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2】引荐 - 狼与兄弟

【2712】引荐

宁孩轻轻的打开了暗格,一个U盘刚好掉落在了他的手上,U盘是纯金打造的,外表也是一只威武无比的老虎,攥着U盘的时候,宁孩的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那个我伺候了很多年的老头,在走之前,让我再转达给你一句话,要对自己有信心。”说完之后,光旭拍了拍宁孩的肩膀“我也是真的累了,所谓的江湖仇怨,我也是真的受够了,我要走了,累了,说实话,这人吧,就是贱,本来之前天天伺候他吃喝的,自己累得要死,抱怨还挺多,现在老家伙一觉就这么睡走了,我还不习惯了,还想伺候他了,呵呵。”光旭撇了撇嘴,两手一摊,背对着宁孩与降龙,泪水又流了出来,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打开房间的大门,自己起身就离开了。 三天之后,就在龙城郊区,一座风水很好的山坡上,这里面密密麻麻的站着百十口子人,全都是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带着黑色的眼镜,最前方的位置,降龙坐在轮椅上,看着躺在的棺材里面,已经没有呼吸的伏虎,降龙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到的似乎更多的是解脱,伏虎其实再密西乌塔家族那些日子,几乎就已经要完蛋了,他全凭借着自己心中的那一口气,以及那一份要抓萨木撒哈救降龙的信念,再支撑着自己,到了后面时候,他已经靠着毒品的注射,来让自己坚持下去,没有死在密西乌塔家族了。 他是被斩虎的队长,偷偷的跟着撤退的苏冷那一群人,然后一起离开的密西乌塔山脉,当离开山脉的那一刻,伏虎就吐血了,近乎昏迷,他用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身边的战虎队长,要守住消息,他们进去的时候那么多人,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伏虎是从龙城郊区的一座小村庄里面长大的,所谓的落叶归根,现在死后安葬在这里,也算是伏虎最后的遗愿,他最后的这些日子,就是从自己长大的这个小村子里面度过的,再边上照顾他最后这几天生活的人,是斩虎的队长,还有光旭。 不算降龙,光旭算是伏虎最舍不得的人了,毕竟伺候照顾了他这么多年,伏虎回到这个小村子里面的时候,躺在床上,就再也起不来了,他最后的所有精力,所有的生机,也都透支再了密西乌塔那里了,没想到,最后连萨木撒哈也没有抓到,他不是不想见降龙,是不敢见降龙,所以他选择了,和光旭以及斩虎的队长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度过最后这几天,他也放弃了所有的治疗,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一切,都完了。 伏虎这些日子躺在床上,或者被光旭推着抬着,再他童年生活长大的小山村,转悠了好几天,村子里面已经没有剩下几户人家了,但是看着这小山村,似乎一切的一切,又回到了童年,伏虎给自己选择的墓地,这是一处风水宝地,然后,这里,也是当初他和降龙相遇的地方,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做梦也没有想过,那一次的相遇,让他和降龙,这两个人,做了一辈子的生死兄弟,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 伏虎知道,自己就算是不通知降龙见自己最后一面,降龙也是能理解的,因为这都是两个极其要强,极其要尖儿的人,都不愿意太多的人,看见自己如此虚弱的这一面,再伏虎彻底离开之前,他穿的干干净净的,自己还破天荒的洗了一个澡,然后叫着斩虎的队长,还有光旭,三个人,让光旭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三个人把酒言欢,说说笑笑,酒过中旬的时候,伏虎就近乎于开始交代后事了,他把他的伏虎金印拿了出来,该交代的交代给了光旭,把斩虎组的组长,也派出去,协调他手下剩下那些暗手的事情,最后他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说是睡一个午觉。 其实从他睡午觉之前,光旭就已经预感到了,最后果然证实了他的预感,打扮的精精神神的老人,躺在床上这一个午觉,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光旭就在边上看着,看着他再睡梦当中,渐渐的没有了呼吸,这么长时间了,伏虎过的都是什么样的生活,这癌症让他受了多少的罪,他是最清楚的那个人,走的时候,这样安静的走了,没有遭罪,其实也是挺好的,光旭看着伏虎的尸体,自己足足看了好几个小时,似乎脑海当中,一直还在幻想着,这个老头,会突然之间醒过来,一切的一切,似乎又能恍如当初。 降龙自然更是记得埋葬伏虎的这个地方,看着棺木缓缓的合上,钉死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像是做梦一样,降龙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整个人显得也是异常的虚弱,光旭没有出席伏虎的葬礼,整个葬礼,显得庄严,肃穆,整个葬礼的流程全都结束了以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降龙自己还是留了下来,他坐在轮椅上面,看着墓碑的伏虎,自己笑呵呵的和伏虎说了一整夜的话,直到次日清晨的时候,宁孩他们再次过来,接上了降龙,这才把降龙带走,从头到脚,降龙没有掉一滴眼泪。 宁孩送着降龙回到了房间,看着降龙睡着了,自己转身也出了房间大门,他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侯义已经守在这里了,侯义是老舵主了,从降龙他们当第一话事人的时候,他就是他们的舵主,而且说白了,其实他和降龙他们,也是相差无几,现在老舵主,王旋,腾以伟都完蛋了,也只剩下了侯义一个人,这次出席葬礼,侯义也是来了,只不过了来了以后,一直没有走,宁孩看见侯义的时候,从边上双手抱拳“义哥。” 他对于侯义还是挺客气的,毕竟该有的尊重得有,侯义拍了拍宁孩的肩膀,几分钟以后,两个人就出现在了楼下,这两个人蹲在马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过往的行人车辆,好一会儿的功夫,侯义从边上说道“我要走了,带着我那些打不动的老骨头走。” “你尽快安排人,到我那里,过渡交接所有的公司,以及财务,接手所有的下属,你自己挑选你自己信任的人,重新开始吧,虽然现在盛会的地盘越来越小了,但是毕竟是骆驼,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义堂不管再怎么发展,他们的内部是空的,他们爬的太快,踩的就不结实,其实说实话,如果硬碰硬的话,不用半个月,咱们能把孙琪展,韩彪,良子那几个人,脑袋全都摘下来,我就是一个下面办事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降龙他们一直让我们收缩收缩的,现在伏虎也不再了,降龙也没有多少日子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宁孩刚想说话呢,侯义从边上一拍宁孩的肩膀“我和降龙比你想象的关系要近得多,他什么都没有瞒着我,萨木撒哈完了,等于降龙就完蛋了,莫非你不会想相信王赢会大肚到跑过来告诉你降龙身上的亡血该怎么解吧?” 宁孩摇了摇头“别闹了,就算是你抓住王赢了,要王赢的命,王赢都不会说的,对待敌人,王赢是出了名的心狠手黑,但是这不代表就没有办法让王赢开口,我们可以对他身边的人下手,靠他身边的人来威胁他,让他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 “你说的是简单,王赢现在身边的所有人,都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八角胡同,一个是山城,八角胡同那地方一般人进不去吧,而且现在古城所有的领导都换了,治安出奇的好,你进去搞事情,按是一定会出问题的,山城更不用说了,上次咱们这么多人都差点被埋在山城,剩下的那一群好手,就成天跟在王赢的身边了,还有谁可以用的?孙琪展吗,这孙琪展现在上个厕所都得十几个人跟着,那简直不可能。” “只能说很难办,但是不能说不可能,总是会有机会的。”宁孩从边上叹了口气,冲着侯义继续说道“义哥,你不能走啊,你是盛会的中流砥柱,而且名望辈分都在。” “所以才会挡着你啊。”侯义笑呵呵的拍了拍宁孩的肩膀“我走是我自己的意思,也是降龙的意思,你想要重新开始,就得有你自己的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据我所知你应该还有一些自己的人的,我年龄大了,说实话,当初要不是降龙伏虎的话,我是死都不会再踏足这社会的,现在好了,正好可以提前退休了,退休前,我再帮你做一些事情,你也不用感谢我,盛会的以后,就看你了,其实说实话,我也蛮看好你的,尽管你还没有做出来过什么成绩,但是现在平台给你了,还有最厉害的盛会这么多年的情报部门,最后降龙也会给你的,等着你拥有那些情报的时候,才是你真正的展现自己能力的时候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么大一盘子棋,半路接受,别走散了”侯义说到这,起身,伸了个懒腰“拥抱一下吧,祝你成功,估计不用多久,降龙就会引荐你和海见面了,海这个人其实蛮不错的,接下来怎么走,就看你自己了。”

上一篇   【2711】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