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7】走来走去 - 狼与兄弟

【2887】走来走去

孙琪展咬牙切齿的,就这么瞅着王赢“我孙琪展这一辈子,一直都信奉一条道理,事情不发生再自己的身上,永远都只是一个故事,这个世界上也根本没有感同身受那一回事,针不刺到自己身上,那就不知道什么叫疼。” “那就是说,你现在已经把什么都承认了。”王赢嘴角微微上扬,盯着孙琪展“是吧” “我没有承认啊,你凭借一个钥匙环儿,就想到我身上,你说的那些我根本不知道,换一句话说,那就算是我,你能如何呢?你有本事杀了我啊?来啊”孙琪展伸手指着自己,“哈哈哈,呀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满满的都是报复之后的快感,还在调侃“这种感觉如何啊,哈哈哈,你现在知道你当初害死韩彪和良子的时候,我内心的感受了吗?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恨不得把你凌迟处死,但是我最后却只能打你一顿,现在你也可以啊,你可以过来打我,但是不管你怎么打我,已经死的人就是死了,再也回不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琪展从边上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手是成霸做的,并不是我大哥做的,你真的把我当傻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琪展从边上猖狂的大笑着,似乎也是在尽情的发泄着一样,好久好久之后,看着王赢坐在边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孙琪展这会再停下来,他慢慢的停止了笑容,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赢的身上“这样不符合你的性格啊,现在你既然把一切都认定是我做的了,那你应该扑过来,和我打一架才是啊,就像是我当初揍你一样,你来啊,我看看你现在有没有变得能打了,别说我欺负你,我也让你一只手,我就用一只手和你打,来啊,来啊,快点,发泄一下,要么我谢谢你,谢谢你用枪一枪崩了我,这样更好,让所有人都解脱吧,来啊,来啊!”孙琪展从边上大吼着,随即耗住了王赢的脖颈“是不是拿我没办法,是不是?现在知道这样的感觉了吗?你知道你当初害死我大哥二哥的时候,我孙琪展是怎么抗过来的了吗?爽吗?爽吗?” 孙琪展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动,接着他一把就把王赢手上的那个钥匙环儿给抢了过去,转身一把就把钥匙环儿甩出去了“王赢,你他妈的,我就问你一句,这感觉爽不爽!爽不爽!”孙琪展此时此刻,整个人似乎进入了另一种状态“但是我告诉你,你和曾晋恺,狼一,狼二的感情,远远不如我和我大哥二哥的感情,更不用说我三义堂那么的兄弟了,知道吗!”孙琪展最后的时候,是吼出来了,他冲着王赢伸手“来啊,来啊,你有本事你就来啊,接着打一架啊,除了打一架,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来啊!让我学学,看看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孙琪展嘶吼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但是王赢从头到脚,都是特别的平静,他就看着孙琪展所有的一切的表现。 他靠在边上,顺手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他叼着烟,不停的吞云吐雾,好一会儿的功夫,看着孙琪展叫吼着,好一会儿的功夫,似乎孙琪展也是累了,或许他也看出来了,王赢没有想要冲上去和他打一架的想法了,他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随即他重新坐在了王赢的边上,自己从边上再次打开了一瓶白酒,他大口大口的喝着酒,随即他把酒瓶子往桌子上面一放,转头盯着王赢,整个人放佛又换了一个人一样“可惜那个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啊,银子,你不能因为一个钥匙环,就怪罪在我的身上的,不是我,如果你真的说是我的话,给我证据就好了啊。”孙琪展“桀桀桀~”的笑了,这一下,就显得有些阴森了,王赢叼着烟,就从边上听着孙琪展说话,听了好一会儿,也是看着孙琪展慢慢平静下来了,随即王赢从边上把烟掐灭,他整个人很是平静。 “我和你从小就不一样,从咱们两个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其实就是不一样的了,你孙琪展是个狠人,是个社会人,什么事情都是想要用暴力解决问题,但是我不一样,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曾晋恺他们已经死了,狼一狼二也已经被人虐杀了,我现在就算是冲过去,和你打一架,他们也活不了了,更何况,我还打不过你,而且如果我冲过和你打一架的话,我也就不是王赢了,我也就变成你孙琪展了。”说到这的时候,王赢从边上话锋一转“而且我很相信你的话,我相信曾晋恺他们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更不会和你打架了,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来和你,喝酒,聊天的,打架是小孩子和不懂事的小混混才会做的事情,我不做。” “曾晋恺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我就放心了。”王赢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随即他拍了拍孙琪展的肩膀“其实你问我有没有感同身受这样的话,其实还是不对的,韩彪他们所有人的死,换来了你孙琪展一个人的平安,你孙琪展是受益者,但是曾晋恺,还有狼一狼二的死,对于我王赢来说,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你这让我怎么感同身受?难道就要感受,我带走了韩彪和良子,然后你拿我没办法,所以你就带走曾晋恺他们,我也拿你没办法吗?那不一样的,但是我和你不一样的那就是,如果你真的是为我好的话,我肯定不会像你这样的,就像是当初刘牧,再我失控的时候,控制住我了,但是后面时间久了,我也不会想着去控制刘牧,然后再害死刘牧的兄弟,因为做前面的事情,是兄弟,是有原因的,是可以被理解的,否则的话,你的家人也不会这样支持我了,但是如果做后面的事情,是畜生,人和畜生是有分别的,知道吗?” “随便你怎么说,曾晋恺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是单纯开心,而且刚刚的那些话,我也是故意说给你听的,我就是想让你感同身受一样,不管有没有好处,你王赢这么多的仇人,谁知道是你招惹到谁了,谁来收拾你的,我只是很开心而已,别的和我都没有关系,而且你说的那些所谓的训练的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一点都不清楚,不好意思。”孙琪展这个时候又恢复了正常“我就是闲的没事,想要耍你玩玩,单纯的耍你玩,还想和你打一架,别的也没有什么了,我得帮你发泄出来啊,如果不发泄出来的话,一直憋着,再给自己憋坏了,也不好,是不是?” “如果不是你的话,那我和你打架做什么呢,没有意义啊,发泄的渠道很有很多,不一定非要打架的,都是成年人了,现在是什么社会。”王赢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从边上一扶桌子,自己当即就起身了“不过你说的那句话,我是很相信你的,那就是你和曾晋恺的这个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你们三义堂也没有那样一群人,那样一个秘密存在的组织,没有就好,没有就好。”王赢一边说,一边往出走,也不管房间里面的蔡汉龙了,孙琪展还在座位上面坐着呢,这个时候,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儿了,他已经把头转了过去,看向了那边还在往前走的王赢。 王赢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又看了眼孙琪展,嘴角微微上扬“侯成死了,是吧?” 孙琪展这一下,突然之间就不吭声了,他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再了王赢的身上,这一刻,不知道为什,对于这个满头白发,一脸文质彬彬的男子,他已经产生了一丝忌惮的情绪,他随即连忙伸手使劲掐了自己一把,随着掐自己的这一把,他从边上没有理会王赢,只是顺手从边上端起来了酒杯,自己一口又喝下去。 王赢再门口的位置,还伸了一个懒腰,随即他抬头看着自己脑袋顶上的太阳,笑了… 龙城是一座大城,而且再龙城周边,有两处比较出名的原始山区,这两处原始山区中间,一座一座大山耸立,有些甚至于高耸入云,从空中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像是两条盘旋的巨龙一样,两条巨龙中间,包围着龙城,龙城也是这样因此而来,这些年依靠着这些大山,也是开发出来不少旅游景点,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没有开发出来的原始山区,这里面经常是一些驴友的爱好场所,但是确实也是充满危险。 现在,就在这其中一座大山的半山腰处,这里面有一大处挺宽敞的地方,这一大处平地上面搭建者一个一个不规则的房屋,或大或小,房屋中间有很多山体巨石,还有很多枝繁叶茂的树木,也在这房屋中间,还有些身影,再房屋的面前,走来走去的。

下一篇   【2888】训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