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6】刘牧与占雄杰的争吵 - 狼与兄弟

【2956】刘牧与占雄杰的争吵

王赢从边上点了点头,随即连忙就站了起来,转身就离开了房间,凡骁他们也都离开了,很快房间里面就剩下了蔡汉龙一个人,蔡汉龙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张纸,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自己也是无奈的笑了起来,他也是一脸的愁容“怎么总是感觉,所有的事情都要整倒一起了,可少点麻烦吧,哎,也不知道刘牧他们追宁孩追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再宁孩赶到这里之前,把宁孩他们都收拾掉呢?但是不管如何,必须要改变了,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这八角胡附近的这些地道,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鸡城是一座地级市,经济发展的不是很好,但是周边的旅游业却很发达,有很多很多的景点,一到了旅游旺季,来往的游客数量也是很多,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了,鸡城公安局内部,依旧是灯火通明,所有的人都在加班,局长还在亲自忙碌指挥。 就在鸡城公安局局长的办公室内,这里面十分的安静,与外面的热闹喧嚣完全不同,只有两个人,刘牧和占雄杰两个人坐在一起,一人面前摆放着一杯茶水,此时此刻,占雄杰指着墙上面的地图,正在给刘牧汇报情况“乌龙山脉附近有一百多条公路,还有七条火车的穿山隧道,还有五条高速公路交叉通过,除此之外还有无数条小路,我们现在已经动用了我们所有的一切都能动用的人了,但是目前来看,我们觉得宁孩他们已经不知道从哪条路上面,逃离了乌龙山脉了,所以我现在建议不要把搜索的重点,放在乌龙山脉附近了,宁孩他们如果从这边逃脱的话,那目标点一定是八角胡同,我们现在应该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八角胡同那边,我觉得宁孩肯定是要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那他一定会去八角胡同的。”占雄杰说到这,从边上开口“根据我可靠的消息情报,宁孩和他手上的武装力量,现在应该还有十几人左右,大多受伤了,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排查,我还可以很负责任的确定一点!” 占雄杰说到这,抬头看了眼门口的位置,然后压低了声音,只有他和刘牧两个人能听的到“那就是我们当中,有人再给宁孩报信儿,所以总是能让他与我们的抓捕搜索队伍差之分毫,又十分巧妙的错开,才能让我们的搜捕队伍,这么长时间,都抓不到人,每次找到他们落脚点的时候,他们都是刚刚走开没有多久,我甚至于觉得他们再山中的补给,似乎都有人给他们提供,包括武器弹药,所以我确定,他们已经逃离了乌龙山脉了,咱们应该把目光直接对准八角胡同了,这么搜下去,肯定没结果的,这么大的乌龙山脉,我们也不可能调集人把所有的地方都封锁了,那得多少人力物力。” “我现在的压力也很大,这些日子,动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我还亲自立下了军令状,结果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抓到他们,上面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也看出来了,我们这些人当中,一定是有内应的,但是你能不能想到是谁再透漏消息。” 说到这的时候,刘牧和占雄杰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虽然都没有说出来,但是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占雄杰也是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 “现在你的方针策略似乎也有点问题,现在这么多部门协调一起抓人,确实是人山人海的,人手够用了,也确实搜查的仔细,但是参与的人多了,部门多了,这里面能放出风的可能性就更大,最主要的是这么多人当中,我们也没有办法能确定到底哪个部门哪个人出的问题,所以我建议,接下来的行动,就让我们夜幕自己来执行,不要让别的部门协调帮助了,把我们夜幕和他们别的部门分开,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八角胡同那里,我相信,肯定能把宁孩这群人给抓住,他们没有多少人了。” “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就你们这些人去做的话,如果抓不到宁孩的话,那怎么办?而且最主要的,我对于夜幕的感情,你们是知道的,可以说,夜幕就是我一辈子的心血,宁孩手上的这伙人,和普通的罪犯还不一样,如果就单独夜幕的话,其实也很危险。” “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你只能把所有的筹码都押在夜幕身上了,现在你身边唯一能确保对你绝对忠诚的组织,也就只有你的子弟兵夜幕了,不是么?” 刘牧这个时候再次的低下了头,不知道他再思索着什么,好一会儿的功夫之后,刘牧抬头冲着占雄杰笑了笑“那好,那就按照你说的来,把所有的兄弟,集火八角胡同。” 刘牧说完之后,占雄杰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是在原地站住了,占雄杰就是一个标准的武夫,性子直,所以他心里面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很容易让人看出来,尤其是他现在不走了不说,还总是挂着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好一会儿的功夫,还是刘牧率先从边上开口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赶紧说,没事的话,我还要休息呢。” “牧哥,你和王赢之间,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占雄杰突然之间问了这么一句。 刘牧听着占雄杰这么说,从边上一皱眉头,随即冲着占雄杰笑了起来“那你到底是和我一条心的,还是和王赢一条心的?”刘牧问完,占雄杰从边上站直了身体“我永远和夜幕一条心,生是夜幕人,死是夜幕魂,我定当像您当初一样,一生都奉献给夜幕!” “答非所问。”刘牧太了解占雄杰了“行了,你记着你这句话就好了,生是夜幕人,死是夜幕魂!你下去吧,也早点休息,集火八角胡同,务必要在宁孩到达之前,守好八角胡同,到了那里以后,和王赢联系一下就好,我们所有的精力,还是放在宁孩身上!” “牧哥!我是您最信任的下属吗?”占雄杰这个倔脾气也是上来了,刘牧让他走,他非但没走不说,反而现在还质问起来了刘牧。刘牧是什么人,听着占雄杰这么一问,从边上当即就不吭声了,他低着头,思索着占雄杰这句话,片刻之后,他抬头。 “你是什么意思?你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了?”刘牧的脸色也拉下来了“你退下去!” “我觉得做人都得有底线,做事情都得有原则,凡事都得有度,不能太过分了吧?我从自己还是新兵蛋子的时候,我就跟在你的身边,说实话,我是亲眼看见您一步一步的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面的,牧哥,有一句话,叫做勿忘初心,您没有听说过吗?现在当你没事闲下来的时候,对着镜子,想想自己,再看看自己,你现在还是从前的那个牧哥吗?我觉得你越来越陌生了,牧哥,你不要真正的迷失自己!” “占雄杰,我用不着你教给我怎么做事,我再给你重复一次,这次是命令,你马上闭嘴,然后给我滚蛋,别再和我说这些没用的!”刘牧猛的一拍桌子“赶紧滚!” “我这个人,有什么事情,我必须要说出来,牧哥,咱们差不多就行了,可以吗?”就在占雄杰还要说话的时候,刘牧起身就把手上的水杯照着占雄杰甩了过来,占雄杰纹丝不动,水杯砸到了占雄杰的身上,还泼了占雄杰一身的水,跟着刘牧继续大吼了起来“我他妈让你马上滚出去,听不懂中国话吗?滚蛋!”刘牧叫吼的声音越来越大,占雄杰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也不说话,刘牧叫骂着让占雄杰滚,好一会儿的功夫。 占雄杰从边上非但没有离开不说,反而还冲着刘牧抬头“牧哥,我觉得你过分了!您自己再好好想想吧!”说到这,占雄杰冲着刘牧敬礼,自己这才起身离开,他自己一个人出了警局,坐在院子里面,整个人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靠在那里,就这样靠了得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很快,四个身影走到了占雄杰的面前,这四个,全都是夜幕的士兵的,带队的,是一个叫常晓冬的,平时占雄杰他们都叫他阿冬,阿冬是占雄杰手下的一个大队长,四个人站在占雄杰的面前“杰哥!”几个人一起开口。 占雄杰笑了笑,伸手示意了一下,很快,四个人都坐下来了,这几个人坐成一排,却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占雄杰从边上反应了好一会儿“怎么了,都不说话了,咋了?” 他连续问了好几声,边上的常晓冬这才开口“牧哥让我们过来把你带走,要暂时限制你的人生自由,然后,让我来接替你的位置的。”常晓冬一脸的纠结压抑“你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居然到了这一步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一起开会呢吗?” 占雄杰听到这,从边上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了摇头“没事,我俩啥事都没有,其实这样也好,刚好我也累了。”占雄杰一边说,一边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他抽着烟,瞅着边上的常晓冬一行人“你们现在觉得刘牧,还是你们认识的那个刘牧吗?”

上一篇   【2955】最强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