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1】来者不善 - 狼与兄弟

【2721】来者不善

不少小毒贩,也都在靠着犀牛靠拢,犀牛其实就是一个想法,想要重现建立虎豹穴,把自己变成当初张超的那个样子,他的所有口号,也都是打着张超,打着虎豹穴来的,这样确实也是给自己带来了不少?头,也让他的势力越来越大,在缅甸北部的克钦邦,这里有一处犀牛的秘密据点,这是一家酒店,外表什么都看不出来,与普通的酒店无疑,但是内藏玄机,现在就在酒店的其中一家套房内。 犀牛还有大怪,两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面前摆放着一些茶具,两个人身边,一人身后站着几个下属,大怪这一次也是奉了孙琪展的命令,过来和犀牛好好商谈合作事项的,毕竟现在三义堂是国内最大的组织了,把盛会都压制住了,犀牛这些人也是都知道的,如果他们两伙人保持合作的话,那是双方都需要的,犀牛提供毒品,孙琪展他们提供利润,双方从头到脚,商谈的都十分的顺利,也是谈完了。 犀牛很满意的从边上把手伸了出来“那事情就这样,回去以后帮我给孙先生带好,告诉孙先生,我犀牛会是他最好最坚强的盟友,我们会成为很好的伙伴兼兄弟的,然后既然你看你,大怪先生,你既然已经来了,那我也要尽一下地主之谊了,事情这么快谈好了,剩下就放松两天再回去吗,反正也不着急,你看如何?” 大怪摇了摇头,冲着犀牛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实在时间有限,我们那边的形势现在也挺紧张的,很多工程项目,就差一个收尾工程了,我们得回去收尾,这才安心,而且说实话,如果是见别人的话,根本不用我来,问题是您,那我必须得来一趟了,这是展爷亲自交代的,但是完事之后,我得马上回去了,下次,下次,下次您有时间,来我们这里耍一下,我们也好好招待一下您。”大怪和犀牛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彼此之间十分的友好,很快,大怪起身就往门口走,当他刚走到门口,打开房间大们的时候,再门口的位置,站着一个看起来很帅气的男子,最主要的,是他认识这个人。 “王赢!”大怪下意识的开口,心里面一惊,一股子不好的预感,但是他没有动,可是他整个人对于王赢,是充满戒备的,王赢的事迹听过太多了,而且,他也知道,王赢和孙琪展两个人已经谈崩了,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比较复杂,大怪也是一个聪明人,毕竟这个酒店是犀牛的地盘,王赢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出现呢。 他再抬头看了眼四周围的走廊,四个身影已经倒在了地上,两人捂着小腹还在翻滚身体,剩下的两个人已经晕厥过去了,凡骁站在王赢的身后,犀牛也是看见了一切了,但是王赢这两个字,他还是听见了,王赢对于他来说太不陌生了,毕竟是虎豹穴的人呢,这张超恨王赢恨之入骨,他犀牛再虎豹穴那么久,更是清楚这些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侧面不少人已经从王赢他们的身后追上来了,手上全都拿着武器,这王赢他们根本就是直接来酒店,就上了这一层,径直奔着这个房间来的,简单暴力,也没有任何的隐藏,那王赢是怎么知道这个房间的呢,犀牛这一下心里面也有些没底了,对于王赢,他是很忌惮的,在他眼里,王赢现在的笑容,更像是恶魔一样。 现在王赢和凡骁面前,就是犀牛和大怪,再他们的身后,就是酒店犀牛的那些下属,发现这边突发情况,赶忙过来帮忙支援的,但是现在,却没有人说话了。 王赢“嘿嘿”一笑,一只手上去就搂住了大怪,另一只搂住了犀牛,丝毫不关心在乎周围别人的枪口,搂着他们两个就往里面走“别着急走呢,我们进去聊,进去聊,还有,能不能让你们的这些下属把手上的武器放下,很没有礼貌唉,我现在是在你们的地盘呢,难道你觉得我还能跑吗?我们就两个人。”犀牛边上的这些人早就掏枪对准王赢了,犀牛却没有什么反应,他现在也是被整的有点蒙,虽然很是戒备,但是他也没有想要直接干掉王赢的想法,除非没辙了,毕竟王赢这个名字,再江湖上面,绝对是响当当,哪怕是在缅甸,也是一样的,他之前其实一直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当王赢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看着王赢的笑容,都能给他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 但是这两个人,确实还是跟着王赢,一起回到了房间里面,还是他们刚刚谈判的那几个位置处,王赢自己率先就坐下来了,也不认生,就跟是在自己家似得,从边上拿起来茶杯,自己就给自己倒茶,随即他还细细的品了起来,这一口品完,他点了点头,冲着犀牛伸出来了大拇指,其实说实话,王赢现在越看犀牛,越觉得像是大一号的小铁牛,两个人无论身材长相,或者五官,都太过于相似了,但是现在犀牛和大怪两个人还是站着的,并没有因为王赢的话,就坐下来了,王赢也无所谓,靠在边上。 “既然你们两个不想坐着聊的话,那就站着说吧,其实我这次来的目的挺简单的,犀牛,我知道你是张超的下属,但是我知道你跟着张超的时候,并不是很受重用,并不像你所说的,再张超那里多么多么有地位一样,这一点你我都清楚,你不过是为了拉拢之前你们虎豹穴的那些下面的人,再回来和你一起做事情,高层的人也都知道你当初再虎豹穴是啥地位,所以想拉着他们来和你一起干,那也不太可能。” 犀牛听到这句话,从边上当即就有些急眼了,王赢从边上不紧不慢的再次伸手“你也别着急,你也别激动,我说这话呢,没有恶意,但是你知道不知道当初张超是怎么完蛋的?他完蛋的根本原因再哪儿,你知道吗?”王赢笑呵呵都开口“我今天可是来救你命的,不是来和你打架的,所以你先冷静冷静,听我和你细细道来,然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和我打,当然了,你要和我打的话,你都不够我打牙祭的!” “王赢,你他妈的以为你是个什么玩意?你当老子怕你不成?你再他妈给我说一句!”犀牛这个时候已经火了,从兜里面就把枪掏了出来,对准了王赢,情绪激动,显然,面对如此暴躁的犀牛,王赢在开口,估计这暴徒就得开枪了,王赢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真的老奸巨猾,这个时候不点火儿了,从边上开始消火儿了“牛哥,牛哥,你别激动,别激动啊,你是知道的,我有个兄弟叫巴蛇,当初我们两个可是一起打了亡魂山的,现在亡魂山还在他的地头呢,咱不说别的事情,就算是巴蛇他们现在拼命的招呼你一下,你以后也不好过,是不是?咱们聊天就聊天,不要搞得刀光剑影的行吗?” 王赢说的这些犀牛怎么会不知道,整个缅甸的人都知道王赢和巴蛇是兄弟,但是两人的内情,知道的人还是极少数的,如果知道了,那肯定是位置极高的人,现在再缅甸,提巴蛇这个军阀的名字好使,巴蛇,巴虎,巴扎,现在是巴氏一门,势力已经越来越大了,尤其是巴蛇,那在缅甸更是出了名的狠人,犀牛若不是顾忌这些,那或许也早都和王赢撕逼了,王赢也是胆大,真的能把这个犀牛给诈诈唬住,刚刚王赢言语变得一下子柔弱了不少,犀牛这一下的情绪才控制住了,毕竟是有台阶下了。 他这才把枪收了起来,随即也坐下来了,他冲着对面的大怪伸手“来,来,坐下来,再喝点茶,听听他还能说出来什么新鲜的。”其实犀牛这个时候,自己心里面也是一直再盘算,到底该怎么办,这王赢到底是什么意思,大怪那边却更是谨慎了,虽然不知道王赢过来是做什么来了,但是他很清楚,来者不善这四个字。 看着犀牛都坐下来了,大怪从边上自己也坐下来了“他的话,不能听得,牛哥。”大怪虽然不知道王赢想要说什么,但是该点犀牛的还是要点,毕竟犀牛现在是出货大家,而且说白了三义堂他们现在的情况,基本上最主要的,还是靠着毒品来钱的,犀牛这条线儿,是他们浪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才搭建上的,也不能就这么松手。 犀牛点了点头,自己伸手一示意“放心吧,听听也无妨,我这么大人了,什么事情都会有自己的主见的,我也不是傻子,他也骗不了我。”犀牛转头盯着王赢“对吗?” 王赢“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冲着犀牛伸出来了大拇指“别的不说,你这句话说的肯定是没毛病,牛哥,我说的是真是假,有没有道理,是不是再帮你,你一听就清楚了,而且听完了,我还可以让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