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蝈蝈和枪手的交易 - 狼与兄弟

第290章 蝈蝈和枪手的交易

刘飞阳从边上打了王赢一拳“都他妈是你出的馊主意,王赢,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以后,你得好好的请请我,老子的命,刚才一瞬间真的就差点结束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放心吧,必须请请你,我还得让朱总请请我呢。”王赢转头看了眼朱柯。 朱柯也笑了起来,盯着这两个人,心里面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久违的信任感,能替自己这么玩命的人,现在是真的少了,不过说实话,刚才那情况,也就是刘飞阳。 这要换成朱柯,或者王赢,那第一枪基本上就完蛋了,根本没有后面争斗的机会了,这王赢这主意,也是真的够危险的。 朱柯自己走到了房间的角落,顺手拿出来了一个药箱,到了刘飞阳的边上“来,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忍着点。”朱柯一边说,一边就把工具拿了出来,他一边给刘飞阳处理伤口,一边就想到了王赢之前在八角胡同墓地的时候,和自己说的话。 场景回现,王赢和朱柯两个人站在空地处,朱柯抬头看着王赢。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或者说,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说了你能听我的吗?”王赢无奈的笑了起来。 “如果不听的话,我就不会问你了,你这个孩子有啥事情都写在脸上。” “嗯,我觉得张他最先对付的人,应该是你。” “哦?为何这么说?” “就是一种感觉吧,你才是公司的脑,他过来了不说你,却说曹彬彬他们,不去除掉你,那是肯定挽救不了八角胡同的。” “他去除了我,也挽救不了八角胡同,除非他把所有人都去除。” “我就是觉得他在声东击西,你刚才也说了,所有人都保护我们三个人的安全,那等于你那边就很空虚了,我觉得他应该会在对付我们的同时,安排人对付你。” “最简单的方式那就是暗杀,让你放松警惕,然后对付你,这是他们的传统思路,张这群人年龄都大了,他们虽然现在有地位,有权利,但是其实他们的思想,都是很多年前的思想了,现在的社会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法治社会,国泰民安,及时有一些之前的影子,那也是极少数的,人和人的思想都不一样了。” “他们这些人,一辈子陈旧的思想,是很难轻易的改变自己的。” “你说的这点,我倒是认同,其实我刚才也是故意那么说的,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 王赢笑了笑,瞅着朱柯“我就知道,你应该也猜测出来了,害怕周围有什么人听着,所以才故意那么说的,可是朱总,如果他真的派人暗杀你了,怎么办?” “那我就让他来多少,死多少。”朱柯一脸的自信“我朱柯是那么好杀的,也就活不到现在了,不信就让他们试试。” “我觉得可以有更好的办法,既然大家都想到了张会这么做,那为什么不挖个坑,等着他就是了,他不跳就不跳了,万一真的跳了,咱们也有更好的办法对付他。” “更好的办法?你指的是什么?”朱柯盯着王赢“直接说。” “我觉得可能有些冒险,但是确实是个好办法,也不知道张他们哪天会动手,但是我们可以挖个坑,等着他来跳,我们就守株待兔,最后用法律来维护我们自身的权益,干嘛非要和他动刀子动枪呢?真和他动刀子动枪的,那到了最后,都是会触犯法律的,那样一来,倒也麻烦,你觉得呢?” “那应该怎么做,你说说。”朱柯显然是来了兴趣,盯着王赢…… 回到现实,王赢在边上打下手,朱柯这边已经把刘飞阳的伤口给包扎好了,刘飞阳也从地上坐起来了,三个人坐在房间里面的沙上,朱柯和刘飞阳两个人都看着王赢。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用他们的惯性思维,来对付他们。” 王赢从边笑了起来,这一瞬间,从侧脸看去,他好像又成熟了不少…… 暗杀朱柯的枪手,很是轻松的逃离了朱柯的家的小区,连续翻越了几处围墙,身手极其敏捷,他坐上了自己之前准备好的车子,车子飞行驶。 他很是小心谨慎,坐在车上,先是故意的绕了好几个圈儿,生怕身后有什么人跟上来,他仔细的观察了好几次,确认自己身后没有车辆跟着了,他这才一个调头,转身奔着古城城区外的方向行驶离开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车子已经行驶离开了古城。 离开古城之后,车子一路行驶的都是乡间小路,这一路几乎都是来回不可能有什么车辆的地方,这种情况下要是有人跟踪的话,那还是很容易被现的。 枪手十分的谨慎,走的路很多都是土路,哪怕是夜晚了,周围一点灯光都没有,他都没有走错过,这一看就知道是轻车熟路的已经走过很多次了,他哼唧着小曲儿,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整个人也比刚才放松了不少,一边开车,一边从边上把手机也拿出来。 “事情做好了,放心吧,老规矩,我马上就到约定地方了,嗯,行,拉样子就可以。” “我可不管那么多别的,我要尽快拿到余下的钱,你也知道,这次的朱柯不是小人物,和以前的也没法比,嗯,好的,四枪,嗯,你们等着听消息就好了。” 很快,他放下了电话,嘴角挂着笑容,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车内的音乐声音放的极大,动听的dJ,周围已经完全都是乡间小路了,前面也是漆黑一片,车子还是在往里面开,这一条土路也只能容纳一辆车子经过。 土路的尽头是一块葡萄地,外面已经用护栏给围起来了,车子到这里的时候,也就熄火了,枪手下车,把烟仍在地上,使劲踩了两脚,挂着一脸无所谓的笑容。 他蹿进了葡萄地,在葡萄地的中间,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木屋,像这种小木屋一般都是种地的农民,用来看守葡萄地的,害怕晚上有人过来偷盗葡萄。 葡萄地里面一片漆黑,葡萄还没有完全的成熟,枪手看了看周围,随即转身就进了这个屋子,小木屋盖的还算不错,有一扇木质窗户,月光透过木质窗户照射了进来,显得格外的诡异,在房间中间的位置一个身影坐在那里,小臂处还有绷带。 此人正是蝈蝈!他的边上,还摆放着一个偌大的皮箱“今天如此的顺利?” “顺利?随便一个环节出差错,那都是丢命的事情,顺利不顺利的,你试试?” 枪手对蝈蝈并没有太多的尊敬,不过看得出来,他和蝈蝈也是老相识了,他自己也清楚,张的手下,知道自己身份的人,还是占少数的,毕竟每次找他都不是做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张自然不会随便安排一个人来和他接头,但是之前基本上都是张自己和他接头的,这次居然来的是蝈蝈,他也有些诧异。 噎了蝈蝈一句之后,枪手随即坐在了蝈蝈的对面,冲着蝈蝈大大咧咧的“水有吗?” “我该你的还是欠你的?你注意点和我说话的态度。”蝈蝈有些生气了。 “哎呦喂,我和哥都这么说话,和你怎么了?我给哥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你才做了多少?别废话,钱给我带来了吗?哥这次怎么没来?” “你不觉得你问的太多了么?”蝈蝈顺手从边上拎起来了一个皮箱,递给了枪手。 枪手也听出来了蝈蝈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他压根也没有把蝈蝈放在心上,依旧像是往常一样,冲着蝈蝈“嘿嘿”的笑了笑,直接拿过了皮箱。 他打开皮箱,看了一眼里面,这清一色的现金,这是他最享受的时刻了,他一边盯着现金,一边开口“哥就是哥,出手就是大方,那个什么剩下的呢?” “剩下还有什么?定金你都收了,这些是尾款。” “我这次和哥提过的,朱柯比较特殊,这次之后,我要去外面躲一段时间。” “哦,对,哥和我说过了,在这呢。”蝈蝈从边上又拿出来了一把车钥匙,一个文件袋“车钥匙,还有假的身份证件都在这里了,你从外面多呆一段时间,再回来吧。” “好的,帮我谢过哥了。”枪手随即抬手冲着蝈蝈双手抱拳“不过我开自己车开习惯了,我给自己准备好换的车了,身份证件我拿着就行了。” 枪手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诡异,随即把车钥匙给蝈蝈推了回去,蝈蝈也是老江湖,自然明白这个枪手的意思,他“呵呵”的笑了笑“好啊,既然你不用,那我赚辆车。” “朋友一场,送给你了,毛毛雨啦!告诉哥,什么时候需要我了,在叫我就行,他知道怎么联系我的,老方式,还有该给我家人的那一部分,给我家人。” “放心吧,哥这边都交代好了。” 枪手撇了撇嘴,一脸的无所谓,起身就要走,蝈蝈从边上却按住了他的皮箱“你不会现在就要走吧?多休息会,总要等我把事情核实了,你再走吧,要么我回去不好交差” “我现怎么一到你就这么多事啊?我骗过你们吗?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你们不是在朱柯家有人吗?核实好了没有?” “现在朱柯家里面确实是出事情了,但是还没有任何人看见朱柯的尸体,朱柯还在房间里面,他几个保镖守在门口,根本不让外面的小弟进去,咱们要等一等吧。” “别着急,等几分钟,我很快就有办法确认,朱柯的事情。”蝈蝈表情有些狰狞。

上一篇   第289章 一起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