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9】游说孙琪展 - 狼与兄弟

【2829】游说孙琪展

孙琪展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孩子,再抬头的时候,看见沫璃也在边上盯着他,他一脸的凶狠,伸手一指王赢“你给我滚,听见了吗?我不想再看到你,你也什么都不要和我说。”说完之后,孙琪展起身,没有再打王赢,他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突然之间就吼了起来“有多远,你他妈的给我滚多远,听见了没有?滚!” 孙琪展叫吼着,王赢这个时候单手撑地,起来还有点费劲,凡骁赶忙过去了,他从边上扶着王赢,把王赢从地上扶了起来,王赢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鲜血,沫璃从边上打来了一盆水,王赢一只手就开始洗脸,洗完了之后,他的侧脸也肿了起来,他往地上吐了一口,一嘴的血迹,孙琪展皱着眉头,还在盯着王赢的时候,王赢突然之间往前冲了两步,右手抬拳一拳就招呼倒了孙琪展的脸上“咣!”的就是一拳,这一下是真的用力了,孙琪展往后退了两步,随即王赢整个人纵身一跃,用自己的脑袋“咣!”的一下撞到了孙琪展的脸上,就把孙琪展给撞倒到了地上,王赢压在孙琪展的身上,但是左手没有办法动,根本没用,孙琪展抬手一个胳膊肘,一个翻身,就把王赢给踹开了,他直接从边上就起身了,顺手就把房间里面的凳子抄了起来,王赢自己躺在地上,想要起身,一个手,也没有那么容易,还得是凡骁过去,再次的把王赢扶起来。 孙琪展看着王赢的样子,知道王赢不是装的,他手上举着的凳子,一直也没有砸下去,他看着王赢,整个人彻底惊愕了,他就这么盯着王赢,片刻之后,王赢从边上再一次的动手了,他直接挥舞着右拳,照着孙琪展的脸上“咣!”的就是一拳,然后一脸愤怒的整个人冲着孙琪展再次扑了上去,孙琪展这一次几乎没有怎么防御,从头到脚王赢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不停的招呼着孙琪展,但是,从头到脚,也只有右拳再动。 孙琪展被王赢打倒了墙边上,实在愤怒至极了,抬脚一脚踹倒了王赢的小腹,王赢倒地之后,一个手抓住了边上的暖气管道,凡骁过来要拉王赢的时候,王赢瞪了一眼凡骁,随即凡骁没有动,王赢很是吃力的,再次起身,照着孙琪展就扑上去了,随即他抬拳一拳再次打倒了孙琪展的脸上,孙琪展这一下也不抵抗了,就任着王赢疯了一样的攻击了上来,王赢也是打着打着,实在是累了,刚刚他被孙琪展打的满脸的鲜血,现在反过来了,孙琪展也被他打的满脸的鲜血,两个人也算是扯平了,王赢气喘吁吁的,实在是太累了,顺势坐在了边上,孙琪展也不吭声了,靠在边上,也盯着王赢,两个人手上的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许久之后,孙琪展看着凡骁“他手怎么了。” “让人废了。”凡骁说完,孙琪展明显的顿了一下,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把目光看向了王赢,随即他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抓住了王赢的左手,就在这时候,王赢又开始挣脱了,但是他哪儿是孙琪展的对手,孙琪展用力一拉,直接就把王赢左手的手套给拉下来了,那一朵血红色的彼岸花,是那么的显眼,但是他能摸到王赢手腕处的疤痕,他一脸的不敢置信,王赢从边上整个人还是急眼的状态,还要动手呢,这个时候,凡骁突然之间过去了,抓住了王赢的手腕“行了吧,还要打倒什么地步,你能杀了他,还是他能杀了你,够了。”凡骁算是最早跟在王赢身边的人了,跟了这么多年,对于他们兄弟几个人之间的情义,也是太过于了解了,王赢依旧是气喘吁吁的,但是听着凡骁这么说,自己也不吭声了,孙琪展那边也不动手了,两个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沫璃这个时候从边上笑了“越越,我们继续做饭,来贵客了,我们中午好好招待一下” 刘越点了点头,没有管这两个人,凡骁和外面进来的几个男子,也都开始忙乎着,收拾王赢和孙琪展的战场,顺便开始帮忙打下手了,看起来这些人相处的关系都不错,今天人比较多,房间里面已经坐不下了,再院子里面摆放了一张大桌,王赢也是头一次知道,沫璃做饭也是这么好吃的,而且这里面好吃好喝的,都是山城阿叻提供的,确实也是不错,酒都是茅台五粮液,孙老爷子辈分最大,饭菜都好了,十多个人坐在一起,孙老爷子从边上举杯“我儿子今天来了,高兴,来来来,欢迎欢迎!!哈哈哈哈哈”孙老爷子其实是个明白人,但是呢,就是什么都不管不问的,他这一开口,边上的沫璃也开口了,刘越还笑呵呵的“银子哥。”边上剩下的所有人,都跟着打招呼,只有孙琪展一言不发,王赢也不理会孙琪展,自己微微一消息“谢谢大家!”随即他一饮而尽,一桌子的人就喝了起来,一边喝酒,一边说说笑笑的。 孙琪展似乎知道王赢的手废了以后,从最开始看见王赢的时候,疯了要杀人的表情,就转换的很纠结,只是不理王赢,王赢也是确实聪明,知道孙琪展是啥人,如果你上来就和孙琪展服软,这个那个的,那也不会有效果,孙琪展肯定会和他没完的,但是王赢上来就和孙琪展硬碰硬了,这也是凡骁没有想到的,但是这么一碰,孙琪展反而还怂了,说实话,凡骁知道王赢为什么来,而且他也是真的佩服王赢,这孙琪展要是斗脑子的话,还是那句话,十个他也不是王赢的对手,最主要的,这兄弟几个人的感情,也是打不坏的,王赢和孙老爷子喝的也是挺开心的,说说笑笑的,完完全全的就当孙琪展是空气,孙琪展那边也不理会王赢,自己喝酒,吃饭,吃饱了,自己就回房间了,王赢也没管他,这点人从中午一直喝,喝到了下午,看着太阳落山了,说实话,这里面的景色还是挺美的,王赢身上带着一些酒气,出了大门,坐在半山腰上面,欣赏日落,许久之后,刘越出来了,她站在王赢的边上“他让我问你你的手怎么回事” 王赢看了眼刘越,又盯着自己的手,随即微微一笑“当初去劝降韩彪的时候,被韩彪给弄的,命都差点没了。”王赢一边说,一边又把自己的胸口的衣服扯开了,伤疤依旧还在。”刘越深呼吸了一口气,自己转身又回去了。 凡骁这个时候转头盯着王赢,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你的手明明是成霸给你弄得。” “我用你提醒我?”王赢怼了凡骁一句,凡骁这一下不说话了,叹了口气,里面也是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房间有限,王赢就是和孙琪展,凡骁,孙老爷子,四个人睡再一个房间的,半夜的时候,王赢有点想上厕所,他伸手扶着边上,想要起来,但是却发现没有可以扶着的地方,他抬头盯着周围看了半天。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侧面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拉王赢,直接就把王赢从床上给扶起来了,他们睡的本来就是那种通铺,王赢起身的时候,看见了孙琪展,孙琪展挂着一脸的无所谓“刚好我也要去。”说完,他自己起身就往外面走,王赢跟在了孙琪展的身后,孙琪展先出来的,王赢后出来的,先出来的孙琪展,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叼着烟,看着王赢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一个手提裤子方便吗?”孙琪展突然之间问了一句。 王赢无所谓的开口“慢慢习惯了就好了,只要能习惯,没有办法,没有啥是不方便的,这不是还有一条手呢吗。”王赢挥舞了挥舞自己的右手,无所谓的笑了起来,他也没有进房间,反而从房间外面坐下来了,他拿起来了边上的烟,自己就给自己点着了。 哥俩这个时候都没有吭声,好一会儿的功夫,孙琪展转头“你的手,真是韩彪做的?” “要么你以为是谁做的?我自己做的吗?”王赢反问了孙琪展一句,孙琪展不吭声了,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你算是活该,你非要去碰他,他家里面都是炸药,没有炸死你,让你活着出来,你就算命大了!”孙琪展从边上恶狠狠的开口“总是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对的,总是觉得他妈的自己就是上帝,随便的可以掌控别人的生活。” “至于我是不是对的,不是我说的算的,也不是你说的算的,如果我做的不对,也不会这么多人都支持我了,不是吗,你的老婆孩子,你的亲爹,还有沫璃,他们都觉得我不对吗?”王赢一句话说完,孙琪展突然之间就火了“王赢,你他妈给我闭嘴。” “你知道这种感觉吗?你他妈的理解这样的感觉吗?韩彪,良子,我们是过命的兄弟,他们救了我的命,还不仅仅是一次,你他妈的就这样把他们都毁了,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他妈的压根尊重我一点,你会这样吗?狗日的,你还狡辩,别以为你的手被韩彪废了,我就会同情你,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别他妈的给我提什么感同身受,事情不发生在你身上,这他妈对你来说,永远都是一个故事,你他妈的是我孙琪展最好的兄弟,然后,我最好的兄弟,把我剩下的兄弟都给害了,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