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0】钱不能断 - 狼与兄弟

【2730】钱不能断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做的这些,但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却在金三角地带传开了,那就是不要和三义堂合作,不要给三义堂提供毒品,谁给三义堂提供毒品,谁和海贼就是一个下场,如果你自认为你比海贼还厉害,那你可以试试,说实话,到了这个程度上面,敢碰毒品的,那就是真的敢玩命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这不许给三义堂提供毒品的消息,一直是在传,但是到底还是有人不相信,有人还在给三义堂提供毒品,所以,从海贼开始,接下来易克,马可夫,胡门等有些名气的毒枭,虽然势力上面赶不上海贼,但是多多少少也是有点名号的人,还敢继续给三义堂提供毒品的毒贩,先后在三天的时间内,全都被人端了老巢,易克和马可夫命丧当场,胡门带着仅有的几个人也逃窜了,逃窜的时候还碰见了仇家的落井下石,也全都被干掉了。 王赢手上有狼牙,还有灰血这一群人,装备的都是夜幕的武器,最主要的,还有一个强悍的刘牧作为情报来源,几乎对于所有的毒贩,所有的事情都是了如指掌,而且王赢暴力的摧枯拉朽式的方式,也是血腥震撼住了很多毒贩,这些毒贩都不清楚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盘这一切,但是他们也都亲眼看见了海贼,易克,马可夫这些认的下场,也不可能不掂量自己的本事,多多少少也都害怕了,都开始和三义堂保持距离。 犀牛是一个聪明人,他再易克他们这些人倒下之后,去吞他们的地盘,但是他自己不再给三义堂提供毒品,当然了,他不是直接拒绝的,他是把之前的价格,提高了三到四倍,这是很吓人的,你愿意买就不买,不买就算了,反正现在给你们三义堂提供毒品,那是冒着性命危险的,犀牛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剩下的一些有点实力的毒枭,基本上也都不在给三义堂提供毒品,要是三义堂非想要要的话,那也行,你比之前高个三四倍的价格,为了这钱,很多毒枭也能铤而走险,但是如果给的还是之前那样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了,翻倍都不行,也都算是开始效仿犀牛了。然后所有毒枭,对于这一伙神秘人的身份,都是很好奇的,但是他们能感觉到,这些神秘人大有来头,他们下手快准狠,做事情干净利落,完事就走,所以也都有些忌惮,其实这样就已经达到了王赢想要的效果了,当然了,切断三义堂的毒品线仅仅是开始。 缅甸首都仰光,在一家十分隐秘并且高档的私人会所内,军火哥高浪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边上两个身材火辣,婀娜多姿的姑娘也刚刚给他服务完,现在正在给高浪进行全身按摩,高浪一脸享受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高浪面漏不悦“谁啊,这个时候打扰我,不是说了吗,天塌下来了都不要找我。” “我也不想找您,浪哥,外面来了一个叫王赢的,说是好久不见,想要找您叙叙旧。”高浪本来挺平静的,但是当他听见这句话之后,突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边上的两个按摩女郎“你们这里有没有后门?”两个女人摇了摇头。 “说我不在。”和外面的下属吩咐了一下,起身,麻利的穿上了衣服,抬头看了看四周围,顺手就把自己的手机关机了,刚好房间里面还是有一个窗户的,他冲到了窗户边上,拉开了窗户,一个翻身,自己就翻出了窗户,他有些愤怒“小兔崽子,他妈的你有天眼吗,老子他妈的每次再哪儿,你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找老子就他妈没有好事的时候,狗日的!”高浪一边叫骂着,一边转身就走“好不容易清闲点了,出来放松按个摩,你他妈的还出现了,真他妈的服了!”高浪心里面正在叫骂呢。 突然之间,边上一声大吼“浪哥,浪哥!真是缘分,缘分啊!”王赢从侧面冲了上来,已经站在了高浪的面前,一脸的贱笑,紧紧的抓着高浪的手,似乎给人的感觉很像是很多年没有见的样子,这个亲切,这不知道的,还得以为两个人的关系多好呢,至于高浪,从头到脚,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王赢,满满的戒备之心,王赢也是满腔的热情,等了半天,发现连最起码的表面回应都没有了,他这才抬头“嘿嘿”一笑,挂着一脸的无耻样子“浪哥,多日不见,弟弟牵肠挂肚,夜不能寐…” 再龙城,孙琪展的家中,再会客厅内,孙琪展,韩彪,还有良子,三个人坐在一起,大怪也在边上,三义堂这些日子越来越强悍了,把盛会已经吞的几乎无处遁性,再江湖上面也是风声雀起,但是只有孙琪展他们自己心里面清楚,他们的处境,现在其实已经非常非常的危险了,三个人坐在房间里面,一个良子的下属从边上开口“我们名下的所有公司,现在只有五家是真正盈利,而且效益很好的,但是再最近三四天的时间内,所有的公司都遇到了麻烦,有的公司是核心成员被人一窝端了,全都挖走了,有的公司是面临收购,有的公司更是竞争对手不讲生意原则的强行并购,除此之外,所有的在建工地项目,都出现了问题,要么是工人罢工,要么是包工头跑路,总之,现在这几家公司的情况,一个比一个危急,他们的钱基本上还都压在项目上面,我们需要大笔的流动资金来支援这些公司,否则的话,这些公司很容易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闭的,现在可以确定的就是有人在搞我们的这几家公司,而且不是一般的小手,根据我这么多年再商场的经验来看,规模上亿,他们这是打算用钱,生生的把我们最后这五家盈利公司都给打垮,让我们的这些公司赚不了钱,然后赔钱,他们使用的方式,那就是两败俱伤的方式,他们这是已经把那些钱都豁出去了,这是一个大财团,而且还不是一般两般的大财团,否则没有钱给他们来这么玩的,就是奔着咱们来的。” 这个人说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我们必须想办法,赶紧挽回这样的劣势,如果这几个公司都倒闭的话,我们等于是所有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在盈利,每天都是再亏损了,这样下来的话,我们不管贴多少钱上去,都没有用的,得想办法。” “现在所有的毒品线儿也都停了。”大怪从边上跟着说道“金三角那边的事情,我之前就和大家说过了,现在整个金三角,敢卖咱们毒品的人,基本上原价格三到四倍。还有不少毒枭,给多少钱都不卖给咱们,咱们现在手上的库存已经几乎没有了,很多地方都已经供不应求了,如果在没有毒品的支持的话,那咱们现在手上的这些客户,肯定都会跑掉,他们跑掉不说,我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也就废了,公司那边的事情,是不是王赢搞的鬼我不清楚,但是毒品这边的事情,一定是王赢搞的鬼,当初我和犀牛谈判,本来都谈判好了,就是王赢插了一腿,才把这个事情给搞毁了。” “至于公司那边的价格战也好,收购战也好,挖角公司员工也好,方方面面的线索,最后都指向了境外的一家公司,这一家公司再缅甸,泰国,老挝,可是超级大公司的存在,再当地的各个部门,也有非常深厚的关系,公司的老板以前是中国人。” 韩彪身后的一个男子说到这,一直没有吭声的孙琪展从边上开口“是大点,对吧?” 对面的男子点了点头,很快,孙琪展两手一摊“那就没错了,一个商人,不为了赚钱,这么做事情,那肯定是再帮着别人了,大点能帮谁,这公司的事情,也是王赢再搞鬼,王赢现在是想要把我们的所有的金钱来源都切断,他做事情向来这样的,雷厉风行,而且抓人七寸也是抓的特别特别的狠,现在我们三义堂的规模如此之大,养着这么多的小弟不说,还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而且我们现在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毒品线,所以我们得尽快解决面前的问题,否则的话,不用多久,我们的经济就得崩盘,现在唯一的办法,那就是我们自己先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支援公司,支援各个堂口,把这个险情压住,稳住兄弟们的情绪,然后尽快把毒品线重新打通,至于那几个公司那边,说白了,他们的钱和毒品的钱比起来,还是小钱,而且速度太慢了,而且我觉得单纯的从公司的角度来说,如果大点这个人,豁着自己赔本,赔钱,也要搞的话,那几个公司没有活路,不管怎么搞,肯定也不是大点的对手的,毕竟如果单纯的论经商,或者经济实力的话,咱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建议咱们先把自己的家底拿出来,帮助公司渡过难关,然后,咱们三个人,分头行进,一个负责去金三角把毒品线打通,一个负责稳住大局,另外一个,去找大点,和他打商战肯定是不行,那只能去找他了,必要时刻,可以使用点非常手段,而且,咱们必须马上动身,时间不等人,不能拖下去了,这么多的兄弟都等着咱们养呢,马上就要到了开工资的时候了,钱不能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