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9】咬鹃 - 狼与兄弟

【2919】咬鹃

柳无欢家的别墅内部,现在已经完全的混乱不堪了,就在别墅角落,有一个柳家的小库房,这里面放着的都一些没用的东西,现在,就在这个库房的角落,有一个衣柜,打开衣柜以后,里面有一扇小门,进了这扇小门之后,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密闭的空间内,宁孩带着手铐脚铐,被拷在了房间里面,凡骁鼓捣着自己的手机,坐在房间门口,宁孩从边上还在尝试着和凡骁沟通“你和王赢也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吧。” “你是不是还指望忽悠我,让我放了你啊,别从我这里下功夫了,没用的,放心吧,我不会放了你了。”凡骁笑了起来,西就说道“其实你就是命不好,选错了对手,你和银子作对,最后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但是你的本事是有的,大家都承认。” 宁孩听到这,冲着凡骁继续笑了起来“对于王赢,你了解多少呢?”宁孩这是明显的话里有话,凡骁随即转头,看了眼宁孩,跟着宁孩继续开口“我可不是傻子,不会没有缘由的随便去挑唆你们的关系,对于王赢身边的人,你又了解多少呢?我有些很有意思的事情,我想要告诉你。”宁孩话音刚落,凡骁从边上摇了摇头“我没兴趣听” “我觉得你还是听一听的好,你就当是我再挑唆,但是有些事情,我告诉你,你想想”就在宁孩还想说话的时候,凡骁的身后,传出来了动静,凡骁猛地起身,抬手就把枪口对准了身后的那一扇小门,宁孩这个时候的目光也看向了那里,不吭声了。 很快,凡骁摸住了自己的耳机,这会,王赢的声音从耳机里面传出“凡骁,有人去你那里接手宁孩了,把人给那那些人就行,别的都不用管了,你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外面现在警方再抓蜘蛛的那些下属呢,离着那些亡命徒远点。” 凡骁听到这,没有拔枪,这个时候,小门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了两个男子,凡骁和这两个人打了一个招呼,简单的说了两句话,随即看了眼边上的宁孩,自己起身就离开了,再凡骁离开以后,这两个人径直走到了宁孩的身边,两个人看起来都挺凶的,也不像是官家的人,宁孩一皱眉头“你们是谁!”但是两个人根本不和宁孩说话,拿出来了电棍,照着宁孩就开始招呼,一瞬间“兹啦,兹啦~”的声音不停的传出,宁孩被电棍电倒到了地上,浑身上下开始抽搐,很快这两个人就把宁孩手上的手铐给打开了,这又是防止宁孩挣扎,两个人给宁孩重新把铐子拷上,拖着宁孩就要往出走。 两个人几乎是刚刚转身,就在他们的身后,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这个身影看着穿着打扮,就像是柳府的人,他手上拿着匕首直接就划开了一个人的脖颈,转身就把匕首刺向了另一个人,随即他抬脚一脚就把侧面的那个人就给踹飞了出去,一瞬间的功夫,两个人变成了两具尸体,随着这两具尸体倒下之后,宁孩的身体还在颤抖,没有办法说话,但是他已经能看见了面前的这个男子,面前的这个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宁孩。 就在宁孩以为这个男子是来救自己的时候,男子突然之间再一次的把手上的匕首举了起来,目露凶光,照着地上躺着的宁孩,就刺了下来,这是照着宁孩的脖颈处招呼过来的,宁孩这一下傻眼了,根本没有躲闪的力气,眼生生的看着匕首刺了进来,就在匕首要刺到宁孩脖颈处的时候,他的身后“嘣!”的就是一声枪响的声音传出。 对面的枪法挺准的,射中了这个男子的侧额头,男子的身体缓缓的倒在了地上,就在这个男子倒地之后,外面又有一个受伤的男子出现了,这个男子满身的血迹,一条腿聋拉着,一条胳膊也聋拉着,他十分吃力的往里面走了两步,然后靠在了边上,一点点的滑到了,他靠着墙,看着边上躺着的宁孩,自己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冲着宁孩开口“刚刚腿和胳膊都被那群畜生打断了,你最好速度快点,自己恢复过来,否则的话,不用多久,就会有人过来抓你的,那个时候你就真的跑不了了。” 宁孩躺在地上,还是动弹不了,看着边上这满脸鲜血的男子,又看着周围这几个尸体“你,你是谁?”宁孩说话也挺吃力的,但是他这会,已经开始拼命的想要往起爬了,只不过没有作用,身体一直处于麻木的状态,手脚都有点不听使唤。 这个满脸鲜血的男子从边上开口“我说了我的名字你也不认识,叫我咬鹃就行了,我是给先知鸟办事的,十几年,奉命潜伏在柳无欢身边的,我觉得柳无欢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但是一直没有拆穿我吧,这些年,我也一直再柳无欢的身边,负责把他的消息情报都传递给先知鸟,至于最开始想要带走你的那两个人,应该是王赢的人,他们他们这次来了不少人,而且是好几伙人,具体的身份不好确定,至于想杀你的这个人” 咬鹃顿了一下,从边上使劲的抽了两口烟“应该是海安排过来的人,这个杀手叫叶凡,我认识他,他也是柳府的人,再这里也是很多年了,和我先后差不多,但是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他也是从这里搞情报的,只不过他不是给先知鸟搞情报的,但是通过这么多年的秘密的调查,我们开始的时候以为他是给降龙伏虎提供情报的,是降龙伏虎留在这里的眼线,是伏虎手上秘密的信息情报网,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再降龙伏虎都已经死了之后,这个人还在这边搜集传递情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再仔细的调查,才发现,这个人应该是直接给海那边的人提供信息情报的,毕竟柳无欢是盛会的人,而且再盛会也是很多年了,也算是一号人物,所以有人监视她,也是正常的。” 男子说到这,长出了一口气“你赶紧调整状态,能听懂我说多少,就听懂多少,现在我要和你说的,也是先知鸟让我告诉你的,什么时候你能起来,你就赶紧跑,我是真的起不来了,否则的话,我就带你离开了。”咬鹃说到这,长出了一口气。 宁孩现在已经蒙了,他一脸的不可置信,如果说刚刚那个人是海的人的话,那等于说,要杀他的人就是海了,他从边上几乎是下意识的摇头,一边摇头,一边开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在宁孩还要说话的时候,咬鹃从边上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是这个态度的,冷静一下,认清现实吧,根据我们现在手上掌握的所有资料来看,可以断定,其实海对于你已经早就失去信心了,早都已经打算不再扶持你了,因为自从降龙伏虎还没有走的时候,海也好,降龙伏虎也好,他们所有人,都给予了你极大的支持,几乎是所有能给你的都给你了,所有能帮你的也都帮你了,为了你降龙甚至于都清场了,杀了那么多心腹。” “但是自从你接任盛会第一话事人之后,到现在,一点点的进步发展都没有,这么长时间了,让他们一点点成绩效果都没有看到,你觉得海还会对于你有信心吗?而且你不仅没有让他们看到一点点的成绩不说,反而还三番五次的出事,留给你的好牌,全都让你用毁了,也都让你折损的差不多了,他们对于你已经你彻底失去信心了。” “这一次你入局着道的事情,应该也算是毁掉了你在他们心里面最后的一点位置了,你还知道那么多事情,还和海见过面,所以说,他们现在选择杀人灭口也是正常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之前一直还有过沟通交流,他现在已经挺肯定我现在的做法了,而且他也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有一个雏形的发展了,他很支持我的。” “是啊,他不支持你,要杀你,能提前告诉你吗?肯定不会的,定然还是会好话好说,稳住你的,但是你仔细想想,最近我们为什么一直这么被动,其实很大的层面上,是他再上面不作为,他想看着刘牧和王赢把你搞死,也算市借刀杀人了,到时候他再扶持出来一个新的人,你别不相信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们没有必要骗你,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的,如果你对他们没有利用价值,或者达不到他们心理预期的时候,被他们抛弃是很正常的事情,干掉你,只要换一个人来接你班儿就好了。” “不光是你,就连我们都是一样的,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想到这一点吗,大家谁都不是傻子。”咬鹃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先知鸟这些日子一直再遭遇袭击,而且我们的内部也出了很大的问题,我们也一直再调查着袭击先知鸟的人,还有他们是哪儿来的这么多的消息渠道,这么厉害总能找到我们,就算是先知鸟的身份曝光了,也不至于走到哪儿都能碰见人吧,后来经过我们的仔细调查,才发现,这里面里面不光是王赢和刘牧两个人做的,这里面还有海的影子,现在这样看来,他不光对你们放弃了,对于我们也放弃了,他不会再给你时间来证明你自己,也不会给已经暴漏的先知鸟任何的机会了,先知鸟现在已经开始去亡命天涯了,能不能跑得掉还不一定,海说的整合消息说白了,就是一个借口,我们现在手上的很多消息渠道,其实都已经完全的被海控制在他那里了,包括我们内部,很多鸟儿也都投靠了海那边的人了,他说的整合,说白了,就是想要架空先知鸟,他的人以后接手这边所有的消息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