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2】立场不同 - 狼与兄弟

【2892】立场不同

孙大圣这一叫吼,孙琪展也火了,从边上起身吗,和自己老子对视“凭什么?他王赢的兄弟是兄弟,我孙琪展的兄弟就不是兄弟吗?他以为他是天王老子吗?可以左右任何人吗?你知道我大哥死在他手上我的感受吗?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少兄弟,跟我生死这么多年的兄弟,都让他给一窝端了,知道不知道?” “王赢他妈的是救了你的命,知道不知道?否则的话,你和那些人都是一个下场,你们所有人都跑不掉,你们觉得你们可以和刘牧斗,可以和警察斗吗?你们做的本来就是太过分了,知道不知道?人家救了你的命,你他妈的不想着报答,现在反过来做这样的事情,你个畜生!给我跪下!!”蔡汉龙都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见过孙大圣如此的暴怒了,浑身上下额头青筋暴闪,气的身体都在发抖,这一刻,他的脸色都变了,孙大圣这个时候,直接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气的已经有些喘不上气来了,他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了,他指着孙琪展,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的了“跪,给我跪下!” 孙琪展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看见自己父亲这个样子,他从边上摇了摇头“我不用你们给我讲什么大道理,我孙琪展从走上社会这一天,脑袋就挂在裤腰带上面了,谁有本事拿走,谁就拿走,我们是斗不过警察,斗不过刘牧,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一起斗,就像是当初我和王赢我们斗不过老五,斗不过盛会,我们也要一起斗一样,难道大家在一起,就只能欺软怕硬吗?斗不过的,难道就不斗了吗?事情找上自己了,那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斗,也得拼,我说过了,我们可以灭亡,三义堂也可以被毁,但是如果是王赢带着人做的这一切,我接受不了,从头到脚,都是他做的,他最开始说服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提醒过他了,他最开始就想把我绑走,然后毁掉我一切的时候,我就已经提醒过他了,我已经成年了,我也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给我讲道理了,我知道我自己再做什么,我就问你们一句,我孙琪展自己的人生,自己不能做主吗?你们他妈的凭什么都来规划我的人生,看着我生不如死,你们开心吗?我知道你们好心,但是老子不需要你们这种说教式的好心,爸,我就问你一句话!” 说到这的时候,孙琪展顿了一下,也是明显的犹豫了,这一会儿,酒精已经有些上脸了,他脸色通红,指着孙大圣“如果,我是说如果,蔡汉龙杀了沫璃,杀了我,杀了你所有的兄弟,然后,一句为了你好,为了你能活下来,他们必须死掉是筹码,你干吗?你会不会同意?你说一句,你会不会同意?”孙琪展从边上叫吼了起来。 孙大圣这会儿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沫璃从边上赶忙也起身了,一边扶着孙大圣,一边冲着孙琪展开口“行了,孙琪展,你够了,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说话呢?” “我就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对得起良心,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兄弟,你知道我三义堂,光跟着我孙琪展出生入死,救过我孙琪展性命的人有多少吗?不下二十个,还有些人甚至于拖家带口都被我孙琪展连累,依旧义无反顾的跟在我身边的人有多少个你知道吗?还有为了再最难的时候,支持我孙琪展,陪我玩命,闹的妻离子散,把自己身家性命都搭进来的人有多少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和韩彪,我和良子,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吗?知道我们这些年,一起生生死死经历了什么吗?我说了,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每个人的思想也不一样,就算是我三义堂倒了,倒在别人手上,我孙琪展认命,死了,就死了,死不了的话,我孙琪展就是豁出来我最后一口气,我也得给他报仇,报不了仇,我自己死了,把命送出去了,我也开心,而且,我不怕死,我宁愿和我的兄弟们,一起坐牢,一起挨枪子,我孙琪展一样开心,知道吗?而且是很开心!” “我他妈的不需要苟活,现在身边所有的兄弟都不在了,然后那个把我所有兄弟,还有毁掉我三义堂的元凶,还在我边上,一个口一个为我好,为我好,我不需要他为我这样的好,一口一个为我好,然后不惜暴力手段囚禁我,他把我的老婆孩子,把我的亲人都拿出来制约我,把你们都买通了,让我想死都不能,就是为我好了吗?你们一个一个的开心快乐,知道我孙琪展这些日子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们都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那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现在还这么公开的指责我?你们是对的吗?” “别一口一个帮我,帮我,我不需要这样的帮忙,他王赢就是一个太自负的人,从小就是,所有人都必须按照他说的来,如果不按照他说的来,他就强行使用武力,我们都是有感情的,你们知道我这么长时间一来,都是怎么一天一天熬过来的吗” 孙琪展说到这的时候,突然之间就笑了“其实有些时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我都已经恨成这样子了,度日如年了,正不知道怎么发泄呢,他居然还跑过来找我了,居然还恬不知耻的问我姚木再哪儿?你说他是怎么想的啊,他害死了我们这么多人,现在居然还过来问我姚木的事情,你说,如果我把姚木的事情就告诉他了,那我以后怎么面对我这么多的兄弟啊,我开始的时候很坚决,就是不告诉他,他就从我边上死缠烂打,所有的手段都用出来了,就他那些手段,如果你说别人不知道不了解的话,那我孙琪展能不了解吗,我认识他十几年了,和他一起接触了十几年了,还能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的吗,说实话,看着他那些自以为很聪明的行为,我就觉得有些恶心。” “他的手是成霸废掉的,他为了博取我的同情,和我说是韩彪废掉的,然后给我耍可怜,你说这样有意思吗,都他妈这个时候了,还套路我呢,你说我能不来气吗?所以我就想啊,你要是真的想要找姚木再哪儿的话,那我真可以顺便让他也感受一下。” “我们三义堂从起始之出,刚刚成立那会,就一直再准备秘密训练一只武装力量,可以媲美兽组,麻雀组,或者红镖,更或者残骸之类的存在,这项目很隐秘,只有我和韩彪,以及良子清楚,而且,我是让侯成亲自去训练这些人的,我们想要成事,就得有自己的精锐,要么光靠着那些小混混是不实际的,他们那一批人,从三义堂刚刚成立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我们,出去训练了,所以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这么长时间了,这些人也一直都在被侯成训练,只不过离着成型还差的很远很远,就是因为这样,三义堂收尾的时候,就把这批人都丢下来了,韩彪和良子都已经死了,那就只剩下了我知道堂门的存在了,而且,堂门有三拨人,一拨是我的,一拨是韩彪的,一拨是良子的,我们三拨人,是同时安排人,挑选人,出去特训,武装他们的。” “侯成他们只是其中一群人,王赢过来从我这里,问姚木消息的时候,没完没了的套路我骗我的时候,也是彻底的引起来了我的反感,所以我就决定教训他一下,让他也感受一下,这种失去兄弟的感觉,姚木的事情我是瞎说的,我不知道姚木到底再哪儿,但是我知道王赢身边的那些人,没有普通角色,要是想要收拾王赢身边这些人的话,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能少,龙城是我们真正起家的地方,三义堂还不是三义堂,只有我和韩彪,以及良子的时候,我们就在龙城生活发展,没有人知道我们再龙城的根基有多深,小到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卖菜的大爷,马路上的清洁工,计程车司机,大到不能说明职位的官吏,我们再龙城发展,就和王赢再八角胡同发展是一样的,我们是在龙城站稳了脚跟,才从龙城往出走,往外扩张的,所以我只能选择在龙城动手” “然后那我就只能把王赢往龙城引,龙城的那些人,我想来想去,最合适的就是楚玖” “我知道楚玖这个女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且,我那个时候,也恰好知道了,遆志航,还有吴雨他们也在龙城,只不过他们现在已经给别人做事情了,这两个人原本都是我们三义堂的人,对于这两个人我也很了解,所以我就把王赢往龙城引。” “我那个时候并不是想要真的杀了曾晋恺,或者杀了狼一,狼二,我心里面清楚,王赢不会亲自去龙城,找这么一个小姑娘的,一定会是安排别人去的,我那会就是这么设计的,谁去给王赢办这个事情,那就是该着谁了,本来去办这个事情的人,对于楚玖就不会太认真,我让侯成带着那么多堂门的人,提前就在龙城安排好了,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落网了,我那个时候其实就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去送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