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1】占雄杰与常晓冬 - 狼与兄弟

【3001】占雄杰与常晓冬

“我觉得您的上面,已经生气了,沙先生,我们不能不为了我们自己考虑啊,而且现在的王赢和之前的王赢也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他和张超斗那会,那他身后其实是有人再支持他的,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靠山了,就那么几个人,不足为惧,而且,关于之前我们和张超合作的事情,他肯定没有备份了,就算是有备份,他也不会有机会像之前搞纳楚狂那样顺利了,一来时间太久了,二来,他也没有条件了。” “你建议什么建议,我心里面有数,一切照旧,让我仔细的想想再说。”沙旺这话说完,边上的秘书也是连忙开口“那既然是这样的,我问一下,要不要通知他们一声呢” 沙旺低着头,又思索了好一会儿,随即从边上摇了摇头“暂时先不要通知,看着点他们的行踪就行了。”沙旺说完,挥了挥手,他的秘书赶忙转身也离开了,他自己坐在那里,又自言自语了起来“王赢啊,王赢,这个事情,你有点太让我难办了……” 另外一边,依旧是再清莱市皇家医院,还是再胡一林的病房内,王赢,李垚,灰血,三个人正在这里守着呢,外面的宋剑进来了,他进来的时候,手上拎着很多很多的打包好的饭盒,再后面跟着进来的是张帆,他手上拎着红酒,白酒,洋酒,再后面,小狼一行人也都进来了,全都抬着东西,桌子,椅子的,索性胡一林的这个病房也是足够宽敞,这是医院最高规格的病房了,边上摆上了一张桌子,王赢和灰血李垚一行人都傻眼了,看着宋剑这一群人忙乎,小铁牛从边上跑来跑去的,也是十分扎眼。 很快,王赢从边上拉住了小铁牛“干啥呢,你们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整啥呢?” “今天宋剑过生日啊,大家说晚上聚一聚,但是老胡不是在医院呢么,大家琢磨着的少一个人,也不行啊,毕竟我们是一个集体啊,所以宋剑就说来这里过生日,大家一拍即合,然后就搬着东西来了,刚刚我还差点和医院的负责人打起来呢,妈的,不让我们抬东西!”小铁牛从边上气势汹汹的,又把拳头举了起来“看起来他们丝毫不清楚我怨铁牛的本事啊,有时间是要让他们领教领教了。” 王赢懒得听小铁牛说后面的话了,抬头就看了眼侧面的宋剑,宋剑和张帆两个人一人手上拿着一杯酒,已经走到了床上躺着的胡一林的身边,胡一林这个时候也靠起来了,这一会儿,也是难得的没有精神上面的折磨,他看着一屋子的人,看着走过来的张帆宋剑,这哥俩从边上冲着胡一林举杯“兄弟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今天不醉不归啊,老胡,来,快祝我生日快乐!”宋剑一边说,一边递给了胡一林一杯水“赶紧好起来,兄弟们都等着你一起潇洒,一起快活人生呢,哈哈哈哈!”说完之后,宋剑一饮而尽。 张帆一直都是不爱说话的人,看着宋剑举杯,张帆抬手也干了所有的酒,随即边上所有人都举杯了,冲着胡一林“老胡,来,干了!”大家说完,一饮而尽,胡一林眼圈再一次的红了,他很痛快的也把杯子里面的水给喝了,灰血这会从边上继续调侃道。 “那挺好的,你和某人一天生日,刚好,今天晚上你给那个重口味的用用吧!” 李垚瞪了眼灰血,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很快,房间的灯光关上了,小铁牛举着插着蜡烛的生日蛋糕过来了,边上的小狼一群人也在给桌子上面摆放好了带过来的各种饭菜,山珍海味,片刻,凡骁从边上第一个开口了“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很快,一屋子的人呢全都唱了起来,张帆从边上拿起来了生日蛋糕的帽子,还给宋剑套上了,铁牛把蛋糕端到了宋剑的面前,宋剑看着蛋糕,看着周围的人群。 他双手合十“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过过生日,听说要许愿的,希望老胡赶紧好起来吧,希望我们这个大家庭,越来越好!”说完之后,宋剑从边上开口就吹灭了蜡烛。 所有的人都开始鼓掌了“干杯,干杯!”边上有人开始倒酒了,王赢就坐在那里,举着酒杯“为了友谊,为了兄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王赢也是被气氛给渲染了,从边上第一个吼了起来,随即一屋子的人都开始跟着叫吼了,房间里面挺乱的,有人把胡一林给扶了起来,胡一林也笑了,他顺手就拿起来了边上的酒瓶子,很快灰血,王赢,李垚,几个人全都抓住了胡一林的手,那意思是不让胡一林喝。 但是胡一林却很平静的看着周围的所有的人,片刻之后,大家都把手给松开了。 胡一林手上攥着啤酒瓶,再灯光之下,眼睛闪烁着泪光,这一刻,这个铁血男儿,身体也有些微微颤抖“我是一个粗人,不太会说话,这一辈子,能碰见你们这一群人,值了!”说完之后,胡一林从边上一饮而尽,跟着,他再次拿起来了一瓶啤酒。 他转身看着宋剑,把酒杯举了起来“兄弟,生日快乐”胡一林刚说完,王赢从边上也叫吼了起来“生日快乐!剑哥!”“生日快乐!!”所有人再次叫吼了起来。 再远外面,几个保安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全都没有什么办法,也不敢上去说什么… R市是一座经济十分繁荣的国际性大都市,这里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再R市著名的富人区内,有一幢独门独院的仿古庄园,再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这样一个庄园,不想都知道,这户庄园的主人得有多么的有身份背景了,但是其实,这座庄园的主人,只是外面打着的一个幌子,这个庄园实际上,是属于一个国家机构的秘密办公场所。 庄园分为前中后三个大院儿,有点儿乔家大院的感觉,一个院子,套着一个院子,大大小小的院子得有十几二十个,如果不熟悉的人,走在里面,那还是很容易迷路的,现在就在其中一个小院子里面,院子中间就有四五个人围在一起,不知道正在商量着什么,再另外一边,来回走动的人也不在少数,这个院子的大门紧闭,全都是院子里面的人再忙乎,很快,院子外面有人敲门了,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子,打开大门,占雄杰出现在了门口,女子和占雄杰交流了两句,随即女子就把位置让开了。 占雄杰进了院子之后,和院子里面的几个人沟通了沟通,转身就进了中间的主房,房间里面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中间躺着一个还在晕厥的病人,周围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还有一个至少六七十岁,满头白发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听着边上的小护士再汇报情况,占雄杰进来之后,与房间里面的人,也没有沟通,就盯着床上躺着的刘牧,很快,大夫和护士都离开了,房间里面就剩下了占雄杰,和晕厥过去的刘牧,刘牧现在整个人还是处于晕厥的状态,身上包裹的很严实,半边脸还都在包扎着,看起来那一次的袭击,还是给刘牧造成了很大的创伤的,占雄杰看着刘牧的样子,看了好一会儿,他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从边上开始自言自语“牧哥,你说这样值吗?” 占雄杰说完,沉默了片刻,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个漩涡咱们早就可以退出去了,早就可以不参与了,你还非要参与,错了不要紧,但是总不能一错再错吧,现在好了,那些死士是谁的人,我都不知道,想要给你报仇,都没有方向,你总是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总是觉得自己可以纵览大局,结果你现在躺在这里。”说到这,占雄杰沉默了片刻,冲着刘牧鞠躬“关于你的想法,他们别人可能不太清楚,但是我是真的心知肚明,抱歉,牧哥,我知道你错在那里,所以接下来,我不能按照你的想法继续进行下去了,关于你的事情,我知道的也比任何人都要多,有些时候,我特别想问问您,如果现在的您,再站在镜子前面,您还认识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吗?勿忘初心啊!”占雄杰说到这,再次冲着刘牧鞠躬“但不管如何您都是我的恩人,也永远是夜幕主人。” 占雄杰正说着呢,房间外面的大门被推开了,常晓冬从外面也进来了,他站在占雄杰的身边,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刘牧“占队,牧哥之前给我吩咐过一些事情。” “他吩咐过的事情,过去了,就已经都不算了,你就他什么都没有说过就是了,夜幕现在是我说的算,看在牧哥的面子上面,你们几个人当时非法囚禁我的事情,我也就不追究了,常晓冬,你记着我的话,那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可是你要知道,牧哥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夜幕,我们夜幕能从当初不入流的一支特种部队,发展到现如今的地步,牧哥功不可没啊!占队,你听我说!”常晓冬这个时候显得明显的有些激动了,其实再刘牧出事以后,事情就闹的比较大了,上面的人再找占雄杰,也正是因为这样,常晓冬他们迫于无奈,只能把占雄杰放出来了,否则的话,事情要闹到什么地步,还没准呢,刘牧晕过去了,就没有人能给他们压事了,而且,占雄杰再夜幕这么多年,也是有心腹的,刘牧再的时候,还能压住这些人,现在刘牧出事了,常晓冬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服众,压制不住那么多人。