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金三角的消息渠道 - 狼与兄弟

【2902】金三角的消息渠道

“这几个人肯定是已经离开国境线了,他们下一个目标定然是黑火再缅甸,或者金三角某个地点的据点,这李康这伙人是明显的就跟黑火杠上了,你现在想把两个案子分开,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要么你就踏实的等着,现在黑火明摆着就要往国境线内构架毒品线,他们也不会轻易的放手的,李康这伙人,定然有他们自己的消息渠道,他们也是再躲着你们,等着再缅甸他们折腾够了,等着你们放松了,然后他们也就回来了,现在你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找黑火再境内的支线点,然后把这些支线点都控制住,暗中观察,不要收网,然后就一直等着,等着李康他们从缅甸忙乎完,再折返回来的时候,他们动手的时候,你们一网打尽,要么你就去金三角追吧,去那种地方追,来来回回麻烦的事情,那就太多了。” 段钢到底还是有些本事,他这话一说完,剩下的就全都不吭声了,这点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许久之后,王伦从边上笑了起来“没错,没错,还是你说的对。”他明显的是有些再照顾段钢的情绪,讨好段钢了,段钢也不想理会他,转头盯着安浩楠,但是他说话,却是再和王伦说“但是如果去执行这一次的任务,安浩楠这些人还是不能去,他们缺少实战经验,我这里有一些火狐的老成员,他们都是实战经验很丰富的。” “实战经验都是日积月累累积出来的,如果一直这么放着,收着,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长进的,我说的对吗?”王伦从边上也不乐意了,段钢这会也不吭声了…… 古城,八角胡同,再王赢的家中,夜幕已经降临了,曈昽,陈文松,刘子枫,连着王赢,蔡汉龙,一行人坐在了一起,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几个人说说笑笑,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曈昽这一次和王赢他们吃饭,也是真正的来告别的,按照曈昽的说法,有蔡汉龙再,他就不需要再这里了,更何况,他也很早之前就有了离开的心思了。 王赢还是很想挽留曈昽的,毕竟曈昽刘子枫陈文松这一伙人,还有那么多的红镖,也不是一组可以小视的力量,但是显然,曈昽他们也算是下定了决心。 王赢把自己手上的银行卡,递给了曈昽“如果不够的话,随时和我联系,我有钱,我能随时再转给你。”说完之后,王赢又把边上的另一个文件袋,递给了曈昽“这里面是你们所有人的另一套身份证件,还有户口本,你们看看接下来你们怎么处理吧,真的不要再考虑考虑,留下来一起收拾宁孩了吗?他已经快完蛋了,我需要帮助。” “不了,虫丑已经不再了,我不想再把刘子枫和陈文松也扔进去,宁孩他们现在已经孤注一掷了,我也不想和他们去硬碰硬,宁孩短时间以内,肯定也不会有心思来报复,更何况,还是那句话,你们玩的太大了,我不想陪着你们一起玩了。” “那你可得藏好了,如果他真的去报复你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反正如果有需要的话,提前给我打电话就好,不管如何!”王赢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冲着曈昽笑了起来“谢谢昽哥这么长时间的帮助,真心感谢。”王赢举起来了酒杯,曈昽从边上也笑了笑,顺势也把酒杯举起来了,两个人随即一饮而尽,跟着王赢笑了起来“昽哥,你说我们两个这个事情,算不算是不打不相识啊?哈哈哈哈!”王赢一边大笑,一边又开始倒酒了,曈昽也笑了起来,他们这一顿酒没少喝,后半夜的时候,王赢和蔡汉龙,凡骁这些人,亲自送曈昽他们离开的八角胡同,再他们上车之前,王赢与曈昽,刘子枫,陈文松,他们挨个拥抱了一下,虽然不能说他们之间有着多深厚的感情,但是毕竟也一起合作了这么久了,看着他们的车子渐渐的行驶离开,消失在了王赢的视线。 王赢这才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蔡汉龙这个时候从边上也笑了起来“你不了解曈昽。” “曈昽和你其实是犯冲的人,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曈昽也不是给人当小弟的人,你们俩再很多时候,也都挺像的,所以让他走了其实也挺好的,至少现在还算是朋友,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两个搞定就行了,说白了曈昽也是觉得咱们现在玩的游戏太大了,他不想玩正常,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降龙伏虎的问题了,不是么?出于朋友,能做到现在这一步,也已经挺不错了,是不是?”蔡汉龙笑呵呵的开口王赢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确实是,曈昽做很多事情,他还是很放心的,毕竟是曾经的盛会第一话事人,但是强扭的瓜不甜,也留不住啊,想到这,王赢抬头看向了蔡汉龙,跳转了这个话题“孙琪展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现在给他控制着呢,估计没有一段时间,肯定是缓不过来了。”蔡汉龙也是实话实说,王赢从边上听见了这样的消息,心里面还是挺不舒服的,他甚至于能想到孙琪展给现在是什么样子了,他皱着眉头,好一会儿的功夫,还是摇了摇头。 “说实话,我觉得不应该让曈昽他们把所有人都做掉的,就侯成一个,放他一命如何” “放他一命?真有意思,都不是小孩子了,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我问你,他们当初放过曾晋恺了吗,放过狼一狼二了吗?狼一狼二可还是保护过孙琪展家人的,他们管过这些了吗?王赢,很早以前我和你是一样的,我考虑这个,考虑那个,然后很多时候狠不下心来,那个时候,都是曾晋恺帮我狠心的,但是现在没有曾晋恺了,只有你和我了,如果咱们两个还是这样,我狠不下心来,你也狠不下心来,那是肯定不行的,咱们两个人当中,必须得有一个人坏下来,狠下来,去承担一切,去做一切,让你变成那样的人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我变了,只有这样,咱们才能相辅相成,才能把想做的事情做好,绝对不能再有任何一点的心慈手软了!” “侯成也是死有余辜,退一万步说,你也认识侯成,如果当初侯成在乎你一点点了,他会带着人把曾晋恺和狼一狼二全都干掉吗?他当初应该做的事情,不是执行孙琪展的命令,反而是应该劝导孙琪展才是应该的,但是他没有,为什么,因为他们两个是一条心的,他侯成觉得孙琪展做的是对的,所以说,侯成他该着了,罪有应得,不光是侯成一个人,连着他手上的那些兵,所有人,也全都是罪有应得!” 王赢这一下彻底不吭声了,他想着蔡汉龙说的这些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低头不语,沉思了许久许久,他抬头,盯着蔡汉龙“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王赢一边说,一边他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手机是刘牧打过来的,蔡汉龙也看见了王赢手机上面备注的性命,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王赢一拍自己的脑袋“这几天忙得把刘牧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王赢一边说,一边拿起来了电话“喂,牧哥,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呢?”王赢一边说,一边又看向了边上的蔡汉龙。 “不怎么,最近怎么样啊?吃得好吗?睡的好吗?”刘牧跟王赢也是开玩笑一样的口气“吃饱了喝足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卯足了力气,接着干了,还有最后一点事情,把这点事情做完了,你我也就都解放了,你也不用害怕我老找你了,是不是?” “牧哥,你看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我这些日子,可是一点都没闲着。” “看得出来,确实是够忙的了,忙的连接我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找你找了好几天了,除了无法接通就是无人接听,我直接上八角胡同,你也没有再,我还以为你咋了呢,如果要是再找不到你的话,我就只能发寻人启事,报警了我!” “谁还没点自己的事情啊,前两天我确实挺忙的,有点小耽误,抱歉啊,牧哥。”王赢笑呵呵的开口,说实话,刘牧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他也不是故意不接的,但是确实也是没听见,后来看见了,也没有当回事,再后面就把这个事情给忽略忘记了。 “哦,你的事情忙乎完了吗?是不是也该忙乎忙乎我的事情了?”刘牧的语调有些怪异,王赢听着刘牧这么一说,从边上笑了起来“你让我帮你找的消息,我一直再努力的帮你找呢,但是你也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容易,我得一个一个的找,一个一个的调查,这个也需要时间啊,牧哥,我不是没有帮你找,我已经再找了。” 其实刘牧也是难得有用得到王赢的地方,毕竟刘牧自己的消息渠道,就已经很通天了,尤其是再国内的消息渠道,那更是没的说,但是如果说再国外的消息渠道,大部分地方,刘牧的渠道肯定也比王赢强悍很多,但是只有一再一个地方,刘牧的消息渠道,或许还不如王赢强悍,这个地方,就是金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