这个人肯定很聪明反侦察能力极强,提到姚木,我还真的挺郁闷的,这些年别的一切都挺顺利的,唯独这个姚木,但是我们也不能把哪一个人都抓起来化验DNA啊,这整容了就真不好找了,但是你找姚木做什么啊?这个姚木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引人关注!” “那你难道找了这个姚木这么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他吗?那是谁让你找他的呢?” “我大哥啊!”孙琪展直接开口“要么谁没事闲着找他啊,可是貌似我大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姚木,我们几个没事喝酒的时候,探讨了这么久,是大哥的老大,要找姚木的,而且貌似姚木这个人,看起来是十分十分的重要的一个人物,那你为啥找?”其实孙琪展这一句话问完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但是边上的凡骁,都很敏感的感觉到了,孙琪展他们现在确实就是一群棋子,还是可以随时被舍弃的棋子,只不过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而已,层次上面,比王赢也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的,而且孙琪展现在傲慢的态度,在他看来,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碰触到了自己的顶峰,却不知道他看不见的东西还有很多,王赢并没有回复孙琪展的话,只是伸了一个懒腰,抬头盯着不远处的几条哈士奇,孙琪展看着王赢不说,也无所谓的两手一摊,反正他也不在乎的,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下意识的全都避开了这个关于姚木的话题。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孙琪展,还有孙琪展的司机,以及王赢,凡骁,四个人坐在孙琪展的防弹车上面,再车子的前后,分别还有两辆奔驰大G,车子行驶到了龙城最高档的会所门口,所有人都赢了过来,开口闭口的展爷展爷的叫着,连着会所的妈咪也冲出来了,好几个妈咪,过来围着孙琪展,这一顿拍马屁,孙琪展穿一身花格格的西服,大皮鞋,身边的一个男子跟在孙琪展的边上的,手上拎着一个包儿,看着围过来的一群妈咪,孙琪展直接就拿出来了一摞现金,递给了边上的妈咪,这孙琪展一进了会所,从妈咪到公主,还有数不清的小妹儿,这真是众星捧月啊,进了包房之后,一场疯狂的让人血脉喷张,激情四射的盛大聚会就开始了,满屋子的欢声笑语,透漏着春意盎然的气息,还有不少孙琪展的马仔,也都跟着进来了,一起唱歌调整气氛,王赢酒也没少喝,他和凡骁都是主要的喝酒对象,这一顿喝,眼看着喝着喝着就进入高潮了,一屋子的人再动感的DJ舞曲下,跳来跳去的,王赢也被一群美女围在了中间,有些兴奋的姑娘,直接脱了自己的衣服,边上孙琪展的马仔已经开始撒钞票了。 满屋子的欢声笑语,凡骁看着眼前的一切的一切,从王赢的眼神当中,他甚至于看出来了一丝的厌恶,酒过中旬,中场休息的时候,王赢搂住了边上的孙琪展,两个人客客套套的说了几句话,随即王赢转身就往出走,王赢再前面孙琪展就在王赢的身后,孙琪展跟出去的时候,还有不少下属马仔,也都跟着孙琪展,但是都被孙琪展给赶走了,连着王赢,凡骁,只有他们三个人,就出了会所,会所正前方还有一个小公园,哥三坐在了小公园上面,孙琪展满身的酒气,搂着王赢“说实话,银子,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的所有消息再江湖上面几乎也消失了,留下的都是你的传说了,我孙琪展这么多年,没有佩服过谁,但是对于你王赢,我是真的佩服,为人处事!” 孙琪展一边说,一边冲着王赢伸出来了大拇指,显然,他对于自己现在混到的这个地步,十分的满意,再他看来,他从小混社会,想要混到的结果,就是目前这样,看起来风光无限,谁见到他都是展爷展爷的叫着,但是实际上,已经濒临结束了,只不过他还没有意识到而已,孙琪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看看我今天,我孙琪展这些年,和我大哥二哥,用自己的性命,换回来的现在的地位,银子,比你当初怎么样?”孙琪展满身的酒气,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些打弯儿了“但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啊,说实话,我看见你们几个还是亲,咱们这兄弟,肯定是要相处一辈子的!”孙琪展说话的是,都是趾高气扬的,瞅着王赢,像是开玩笑的语气,又像是认真的语气,再炫耀今天的成就。 王赢低着头,从边上思索了片刻,眼睛炯炯有神,一瞬间,整个人也看起来清醒了不少,再也没有一丝的醉意了“我和你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混社会,说真的,我也真的没有混过社会,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社会路,是一条不归路,我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被迫的,真的都是被人一步一步的逼着走的,讲真,我现在坐在这里,回忆着我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过来的,你说我混社会混过吗?其实我没有啊,从最早开始,我的父母莫名其妙的就被盛会的科娃儿他们给带走了,我突然之间就没有父母了,全都靠着小马哥他们活着,在后面上大学,咱们吃火锅的时候,碰见匪虎他们那群劫匪,碰见黎春,再后面,所有的一切的一切,我从头到脚,都是属于被动的,我并不是真的想那样,可是确实就是莫名其妙的卷进去一个又一个的漩涡,然后把自己搅和的,从漩涡里面,再也出不来了,我当初成立的狼腾集团,是正经的房产公司,我赚的钱,一大部分也都被我用来做慈善了,我王赢从来没有欺负过人,也没有做过违背良心的事情,我是被盛会的漩涡给卷进去的,我从头到脚,也没有想过要混,我从小接受的教育,也不是这样的。”

上一篇   公告:活动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