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4】算计谁呢 - 狼与兄弟

【2774】算计谁呢

开车的两个缅甸警察都傻眼了“小心!!”两个人大吼了起来,一边叫吼,一边对面的成霸就扣动了扳机,整辆押送车,这个时候下意识的一个急刹车,几乎是同一时间,火箭弹就在他们的车胎附近爆炸了,巨大的冲击力,把整辆押送车都给震的飞了起来,再空中翻了一个滚儿,随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押送车都有些变形了。 很快,再后面,一辆普通的皮卡行驶过来了,掠夺和餮水两个人从车子上面下来了,掠夺从后面的车斗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巨星电锯,他攥着电锯,到了押送车厢的后面,直接就开始生生的锯开车厢,火光四溅,片刻之后,后面的大门被锯掉了,大门锯掉的同时,里面的几个押送警察全都倒在地上,满脸的血迹,但是那个男子,却站的笔直,此时此刻,他的嘴角挂着兴奋激动的笑容,餮水从边上的几个警察身上摸了摸,摸出来了钥匙,直接就把对面的男子身上的所有手铐脚镣都打开了。 男子随即直接就从车上面跳下来了,他看着掠夺,又看着边上的餮水,成霸一行人,掠夺从边上笑了笑,张开双臂“还好,不算晚,哑巴,我们的泰拳拳神,欢迎你归队!”哑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上前就与掠夺拥抱,其实哑巴虽然叫哑巴,但是不是真的哑巴,他只不过是不爱说话而已,这些人看起来似乎都是挺熟悉的,哑巴与所有人的拥抱,最后才走到了成霸的面前,他把手伸了出来,与成霸击拳。 再离着他们不远处的位置,餮土开着车,宁孩坐在他的副驾驶,看着这边的这个哑巴,宁孩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这成霸来找的,都是一群什么人?都这么怪!” “怪就对了,不怪的话没用,我们这些人,没有不怪的。”餮土笑了起来“我和你说,哑巴是我心目中单挑的至高神,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单挑可以打得过他,我说的是赤手空拳啊,不算背别的,他唯一的一点不好就是有点性格太怪了,而且很难掌控,只有成霸能压的住他,但是他经常抽疯,有一次他抽疯杀了我们一个自己人,然后还把他身上的肉给炖了自己吃了,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这真的是个疯子,你离他远点,没看见我就离着他很远吗,那些人碰见哑巴多多少少还有点抵抗力,你我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而且,说实话,我有点恶心这个哑巴,他也是真命大,如果再晚点,那怕是就要被执行死刑了,这疯子,我早就说过,离开成霸,他活不了多久的。” 宁孩听着餮土这么说,不经意间有多打量了打量对面的那个哑巴“还要再找几个人” “如果我计划的不错的话,应该还有最后一个人了,剩下的人成霸应该不会找了。餮土说完,随即微微一笑,本坦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最起码看起来是很不错的。” 缅甸克钦邦有一座大城,叫做萨万,这里经济发展的不错,再克钦邦也算是一座数一数二的大城了,夜幕缓缓的降临了,道路上面车水马龙,在一家很大的写字楼的楼下,一个西装笔挺,穿着白衬衫,带着金丝框眼镜的斯文男子出现了。 男子夹着一个公文包,走路的步伐也是挺焦急的,很快,他到了边上的一家小快餐店,他和这里的老板似乎是挺熟悉的,他笑呵呵的和老板打着招呼,点了一些饭菜,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吃饭的时候,成霸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本坦,好久不见,一点没变啊。” 本坦坐在原地,上下打量着成霸,随即他皱了皱眉头“本坦是谁,你认错人了,朋友” “放心吧,我就是偶尔路过这里,然后刚好碰见你,顺便请你吃个便饭,喝两瓶酒,没有别的意思,不要对我那么大的戒心。”成霸说完,笑呵呵的开口“都是大老爷们,总不能连一顿酒,都不喝吧?就是喝喝酒,没别的意思。”成霸说到这,对面的本坦犹豫了一下,坐直了身体,他上下打量着成霸,随即笑了笑“你是谁?” 看得出来,本坦对于成霸还是挺有成见的,成霸也是难得对于一个人,如此的客气,他低着头,两手一摊,一脸的无奈“我说本坦,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行不行?我来给你道个歉,总可以吧?”再成霸还想说话的时候,本坦从边上起身,把饭钱放在了桌子上面,显然,他不想和成霸交流,自己转身就走,他才往前走了没有两步。 侧面一个身影,一瞬间就蹿了出去,速度极快的就到了本坦的身边,正式哑巴,哑巴上去一耗本坦的脖颈,另一只手上出现了一片刀片儿,他攥着刀片儿直接就横上去了,这是真的奔着要本坦的命去的,本坦吓的一声冷汗,根本来不及反应,不光是本坦一个人吓着了,给边上的成霸也给吓着了,也是幸亏成霸反应速度快,再慢一点,估计本坦这一下,连命都没有了,成霸拦哑巴是拦不住了,他上去伸手就捂住了本坦的脖颈,他的手背刚上去,哑巴的刀片也上去了,从成霸的手背上面,生生的划开了一个口子,随即成霸用力一搂本坦,把本坦搂在了自己的身前,转身一推一把,自己手上的鲜血就往出流,他指着哑巴“回去!”成霸一声怒吼,哑巴没有说话,凶残的表情盯着对面的本坦,片刻之后,哑巴居然没有理会成霸,再一次的扑了上来,这个时候,再边上的餮金,餮木,两个人都上手了,小饭店里面顿时之间就混乱了,三个人顺间打斗再了一起,这两个人也都是好手,从边上控制住了哑巴,另外一边的成霸也是了解哑巴的为人,一拉本坦,拉着本坦从另一个出口就赶紧离开了,周围不少人再聚集。 不远处,宁孩坐在餮土的车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也看出来了,刚刚哑巴是真的奔着要本坦的命去的,说实话,他也是真的有些忌惮这个哑巴了“这个哑巴是疯子吗” “当然是个疯子,知道我为啥从来不接近他了吧,少接近他是好事,你看见了吧,他不管不顾的,成霸都不管,更别提别人了,这个疯子一直这样,否则的话,当初成霸也不会不带着他了,这疯子。”餮土从边上笑了笑“不过我觉得成霸拉不动本坦了,如果没有本坦的话,很多事情还是不好做啊。”餮土说完,宁孩有些诧异,他想要问,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问,随即餮土从边上继续开口“真是孽缘,孽缘啊!” 宁孩也是一个聪明人,听着餮土这么说,好一会儿的功夫,他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口“想要去请本坦的话,不能让成霸去,解铃还须系铃人,得让她去!”宁孩一边说,一边就把手伸向了不远处站在那边观望,一脸复杂表情的餮水。 宁孩这一句话,说的餮土下意识的抬头,他上下打量着宁孩“我了个乖乖,是谁告诉你的?我可没有和你说过啊。”餮土胖乎乎的很是可爱“我说阿宁,谁告诉你的?” 宁孩撇了撇嘴,微微一笑“快点和餮水去说吧,如果本坦这个人真的这么重要的话,那必须让餮水去,我刚刚看出来了,本坦对于成霸的敌意以及意见都不是一般的大啊。”宁孩笑了笑“让他们两个在一起,成霸的暴脾气起来,也是要出问题的。” 餮土从边上思索了片刻,随即连忙拉开车门,奔着那边的餮水也过去了…… 古城,八角胡同,一转眼的功夫,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王赢已经可以自由的下地了,他站在窗户边上,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这医院里面消毒水的味道,是真的不好闻啊,很快,房间外面有人把门推开,刘牧进来了,他现在对于王赢,也是真的无奈,这是上次刘牧和灰血争吵完之后,刘牧第一次露面。 看见刘牧,王赢也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牧哥,牧哥,恭喜,恭喜啊,又高升了,我和你说啊,这你得欠我一顿酒啊,等着我出院了,你得好好的请请我。” 王赢一脸的贱笑,刘牧显然不想和王赢计较这些,从边上随即说道“王赢,我问你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三义堂完了,下面是葬,那姚木既然已经在你手上了,你把姚木交出来,咱们把葬处理了,最后是盛会,然后就可以退休了,是不是这么一个路子?”刘牧直接就把话题说到了正经处,然后看了眼王赢枕头边上摆放着的几张纸,他过去顺手就把这几张纸拿了起来,看着上面写的比比划划的写的这么多“这是算计谁呢?”

上一篇   【2773】成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