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9】威胁贡嘎啦 - 狼与兄弟

【2889】威胁贡嘎啦

所以只能先把这边的八个暗哨控制住,然后再让小铁牛他们抓紧时间往里面冲,其实这边的暗哨防御,就是鬼岛曾经用过的七星一日的标准的防御体系,再以他们聚集地为基础的这个点上,周围八个方向,都安排好暗哨,这些暗哨可以及时观察周围所有情况的同时,他们彼此之间还能相互照样,每个暗哨身边至少有三个暗哨,是可以和他们看到同样场景的,这样一来,看起一个人再观察周围,其实不是他一个,周围还有好几个,基本上每一个人身后就只有一个盲区,然后大家互补,这样的七星一日,再鬼岛,已经运用了很多年了,所以再很早之前,观察这里地形地势的时候,胡一林和李垚他们就确认了,这里是鬼岛的暗哨防御体系,人数用的不多,但是效果确实极好,但是他们心里面也清楚,这些人藏在这里,肯定也是一直很谨慎小心的,而且他们藏在这里已经有年头,确实也没有人来过,就算是他们再这里的人,基本上也都不知道他们老巢的具体位置,所有人进入或者离开的时候,也都是要带着眼罩,有专门的人接送,而且平时不允许随便的进出…… 山城,再贡嘎啦的喇嘛庙里面,王赢和贡嘎啦两个人坐在一起,王赢躺在贡嘎啦的床上,显得有些困倦,贡嘎啦的脸上也透漏着不耐烦“你烦不烦人啊,好好的跑到我这里干啥啊,你想要睡觉去酒店睡觉啊,你从这里睡觉干啥啊?赶紧滚,滚,滚!我们一会儿还有朝圣呢,你别在这添乱,如果给人家看见了不好,我的房间你能呆吗?” “你以为我愿意来你这里。”王赢已经脱了鞋子,他靠在床边,翘着二郎腿,身上的衣服也不脱,因为爬山么,整个人也是埋埋汰汰的,就在贡嘎啦的床上翻来覆去的,贡嘎啦从边上一脸不隐藏的嫌弃,不管他怎么驱赶王赢,王赢就当他是放屁一样。 “你那个老相好,就是那个给我纹血狼的那个老娘们,先知鸟的一只鸟儿,前一段时间,被宁孩他们带走了,我不知道她用什么方式,给宁孩他们提供了消息情报,然后宁孩和饕蟹那群人,把先知鸟从我这里给劫走了,现在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我是尊重你啊,你要是让我走的话,那我可就走了,到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别怪我,也别后悔就是了!”王赢说完之后,自己转身就要走。 贡嘎啦这个时候连忙停下来了,他顺手就抓住了王赢的肩膀“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之前带着你的这老相好,见过先知鸟一次,全程我一直再把控,再监视,但是我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他们这些人之间定然还是有些暗语,或者手势什么的,当然这是我猜测的啊,然后她对于先知鸟藏在哪儿了,应该很清楚,但是她没有本事去把先知鸟救出来,但是宁孩那边显然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知道你的老相好知道先知鸟的方位,而且他有人,所以去找你的老相好,你的老相好,帮着他把先知鸟救出来了,还是趁着曾晋恺的事情之后,我无暇顾及他们那边的时候救出来的。” “我现在想想,是你的老相好当初故意帮我指认先知鸟的,他帮我指认哪个是先知鸟,然后先知鸟还假装帮我做事情,他们两个想要一起降低我的警戒心,然后你的老相好确认好位置,并且安排人偷偷盯着,可是盛会那会的情况,他也联系不到可靠的人去救人,所以他只能等着,后来应该是先知鸟又通过什么手段,把消息传出去了,传出去给另外一个,有武力,有人能救他的人,传出去的消息不能太多,他也不知道自己再什么地方,所以他只能告诉那个能救她的人,你的老相好知道她的方位就好。” “然后那个人和宁孩他们在一起,他们去找到了你的老相好,他们对了暗号什么的,然后你的老相好告诉他们位置,他们就去救人了,这中间可能间隔了很长时间,但是你的老相好,是救走先知鸟的罪魁祸首,这个事情是板上钉钉的,可能说的有点乱,但是我也懒得和你说的太明白,你肯定听懂了是吧?” “你也是知道的,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圈起来这只鸟儿,而且再我圈起来这只鸟儿以后,宁孩都不敢露面,一直像个龟儿子一样躲着,因为他没情报网啊,可以说,没有这只鸟儿的盛会就不叫盛会了,宁孩他们都已经完蛋了,现在这只鸟儿被他们救走了,那你说,盛会那边还是个麻烦了,这刘牧和我不乐意了,我就只能找你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啊?你有证据吗?你说是她做的,那就是她做的啊。” “别给我提什么证据了啊,我也不是警察,我不需要证据,我也不和你讲道理,这事情,我是给你面子,才先来找你的,但是我要让你知道,等我找她的时候,她就完了,反正她现在也跑不掉的,已经都在我的控制范围了,所以你看看,怎么着?”王赢显得蛮横不讲理,这一下,是真的给贡嘎啦气着了,直截了当的开口。 “放屁!”你他妈怎么一点道理不讲“一点证据都没有,随便开口闭口的就瞎说!” “我是不是瞎说,你我心里面都明白,我也不是来和你墨迹这点事情的,也不是我说你啥,你个老不正经的老犊子,也不知道你年轻时候做了多少对不起人家的事情,现在都这样了,还对人家心存愧疚呢,她骗了我,还和宁孩合作,救走先知鸟,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回报她?”王赢上下打量着贡嘎啦,看着贡嘎啦不吭声了,王赢从边上直接就起身“算了,那你就当我没来过吧,我自己去找他。” 王赢直接就要走,就在这个时候,贡嘎啦从边上直接就抓住了王赢的胳膊,他一脸的压抑无奈,但是也没有办法啊,王赢可不是和他讲道理的人,他沉思了片刻“你就直接说,你想干嘛吧,简单点,我和你说,他就是先知鸟手下一个挺普通的鸟儿。” “挺普通的鸟儿能看到先知鸟的真容,知道哪个是先知鸟,挺普通的鸟儿,能不管不顾的,不顾自己安危的去把先知鸟救出来,还是他觉得,他帮忙救出来先知鸟,我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做的啊,她想多了,我王赢向来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她跑的了吗,就算是她跑的了,她家里面也跑不了啊,而且我也不管他是普通的鸟儿,还是牛逼的鸟儿,我找上她了,是她也是她,不是她也是她,谁让她给我找上她的机会,所以,她有办法就给我使办法,没办法就给我想办法,我对她也是够客气的了!”王赢这么一说,贡嘎啦从边上更是火儿大了,但是他盯着王赢,盯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和王赢争吵,这么多年了,他太了解王赢了,这王赢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主儿,他从边沉默了好一会儿“你就直接说,你小子想干嘛吧,还有,把你的臭脚,从老子的枕头上面拿开,你他妈的头脚不分吗?浑身上下臭气哄哄的,真恶心!” “让她告诉我先知鸟和宁孩躲到哪儿去了。”王赢说完,贡嘎啦从边上直接就笑了起来“行了,别说这种不可能的事情了,先知鸟会让她知道,她和宁孩再哪儿吗?你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咱们省一套流程手续,你直接就说你最后的底线是什么,你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吧?”贡嘎啦实在是太了解王赢了。 王赢一听这个,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就坐直了身体“九暗现在没剩下几个了,把剩下的几个人是谁,再哪儿,告诉我,这就是最后的底线了,我不会再后退一步,我要在趁宁孩和先知鸟,把九暗所有人,都团结起来之前,把他们打掉。” “九暗之间相互都是不认识的。”贡嘎啦继续说道“他们自己都不认识,你觉得她能知道多少,更何况,你不是已经把你的亲大伯救出来了么,你亲大伯就是九暗之一啊,你直接找你的亲大伯,问问九暗的情况,不就知道了吗?你真是能整幺蛾子!” “九暗彼此之间肯定是不认识的,但是我相信,先知鸟是个例外,因为先知鸟是整个盛会最强大的情报机构,所以整个盛会的情报,他都是知道的,九暗别人如果说不知道的话,那先知鸟肯定很清楚九暗都是谁,再什么地方藏着的,而且,这九暗也都知道先知鸟的存在,只不过没有人见过先知鸟的本来面目罢了,但是都知道这个鸟儿,是他们的情报网,这是底线了,我不想再和你解释这些了,他们搞情报的,不会不知道的,但是蔡汉龙不一样,蔡汉龙就是九暗之一,他的情报系统,之前都是先知鸟,还有他自己组建的情报网给提供的,除了先知鸟,九暗都是各忙各的。” “你是不是以为她就是先知鸟啊?那先知鸟都知道的事情,她能都知道吗?可能吗”

上一篇   【2888】训练的人

下一篇   【2890】残阳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