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4】病怏怏 - 狼与兄弟

【2874】病怏怏

五卅镇连着周边好几个城市,再葬的被抓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是风声雀起的,几乎所有与葬有关系的官员,都开始接受调查了,不管如何,葬绝对是一个大贪官,再葬以及葬家属亲人的名下,查获了数不清的现金珠宝,古董字画,金银首饰,现金都已经再家里面的地下室发霉了,仔细查抄葬的所有家产,金额达到了数十亿的规模,这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巨大贪官,就这样倒下了。葬不是一个人,他是一群人,随着最上面的葬被抓获,所有和他有联系的,和他一起做过违法乱纪官员的,主动坦白上缴赃款的上缴赃款,逃亡国外的开始逃亡国外,但是一个都没有成功,全都被刘牧被抓住了,这群人,刘牧早都不知道盯了他们多少时间了,想要跑,是不可能的,整个葬的所有势力,包括他数不清的门徒,和他利益关系的人,直接就被连根拔起了,刘牧有了办理秦的案子之后,这一次办理葬的这个案子,整体上面,也就都顺畅多了,而且,刘牧一直也没有搭理过王赢他不想去追究这些事情,追究也没有作用,但是刘牧的老板,最后也没有真的责罚刘牧,最后的结果是好的,那就足够了,这样一来,秦,葬,海,三个人,现在,就只剩下了海这一个人,也是一个最最“干净”的人,海其实这个时候也已经十分的清楚了,刘牧这最后所有的注意力,定然都会集合在他的身上了,所以他也是越来越小心谨慎了,当然了,在这期间,还是发生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宁孩再一处深山老林里面,和饕蟹一行人,把被王赢囚禁的先知鸟给救走了。 王赢知道这个消息后,有些愤怒,但是也没有办法,宋剑,张帆,还有曈昽,以及刘子枫这么多一群人,看押先知鸟,最后居然被宁孩和他的焱燚堂的人给救走了。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据说是第一天的晚上还在,第二天的早晨再去检查的时候,就已经查不到了,人就失踪了。 其实这个事情,王赢到了最后,也没有反应过来,这里面到底还藏着多少故事,但是他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宁孩这伙人,不仅仅是知道先知鸟被藏在哪儿了,而且,他们还很清楚的知道囚禁先知鸟,看押先知鸟的这群人平时生活规律,以及他们的明哨暗哨的部署情况,和周围的戒备情况,而且他们还是特意挑选了一个曈昽有事情不在,出门的时候,过来把先知鸟给救走了。 其实当初王赢确认先知鸟的身份,就是通过该纹身店的老板娘确定的,王赢也是威逼利诱了很久,才把纹身店的老板娘搞定,让纹身店的老板娘,再被王赢关押的所有人群之中,确认了先知鸟的身份,所以王赢就把先知鸟给留下来了,剩下的所有人,就全都给了刘牧让刘牧去找了。 其实王赢留下先知鸟的主要原因,是王赢想要把先知鸟驯服,让先知鸟为自己做事情,以后为自己服务,如果能拥有过盛会这么强大,这么多年的情报网,那王赢才是真的如虎添翼了。 但是他还是小看了先知鸟的决心了,从头到脚,从始至终,不管威逼利诱,不管如何的招纳招降,先知鸟依然不为所动,当然了,先知鸟唯一的也帮过王赢一次,那就是帮着王赢找杯子,开始的时候,王赢还觉得自己已经突破了先知鸟的心理防线了,软硬皆施,已经让先知鸟可以为自己服务了,这先知鸟才帮着王赢一起找杯子的下落,看看刘牧他们把杯子关押再哪儿了,从哪儿救杯子。 但是后来杯子的事情没有把杯子救出来,先知鸟就又变成了之前那一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变成了那股子宁死不屈的样子,王赢很是愤怒,但是后面,他也想明白了,先知鸟之所以之前帮着自己的找杯子,帮着自己救杯子,其实说白了,他不是真的要帮着王赢,他是为了害王赢,杯子的事情,要是王赢不管不顾的去救了杯子的话,那王赢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的,王赢理智下来不管杯子了,才不好,所以先知鸟尽心尽力的假装和王赢合作,告诉王赢杯子的下落,还都是真的,王赢现在琢磨琢磨,自己对于先知鸟这个混蛋,从来没有放松过任何的警惕,那宁孩他们肯定是得到了先知鸟的消息,才能来救他,而且这么稳,这想来想去,消息应该是先知鸟传出去的,但是先知鸟怎么传出去的,那王赢一辈子都没有破解得了,但是王赢后面琢磨的时候,似乎也是琢磨过来了,先知鸟应该就是再趁着帮着他找杯子的这一段时间,获得自己短暂信任的这一段时间,想办法把消息传出去的,或者说,找到了送消息出去的办法,现在先知鸟又丢了,那就是等于盛会的情报系统网肯定又会恢复了,先知鸟再王赢这里,大大小小的折磨没少受,也没少遭罪,他定然对于王赢,也是怀恨在心的,现在秦和葬的事情都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剩下海了,还有盛会,他和盛会这么多年的老恩怨了,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结束的,王赢知道,和盛会之间,最后的了断,也快来了。再古城八角胡同,就在八角胡同医院内,蔡汉龙躺在病床上面,还带着氧气呼吸罩,王赢靠在边上,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在给蔡汉龙切苹果,他现在只有一只手能动了,也没有办法削皮,他一边切着苹果,一边从边上平静的开口“老犊子,这医院里面都是我的人,我问过你的主治大夫了,人家说了,你现在的情况已经一天比一天好了,按照正常的医学常识的话,你现在开口说话是没问题的,但是你现在每天还带着氧气罩,你觉得这玩意是什么好东西吗,如果呼吸久了,容易形成依赖,会落下后遗症的,而且我现在就是时间多,我可以一直陪着你,你再这里躺一年我都陪着你,反正你想要躲,你是躲不了了,想要跑,那你也跑不出去我的八角胡同,我把灰血都给支走了。”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自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顺手拿起来了一块苹果,吃着苹果,盯着蔡汉龙,吃完了这一小块苹果,他顺手拿起来一支烟,拿着打火机就把烟给点着了,吞云吐雾之间,他从边上随即问了一句“老犊子,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葬给你安排没有安排女人,想不想找个妞儿放松发泄一下啊,你知道的,我这里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见不到的,放松放松呗。”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眼神还是盯着躺在病床上面的蔡汉龙,就是这么盯了好一会儿,发现蔡汉龙还不说话了,王赢犹豫了一下“曾晋恺前一段时间出事了,被一个不知名的曾经的社会小太妹,联合着几个三义堂的毒贩,给整死了,而且是从几十层高的酒店上面,直接给甩下来了。” 本来蔡汉龙一直是没有任何反应的,但是当王赢这句话说完之后,蔡汉龙明显的看了眼王赢,他的眼神很是复杂,王赢也是发现了蔡汉龙在盯着自己看了,他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王赢一边说,一边就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了,手机里面的一张一张的曾晋恺的照片,包括再停尸间时候的照片,全都出现了,他叼着烟,眯着眼,一脸的混混样,把手上的电话就在蔡汉龙的眼前,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的往过翻,全都让蔡汉龙看着,王赢确实也是很懂人的心里,蔡汉龙这个年龄的人了,让他现在再可着劲儿的糟,可着劲儿的玩,他也玩不动了,能打动他的,就剩下他的兄弟了,曾晋恺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出谋划策,两个人就和一个人一样,这感情自然不用说了,果然,王赢手上的照片还没有给蔡汉龙看完呢,蔡汉龙从边上就扯下来了自己的氧气罩,随即就坐直了身体,王赢看着蔡汉龙坐起来之后,把烟扔到地上,踩灭了“咋的,老犊子,这下醒了?不装了?不是病怏怏的么?接着躺着呗,好好装一下!”王赢话音刚落,蔡汉龙突然之间就从边上动手了,抬拳一拳就招呼到了王赢的脸上,这是毫无预兆的,王赢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倒地的时候,还撞到了边上的一把椅子,王赢左手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一下被蔡汉龙打倒再了地上。

上一篇   【2873】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